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盛世鸿途 鹅城知县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省法院的报告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省法院的报告

    省财政厅厅长听了张彬的话,心里面不知他是何意,所以就说道:“张省长,如果现在不让省法院解冻的话,以后省财政厅岂不是阿猫阿狗的都来封我们省财政厅的帐户,张省长你得管一管这个事情,不能让省法院这么放肆!”

    张彬看到省财政厅长催的很急,便莞尔笑道:“老丁,我不分管政法工作,你让我去管,我怎么管啊,要不你去找林省长反映一下?”

    省财政厅长听了,感到张彬是想故意让他去找林奇反映情况,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什么道道吗?

    “张省长,要不你和我一起去找林省长反映吧,我一个人去,怕林省长不重视。”省财政厅厅长想了想说道。

    张彬一听,心里想了想道:“好吧,我和你一起过去。”

    张彬想着在林奇面前给陈功上一点眼药水,所以就答应着去林奇那里,和省财政厅厅长一起反映问题。

    两人便去了林奇那里,林奇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一看到他们两人一起过来了,心里想着是不是有什么大事,不然,他们二人不会一起过来。

    便招呼着他们两人坐下,林奇就问他们两人有什么事。省财政厅厅长就看了张彬一眼,张彬便道:“老丁,你就和林省长说说吧。”

    省财政厅厅长听张彬这么一讲,便是转头看向林奇,把情况给讲了一下。听说省法院把省财政厅厅的帐户给冻结了,林奇眉头也是紧皱,问道:“你们财政厅怎么会欠别人的钱?”

    省财政厅长道:“我们财政厅并不欠别人什么钱,是此前因为一项担保,涉及到我们财政厅下属的一个企业,法院判决我们还款,我们是认为有问题的,但是法院坚持这么判,我们就不服,所以一直没有执行法院判决,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封我们的帐户,万一省委省政府要用钱,我们就没法转帐了,法院事先不跟我们通气,就直接把我们财政厅的帐户给封了,明显违规,林省长您和省法院的周良打个电话说一说这事吧,让他们立即解冻。”

    省财政厅厅长如此一讲,林奇想了一想,便准备给周良去个电话问一问情况,再作决定,可是他还没有拿起桌子上的保密电话,张彬就说道:“林省长,你给周良打恐怕没用,这个事情是陈功决定的。”

    冷不丁张彬这么一讲,林奇一下子愕然了,法院冻结省财政厅帐户与陈功有什么关系?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到林奇不明白,张彬就给省财政厅厅长使了一个眼色,道:“老丁,你再讲一讲这事。”

    省财政厅厅长一看张彬让他讲,他便又把他听说的事情讲了,那意思省法院敢这么办是因为有省政法委支持,否则他们也没有这个胆量。

    林奇听到这事,心里想了一想,拿起的电话又放下来了,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他不便插手此事,张彬与省财政厅厅长两个家伙,把这个事情向他汇报,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呢。

    “那你们去与省政法委和省法院交涉一下,把情况了解清楚之后再过来向我汇报这个事情,现在是依法治国,人家法院有司法权,我们要尊重人家法院的判决。”

    林奇作了这样的表态,张彬和省财政厅厅长二人听了都很失望,但是林奇这样讲了,肯定不会再改变态度了,两人只好走出来,省财政厅长一走出来,便对张彬道:“张省长,你和省政法委联系一下吧,看一看省政法委有没有下令让省法院来查封我们财政厅的帐户,如果真是省政法委查封的,我们就让林省长给陈功打电话。”

    张彬心知陈功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而且他也不愿意低头找陈功说这事,所以就对省财政厅长道:“老丁,你亲自去省政法委跑一趟,找陈功问一问情况,回来告诉我。”

    “张省长,这,你直接给陈功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省财政厅厅长也不愿意直接去找陈功。

    张彬立刻看他一眼道:“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最好亲自去见他一见,当面把事情讲清楚,如果真是省政法委下的令,我好让林省长来处理这个事。”

    一看张彬坚持让他去找陈功,省财政厅厅长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下来去找陈功了。

    而这个时候,陈功还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省法院提交上来的那份报告,并没有交到他的手上,等到省财政厅厅长来到省政法委要求见他时,他一时还感到非常突然,因为他并不分管财政工作,最近也没有找省财政厅办什么事,省财政厅厅长怎么突然来找他?

    想到这里,陈功便让省财政厅厅长进来,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接见了他。

    见到陈功后,省财政厅厅长便堆满笑容,把来意讲了,一听说省法院冻结省财政厅帐户的事,他更是一脸愕然,不知是怎么回事。

    看到陈功很诧异,省财政厅长就告诉他,这个事情是省法院的人讲的,说他们给省政法委打了报告了,是省政法委让他们去冻结的,所以过来问一问情况。

    一听是这样的情况,陈功脸色一沉,马上给陈桐给打电话,问他这两天有没有收到过省法院的报告,为什么没有及时交给他?

    陈桐也不清楚这个情况,忽然听到陈功问他,而且语气还很不好,他赶忙去查文件签收记录,一查,果真有省法院的报告打来,可是为什么没有交给他?

    陈桐把办事员给叫了过来,责问他是怎么一回事,办事员就想了想,就告诉他当时是交给于得水了,于得水答应再交给他的。

    于得水这个时候还在外面出差,陈桐想了想就给于得水打了电话,于得水此时不了解事情已经很不好,居然还想着单独向陈功汇报,当着陈桐的面说他没有见到什么省法院的报告。

    一听他这样讲,陈桐表情一怔,心想不会是办事员弄错了吧,等到他放下电话再去问办事员,办事员却是坚持说交给于得水了,如果于得水不说他要交给陈桐,他也不会事后就把这事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