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感谢盟主黑红梅方的万赏)

    “夏目姑娘,本侯与你非亲非故,你的死活跟本侯也没有任何关系,本侯如今已有家室,是不会再娶她人,更不会迎娶外邦女子,所以,你还是回去吧!来人,将夏目姑娘送至倭国使者团!”

    云山别院外,安抚住韩雨惜之后,李泽轩转身看向苏我夏目,冰冷无情地说道。

    韩雨惜一怔,刚想出口求情,却被李泽轩摆手制止,她的心中顿时有些不是滋味了,可是想到李泽轩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十匹马都拉不回来,她便闭口不再劝解,转而一脸同情地看向苏我夏目,不由地开始为这名倭国女子的悲惨未来开始忧心起来!

    其实何止她心里难受,在场的李家护卫,此刻听到李泽轩口中如此绝情的话后,都是忍不住心一沉,虽然他们之前并不认识苏我夏目,但苏我夏目今天的出场还是给了他们很好的印象。

    不得不说,人长得好看,在很多方面都比较容易占便宜!

    苏我夏目此刻身子一颤,顿时面如死灰,她朝李泽轩猛磕头道:“永安侯大人,求您收留夏目,夏目什么都可以做”

    李泽轩皱眉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她带走?送回鸿胪寺!”

    庞非基心中一凛,连忙躬身抱拳道:“喏!”

    说罢,他上去想将苏我夏目从地上拉起。

    “不!夏目不想回去!”

    苏我夏目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在庞非基拉她起来的间隙,她不知哪儿来的力量,猛然一挣,从没有防备的庞非基手中挣脱,脑袋径直地就朝着旁边马车横出来的一根车辕撞了过去!

    在她想来,既然李泽轩不收留她,与其回到倭国受尽折磨,那她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因为一旦被送到倭国使团手上,她想死都难了!

    “不要~!”

    韩雨惜睁大了眼睛,心脏如遭锤击,她大声急呼道。

    “不要”

    跟韩雨惜一起发出呼喊的,还有一人,那就是庞非基,老庞当年也是上过战场、杀人无数的狠角色,此刻见到苏我夏目就要香消玉殒在他面前,他的一颗钢铁直男心竟然莫名地感到刺痛了起来!

    苏我夏目的动作太突然,突然到场中几乎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当然,主要是大家没有想到这女子的性情会如此刚烈!

    “嗖~!”

    眼看苏我夏目就要撞在车辕上了,以她这速度要是撞上了,绝对会命陨当场,千钧一发之际,李泽轩运起兰蝶步,整个人突然从原地消失,下一刻他就已经出现在了马车旁边,他轻轻一掌朝着马车拍出,“砰”地一声,马车竟然生生地横移到了十步开外,地上留下了一大片车轮刮痕!

    没了马车,苏我夏目自然是凭借着身体惯性,一下子重重地侧面栽倒在了地上,虽然摔伤不致死,但身体上传来的剧痛也让她忍不住眉头深皱,半天都不能从地上爬起来!

    “夏目姑娘这是何意?”

    李泽轩看着地上的苏我夏目,冷声道。

    这女人的死活虽然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也不愿意看着这女人死在自家门口!

    “永安侯大人既然不收留夏目,夏目回去之后更是生不如死,索性不如现在就死了,好歹也能痛快些!”

    苏我夏目抬起头,看着李泽轩说道。

    声音虽然微弱,但却是坚定无比!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此刻她心中死志!

    李泽轩面上不为所动,他冷哼一声,道:“哼!你要死可以,但不能死在云山!非基,去把她打晕,然后送回倭国使团!”

    庞非基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忍,他咬了咬牙,上前抱拳道:“侯爷,属下斗胆,希望侯爷能收留夏目姑娘!她既然是一名被废了的倭国公主,您就算”

    “住口~!”

    李泽轩大喝一声,打断了庞非基的求情,然后他一个箭步,来到了苏我夏目的跟前,在后者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一记手刀砍在了苏我夏目的脖颈,苏我夏目顿时绝望而又不甘心地晕了过去,李泽轩这时转身,看向了庞非基,冷声道:

    “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本侯的命令你也敢不听?”

