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殿前劝谏,天龙密谋!

    “慧空,怎么样?你是否输得心服口服?”

    朱雀大街,应允一批百姓加入天龙教后,渡厄和尚转身看向慧空,有些挑衅地说道。

    慧空面无表情,无悲无喜无怒,更没有说一句话。

    渡厄见状,露出了一丝胜利者的微笑,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那大兴善寺的主持之位贫僧也不与你抢了,你便好生守着你这寺庙吧,新丰县有一座佛寺名为天龙寺,最近贫僧就在那里,慧空大师若是得暇,随时欢迎你去与贫僧斗法!”

    说罢,渡厄不再理会慧空,转身打算离开,但在离开之前,他看向眼前茫茫多的信众,大声说道:“阿弥陀佛,诸位施主,先前通过老衲考核、可以成为天龙教教众的,请于明日辰时三刻,前往新丰县天龙寺,届时,尔等将会成为正式的天龙教教众,贫僧也会当场为众位施主讲经!”

    “好!大师明日要讲经,那我无论如何就得去啊!”

    “多谢大师!明日我定会去那天龙寺!”

    “恭送大师!”

    “恭送大师!”

    在百姓们热烈的欢送声中,渡厄手拿金钵,提着禅杖,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扬长而去!

    “走吧!入宫!”

    李淳风转身,见李鱼扔在神游物外,连忙出声道。

    “哦哦!”

    李鱼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她缀在李淳风身后,走了几步忍不住道:“道长,我怎么感觉这渡厄和尚今天不是专门来和慧空大师斗法的?”

    李淳风没有肯定,亦没有否定,而是淡淡地笑问道:“何以见得?”

    李鱼皱眉道:“我感觉他只是想借着慧空大师的名气,吸引更多的信众,让百姓们都加入到他那天龙教而已!不过他的确有几分本事,居然能清水生莲,让慧空大师自愿甘拜下风!”

    她不是笨人,相反还很聪明,最开始渡厄使出一手清水生莲的绝技的确令她惊艳非常,但后面渡厄借机整出了一个天龙教,诱使百姓们加入教会,这个在李鱼看来恐怕就有些动机不纯了。

    李淳风沉默片刻,道:“这个天龙教,背后恐怕并不简单,先不说这些,咱们快些入宫面圣吧!”

    “嗯嗯!”

    …………………………

    “清水生莲,天龙教会?”

    李二这会儿刚用完午膳,正想在甘露殿小憩一会儿,听到内侍来报,李鱼跟李淳风求见,李二倒也没有将这二人拒之门外,而是欣然接见。

    对于民间传扬的关于李淳风和他的谣言,李二自然不会相信,因为当初天狗食日时的情况他是亲身经历者,李淳风当时说了什么话他比谁都清楚,但李淳风讲述了方才在朱雀大街上的见闻后,李二的兴致瞬间被勾了起来,他坐直了身子,看向李淳风,道:

    “李仕郎,依你之见,这渡厄神僧是否真是神佛转世?”

    对于神仙之说,李二一直都挺感兴趣,虽然之前李泽轩十分肯定地跟他说过世上没有神仙,但万一要是有呢?不得不说,李二的心中对于这方面一直存有一丝丝侥幸,但也仅仅是侥幸罢了,他不会像秦始皇一样专门派出大量的人员去寻找那虚无缥缈的神仙,老李是一个比较懂得克制的人。

    听出了李二语气中那一丝期盼,李淳风一个激灵,连忙道:“回陛下,贫道敢断定,这渡厄绝非神佛转世,他今日与慧空大师斗法的目的,恐怕只是为了吸引百姓加入他那天龙教,还望陛下明察!”

    李二皱眉道:“那众目睽睽之下清水生莲,又该作何解释?”

    李淳风拱手道:“陛下,贫道虽看不出这清水生莲背后有何奥妙,但想来不过是一个手法稍微高明些的幻术罢了!渡厄若真是神佛转世,为何之前一直籍籍无名?陛下切莫轻信神佛转世之说!”

