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铁血李二,父子重逢!

    翌日清晨。

    “行了!仁表你就别送了!快回去吧!”

    岐州,雍县县城外的长亭,李泽轩看着王仁表说道。

    两天多的时间,岐州境内的所有蝗虫就被天鸡大队消灭了一干二净,所以李泽轩也就打算带着天鸡大队离开岐州,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了。

    至于王仁表,这家伙得到爱情的“滋润”后,现在身子好得很,没看见站在他身旁、一副小鸟依人状的李静初吗?想当初多么要强的一个女强人,没想到在与心爱的人表白心迹、互诉衷肠之后,竟然也会有这般小女儿姿态,李泽轩不禁在心里感叹,女人果然是一种令人捉摸不透的生物啊!

    他却不知,有些女人的坚强,只不过是用来保护自己的一层外壳罢了,等她们找到依靠后,她们就不需要再去伪装自己,因为她们的另一半会保护她们!

    “再送送吧!这次小轩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可我却没有好好招待你,如今你帮完忙了就要动身,无论如何我都应该送送你!”

    王仁表一脸不舍道。

    李泽轩这次来岐州,的确是帮他大忙了,一是帮他灭了蝗虫,二则是帮他解决了感情上的问题,算是解开了他的心结,这种大恩,再怎么感谢都不为过。

    李泽轩笑着说道:“呵呵!有句话不是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吗?你我兄弟有缘自会再度相见,如今蝗灾当前,我得尽快赶到其他受灾州县灭蝗,不能在岐州继续逗留了!倒是仁表你,长公主若是知道你跟李姑娘的事情,势必会强烈反对,你应该做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说到最后,李泽轩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王仁表脸色一僵,这些问题显然他之前也想过,只不过这两天的快乐生活让他选择了暂时逃避这个问题,如今李泽轩当面提出来,那些烦恼事顿时一股脑地浮上了他的心头。

    “小轩你放心,我跟小初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无论前面的道路如何艰难,无论以后有多少人反对,我们都会携手共进退,一起走下去!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王仁表仅仅握住李静初的手,一脸坚定道。

    李静初这时也说道:“侯爷您放心,以后的路我会陪着仁表一起走下去,就算长公主反对,就算所有人都说我是一个不要脸的坏女人,只要仁表需要,我就会永远跟他站在一起!”

    话音落罢,二人似乎有着某种默契一般,互视一眼,眼中满是坚定和爱意。

    李泽轩见状,突然感觉自己在这里好像是多余的,为了避免继续当电灯泡,他赶忙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放心了!仁表、李姑娘,日后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王家家族内的事情我管不了,但王家家族外的事情,我还是能帮衬一二的!”

    王仁表感激道:“多谢!”

    以前的他可能不太需要别人的帮助,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既然选择跟一个平民女子在一起,就要做好跟家族决裂、甚至被逐出家族的准备,以前那个世人羡慕的太原王家大公子,失去家族的支撑,很可能就会变成一介平民了,这种情况下,李泽轩还愿意向他伸出援助之手,那只能说明这才是真正的友情,王仁表如何不感激?又如何不感动?

    李泽轩点了点头,道:“那行!你们多保重!仁表你的身体还未完全好,需要再好生调理一段时间,呵呵,有李姑娘在,这些肯定不需要我担心了,那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王仁表、李静初双双抱拳,齐声道:“小轩(侯爷)保重,后会有期!”

    李泽轩点了点头,忽然,他看了一眼冷雨瑶,道:“冷姑娘你也保重!”

    站在一旁身形有些落寞的冷雨瑶,闻言抬头看向李泽轩,抱拳道:“侯爷您多保重!后会有期!”

    “嗯!”

    李泽轩应了一声,然后骑上大白,转身离去。

    天鸡大队的大队伍已经在老胡的带领下先行一步,他们的下一站是岚州,因为昨天他收到了他老丈人发来的求援信,是宜芳县县令王承兴托韩天虎给李泽轩发来的信件,信上称岚州部分县城也遭遇到了蝗灾,韩天虎希望他能带着天鸡大队顺道过来一趟,李泽轩岂有不应之理?

