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莫名的信任,袖口的寒光!

    “渡厄尊者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蛇灵山上,一间密室内,天龙教的龙首依旧戴着铁面具,他负手而立,淡淡地问道。

    “启禀龙首,先前尊者通过飞鸽传来消息,说是长安城内全部部署完毕,只等明日吉时一到,尊者就会给李世民一个大大的惊喜!届时,咱们在长安城内的教众,将会带领暴乱的长安城百姓一同发动,里应外合之下,长安城转眼可破啊!”

    站在天龙教龙首身后的,是天龙教的断指判官张梁,听铁面男子发问,张梁连忙一脸恭敬地拱手道。

    “好!”

    铁面男子大笑一声,然后他转过身来,看向张梁,又问道:“罗将军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张梁微微欠身,回道:“龙首,罗将军已将三万忠心于天龙教的百姓,整入天龙军团,明日攻城之时,这三万忠心耿耿的教众,将会是攻城的先锋,天龙教的两万主力,将会在一旁策应!一旦长安城城门从里面打开,两万精锐将会在第一时间杀入城内,带着城内的教众,一齐杀入皇城!”

    “好!好!好!”

    铁面男子大声叫好,看得出来,此刻他的心情兴奋至极,随即他笑着道:“如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明日风云变色、天雷滚滚之时,便是天龙教在这个世间登顶之日!”

    “张梁恭祝龙首夺得龙位~!”

    张梁神色激动地躬身道。

    铁面男子走到张梁身前,拍了拍张梁的肩膀,道:“呵呵!事成之后,本座断不会忘了你们的功劳!渡厄到时候会成为大唐国师,而你张梁,将会成为大唐的尚书右仆射!”

    (所谓尚书右仆射,通俗的来讲就是宰相,文官之首,只不过大唐取消了宰相这个官职,改叫尚书左、右仆射而已)

    张梁闻言,顿时呼吸一阵急促,他连忙双膝跪地,向铁面男子拱手道:“属下张梁,愿为龙首效死,并助龙首完成大业!”

    “哈哈哈!爱卿快快请起!”

    铁面男子点了点头,他比谁都明白,越到这种将要成功的关键时候,人心越是浮动,越是容易出差池,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差池,他只能去为这些属下们描绘一幅宏伟蓝图与美好前景,让下面的人为了他的目标而共同拼搏!

    说到底,这不过是一些笼络人心的驭下手段罢了,谈不上高明,但在这种时候,却是十分管用!

    张梁此刻的表现,便是最好的证明!

    “本座听说李俊健在地煞组表现的非常不错,可有其事?”

    密室内沉默片刻,铁面男子忽然出声问道。

    话说李君羡进入天龙教后不久,就因为出色的表现被天龙教龙首破格提拔进入地煞组,可把天龙教其余的普通教众给羡慕坏了。

    此时,张梁闻言,面色顿时一阵不自然,想当初他被铁面男子下令削断手指,就是因为李俊健(李君羡)“带回了”天龙教的账册,弄的别人如今私下里都叫他断指判官,所以对于李俊健,张梁一直都是怀恨在心!

    但听铁面男子的意思,明显是对李俊健欣赏有加,情商正常的张梁怎么可能选择在这种时候去说李俊健的坏话?

    也多亏他现在是弯着腰、低着头的,铁面男子居高临下,无法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不然他的心中所想肯定会被铁面男子窥破。

    “回龙首,属下也听说李俊健在地煞组训练勤奋,从不偷懒,各项考核都名列前茅,连罗将军都对他赞赏有加,的确是个好苗子!龙首当初慧眼识珠,属下佩服之至啊!”

    张梁抬起头,脸上的那丝不自然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诚挚和钦佩!

    “哈哈!好!天龙教就应该多一些李俊健这样勇敢无畏的年轻人!”

    铁面男子大笑一声,顿了片刻,他又吩咐道:

    “既然长安城内已经部署完毕,那就让渡厄速回蛇灵山,明日大军攻城,还需要他出面给那些天龙教教众鼓舞士气!”

    张梁点了点头,应道:“是,龙首!”

