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幡然悔悟,晚来一步!

    “嫌犯叶宏往十里坡去了!快追!就在前面!”

    正午时分,长安城城门口处,一队精锐骑兵跃马奔出,戴胄一马当先,大声吼道。

    这队精锐的骑兵,自然不是出自于大理寺,而是出自于右武侯府。

    查出内奸、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后,刘德威当机立断让戴胄去请求尉迟敬德的右武侯府出兵援助,而他自己,则是亲自入宫,向李二禀明此事。

    “砰砰砰!”

    骑兵呼啸而过,卷起一路的烟尘。

    路边的行人见此情景忍不住议论纷纷。

    “谪又是哪儿出事儿了?出动的竟然是武侯府的骑兵!”

    “嗨!谁知道呢!难不成是哪里又闹山匪了?”

    “这怎么可能?当今天下四海承平,哪儿有那么多山匪!我听为首的那位大官说什么嫌犯,看来他们应该是去抓什么罪犯的!”

    “呵!什么罪犯竟然能让武侯府派骑兵出来抓捕?”

    “指不准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呢!”

    “唉!不说了!回家吃饭喽!”

    ………………………

    “……陛下,事情就是这样,戴少卿和魏王殿下在内的几名学生,此刻已经随同右武侯府的一对骑兵,去追查犯人叶宏的下落,魏王殿下坚持跟去,臣没有拦住,请陛下治罪!”

    甘露殿内,原本准备去用午膳的李二,被刘德威给“留”了下来,刘德威将金万福暴毙一案的调查结果,原原本本地跟李二讲了一遍,老李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

    “依你之见,这幕后凶手是释迦渡厄的可能性有多大?”

    李二皱眉问道。

    关于李泰的安全,李二并不怎么担心,此行只是为了捉拿一个小小的大理寺老头,又不是去抄天龙教的老窝,随行的还有那么多武侯,李泰不怎么可能出事,所以李二也就没有责怪刘德威。

    相较而言,李二更加关心幕后凶手,更关心天龙教!

    幕后凶手可能跟天龙教有关,这个对于李二来说可谓是意外之喜了,因为他早就想收拾天龙教了,但苦于没有正当的接口,而今金万福暴毙一案居然涉及到了天龙教的尊者释迦渡厄,这让李二怎么能不惊喜?

    听李二发问,刘德威神情一肃,躬身道:

    “回陛下,老臣认为,魏王殿下与狄知逊几人的推测可信度极高!据大理寺的衙役汇报,叶宏近来十分信奉天龙教,但凡天龙教的渡厄神僧有讲经,叶宏每次必到!而金万福于叶宏之间无怨无仇,此次叶宏带人刺杀于他,于情于理皆说不过去,唯一的一种可能便是渡厄要杀金万福,而叶宏不得不做这个帮凶!”

    闻言,李二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那这渡厄,为何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杀金万福?是他个人恩怨,还是出于整个天龙教的切身利益,他不得不杀?而且朕若是没记错的话,金万福的身上,还牵扯着一桩三万唐元的钱庄大案,这两个案子中间,是否存在关联?”

    刘德威的眉头瞬间就拧了起来,他拱手道:“陛下是怀疑金万福从钱庄弄来的三万唐元,最后流入了天龙教?”

    “没错!天龙教先是在各地施粥治病,笼络百姓,才得以迅速壮大,这其中岂能少得了庞大的钱财支撑?朕甚至怀疑还有许许多多个金万福,在暗中给天龙教输送钱财!”

    李二点了点头,沉声道。

    刘德威沉默片刻,郑重拱手道:“待叶宏归案之后,老臣定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李二摆了摆手,道:“先将叶宏抓回来再说,要抓活的,朕再给你调集一队禁军,刘爱卿你亲自去盯着,确保万无一失!”

    刘德威拱手领命:“老臣遵旨!”

    说罢,他转身退出了大殿。

    大殿之内,顿时陷入了沉静。

    “呵呵!没想到李泽轩的这个学生,居然还精通查案,有意思啊!”