    正巧从岚州出来之后,他便可以一路向东,带着这支天鸡大队去跟李恪、程处默他们汇合了!而且自从韩里正年初的时候去岚州宜芳县打理李泽轩给他买的那三个庄子后,就再也没有回蓝田县,铁蛋有差不多半年没见到韩天虎了,这一趟正好让他们父子团聚团聚!

    …………………………………

    “陛下,据查,这天龙教自去年年初兴起于青州,后来逐渐在齐州、沧州、冀州也发展了不少教众,天龙教由于经常为百姓施粥治病,所以在当地深受百姓的尊敬和欢迎,甚至一些地方官府有时候都需要天龙教帮忙!

    至于僧人渡厄,听大兴善寺的慧空方丈所说,其法号为释迦渡厄,出自天竺密宗一脉,师从那烂陀寺的达摩掬多尊者。那烂陀寺乃是天竺佛教圣地,达摩掬多尊者更是天竺最为有名的高僧,据传其已有七百多岁,可是却有着一副三十多岁的面相,被天竺人尊称为活佛!”

    正午时分,李君羡来到甘露殿,向李二拱手汇报道。

    由于昨天李二下令下的很急,为了尽快查清李二交待的事情,整个百骑司几乎是倾巢出动,包括他在内都是从昨天收到命令到现在,一刻都没有合眼,但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还是查出了一些东西的。

    “那烂陀寺,达摩掬多!”

    李二皱眉道:“这达摩掬多当真活了七百多岁?”

    李君羡一脸为难道:“这个属下无从查起,不过据慧空方丈所说,达摩掬多佛法高深,是佛门千百年来最有望成佛的尊者!”

    事实上,这个达摩掬多尊者的确是大有来头,达摩掬多,又称龙智菩萨、普贤阿阇黎、龙菩提等,生于天竺(现在的印度),为龙猛菩萨嫡传付法弟子,佛门密宗第四代祖师。龙智菩萨位登圣地,神力难思,德被五天,名震十方,上天入地,无碍自由。

    据传玄奘游学天竺,至大林东境,偶遇龙智菩萨,见其年岁将七百而貌若三十,于是向其学习佛法。所以从某个角度来说,唐玄奘也算得上是龙智菩萨的弟子了。

    其实再过几十年,到开元年间,龙智菩萨也就是达摩掬多的另外一个徒弟善无畏也会来到大唐,并且按照正史记载,善无畏深受唐玄宗的宠信,一度成为万人敬仰的国师!

    此刻,李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后,他开口问道:“这天龙教现在有教众多少人?主事之人又是谁?”

    李君羡抱拳道:“回陛下,天龙教在长安城的教众大约有三千人,至于其余四州一共有多少教众,末将目前还未查到!据查释迦渡厄为天龙教的尊者,其下有堂主,其上有龙首!不过天龙教的龙首一向神秘,据说很少有人见到过!听说这释迦渡厄手中有一种瑶池圣水,能够包治百病,”

    李二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他站起身,负手走了两步,道:“未曾想到这天龙教竟然在我大唐潜藏了这么久,而且拥有如此多的教众,长此以往,对于朝廷也是一个莫大的威胁啊!不对,这天龙教既然兴起于青州,为何这一年多来朕从未收到过青州刺史奏报此事?”

    “这个…末将不知!”

    李君羡抱了抱拳,道:“不过根据百骑司获得的情报来看,地方官府不仅不会抵制天龙教,而且还会十分欢迎,因为天龙教有一种瑶池圣水可以包治百病,一来能够帮官府治疗境内病患,二来,有关官员患了疑难杂症之后,难免会向天龙教求助!”

    李二怫然不悦道:“哼!岂有此理!地方官府应当无条件忠于朝廷,如此一来,他们岂不是会受天龙教的钳制?若是天龙教一心向善还好,若是他们图谋不轨,这些地方官府岂不是也会成为帮凶~?”