    无论是出自于道门的利益考虑,还是身为人臣应尽的责任,李淳风都必须打消李二心中对于神仙之说的幻想,不然李二若是信了渡厄的“邪”,召见并重用渡厄,那麻烦可就大了!

    “幻术?你是说这清水生莲只是一个幻术?”

    李二心下好奇,问道。

    李淳风点了点头,道:“回陛下,道家之中,有着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佛家之中亦有神通幻术,这渡厄是出自于天竺密宗,据贫道所知,那边的高僧很少有不会幻术的,还请陛下理性看待!”

    李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顿了片刻后,他开口道:“若真是幻术,那这个渡厄就是在蛊惑人心了,朕会让人去查查这个天龙教是何来历、意欲何为,你们就不必再管了!”

    “陛下圣明!”

    李淳风拱手道。

    “陛下,先生为救蝗灾,不远千里前往各县救灾,如今市井上却流传着颇多对于先生不利的传言,还望陛下能够为先生做主,还先生一个清白!”

    这时,李鱼站了出来,朝李二福身一礼道。

    ·李二点了点头,道:“关于永安侯的传言,朕已有耳闻,此事朕已令人在追查谣言的源头,到时候肯定会给永安侯一个交代,朕不是昏聩之君,不会误信谗言的!”

    李鱼松了一口气,道:“陛下英明!小鱼儿佩服!”

    李二忍不住笑了笑,道:“你这丫头,永安侯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竟让你这般为他说话?”

    他总觉得李鱼很面善,有一种让他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亲切,所以他才会给了李鱼一个金牌记者的头衔,并且他对于李鱼的态度也是比较宽容的,换做旁人跟他说这些,他肯定要治对方一个妄议朝政之罪,但现在是李鱼提出这些的,他却没有任何想要生气的念头。

    李鱼连忙道:“陛下,李鱼非是为先生说话,而是为公道说话!先生为人如何,即便我不说,相信陛下心中也有一杆秤,可是民间针对先生的流言却层出不穷,不仅如此,民间不是还有许多关于陛下的谣言吗?”

    李二脸色一黑,那些谣言方才李淳风多少提及过,但说的都比较委婉,现在李鱼再说一遍,等于说是又揭了一遍他的伤疤啊!

    “……将所有的事情综合起来看,我觉得这背后肯定有心怀不轨之人想要煽动百姓,让百姓们对先生不满,对朝廷不满,甚至是对陛下不满,小鱼儿虽为一介小女子,但先生说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小鱼儿希望陛下能够慎重对待此事,莫要让那些魑魅魍魉得逞!”

    李二的面色转为郑重,关于幕后黑手他的确也曾考虑过,但他没想到李鱼也有这般见地,他忍不住赞赏地看了李鱼一眼,然后道:“你说得不无道理,朕会命大理寺全力侦查此事,你就不用担心了!”

    李鱼舒了一口气,道:“陛下英明!那李鱼告退!”

    “贫道也告退!”

    李淳风道。

    李二点了点头。

    二人离开之后,李二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先前李淳风口中转述的民间谣言不断地在李二脑袋中回响。

    “这次大蝗灾就是苍天对于当今天子“弑兄囚父”的惩罚!”

    “先前天狗食日就是代表着上天对天子的警告!”

    “陛下没有听李淳风道长的劝谏,既没有施仁政,也没有诚心忏悔,所以造成了这次的大蝗灾!”

    这一句句谣言,可谓是一柄淬着剧毒的匕首,直刺李二的心窝。作为帝王,李二比谁都知道民心的重要性,要不然他当初也不会对李泽轩在牢狱中说的那句“君,舟也,人,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大为赞同了!

    正是因为知道民心的重要性,如今有人在民间散播不利于他的谣言、动摇他的民心,李二才会变得愤怒!

    尤其是去年年底千年大族崔家直接愤怒的百姓直接踏平了,李二更加深刻意识到民心的重要性,现在那些散播谣言的人,与去年李泽轩对付崔家的手段何其相似?都是想要借助百姓和舆论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显然,这是有人要断他的“根”,那他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他要反击!

