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相进化 宁悦岳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飞蛾真相,仙君战启

    镜像上苍,中央天庭属于暗决司的某处府邸内,一个面目清苦的男子盘腿而坐,从其散发的气息来看,应当已是真仙中的佼佼者,便是无上真仙,这在天庭内,虽称不上巨头,但也算得上是名震一时的骄雄了。

    毕竟偌大的天界之内,仙君总共只有那么数十个而已,大多都坐镇在天界各个要地,绝大多数凡人与修士终其一生都难以见到一面。

    所以这些数量相对多得多的无上真仙,才是天庭的中坚力量,镇压一域,维持天庭的法度与秩序,大多靠他们亲力亲为。

    五千年时间,从一个废体奴仆之身到如今的暗决司第三裁决者,他的成长速度在整个天庭内,算不上太过惊人,那些创造千年成仙,两千年半步仙君神话的人都不只一个,更别说那个据称只有三千年便突破仙王境的天之骄女了。

    如他这种,放在茫茫天庭的无数天骄之中,几乎要泯然众人,但世人却不知他能走到如今这一步,究竟是怎样一个比神话更艰难的奇迹。

    不知何时,男子额头浸出斗大的汗珠,随之浑身大汗淋漓,顷刻间湿透衣衫。

    照理来说,仙人对自身身体的掌控早已妙到巅毫,若非全力大战中,根本不可能如此窘迫。

    除非正在承受着连仙人都无法忍受的痛苦!

    随着从体内传出的阵阵诡异声音,他脸色愈发惨白,浑身散发出仿佛凡人在经受凌迟酷刑般的恐怖之意。

    并且,其肉身与元神气息,竟也这个过程中不断衰退,俨然就要跌落凡尘,甚至就此崩灭。

    “万劫不灭天功虽然强横,其创造者在万古前曾差点登上天帝之位,但修炼此功者需经历九千九百九十九次肉身与元神寸寸崩碎之苦后方能圆满,而且每一次崩灭之劫后的重塑都是一次生死玄关,但凡只有一次失败,便是前功尽弃的结局,你的起点与天赋虽不高,但也不用非选这条令人闻之色变的路吧?”

    一道清幽的声音响起,虚空中怵然浮现一道人影,白衣胜雪,如九天圣莲般高不可攀,赫然正是这个世界内事实上执掌暗决司具体事务的玉奴仙子。

    男子睁开眼,浑身依旧大汗淋漓,如果说肉身崩碎于仙人而言尚且可以忍受,那元神被凌迟的痛苦,就是仙王都无法逃避了。

    但这种情况相下,他声音却无比平稳的说道:“山行行动不便,无法起身行礼,还望仙子见谅。”

    “无妨,这次来是有个任务给你。”

    “请仙子明示。”

    唰!

    玉奴抬手一指,身前虚空中立刻浮现一道由符光构筑而成的人像。

    “是他?”

    名为山行的男子登时一惊,因为那上面显露的赫然是同为在这个世界轮回的试炼者魔皇!

    玉奴又道:“这次的人物与君上无关,乃是我自己安排的,你若不愿意,可以选择不接受。”

    “仙子放心就是,纵然此行九死一生,山行也不会退缩。”男子嘴角浮现一抹苦笑,不是因体内的痛苦所至,而是源自无奈,他敢肯定如果自己拒绝了,那么这位眼前看似笑盈盈的绝代仙子离开之后,立刻就会安排另一个裁决者将他当做目标了。

    暗决司最不需要的就是不听话的,其次才是不堪用的。

    “那就好,这次你成功归来后我自不会亏待你……你不是一直想见君上么?等你回来,我给你安排。”

    话音未落,玉奴仙子已然飘然而去,除了这句话,不曾留下什么,也不曾带着什么,但就是这样区区一句话,却让这座府邸的主人,不得不接下一个危险之极的任务,而后将自己置入一个有半分差池便万劫不复的险境之中。

    要知道,外界的魔皇仙尊在这里,已是地府第一君身边最得力的战将,甚至有传言只要他突破仙王境,便板上钉钉地会被鬼帝亲自册封仙君,与地府独领一军。

    自古以来,在上苍三界,仙君的来历便有两种,一种是各界帝尊亲自册封,这种自然是最尊贵,最强大的,另一种则是境界达到之后,由各部执令考验后共同认可所晋升的。

    后者无论是在天庭的地位还是权柄上,相较于前者无疑都要相差很远。

    当玉奴的身影从虚空彻底消失后,蓦然只见,又一道袅娜曼妙的女子身影从虚无中走出。

    “为了我,让你要看玉奴的脸色,这些年委屈你了。”

    来人衣袂飘飘,夜风下长发向后飞扬而起,**修长,整个人看去窈窕动人,与玉奴相比,她如一朵开在人间的圣莲,同样圣洁而清丽,但却没有那样高不可攀,自然而然地予人一种温和亲近之感。