    张梁转身离去,而铁面男子则是转身坐在了那张虎皮坐榻上,幻想着明日之后他就将君临天下,而李世民将会成为他的阶下之囚,铁面男子忍不住发出一阵阵张狂的大笑:“嗬嗬嗬,李世民,明天,本座就让你血债血偿!嗬嗬嗬!”

    一时之间,密室之中全是铁面男子的阴冷笑声。

    “喝喝喝~!”

    蛇灵山北面山谷中,无数身穿黑色单衣的大汉,正握着陌刀,一次又一次地向着面前的木桩砍去,汗水顺着他们的额头滚滚而下,却根本没有人敢去擦一下,而他们的衣衫也早已汗湿。

    这是一支纪律严明的精兵!

    此时李君羡也在其中,以他的武道修为,面对这点训练量自然是轻松加随意,但他如今身在天龙教,而且公开的身份只是一个猎户,他自然不敢去将自己的功夫全都显露出来,所以此刻他只能和其他人一样,装作用尽浑身力气一样,使劲地挥舞着手中的陌刀!

    “唉,好不容易听说永安侯回长安了,但我现在却身陷囹圄、难以脱身啊!也不知那小姑娘有没有将我的信送到永安侯手上,更不知道永安侯收到信后,能不能调查出天龙教在长安城部署的阴谋!”

    此时的李君羡一边挥舞着陌刀,一边装作很吃力的样子,一边还在心里暗暗想道。

    可谓是一心三用了!

    他如今是空有一身武力,也无用武之地了!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那个误打误撞来到蛇灵山山脚下采药的小姑娘身上。

    “小丫头!谁让你来这边采药的?”

    “怎么了?这里不能采药吗?我看这里有好多药材,采回去能卖不少钱呢!哇!那上面有一株灵芝!哇!发财了!发财了……唔,太高了,我爬不上去!大哥哥,你能不能帮我把灵芝采下来!”

    “……小丫头,这座山上有很多土匪,还想要命的话你趁早离开!”

    “唔!可是这株灵芝能卖好多钱呢!有了这些钱,我就能给我妹妹买一份醉仙楼的啃的鸡了!”

    “……小丫头,有些钱怕是有命拿没命花啊!”

    “我……我不管,这不是山匪没注意到我吗?大哥哥,求求你帮我摘下那株吧!”

    “你这丫头,真是要钱不要命……要我帮你也可以,但你得帮我去长安送一封信!”

    “好啊好啊!我这回就是来长安参加炎黄书院医学院的招生考试的,我对熟的很,一定能帮你把信送到……”

    脑海中回忆着今日清晨的那一幕,李君羡忍不住苦笑连连,一个素昧平生的小丫头,他当初怎么就那么轻易地相信对方了呢?要是信没送到,那他李君羡可就万死莫辞了啊!

    ……………………………

    “侯爷,您看这……要不就算了?这些线香全都是从大兴善寺那边运过来的,断不会有什么问题,咱当时可是跟着一块儿去的呢!”

    外皇城,太庙。

    老太监听到那小安子的说辞后,忍不住面现“为难”之色,他转过身,向李泽轩拱手道。

    “小轩哥哥!”

    长乐声若蚊蝇地叫了一声,并拉了拉李泽轩的袖子,示意李泽轩不要跟眼前的这老太监起冲撞.

    李泽轩目光一凝,心中暗道,看来这个老太监在宫中的地位不低啊!连长乐都要给其三分薄面,权衡再三,李泽轩选择暂时退让一步:“既然有安总管做担保,那本侯便放心了!近日长安城非常不平静,所以本侯才会有些疑神疑鬼,安总管千万别往心里去!”

    “岂敢!岂敢!”

    老太监闻言,双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缝,整张脸笑得就跟弥勒佛似的,“永安侯一心为国,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鞠躬尽瘁,精神可嘉啊!咱家只有欣赏、钦佩,绝不会、也不敢有任何怪罪之心!”

    “行!既如此,那本侯就告辞了!”

