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神探狄知逊!

    “什么?知逊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听到狄知逊那句“我有了”,孙子凡既是惊喜,又是振奋道。

    他可是一直都心心念念着帮自家老爹破案呢!

    只是这家伙一时太过于激动,导致这一嗓子喊的声音有点大,导致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并向这边投来了愤怒的目光。

    “我靠!你小子小声点!”

    感受到四周百姓那不怀好意的目光,李泰大急,连忙捂住孙子凡的嘴,并说道。

    突然,李泰瞥见高坐在法坛上的渡厄,此时忽然将目光转向他们这边,李泰心中瞬间警兆大生,他连忙低下头,对身边的几人低声道:“快走!那渡厄和尚好像注意到我们了!”

    “不会吧!他离咱们这么远,怎么可能听得到?”

    狄知逊心中一紧,下意识地就想抬头向法坛上看去,却被李泰拦住了:“都别抬头,咱们快退出人群!”

    见李泰一脸郑重,几人均是点了点头,然后在尉迟宝林打头阵下,四人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呼!还好那个渡厄没强留我们!”

    几人来到大兴善寺东面的一个凉茶摊前,李泰气喘吁吁地庆幸道。

    “青雀,你是当今魏王,难道还怕一个和尚不成?”

    孙子凡觉得李泰有些大惊小怪,忍不住吐槽道。

    李泰幽幽道:“你小子也不看看那些百姓看向渡厄的眼神是多么的狂热,要是渡厄想要把我们留下来,只需一声令下,那些百姓哪里会管我是不是魏王,肯定就直接将我们几个全都给绑了!”

    “你……你是魏王?”

    就在此时,几人身后传来一个惊讶的女童声,李泰他们扭头一看,不是方才揭穿渡厄浮空术骗局的那个小姑娘还能是谁?

    “小丫头,钱已经给你了,咱们应该算是钱货两清了吧?你怎么又跟过来了?”

    李泰皱着眉头,脸色有些难看道。

    小姑娘却没有被李泰脸上的凶相给吓到,反而一脸认真道:“你真的是魏王吗?”

    李泰没好气道:“不是!他们瞎说的!”

    “哦!”

    小姑娘有些失望地应了一声,然后怏怏道:“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是魏王,传说中魏王可比你胖多了!”

    说罢,小姑娘转身离去。

    李泰张了张嘴,此刻,他真的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一方面从小姑娘的话中侧面证明了他去年军训的减肥是非常有成效的,但话说回来,小姑娘的潜台词就是在说以前的自己很胖,这以前的自己也是自己啊,被人这么说他怎么高兴的起来?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突然,李泰鬼使神差地朝着那小姑娘的背影喊道。

    那小女孩儿脚步一顿,她站在原地想了想,估计是看在李泰给了她一百贯钱的份上,最终她出声回应道:“我叫陈硕真!下次还有这种好事记得叫我!”

    说罢,她扬了扬手中的那一百唐元,对身后的李泰说道。

    “陈硕真!”

    李泰在嘴中将这三个字喃喃念叨了一遍。

    一旁的狄知逊忍不住坏笑道:“嘿!青雀,你不会对这小丫头感兴趣吧?”

    古人成亲早,七八岁定亲、十一二岁成亲的比比皆是,所以狄知逊才会这样开玩笑。

    “滚!狗嘴吐不出象牙!”

    李泰小脸一黑,忍不住怒道:“你小子刚刚说知道凶手是谁了,还不快说出来!”

    “就是就是!知逊你别吊大家胃口,快说出来吧!”

    孙子凡有些迫不及待地附和道。

    狄知逊收起了笑脸,正色道:“这个地方人多眼杂,万一被人听了去可就遭了,青雀,子凡,我想去一趟大理寺,察看一下金万福的尸身,印证我的猜测,到时候我再跟你说谁是凶手!”

    孙子凡虽然着急知道结果,但心知狄知逊说的也有道理,于是他按下心中的好奇,点头道:“大理寺的门路我熟,我带你过去找我爹,至于他让不让你去验尸,那就不好说了!”

    “这个你放心,到时候由我来出面说服孙少卿!”