    “赵松!先前让百骑司调查民间关于李泽轩谣言一事,现在调查的如何了?”

    沉默了许久,李二忽然开口,冷声道。

    赵松躬身道:“回陛下,目前已经抓住了五个故意散播谣言、煽动百姓的人,但这些人嘴紧的很,都不肯认罪!”

    李二的双目之中一片冰冷,道:“那就用刑!只要能确定他们是在故意煽动百姓,那就直接用刑,死活毋论!”

    李二能够感受到平静的帝国,其实暗藏着巨大的不稳定因素,他必须做些什么,不然等到暗处的那人完成所有布局,他想要翻盘就太晚了!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去在意那些“嫌犯”的死活?

    赵松一个激灵,他明白李二这是动了真怒,连忙躬身道:“老奴遵旨!”

    李二想了想,又吩咐道:“这个天龙教也需要好生查一查,立即从百骑司派出密探,明日天黑之前,务必给朕一个结果!”

    赵松拱手应道:“喏!”

    “除此之外,令武侯府最近加强长安城的巡防,防止有人借机兴风作浪!传令炎黄书院马周,近期的《大唐日报》需要针对当前市井流言,进行辟谣,切莫让百姓们受奸人迷惑,做出不法之事!”

    沉吟片刻,李二又吩咐道。

    “喏~!”

    赵松拱手应诺。

    李二摆了摆手道:“尽快传令吧!”

    “老奴告退!”

    赵松拱了拱手,退出了大殿。

    …………………………………

    “龙首,咱们在长安城的信众已有三千,凭借着这些信众,下一步咱们可以在长安城彻底站稳脚跟、并发展更多的信众了!”

    新丰县,天龙寺下面的一间密室内,渡厄和尚没了先前的神气,而是一脸恭敬地朝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汇报道。

    原来这人就是天龙教的龙首!先前长安城内关于李泽轩和李二的谣言就是他让人放出去的。

    铁面男子点头道:“嗯!你做的不错!咱们初来乍到,必须要有一批信众的支持,才能在长安城这边彻底站稳脚跟,不过依你之见,那慧空方丈当真不可能会与我们合作吗?你们同宗同源,他连这点情面都不给你?”

    渡厄执了一个佛礼,道:“龙首,这慧空虽是我密宗之人,但其在中土生活数十年,早就把自己当成了唐人,以贫僧之见,此人是断不可能与我们合作的!”

    闻言,铁面男子叹了口气,道:“可惜!这慧空在长安城勋贵之中颇有声望,若是他能为我们所用,咱们的计划最少成功了一半!”

    “呵呵!龙首何须丧气?”

    渡厄笑了笑,一脸自傲道:“既然那慧空不愿与我们合作,那我们就自己发展信众,今日贫僧略施手段,便为我天龙教招揽了三千教众,假以时日,贫僧在长安城的声望与人脉,肯定远远超过那慧空!”

    铁面男子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后,道:“如此,那便只能辛苦你了!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李泽轩那小子机敏过人,我们必须在他回长安之前完成所有部署,不然定会让他看出端倪!事成之后,国师之位必定属于你,届时你何须再回天竺受苦遭罪?”

    渡厄一脸欣喜道:“多谢龙首!贫僧定当竭尽全力,助龙首完成大业!”

    “嗯!”

    由于面具的遮挡,看不出铁面男子是何表情,只听他继续道:“你那瑶池圣水非常不错,记得多调配一些出来,天龙教的教众会越来越多,待时机成熟,本座会下令让青州、齐州、沧州、冀州的教众全部来长安!”

    渡厄眯起眼睛,有些奸邪地笑道:“龙首放心,贫僧这儿的瑶池圣水多得很,保证管够!”

    “哈哈哈!好!明日的讲经大会,就看你的了!”

    铁面男子放声大笑道。

    “属下遵令!”

    渡厄笑了笑,拱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