    李君羡果断闭嘴,没敢插话,像这种涉及到朝堂政务的情形,打死他他都不会插一句话的,因为他明白自己的本分是什么!

    沉默片刻后,李二心中的怒气稍微缓和了一些,他沉吟道:“先前抓到的那五个故意造谣的嫌犯,可有审问出什么结果?他们是否跟这个天龙教有关?”

    讲真,李二现在很想拿到天龙教“犯罪”的证据,然后借机将天龙教的人全部抓起来,对于大唐来说,也算是排除了一个不稳定因素!

    李君羡抱拳道:“回陛下,那五人即便是用过大刑,痛的直接晕过去,也不愿意吐露任何事情!现在他们之中已经有两人被大刑折磨的奄奄一息了,可是他们宁愿死也不愿意说出他们为何要去传播谣言!”

    闻言,李二的一张脸顿时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岂有此理!那就继续抓人,继续用刑,朕就不相信,他们个个都这么嘴硬!”

    李君羡迟疑道:“陛下,如此大张旗鼓,恐伤及无辜,而且传扬出去,恐惹朝臣非议,而且伤及陛下威名!还请陛下三思!”

    虽然百骑抓人很谨慎,但抓的人多了,谁也不能保证里面没有一个无辜的人,而且如此大兴牢狱、大范围用刑,朝臣们知道了,也会强烈反对的。

    李二凝眉不语,沉吟片刻后,开口道:“抓人做的谨慎些,刑讯做的隐蔽些,务必要尽快查出这些传谣的人跟天龙教有没有瓜葛!”

    这种时候,李二觉得不能再瞻前顾后了,必须要杀伐果断才行,不然等幕后之人完成布局,那一切都迟了!

    李君羡心中一凛,拱手道:“末将遵旨!”

    ………………………………

    “爹~!”

    岚州,宜芳县城门外。

    李泽轩带着天鸡大队在正午之前赶到了这里,岚州刺史周文方,宜芳县县令王承兴,以及一众府衙、县衙的属官,还有李泽轩的老丈人韩天虎,他们一早便在这里等待迎接,队伍行至城门前时,铁蛋看见前方那个他无比熟悉的身影,忍不住骑车狂奔过去,并喊道。

    以前韩里正在身边,铁蛋有时还经常嫌弃韩里正管的太多,但父子俩分别将近半年,铁蛋心中对于韩里正只有思念!

    韩里正就那么静静地站在城门前,没有欢呼大叫,也没有热泪盈眶,不是他不想铁蛋,而是他旁边还站了那么多的官员,他需要保持平静和克制,不然岂不是闹了笑话、让自己的女婿失了颜面?

    “爹!您身子还好吧?”

    铁蛋一马当先,骑着自行车来到韩里正跟前,他连忙下车,并将车子停在一边后,上前一阵兴奋道。

    “呵呵!你爹我身子好着呢!用不着你担心!”

    韩里正老怀大慰地一笑,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铁蛋,忍不住点头道:“黑了,瘦了,也长高了!铁蛋,你这次做的不错,多少也算是积攒了一份功德,而且一路过来也涨了不少见识吧?”

    眼看铁蛋由原来那个只会玩泥巴的熊孩子,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韩里正心里如何不欣慰!女儿嫁了个心地纯良而且有大本事的人,儿子眼看一天比一天出息,韩里正现在可谓是没了一点遗憾,已经彻底的无欲无求了!

    “呵呵!韩老弟你生了个好儿子啊!将来肯定大有出息!”

    岚州刺史周文方此时捋须大笑道。

    韩里正忙道:“哪里!哪里!这臭小子不给我惹祸就行了,怎承受得起刺史大人抬爱!”

    周文方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什么,因为李泽轩这会儿已经来了。

    “下官岚州刺史周文方见过侯爷~!”

    “下官宜芳县县令王承兴见过侯爷!”

    “见过侯爷!”

    李泽轩从马背上跳下,周文方、王承兴带着一众官员上前行礼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