    狄知逊信心十足道。

    “好!那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大理寺!”

    孙子凡点了点头,说了一句,然后带着众人朝西面的大理寺而去。

    ……………………

    “什么?你们知道杀害金万福的凶手?”

    大理寺。

    刚下完早朝的孙伏伽、戴胄、刘德威三人刚回到大理寺,就见门口站着四个青年,上前一看还都是熟人一群“官二代”!待问明几人来意后,孙伏伽拧着眉头,一阵狐疑道。

    “在下有九成把握确认真凶,剩下的一成得亲自查验金万福的尸身后才能完全肯定,所以还望刘寺卿和二位少卿能给予方便,让狄某查验尸身!”

    狄知逊一脸严肃地拱手道。

    刘德威、戴胄、孙伏伽三人震骇不语,金万福的案子最近一直困扰着他们,可现在一群十几岁的娃娃突然跑到大理寺,声称他知道谁是凶手,要不是狄知逊一脸严肃、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估计刘德威就要喊衙役将面前这几个人给赶走了!

    “你就是狄常侍的儿子吧?”

    刘德威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他上前一步,目光灼灼地看向狄知逊的眼睛,笑问道。

    狄知逊的父亲狄孝绪,在朝中担任散骑常侍一职。

    “正是!不过知逊今日只想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帮大理寺解决这桩悬案,跟家父没有任何关系!”

    狄知逊不躲不闪,迎上了刘德威的目光,说道。

    “……哈哈!好!正直果敢,有勇有谋,果然是虎父无犬子!狄常侍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沉默片刻,刘德威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他用满是欣赏的目光,看着狄知逊,说道:“来人!带魏王殿下、狄公子等人去查验金万福的尸身!”

    “喏!”

    门口的两个衙役,闻言立刻躬身领命。

    “多谢刘寺卿!”

    狄知逊拱了拱手,然后带着李泰几人,跟随衙役而去。

    “刘寺卿……”

    一旁的戴胄忍不住想要出声劝阻,心高气傲的他自然不认为困扰大理寺这么多天的悬案几个小毛孩儿就能解决,但他质疑的话还没说出口,刘德威便伸手打断道:“无需多言,有些时候,咱们这些老家伙应该给他们年轻人一些机会啊!”

    戴胄拧着眉头,没有说话,片刻后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朝刘德威道:“下官过去看看!”

    “下官也去看看!”

    孙伏伽也拱手道。

    …………………………

    “唔!什么味儿,这么臭!”

    来到殓尸房,一股恶臭气味扑面而来,众人不由捂住鼻子,被熏的连连后退。

    “金万福死亡已有两天,再加上现在天气酷热,有尸臭很正常,你们要是受不了这气味儿,可以在外面等着我!”

    狄知逊从怀中掏出一张手帕,捂住了鼻子,并一脸淡定地对李泰三人说道。

    李泰想了想,觉得要是这样退出去会显得很不讲义气,于是他坚持道:“不行!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咱们是一起来查案的,这点臭味算得了什么?”

    “对对对!知逊你少废话,咱们一起进去!”

    孙子凡捏着鼻子,跟着吼了一声。

    说罢,三人义无反顾地跟着狄知逊进入了那殓尸房。

    只是待他们看到那尸榻上金万福“支离破碎”的尸身后,全部都没忍住,“哇”的一下吐了出来。

    “呕~!我不行了!知逊,我先出去透透气!”

    李泰捂着嘴,十分狼狈地朝着门外奔去。

    想他堂堂魏王,从小锦衣玉食,何曾见到过这么恐怖、这么恶心的景象,没被当场吓尿,已经算是他李泰内心强大了!

    孙子凡这小子跑得比李泰还要快,待跑到殓尸房外面后,他立刻忍不住狂吐了起来。

    尉迟宝林是个大心脏,他是三人中最后一个出来的,脸色没有什么异样。

    “青雀,子凡,你俩没事吧?”

    憨厚的宝林同学,上前关心道。

    “唔!能没事吗……呕!那里面太恶心了!不行了,你让我再吐会儿!”