    见李泽轩动怒,庞非基的脸上顿时大汗淋漓,他连忙单膝跪地,抱拳道:“属下不敢,还请侯爷恕罪!”

    “哼!那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她给送回鸿胪寺?”

    李泽轩瞪了庞非基一眼,道。

    “是!”

    庞非基心中无奈,只能抱拳领命!

    从地上起来,庞非基让人将昏迷不醒的苏我夏目给抬到马车上,然后他跳上马车,准备驾驭马车下山。

    “等等!”

    李泽轩忽然出声道。

    庞非基心中一喜,还以为李泽轩改变主意了,他连忙跳下了马车,快步来到李泽轩身边,躬身道:“侯爷,您还有何吩咐?”

    谁知李泽轩面色冷淡地摆了摆手道:“你且随我来!”

    在韩雨惜等人疑惑的目光中,李泽轩引着庞非基来到了几十丈开外的老槐树下,李泽轩沉默片刻,道:“非基,今日是你第一次违抗本侯的命令,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倭国女子……”

    庞非基还以为李泽轩要因为这件事赶他走,他连忙躬身道:“侯爷,属下知错,求侯爷您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李泽轩摇了摇头,道:“这苏我夏目的确是个可怜人,你有恻隐之心本侯不怪你,本侯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一会儿你将她送至鸿胪寺,交给山背大兄王,至于后面的事情,你若是对这姑娘有意,真愿意救她,那你们今晚就别回来了,见机行事;若是你对这姑娘无意,那送完人之后,便直接回来吧!”

    庞非基大惊失色,刚想开口解释,李泽轩直接摆手道:“你不必解释,该如何做你自己决断,人活一世,最重要的就是不后悔!去吧!”

    说罢,李泽轩直接负手而去,并带着韩雨惜回别院了。

    庞非基怔在原地,面色不断变换。良久之后,他朝别院方向双膝跪地,磕了一个头,低声道:“多谢侯爷,非基余生,定为侯爷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

    一辆马车自云山而下,马车后面还跟着十余个军士,一行人迎着夕阳,朝着长安城的方向赶去。

    云山别院。

    韩雨惜来到书房,看着书房内正在凝眉看书的李泽轩,一阵欲言又止,最终她还是没忍住,开口道:

    “相公,您为什么……”

    李泽轩笑了笑,抬头道:“娘子是想问为夫为什么如此绝情,如此冷血?”

    “相公,妾身不是这个意思!”

    韩雨惜连忙摇头道。

    李泽轩将妻子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并从后面环抱住韩雨惜的腰肢,开口说道:

    “娘子,为夫对其他女子不感兴趣,对倭国的女子更加不感兴趣,此生有你一人便足矣!”

    韩雨惜心中很是感动,她扭过头,极为动情地看向李泽轩,道:“相公,能得你如此待妾身,雨惜死而无憾!只是如今您贵为国侯,三妻四妾才属正常,妾身不想做一个善妒的妇人,让相公您惹得外人笑话!”

    今天的事情,让她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李泽轩如今的身份,可不仅仅是一个富家公子了,而是大唐的朝堂新贵外加开国侯爷,身份显赫!像这种身份显赫的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所以最后她帮苏我夏目向李泽轩求情,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妥协?

    李泽轩闻言,有些好气又好笑地捏了捏韩雨惜漂亮的脸蛋,然后说道:“三妻四不过是寻求一时的roU体之欢,为夫更为看重的却是交心!

    像现在这样,为夫饿了,即便不用说出口,娘子你也能及时地给为夫做上可口的饭菜;

    为夫发愁了,娘子你能感受到为夫所忧,并尽心开导;

    为夫忙于政务,无暇他顾,娘子你能帮为夫打理好家中的上上下下,并倾尽全力,孝敬爹娘,解了为夫所有的后顾之忧!

    这种来自心灵的默契,岂不是Rou体的欢愉来的更为深刻?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醒半醉半浮生才是为夫生平所求!”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醒半醉半浮生?”