    李泽轩点了点头,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便带着长乐要离开了。

    忽然,他感觉自己的双眼好像被什么晃了一下,顺着那道光传来的方向望去,李泽轩就只能看到方才那小太监正将双手缩在袖子里,在这种大热天,显得格外怪异。

    李泽轩假装没有看见,不动声色地带着长乐朝着朱雀门走去。

    “小轩哥哥,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安总管的身份吗?”

    待走远之后,长乐忍不住出声问道。

    李泽轩点了点头,道:“我想啊!”

    “那你怎么不问我?宫里的事情我最熟了!”

    长乐疑惑道。

    李泽轩笑了笑,道:“呵呵!因为我知道即便我不问,有人也肯定会忍不住说的!”

    “小轩哥哥,你……!”

    长乐一脸无语,但犹豫片刻后她还是说道:“安总管名叫安德忠,是之前侍候在皇爷爷身边老人,跟……跟大伯的关系也很好,后来父皇登基之后,安总管便被安排到了太庙这边,守护太祖皇帝和世祖皇帝灵位!虽然是这样,但安总管凭借着之前的人脉,在宫中也算是颇有威望,而且由于皇爷爷的关系,父皇也……也不好对安总管太过苛责,所以方才长乐不希望小轩哥哥跟安总管起冲突!”

    (李渊登基之后,追谥其父李昞为元皇帝,庙号世祖,追谥其祖父李虎为景皇帝,庙号太祖,二者灵位皆供于太庙,承受后世子孙香火)

    “原来这姓安的是李渊身边的太监总管,难怪如此嚣张!”

    李泽轩闻言,顿时恍然,他在心里嘀咕一句,然后看向长乐,温声道:“嗯!我明白了!多谢长乐提醒!”

    长乐甜甜一笑道:“小轩哥哥别客气!”

    李泽轩莞尔道:“呵呵,好了!这都到朱雀门了,长乐你这个导游该回宫了!小轩哥哥还有要事,不能在皇城里多呆了!”

    “哦~!”

    长乐依依不舍地看了李泽轩一眼,但她又不想表现的太明显,眼中的依依不舍只是一闪即逝,她点了点头,轻声道:“那小轩哥哥,我先回宫了,你保重!还有……父皇交待你的任务,你要是完不成你也别着急,到时候长乐会替你求情的!”

    李泽轩摇头失笑道:“呵呵!那我提前谢谢长乐的好意了!哦,对了!最近两天长安城颇不平静,长乐你和承乾尽量不要出宫,就好生呆在宫里,哪里都不要去!明白吗?”

    却是他想到明日天龙教将要攻打长安城、并引爆埋藏在长安城中的暗雷,忍不住想要提醒长乐。

    长乐心中一暖,重重地点头,道:“嗯嗯!我听小轩哥哥的,这两天和太子哥哥就呆在宫里,哪儿都不去!”

    “嗯!快回去吧!”

    李泽轩笑了笑,道。

    “嗯,小轩哥哥保重!”

    长乐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渐渐地,长乐消失在视野之中,李泽轩面上的微笑也消失不见,他没有直接出朱雀门,而是向右转身,再次朝着太庙走去。

    “天龙教,真龙天子!这天龙教究竟是想当真龙天子,还是原本就跟真龙天子有关系?这个安德忠,恐怕有问题!”

    在得知老太监的身份后,李泽轩不仅丝毫没有大松一口气的感觉,心中反而生起了一丝警兆,先前西市的那场刺杀、之后在太庙前嗅到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异常气味、随后临走之时那小太监袖口处所闪烁的光芒,再结合着老太监的身份,这些看似毫不相关的事情,但认真一想好似又存在某种关联,令人细思极恐!

    所以此刻李泽轩并不打算离开皇城,太庙的异常,他必须去彻查清楚!

    至于为什么要将长乐给支开,主要是他先前在太庙前看到了小太监衣袖口闪烁的一道寒光了,那明显是一柄锋利的匕首,李泽轩虽然对于自己的武功很有自信,只要那小太监敢出手,他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在一瞬间将其制服,但是对于老太监安德忠的立场和深浅,李泽轩并不清楚,他不确定自己在制服小太监的同时,安德忠会不会向长乐出手!

    所以,为了长乐的安全考虑,李泽轩只能想办法先将这小姑娘给支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