    李二靠坐在龙榻上,沉默半晌后,轻笑一声,感叹道。

    一旁的赵松,这时忍不住插话道:“话说这狄知逊当初偷偷离家出走,参加了炎黄书院的考试,惹得狄常侍还亲自登上云山,找永安侯要人呢!”

    闻言,李二不由得想起去年他去炎黄书院观摩入学考试时,碰巧撞见了堵门的狄孝绪,他忍不住笑道:“呵!狄知逊现在如此出色,估计狄常侍这会儿在家里偷着乐呢!当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

    “啊?不要杀我!我是渡厄大师请来的客人,你们是不是天龙教的?你们不能杀我!”

    十里坡,眼见六个持刀的黑衣蒙面人朝着自己扑来,连忙惊恐地大叫道。

    对面的黑衣蒙面人却并不愿意废话,直接持刀就向叶宏砍了过来。

    “你们别害我家宏儿,我家宏儿是大理寺的官差,害了我家宏儿,你们都别想跑!”

    跟随叶宏一起来到此处的老妪,这时站了出来,张开双臂,拦住刺客,并颤声说道。

    “哼!老东西,找死!”

    黑衣人却是不知道何为尊老爱幼,他们只知道有人阻拦他们,他们就要将其斩杀,于是,老妪对面的黑衣人,毫不留情地用长刀贯穿了老妪的身体。

    “噗嗤~!”

    长刀拔出,鲜血奔涌,老妪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瞪着双眼,死不瞑目!

    “娘~!”

    旁边,见此情景的叶宏,顿时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他是一个孝顺的人,要不然这次逃离长安,他也不会带着老母一起出城了。

    见老妪倒下,叶宏三步并作两步,快步冲了上去,将老妪抱在怀里,痛哭道:“娘,你醒醒!你醒醒啊!儿子错了,儿子不该带你来这里啊!”

    这一刻,叶宏幡然悔悟,心中充满了后悔,对于眼前的这种局面,他似乎明白过来了,这是渡厄为他布下的杀局,想要杀他灭口!

    他悔,悔自己贪婪,悔自己无知!

    “哼!这些话你去跟阎王说吧!”

    为首的一名刺客此时扬起了手中长刀,就要朝着叶宏的脖子砍去。

    叶宏闭上了眼睛,不躲不避,因为他知道自己躲不了,也避不开,索性跟随自己老娘一起去地府团聚吧!

    感受到后脑附近传来一阵劲风,叶宏知道自己要死了,他哀叹一声:“娘!儿子来陪你了!”

    “住手!”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大吼声,紧接着众人便听见了“轰轰隆隆”的马蹄声。

    “所有人全部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戴胄见到跪坐在地上的叶宏,以及其身后拿着刀的黑衣蒙面此刻,顿时睚眦欲裂,大声吼道。

    事到如今,叶宏算是整个案件中最为关键、最为有效的突破口了,若是这条线索断了,那整个案子就又回到了原点,戴胄决不允许!

    “哼!杀了叶宏,快跑!”

    见到浩浩荡荡的朝廷军队,为首的黑衣刺客脸上没有任何惧色,反而手中的刀挥落的速度更快了!

    “竖子尔敢!”

    见状,戴胄睚眦欲裂,有心想要吩咐身后的士兵放箭,但又害怕骑马颠簸途中箭放的不准,误伤了叶宏,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下达命令了!

    “他们要杀人灭口,宝林,快出手制止他们!”

    狄知逊大吼一声,道。

    尉迟宝林没有戴胄那么多顾忌,闻言,他直接从身边的一个右武侯将士手中,夺过来一杆马槊,对着那扬刀的刺客狠狠地投掷过去!

    “嗖~!”

    要知道尉迟宝林其他方面的本事可能不出彩,但在力气上,同龄人之中,很少有人比他力气大,他这奋力一掷,让马槊都在空中发出了一阵破空声,可想而知速度有多么快!

    照这个速度,在黑衣人砍下叶宏的头颅时,马槊也已经洞穿了黑衣刺客的身体!

    要想躲过这一马槊,黑衣人就必须放弃击杀叶宏!

    “漂亮!”