    韩雨惜一时怔住了,对于古代的女子来说,这世上可没有比这个更加动人的情话了,她目中含泪,哽咽道:“相公……”

    李泽轩拍了拍韩雨惜的后背,笑道:“好了好了!娘子你别多愁善感了!其实以为夫的身份,要娶那苏我夏目的确不合适,现在的炎黄书院已经成为了陛下眼中的强国重器,为夫身为炎黄书院的山长,口口声声让书院里的师生保守书院的秘密,可是自己却娶了一个外邦女子,那像是什么话?”

    韩雨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道:“可是相公,您即便不娶那苏我夏目,也可以将她收留在府里做丫鬟啊!要不然她若是被遣送回倭国,下场该有多凄惨!”

    李泽轩摇了摇头,道:“娘子你太天真了!苏我夏目于为夫绝对是有害无益,为夫为什么要收留她?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外邦女子,而将自己置于险境,为夫做不到!更何况天下可怜之人千千万,若是每个人都要我去救,那根本就救不完了!

    不过苏我夏目也并非全无用处,如果那个觉得她有用处的人愿意救她的话,或许她还能有一线生机!”

    …………………………

    长安城,鸿胪寺的一处别院之中。

    庞非基经过通报,带着昏迷之中的苏我夏目,来到了倭国使者团所住的院落。

    “庞将军?怎么是你?咱们不是刚刚才见面吗?难不成永安侯改变主意了?”

    山背大兄王闻讯迎了出来,看到庞非基后,顿时笑道。

    他还以为李泽轩对于他送的“礼物”很满意,所以改变态度了呢!

    庞非基面无表情道:“是侯爷派末将来把使者落在云山上的女人给送回来,现在那女子就在后面的马车里,侯爷还让末将给使者带一句话!”

    山背大兄王面色一变,他沉声道:“请讲!”

    庞非基动了动嘴唇,说道:“侯爷说,他对外邦女子无爱,还请使者日后不要再枉费心机!”

    被人当面这样驳斥,山背大兄王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想到倭国与大唐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他即便心有怒火,但还是忍了下来,他拱了拱手,道:“多谢庞将军提醒,此次是在下自作聪明了,还请庞将军代在下向永安侯转达歉意!”

    庞非基点了点头。

    此时,山背大兄王手下的两个倭国武士,已经上了马车,将苏我夏目抬了下来,山背大兄王看着昏迷之中的苏我夏目,顿时疑惑道:“庞将军,这是何意?”

    庞非基冷冰冰地回道:“你们的公主在得知我家侯爷不愿收留她之后,宁愿寻死,也不愿再回倭国,未免路上出了意外,我们只好将她打昏,然后给你们送了过来!”

    山背大兄王忍不住暗暗恼怒苏我夏目不识抬举,简直丢了倭国人的脸,整理了一番心情,他朝庞非基拱手道:“有劳庞将军了!鄙国公主有失礼数,让永安侯见笑了!”

    庞非基闻言,意有所指地说道:“我家侯爷倒是没有笑话你们,只是觉得你们对待这位公主的手段很不好!”

    山背大兄王一忍再忍,此刻终于忍不住道:“多谢永安侯的好意提醒,不过此乃倭国事务,女皇陛下她会处理好的!”

    “哼!希望如此吧!”

    庞非基听出了山背大兄王话语中的怒意,他也没给对方好脸色,哼了一声,直接带着一众手下离开了。

    “殿下,那苏我夏目该如何处置?要不属下派人给她梳妆打扮一番,晚上送到您房中?”

    小野洋子站在山背大兄王的身后,小心翼翼地躬身道。

    在他看来,既然李泽轩不要苏我夏目,那苏我夏目的下场就只有一个,与其如此,不如在其被遣送回倭国之前,给山背大兄王“享用”!

    “哼!将她关起来,明日就送回倭国,交由女皇陛下处置!”

    山背大兄王怒气冲冲地说了一句,然后直接进屋了,他心里只有炎黄书院的先进知识和技术,哪里有工夫想这些。

    ………………………

    第一更!

    二合一章节。

    感谢盟主黑红梅方的万赏(3月8日)

    今天只来得及写这一章了,白天出去锻炼身体了,明天上午会有一更,晚上也会有一更,开始恢复加更了!

    感谢盟主鸥的万赏!

    欠更+1=21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