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电话设想与扬声器!

    “小轩,你怎么将魏王给虐待成这样了?陛下要是知道了,岂能轻饶了你?”

    奇趣阁工坊,李泽轩在给李泰解决完问题后,被程咬金拉至一边,低声埋怨道。

    “这程伯伯,此话从何说起?我怎么就虐待青雀了啊?”

    李泽轩闻言,一阵愕然道。

    程咬金还以为李泽轩是不好意思承认,不由撇了撇嘴,道:“嘿!这还不算虐待?老夫以前见魏王哪次不是打扮的干净体面、器宇轩昂的?你看看他现在,跟你这工坊的普通工匠有啥区别?刚刚他要是不出声,老夫都差点没认出来!用他们文人的话来说,就是蓬头垢面,边幅不修!”

    为了说明李泰的确是受到了虐待,程咬金绞尽脑汁,用上了几个成语,不过可惜他还是用错了!

    李泽轩听罢一阵无语,顿了片刻,他开口道:“程伯伯,青雀是在参与书院的一项尖端技术研究项目,这几日的确是很辛苦,不过这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您老怎么能说我虐待他呢?”

    “研究项目?什么研究项目?哦,对了!丑牛那小子上周末都没回家,你婶婶念叨了好一阵呢!莫非他也是在参与这个研究项目?”

    程咬金闻言眼睛一亮,随即又想起自己那个活宝儿子,连忙问道。

    “呃”

    这下李泽轩语塞了,话说程咬金可真看得起自己的儿子,就凭程处默的成绩外加坐不住的性子,李泽轩怎么可能安排他去搞科研嘛?不过程处默现在还在医馆里面养伤呢,要是实话实说的话,那小子保不准又会挨一顿胖揍,想来想去,李泽轩只能含糊其辞道:

    “这个算是吧!不过书院最近开展的研究项目都是属于绝密级的,任何人不得跟项目之外的人透露半句,这个是硬性规定,小侄也不能破例,还望程伯伯能见谅!”

    “绝密级?啥项目搞的这么神秘啊?”

    程咬金一听,更是来了兴致,对于李泽轩创造新事物的能力,老程那是一万个服气,就比如说现在让他爱不释手的变速碟刹自行车,所以能让李泽轩如此郑重其事的项目,那一定是好项目,于是他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小轩,真就不能跟老夫透露一点?你程伯伯又不是外人,断不可能跟其他人说的,再说,你是炎黄书院的山长,这规矩不都是你定的吗?那么较真干嘛?”

    李泽轩无奈道:“程伯伯,正因为我是炎黄书院的山长,就更加要以身作则,若是我都不遵守规则,怎么指望书院的其他人遵守规则呢?所以这件事情小侄真的不能跟你说!您放心,这个研究项目对于大唐绝对是有好处的!”

    “不是!你这不是相当于没说吗?”

    老程念念叨叨了一句,但他也知道是不可能从李泽轩口中问出实话的,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看到手上推的这辆崭新的自行车,老程的兴致又高昂了起来,他哈哈大笑道:

    “哈哈!那小轩你忙吧!老夫先回长安喽!那辆旧自行车不要了,有这辆就够了!哈哈!”

    事实证明,老程是个喜新厌旧的人,这老货骑着变速自行车,一阵风似的离开了工坊,可怜他先前骑过来的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只能安静地躺在工坊的某个角落吃灰了!

    程咬金离开后,李泽轩又安排人将剩余的几辆变速自行车分别送到秦琼、尉迟敬德、牛进达、李靖家中,这几家跟他关系最是亲近,有好东西是断然不能忘了他们的。除此之外,李泽轩还派刘峰、刘云给宫里送了三辆变速自行车,分别是送给李二、李承乾和长乐的。

    话说长乐气疾根治之后,整个人也比以前更加活泼好动了,现在送她一辆变速版的自行车正好!