    她来到一生饱经磨难的男子身前,玉手轻轻抚摸他眉宇间的皱纹,温柔地替他擦去汗水。

    “我这一生都是你给的,说什么谢,如果不是你,我大概已经死在哪个无人的肮脏角落,或者还在给人为奴罢。”

    此时此刻,男子只觉仿佛炎炎夏日中有一道清澈的溪水从心间潺潺流过,所以他的声音也是那样的平和。

    “你的起点与天赋,的确比不上很多人,甚至只是与我相比,都相差很远,但你有一样东西却是其他人都比不了的,那就是狠劲,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你敢在生死玄关前徘徊九千九百九十九次修炼万劫不灭天功,而那些天赋赫赫者,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险境之中的。”

    听完女子的话,山行又露出苦笑,发出低叹:“越是前程光明远大便越是惜命,如我这般一无所有者自然只能舍命去搏,没什么大不了的。”

    女子笑着摇头:“并非拼命这么简单,世上不惜性命的人绝非少数,你的天赋与希仙这些人相比或许不如,但在那些不惜性命的人中却属上乘,此外在心性上,论及坚韧,当世少有。”

    这番话简单来说,就是山行的天赋虽算不上顶尖,但也属于优秀,也就是天赋和他一样的人中他是最敢拼的,而不怕死的人中他是天赋最高的,在每一个群体之中都有明显的错位优势,再加上那坚韧的心性,才是女子当初从茫茫人海中看重他,愿意给他一个机会的原因。

    另外,希仙便是那个父母皆为仙王,喊着真仙道果而生女试炼者的名字,所以将男子这样与其比较,也不得不说是相当大的赞赏了。

    “能得青秋仙子如此青睐,我该如何还报?”

    尽管一直承受着粉身碎骨的痛苦,有着山行这样既普通又另类名字的男子却能始终保持灵识的清醒,仿佛这痛苦能让他的身体痛苦不堪,却已无法再影响到他的精神意志。

    即便是这界的无仙君听闻后,也曾感慨这是仙界版的刮骨疗伤。

    一袭素雅黄衫的仙子温柔轻语道:“一开始,我的确是想让你成为我手中的暗剑,但时至今日,我的心意你还不明白么?如果你厌烦了,我们便放弃所有计划,一起离开吧。”

    “离开?”

    这天庭暗决司岂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怕青秋仙子与暗决司渊源极深,暗中掌控着一股不小的力量,也绝不可能让他们得以在暗决司的视线中无声无息消失。

    更何况,他们数千年谋划,眼看着距离目标越来越近,怎能在此刻突然放弃功亏一篑?

    片刻后,他幽幽轻语道:“青秋,你知道为什么飞蛾总是心甘情愿地扑向火光吗?”

    仙子回道:“因为光明是它们毕生唯一的追求,就像九天对于修行者一般。”

    男人在极致的痛苦中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了,仿佛认可了仙子的话。

    但事实呢?

    他曾听人说过,飞蛾原本向往的是明月,因为明月是黑夜中唯一能够为它们指引方向的存在,只因人间的火光太近,太亮,让它们误以为是明月,迷失了方向,所以才围绕着火光不停飞舞,直至最后被焚烧为青烟都无法清醒。

    而此时的他,与那迷失了自己的飞蛾何其相似……

    当!

    岁月幽幽,光阴无迹,真实的上苍天界,中央天庭内,突然响起连绵不绝的钟声,威严与古老并存,随着钟声扩散,整个天庭,乃至整个上苍霍然震动,如同一尊上古真神从混沌中苏醒,三界瞬间沸腾。

    因为这钟声九响,意味着天帝出关,天庭的第一君之战也将在此刻开启!

    无法不令众生惊悸,因为谁都知道,这次的第一君不同以往,乃是货真价实的天帝种子,举天界之力相助,突破帝境的机会前所未有的大。

    而一点一尊新的天帝诞生,那整个上苍三界的局势必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广袤无边的上苍天庭各地,一道道盖世仙光相继冲天而起,万古寂静,星辰失色,代表着一个个威凌天界的天庭顶级巨擘相继出关。

    甚至在无终战场内,都有一道盖世身影踏着传送祭坛强势回归,满身圣血,杀气滔天。

    幻海之上,秦长风同样在此刻突然现身,代表西游世界的那颗世界珠已被他炼化进了符宇,位于永恒天阳外的第二星道,是为神天界。

    之所以是神界而不是佛界,是因为后者早已许诺给了周芷若,而西游世界本就是神佛世界,所谓漫天神佛,没了佛之后,剩下的自然就是神。

    轰隆!

    下一刻,秦长风手中三灾制杖一指,直接撕开虚空,打开一道时空通道,而后在举世瞩目之下踏步其中,去往那座将绝对无数人生死存亡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