    看到尉迟宝林投掷出的这一马槊,李泰忍不住赞叹道。

    但意料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之间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仍旧不闪不避,直接双手握刀,用最快的速度,狠狠地朝着叶宏的脖子砍去!

    “噗!噗!”

    长刀入肉的声音,马槊刺中身体的声音,一前一后,传了出来,紧着着,叶宏的头颅落地,并向前滚了一段距离。而那黑衣刺客,被马槊上传来的强大冲力给带飞老远,然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显然是被一击毙命!

    应该是以命换命!

    见此刻如此凶狠果断,宁愿自己死也要杀掉叶宏,戴胄倒吸一口凉气,心理是既惊又怒,他大声吼道:“全部抓起来,一个也不许放走!”

    事到如今,叶宏既然已经死了,那戴胄就只能将希望放在眼前的这些刺客身上,抓住活口,逼问一番,或许也能问出想要知道的事情!

    “喏!”

    戴胄身后的骑兵大声喊道。

    随后,骑兵自动分为两队,并迅速向前奔行,意图将剩余的这些刺客团团围住,并一网打尽!

    两条腿的自然是跑不过四条腿,纵使那些刺客想要逃走,但还没跑出几步,就被这队骑兵给团团围住了!

    “全部拿下!留活口!”

    戴胄此时已经拍马赶来,他挥了挥手,下令道。

    “喏!”

    众将士领命,开始挥舞着马槊,压缩包围圈。

    五名刺客背靠着背,眼看包围圈越来越小,五人对视一眼,目光之中均是带着一丝决绝,随后,五人不约而同地举起长刀,直接斩向了自己的脖子!

    “快!不要让他们自尽!”

    在刺客门举起长刀的时候,狄知逊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对,他连忙大吼道。

    尉迟宝林故技重施,又从旁边士兵的手中抽出一支马槊,对着一名刺客手中的长刀,狠狠地投掷了过去!

    但他阻拦得了一个人,却不能同时阻拦住五个人!

    所以,尉迟宝林的马槊虽然震飞了一名刺客手中的长刀,但另外四名刺客已经直接自刎了!

    自刎的如此果断,忍不住让人一阵脊背生寒!

    “快!捉住他!别让他自尽了!”

    眼见六名刺客,到最终只有一个人了,戴胄又急又怒,连忙指挥着士兵,将仅剩的一名刺客给按倒在地。

    谁知,那名被五花大绑起来的刺客,却朝着戴胄鬼魅一笑,紧接着,刺客闭上了双眼,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整个人直接断气了!

    “呃,戴少卿,此人口中藏有毒囊,一旦咬破,瞬间毙命!”

    一名武侯上前查探了那刺客的鼻息,又认真地看了看刺客的口腔,最后他上前朝戴胄拱手道。

    “哼!岂有此理!”

    好不容易查到线索,却因为晚来一步,导致关键人物被杀,而那些刺客竟然直接果断地自杀,如此一来,这个案子的线索又断了,戴胄怎能不生气、不愤怒?

    “将这些此刻的尸身全部运回大理寺,查查他们身上有没有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

    戴胄阴沉着一张脸,对一众武侯吩咐道。

    “喏!”

    “唉!我们晚来一步啊!这凶手好生狡猾,竟然早就料到了我们会查到叶宏的身上,然后先我们一步,将之杀人灭口,这样一来,就彻底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了!”

    辛辛苦苦,绞尽脑汁破案,最终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狄知逊有些意兴阑珊道。

    “知逊,怪俺!怪俺的力气不够大,掷出去的马槊不够快!要不然那叶宏可能不会死了!”

    见气氛有些低沉,尉迟宝林挠了挠头,一脸歉意道。

    闻言,狄知逊连忙拍了拍尉迟宝林的肩膀,道:“宝林,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千万别自责!”

    “不说这些了,先回长安吧!本官就不信这凶手能够一直逍遥法外!”

    稍微调整了一番心情,戴胄这时沉声说道。

    一行人带着几具尸体,浩浩荡荡地回城。

    不远处的山坡上,两个庄户装扮的中年男子,这时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互相低声说了几句,然后翻身上马,朝着西北面的新丰县狂奔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