    “青雀,为师忽然有个想法,你来听听看可不可行?”

    一切安排完之后,李泽轩来到了工坊最深处的一个院子,找到正在改装电报机的李泰,说道。

    这座别院就是书院第二项、第三项杀手锏工程的秘密研究据点,院子外面有李泽轩的一众亲卫日夜把守,人员进出全部都要核验身份,算是守卫森严了!

    目前这两项杀手锏工程的参与人员,正在紧张地招募、筛选之中,但这丝毫不影响李泰这个副总设计师推进相关的工作,短短几天时间,李泰已经造出了简单的电阻、电容、电感等电子元件了,再加上工坊先前造的电子二极管、电子三极管,可以说大唐的电子工业基础已经逐渐成型了!

    “哦?山长您请说!”

    忙碌中的李泰闻言立马放下手中的活,抬头看向李泽轩道。

    跟李泽轩“混”了这么久,李泰深知李泽轩的每一个想法,都有可能改变这个时代,他可不敢有任何轻视!

    李泽轩沉吟片刻,说道:“青雀,我们现在做的电报机,是通过电与电磁波互相转换来传递信息,这种电报机用在军队之中的确是能够统筹帷幄、料敌先机,但若是日后民间百姓有那种超远距离通信的需求,电报机就显得不方便的!

    所以我想的是,咱们或许可以做出一种能将声转换成电,再将电转换成声音的装置,那样一来,只需要一根电线连接,便能够实现电线两端的实时传音!”

    这个其实就是有线电话,李泽轩早就想做了,但以前大唐是没什么工业基础,想做都做不了,现在不一样了

    这番话在别人听起来可能会感觉有些天方夜谭,但李泰却没有急着否定,他沉思了许久,才开口道:

    “电和声?山长,你这想法听起来倒是可以,但施行起来,我们第一步便是要解决如何让电和声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能量进行相互转换的问题!”

    专业!

    不得不说现在的李泰要比以前专业的多,一眼便看出了问题的本质。

    李泽轩目露赞赏道:“哈哈!青雀你说的没错!要实现远距离实时传音,首要问题便是解决电和声的互相转换问题!虽然它们是两种互不相同的能量,但未必就不能互相转化!就比如说之前的电和磁,本不属于同类,但在墨姑娘的努力下,现在不也可以进行相互转化了吗?我这里有个初步的想法,我先说给你听听,你私下好好想想!”

    “嗯嗯!山长您请说!”

    李泰连忙点头,丝毫没有因为李泽轩要给他增加担子而垂头丧气,他是一个天生新欢追求新鲜技术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放着逍遥王爷不当,而要跑到工坊来遭罪了!

    李泽轩这时拿起纸笔,边写边画道:“其实让电能和声能互相转换也不难,只不过中间需要磁场能来做一个中间媒介!青雀你看,我们可以在机器的前端,用这种锥形的纸盆来收集声音,你学过《物理》你应该知道,声音是由物体振动产生的声波,同理,当声波撞在纸盆上是,会让纸盆的表面产生微小的振动。

    这个时候我们如果在纸盆底部附着一个铜制线圈,然后再将铜制线圈置于一个永久磁场之中,当纸盆前端收到声音时,会带动线圈振动,线圈切割磁感线,会产生与声波频率所对应的电流,我们就完成了一个声波生电的过程!

    置于电如何转换成声波,这个也简单,同样可以用电圈附着纸盆底部、并外加永久磁场的方法,当电流通过线圈时,线圈中就产生了相应的磁场。这个磁场与外加的永磁场产生相互作用力,这个力会使线圈在外加的永磁磁场中随着声音电流振动起来,而纸盆振膜和线圈是连在一起的,所以振膜也振动起来。

    青雀你应该知道,同电压下,同一通电线圈产生的磁场大小和电流的大小成正比,所以当经过线圈的电流越大时,线圈在磁场中的运动越剧烈,发出的声音也就越大,所以线圈的振动可以产生与原音频信号波形相似或者完全相同的声音。

    由此,我们便可以实现由声音到电流,再由电流到声音的转换,只要电线足够长,电能足够大,我们的声音便能传的足够远!”