    李泰翻了个白眼儿,又开始大吐特吐起来。

    “魏王殿下千金之躯,怎能来殓尸房这种地方?还是去偏厅歇息吧!”

    正在这时,戴胄走了过来,看向李泰,一脸“关心”道。

    说是关心,其实是有些看不起的意思,在他看来这四个从未查过案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破解这桩悬案?

    李泰何等人物,岂会听不出戴胄语气里面那淡淡的轻蔑?他强忍住想要反胃的谷欠望,直起身子看向戴胄,道:“多谢戴少卿好意,不过本王的朋友还在里面,本王哪儿都不去!大理寺的这桩悬案,我们是破定了!”

    戴胄面色微变,然后笑着拱手道:“魏王殿下好气魄!那就看看狄公子今日能不能查出杀人真凶!”

    “拭目以待!”

    李泰抬了抬下巴,毫不示弱道。

    孙伏伽暗中摇了摇头,他虽然不相信李泰、狄知逊几人能破解了大理寺的这桩悬案,但对于戴胄的这种性格,他打心底里有些不认同,太过于争强好胜了!孙伏伽认为戴胄的这种性子,迟早要让他吃大亏!

    几人就这么站在屋外,等着狄知逊出来。

    过了大概一刻钟后,狄知逊终于从殓尸房里出来了。孙子凡连忙迎了上去,问道:“知逊,怎么样了?可查出什么了?”

    不管是李泰,还是戴胄,此时都将目光移到了狄知逊的身上。

    只见狄知逊点了点头,道:“现在我基本能确定金万福是怎么死的,以及杀他的凶手是谁了!”

    闻言,戴胄、孙伏伽的脸上微微变色,刘德威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并出声问道:“哦?那请狄公子说说这金万福是怎么死的?”

    狄知逊朝刘德威拱了拱手,然后开口道:“金万福的致命伤是位于喉咙处的两个针尖大小的伤口,这一点大理寺的仵作想必已经告知了三位大人!但大理寺至今却没有找到杀害金万福的凶器,所以对于凶手杀人的方式,还尚未有一个结论!

    其实我想说的是,凶手杀人的方法很简单,不过是用了两枚细针,以强大真气灌注,从金万福的口中She入,直刺金万福的后脑,令其瞬间死亡!”

    戴胄忍不住反驳道:“既是用细针,为何死者体内以及案发现场不见任何针?莫非凶手在杀完人后,还从死者体内将针取出了?”

    刘德威也点了点头,显然是赞同戴胄的观点。

    狄知逊笑了笑,道:“当然不是!我方才察看了金万福喉咙处的那两个伤口,伤口内壁的肉全部都朝着内里,证明凶手没有将凶器从伤口处拔出,所以戴少卿的假设不成立!”

    戴胄无语道:“那死者体内的凶器为何消失不见了?”

    狄知逊沉声道:“因为凶手用的不是普通材料制成的细针,而是冰针!冰针伤人,待人死之后冰化成了水,几位大人自然就找不到凶器了!”

    “冰针?这大热天的,凶手上哪儿去弄冰?再说即便凶手家中有冰窖,他那冰针带到大理寺之后,早就化成水了,如何杀人?”

    戴胄闻言,忍不住嗤笑道。

    刘德威的面上闪现出一抹犹疑之色,但他并未出言反对。

    一旁的李泰这时中午忍不住插话道:“戴少卿此言差矣!谁说夏天里的冰只能从冰窖中获取?有些人即便是没有冰窖,也能随时随地造出冰块,制取冰针!”

    在听到狄知逊说凶手是用冰针杀人的时候,李泰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难怪凶手体内和体外都找不到凶器,难怪狄知逊在看到渡厄表演点水化冰仙术的时候,突然激动大叫“知道凶手是谁了”,重重巧合之下,让他们一步一步地接近了案情的真相!

    “魏王殿下慎言!下官不是三岁小儿,炎炎夏日,随手制冰,这种话下官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戴胄以为李泰在戏弄他,一张脸忍不住垮了下来,不悦道。

    李泰哂然一笑,道:“戴少卿稍等,待本王让人取来电报机后,让山长来告诉我们如何随手制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