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亲事,琐事

    午后。

    李夫人来到了西院。

    铁蛋和兰儿去国子监了。

    李泽轩正躺在西院湖心凉亭的躺椅上,张嘴接过小兮喂过来的葡萄(咳咳,是葡萄架结的葡萄,表想歪),好不惬意。

    “夫人!”

    两小丫鬟见李夫人过来了,福身行礼。

    李泽轩也连忙坐了起来。

    “娘!”

    “嗯。”李夫人笑了笑,径直去旁边的长凳上坐下,小荷机灵地过去倒了一杯茶,放在李夫人面前的石桌上。

    “轩儿,你在国子监还好吧?”

    “娘,孩儿好着呢!就孩儿这身手,谁能欺负得了我!”

    李夫人白了儿子一眼,抿了一口茶,轻笑道:“你呀你,兰儿这小丫头也是的,非要去国子监给你添乱,女孩儿家家的,不好好学女工,将来怎么嫁人啊!”

    “娘,兰儿她多学点东西也没什么不好,干嘛一定要学女工,做衣服找裁缝就是了!”

    李泽轩无所谓地说道,他一直搞不懂古代的女孩子一定要学女工,难道嫁人就是为了去夫家做衣服的嘛?

    李夫人气道:“胡说!女儿家的要是不会女工,哪户人家愿意要?雨惜这孩子就不错,娘之前看了她几件女工,比为娘做的都好!”

    “嘿嘿,哪有娘做的好,娘亲的手艺自然是全长安城第一。”

    这明显是一个坑嘛,李泽轩要是顺着老娘的意思夸自己媳妇儿,难保老娘不会心里吃味儿,于是他就臭不要脸地送上了一记马屁。

    李夫人闻言心里乐着,嘴上却道:“你个小滑头,净哄为娘开心。你和雨惜的亲事,为娘和韩里正都说好了,明日就派媒婆去韩家提亲。”

    李泽轩听完,顿时喜形于色,连忙上前讨好地给老娘添茶水,“谢谢娘!正好孩儿明日休沐,就一起过去吧?”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都好几天没见了,每至夜深人静,他都很想抱抱媳妇儿啊!

    李夫人没好气地用手指点了点李泽轩的额头。

    “你这孩子,怎么这般不懂规矩,哪有新郎亲自去提亲的?明天你爹和宋媒婆带人去韩家提亲,你就在家好好待着。你和雨惜成亲之前都不许见面了。”

    “啊?”

    李泽轩顿时傻眼,“娘,那我和雨惜啥时候成亲啊?”

    李夫人笑道:“瞧你急的,这才刚提亲呢,后面还要纳彩、问名、纳吉、纳征,然后才是请期,定个黄道吉日,最后是亲迎。轩儿你最近可得好好学学婚礼流程了,别成亲的时候闹了笑话!”

    李泽轩听着听着都快晕了,要不要这么麻烦?就不能来个闪婚?

    “额,娘,那你们到时候定婚期定早点啊,不然到时候您儿媳妇跑了,可就不好了啊!”

    李泽轩擦着汗,说了一句,就连忙跑了。

    李夫人看着李泽轩落荒而逃的背影,摇了摇头,宠溺地笑道:“这孩子!”

    旁边的小荷、小兮也忍不住掩嘴轻笑。

    ………………………

    李泽轩出了府门,来到工坊,找来了刘一刀刘鼎义。

    这老头自从李泽轩买下原来的“天工阁”,顺便将他挖来后,之前一直在奇趣阁闲着,后来阎少宁将他家的工坊送给李泽轩后,李泽轩就将刘一刀也调入了工坊,这老头平常就在工坊帮着福伯在滑板上做一些雕饰,倒也清闲自在。

    “刘师傅,您以前雕刻各种奇物,不知您会不会雕字?”

    李泽轩示意刘一刀先坐,然后问道。

    刘一刀笑道:“少爷,雕字比做木雕简单多了,这个小老儿当然会,少爷打算雕刻什么字?”

    李泽轩拿出那本数学书,说道:“我想印刷这本书,大概印三十多本,烦劳刘师傅帮忙刻一套模板。”

    刘一刀犹豫道:“少爷,若是刻雕版的话,费时费力,实在不如请一批落魄书生帮忙抄写。”

    李泽轩一听,顿时恍然,唐朝还没活字印刷术啊。

    “刘师傅,我不是让你每一页刻一块雕版,你可以用胶泥做成一个个规格一致的毛坯,在一端刻上反体单字,字划突起的高度像铜钱边缘的厚度一样,用火烧硬,成为单个的胶泥活字,然后再根据每页的内容进行排版印刷。”

    “好,少爷这个方法好,这样一来,所有的书,我们工坊都能大规模印刷,传于后世了!实在是功德无量啊!”

    福伯刚走进来,就听到了李泽轩的新式印刷方法,不由大声叫好。

    “福管事!”刘一刀起身打了一个招呼。

    “福伯,你来的正好,我打算在工坊成立一个印刷部,您调一些人手分给刘师傅,以后还会有很多书交给工坊印刷。”

    李泽轩冲福伯说道。

    福伯坐下身子,拱手道:“是,少爷。”

    李泽轩点了点头,对刘一刀说道:“刘师傅,你尽快将印刷部弄起来,这两天先帮我把这本书印了,我有急用。”

    刘一刀一边接过李泽轩手上的书,一边答应道:“是,少爷额,少爷,这上面弯弯扭扭的都是些什么字?还有这些圈圈点点,都是什么意思?小老儿怎么从未见过?”

    刘一刀翻开一看,顿时有些傻眼。

    “这个都是我新式算学的数字、算学符号以及一些标点符号,刘师傅您照着印刷就成。”

    李泽轩解释了一句。

    “哦!”

    刘一刀挠了挠头,虽然没听懂,但还是应了下来,管他什么意思呢,照着印就行。

    ……………

    “福伯,我那马车做的怎么样了?”

    刘一刀出去后,李泽轩对福伯问道。

    福伯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少爷,还没做好呢!这马车做起来远比之前想象的困难,老夫估计还需要几天吧!”

    李泽轩点了点头,拿出一张图纸,笑道:“那福伯再帮我做个东西吧!”

    福伯一看到李泽轩拿出图纸,就有些眼晕,不知道自家少爷又要整什么幺蛾子,接过一看,不由有些疑惑道:

    “少爷造这东西做什么?”

    “福伯,这是给马儿定制的鞋子,马儿穿上它,马蹄就再也不会受伤了,马的寿命也会大大增加。”

    李泽轩昨天还专门去看过家里那匹白马的伤势,看着它那被包了一圈儿的马蹄,李泽轩才突然意识到唐朝还没有马蹄铁。

    看着白马“可怜兮兮”的眼神儿,李泽轩让人量了量马蹄的尺寸,打算给它做一双“鞋”。

    福伯听完李泽轩的解释,顿时就感觉有些怀疑人生,自家少爷已经败家到令人发指了,给自己做一些享乐的玩意儿还不够,还要给马做鞋子穿,这怎么听都觉得是在天方夜谭啊!

    “少爷,这真的管用吗?”

    李泽轩微微一笑,自信道:“福伯您尽管做,肯定管用!”

    福伯心中无奈,只能应下。

    ……………

    谢谢帅到合不拢腿、不才不想不纠结的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