    李泰听的有些呆了,面对如此精妙绝伦的设计,此刻他激动地甚至连自己的呼吸都王绩了,或许这就是为梦想而窒息吧!

    过了许久,李泰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用看待怪物的眼神,看着李泽轩,张了张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山山长,这个设计太精妙绝伦了!巧夺天工、令人拍案叫绝啊!”

    嘴皮子哆嗦半天,李泰终于开口说道:“如果真能做成,那以后就根本不需要电报机了!山长,要不然我们直接开始研究这种千里传音的机器、放弃改进电报机,如何?”

    李泽轩连忙摆手,道:“不行!青雀,方才我与你说的都还只是我的一番设想,从设想到产品,这中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即便你做出来了,后期的音频调试还要话很长一段时间,而电报机的改进方案已经经过我们推敲无数遍了,现在完全是水到渠成,万万不可舍近求远!

    而且相比于这种千里传音的东西,电报机并非一无是处,尤其是对于军事通讯而言,电报机具有更好的保密性,敌人即便是缴获了我们的电报机,他们没有密码簿照样没用!另外,电报机发送、接收电报都不需要电线,打仗的时候最是方便!所以无论如何,务必要先把电报机改良好!”

    听李泽轩这么一说,李泰也从激动中清醒了过来,他点了点头道:“嗯!我明白了!”

    只是他的眼眸中还是忍不住闪过一抹失望,这种明明知道有一种更先进的玩意、他却一时间没工夫去造出来的感觉真的是太让李泰难受了!

    李泽轩见状笑了笑,他拍着李泰的肩膀道:“不过咱们目前虽然没有精力去将那种远距离传音的机器造出来,但可以先造一种简单的声电转换装置,应该也费不了多长时间!”

    “哦?山长,这又怎么说?”

    李泰眼睛一亮,连忙道。

    李泽轩笑道:“正好我想做一样小东西,青雀你便帮为师做出来吧!这东西就是利用纸盆振膜,将人的声音转化成电流,然后用三极管将电流放大,放大后的电流流经线圈,再经过磁场作用,以更加剧烈的幅度震动,这样传出来的声音就更大了!我管这东西叫做扩音器或者扬声器,相比于那种远距离传音的机器,这玩意儿要简单的多,你若是有工夫,便先试着做出来一个!”

    李泰在脑海中想了想,随即一阵兴奋道:“这个主意好!扩音器制作简单,但原理和那种远距离传音的机器差不多,要是能将这东西做出来,以后做那远距离传音的机器心里就更加有底了!”

    李泽轩点头道:“正是这么个道理!”

    说罢,他看了看屋外的树影,道:“行!那就先这样吧,青雀你接着忙,我先走了!”

    李泰连忙躬身道:“山长慢走!”

    经历过这件事,他对李泽轩是更加佩服了,简直就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陛下,太子殿下求见!”

    申时左右,皇宫,甘露殿。

    批阅了一会儿奏章,正忖着下巴打瞌睡的李二,忽然被一个尖细的声音惊醒,不是赵松还能是谁?话说这种“特殊”时刻,也就只有赵松敢过来禀告事情了。

    “哦?承乾来了?让他进来吧!”

    李二揉了揉惺忪的睡脸,强打起精神道。

    “喏~!”

    赵松领命而去,同时忍不住在心中暗松一口气。

    没过一会儿,李承乾进来了,而且他不是一个人进来了,身边还推了一辆车!

    见此情景,老李顿时就没了任何睡意,不待李承乾行礼,他便开口道:“承乾,你怎么推了一辆自行车进来了?嗯?不对!这辆自行车好似有些古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