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赵为王 熙檬父

第八百一十六章 蓟都破(第三更)

    事实证明,即便是再好的计划,那也仍旧会出现一些波折。

    虽然说五百主和几名百将、屯长等被杀了,但是让人惊讶的事情依旧发生了,上百名燕军士兵凭借着平日里的骁勇善战,竟然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并且牢牢的守住了城门。

    虽然他们面前的敌人数量足足是他们的十倍还多,但是这些敌人完全都只不过是门客舍人之类的乌合之众,抡起战斗力来说根本就不是这些燕军守城精锐的对手。

    几十名领头的门客一开始仗着血气之勇冲了上去,随后立刻就被配合得极其默契的燕军士兵们瞬间斩杀殆尽,然后剩下的人立刻就慌了,下意识的后退了,只敢在后面呼喝作战,却根本不敢往前冲锋。

    整整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城门竟然还是迟迟没有被攻破。

    城外如雷一般的马蹄声已经渐渐的迫近,给每一个人的心上都带来了绝大的压力。

    除此之外,也开始有许多附近的燕军回过神来,朝这边靠拢。

    也就在这个时候,十几道身影突然从街道旁边冲了出来,高声呼喝道:“大家伙快一起上,只要拿下城门,这整座城市就是我们的了!”

    话音刚落,这些身影就立刻冲入了阵地之中,和燕军的守城士兵们展开了厮杀。

    说来也怪,刚才在面对着这些门客之时大发神威的燕军士兵们在碰到了这些突如其来的身影之后就好像猫碰到了老虎一般,瞬间就被杀死了好几个人,阵型也被冲得有些混乱。

    这些正是胡衣卫之前埋伏的探子,胡衣卫的这些探子们一个个都是武艺高强之辈,一下子就让局面扭转过来。

    鲜血刺激了原本有些畏缩不前的门客,让他们开始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此时又有人呼喝道:“快,赵国大帅说了,第一个打开城门的赏金一万,还可以入赵国为官!”

    在官位和金钱的诱惑下,同时又有着前面的十几道身影作为榜样,门客们的血性终于再一次的激发了,呼啦啦的一拥而上,和燕军守城的士兵们厮杀在了一起。

    义渠胜此刻身着一套赵国具装甲骑兵的标准盔甲,作为义渠人之中少见的身材高大之人,义渠胜穿这套盔甲还真是毫不费力。

    从义渠胜自己的角度来说,他其实是非常享受这种冲锋陷阵的感觉的,尤其是这种整个人包在大铁壳子冲锋的感觉,想想就很安全啊。

    然而让义渠胜不爽的是,明明偌大的城池就在眼前,也听到了城内传来的喊杀声,但是面前的这扇巨大的城门始终没有开启的迹象。

    义渠胜和城门之间的距离在不停的缩短着,四里、三里、两里……

    突然间,连续四声短促的号角声响起,义渠胜下意识的一拉马缰,整个人的速度开始缓缓的放慢了下来。

    在义渠胜的身后,两千名具装甲骑兵缓缓的降下速度,然后慢慢的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义渠胜有些恼火的问着身边的同样是一套重甲的李牧。

    李牧沉声道:“现在城门还没有打开,说不定里面发生了什么变故,我们先停一下,等城门打开再做决定。”

    义渠胜拍了拍胯下不停嘶鸣的坐骑,安抚好了之后才对着李牧怒道:“这里离城门至少还有一里地!”

    李牧哼了一声,道:“具装甲骑兵至少需要一里半的冲锋距离来起速,否则的话就没有任何冲击力可言了!”

    义渠胜无奈,只好按下心中的焦灼,手中举着火把焦急的等待着面前城门的开启。

    一大队骑兵举着火把站在城下无疑是非常显眼的,加上先前那沉重的马蹄声更是瞒不过任何人,所以蓟都的城头之上开始传来了许多喧哗之声,甚至有不少燕军士兵开始远远的射箭过来,只不过在这样的距离上射箭根本就是徒劳无功。

    义渠胜看着渐渐亮起来的蓟都城头,有些烦躁的吼道:“事情不妙,我觉得我们应该立刻撤退了!”

    李牧摇了摇头,道:“不急,我们再等等。”

    义渠胜道:“可是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差不多半刻钟了,事先说好的,只要一过半刻钟就必须撤退!”

    李牧不为所动。

    义渠胜见状也只好按捺下心中的焦急,陪着李牧静静的等待着。

    突然间,两人面前的城门传来了吱吱呀呀的一连串声响,一道光线自大门打开的缝隙之中照射了出来,清楚无比的映入了义渠胜的眼帘。

    城门正在打开!

    义渠胜心中大喜,用力的一夹马腹:“驾!”

    也就是在此时,悠长的号角声再度响起。

    这是冲锋的命令!

    具装甲骑兵方阵再度起速,朝着面前不远处的蓟都大门冲了过去。

    城门的缝隙越来越大了,凭借着过人的目力,义渠胜甚至能够隐约的看到城门之后那无数跳动着、厮杀着的身影。

    喊杀声不停的传来,空气中开始传来了血腥味,义渠胜突然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似乎也因此而沸腾了起来。

    自从在成为义渠王之后,虽然义渠胜每一战都会亲临战场,但是却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在前线冲锋陷阵的感觉了。

    义渠胜的身体甚至都已经开始战栗了起来,他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似乎在欢呼着,准备迎接着接下来必将到来的厮杀。

    城门已经近在眼前了,义渠胜朝着旁边看了一眼,发现有一个身影正在和自己并驾齐驱在所有具装甲骑兵的最前方。

    义渠胜知道那是李牧,他也知道李牧几乎每一战都会冲锋在前。

    老实说,这可不是一个很好的习惯。

    不过此时此刻,义渠胜也完全明白了李牧为何会如此。

    只是因为这种自己单枪匹马在前,率领着千骑万马席卷一切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这种美妙的感觉,义渠胜决定自己独享!

    于是下一刻,义渠胜低低的打了一个唿哨,胯下的骏马瞬间加速一下子就冲了出去,甩开了李牧一个身位。

    李牧的胯下也是一匹骏马,见状立刻就唏律律的长嘶一声,下意识的就想要跟了出去。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牧突然伸手轻轻的拉了一下马缰,一人一马早就已经配合得无比的纯熟,因此李牧胯下这匹骏马瞬间就对主人的意图心领神会,不但没有继续加速,反而还微微的放慢了一点点速度。

    也就是在这一来一回之间,义渠胜终于完成了对李牧的超越,整个人一马当先冲入了城门之中。

    “不想死了,就给我滚开!”人未至声先到,义渠胜的声音犹如雷鸣一般在城门洞之中炸响,随后带着无数回音冲入了大开的城门之中!

    耀眼的火光瞬间充斥了义渠胜的视线,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咪了一下眼睛,随后立刻睁开打量起面前的战场。

    即便是以义渠胜见过的战争之多,此时此刻也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这城门之后,竟然横七竖八的倒了数百具尸体,许多尸体甚至都叠在了一起,比地面还要高出一些!

    一支人数在三四百、服装十分混乱的部队正在抵挡着燕军士兵的攻势,显然这就是替赵军打开城门的那股势力了。

    浓重的血腥味猛然充满了义渠胜的鼻间,让义渠胜甚至有一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见鬼,这是要多么激烈的厮杀才能够做到的事情啊!”

    一阵刺耳的破空之声传来,义渠胜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几支箭矢射倒了义渠胜的身上,叮叮当当的让义渠胜的身体隐隐有些发麻。

    义渠胜重新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自己面前大约五十步的地方已经有一队人数大约在五六百的燕军正在集结之中,箭矢正是从那一处而来。

    义渠胜嘿然一笑,高举手中马刀:“燕国的蠢货们,给本王受死吧!”

    义渠胜狂飙而至,大呼着闯入燕军的阵地之中,一刀下去必定溅起无数鲜血。

    在义渠胜的身后,李牧率领着具装甲骑兵犹如一阵飓风呼啸而入,瞬间就席卷了整个城门,向那些还想要夺回城门的燕国士兵们冲了过去。

    仅仅是一个冲锋,整个城门内侧就再一次被鲜血给占领了,具装甲骑兵们犹如一道钢铁洪流般席卷了面前的一切,毫不停留的碾过重重大街,一路朝着西边的燕国宫城狂飙而去。

    这一次发生得是如此的迅猛,以至于其他三座城门的燕军都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李牧和义渠胜率领的两千具装甲骑兵就已经全数突入了城池之中!

    如果说在之前的攻防战之中,燕军士兵们还能够凭借着城高墙厚给赵军骑兵致命打击的话,那么到了足以容纳六马并行的蓟都大街之上,任何一支胆敢阻拦具装甲骑兵的燕军部队都会毫不留情的被冲击得溃不成军。

    在具装甲骑兵的后面,八千名赵国骑兵迅速跟上,将那些刚刚被击溃的燕军部队再一次的进行分割歼灭。

    蓟都城之中冒起了无数的火光,火焰的旋律成为了今夜的主题曲,喊杀声和惨叫声响彻云霄,就连天空都被映得一片血红,似乎在预示着城中的这场激烈无比的战斗。

    喊杀声整整持续了一个夜晚,当光明再一次的降临大地的时候,这座燕国的都城控制权终于完全易主,落入了赵军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