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你还记得你曾经的梦想吗?

    “天龙教之乱,祸乱京师,然青州乃天龙教发源之地,其龙首虽已伏诛,但青州天龙余孽仍然猖獗,恰逢近日原刺史郑青松被羁押回京,青州之地群龙无首,天龙余孽活动愈发频发,伺机作乱,多次攻击来往商客,使得青州百业凋零,州内百姓,无不人心惶惶!

    下官刘明恳请侯爷早日来青州赴任,主持大局,或允下官便宜行事、调动州府兵马之权,维持青州治安,否则长此以往,青州势必爆发民乱,望侯爷早做决断原青州刺史府长史刘明敬上!”

    第二日一早,李泽轩就来到了书院,他让人将正在批阅试卷的马周请到了他的办公室内,并把昨晚收到的密信,递给了马周,马周认认真真地看完后,惊讶道:

    “山长,这是青州刺史府长史发来的密信?看来青州现在是暗流汹涌啊!”

    “哼!是原来的青州刺史府长史!现在可不是了!”

    李泽轩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道、

    前些日子,天龙教谋逆反叛,天龙大军围堵长安城,给朝廷制造了不小的麻烦,要不是李泽轩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天龙教还真有可能直接颠覆社稷!事后,李二不仅重重赏了李泽轩,赐其青州之地,还直接罢免了青州刺史郑青松,因为天龙教兴起于青州,无论如何,郑青松这个原青州刺史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对于青州的其他官员,李二并没有直接大范围地株连,一是没有必要,二是此举极易引起青州官场震荡,第三,李二是把这部分工作交给了李泽轩,等李泽轩控制住青州之后再对一些官员进行“秋后算账”,该裁撤的就裁撤,该治罪的就治罪,所以现在青州的一应大小官员,都是处于暂时代理本职位的官吏,没有被圣旨撤职,但后面一旦被李泽轩抓住证据,就可以随时被裁撤或者治罪!

    所以这个刘明,称之为前任青州刺史府长史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马兄,这封书信,你怎么看?”

    沉默片刻,李泽轩又开口问道。

    这个称呼也是很有讲究的,李泽轩此时称呼马周为“马兄”,而非“马先生”,说明他现在和马周所谈论的并非书院公事,而是个人私事。话说,去年李泽轩最开始跟马周相处的时候,就是称呼马周为“马兄”!

    ……………………………………

    “天龙教之乱,祸乱京师,然青州乃天龙教发源之地,其龙首虽已伏诛,但青州天龙余孽仍然猖獗,恰逢近日原刺史郑青松被羁押回京,青州之地群龙无首,天龙余孽活动愈发频发,伺机作乱,多次攻击来往商客,使得青州百业凋零,州内百姓,无不人心惶惶!

    下官刘明恳请侯爷早日来青州赴任,主持大局,或允下官便宜行事、调动州府兵马之权,维持青州治安,否则长此以往,青州势必爆发民乱,望侯爷早做决断原青州刺史府长史刘明敬上!”

    第二日一早,李泽轩就来到了书院,他让人将正在批阅试卷的马周请到了他的办公室内,并把昨晚收到的密信,递给了马周,马周认认真真地看完后,惊讶道:

    “山长,这是青州刺史府长史发来的密信?看来青州现在是暗流汹涌啊!”

    “哼!是原来的青州刺史府长史!现在可不是了!”

    李泽轩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道、

    前些日子,天龙教谋逆反叛,天龙大军围堵长安城,给朝廷制造了不小的麻烦,要不是李泽轩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天龙教还真有可能直接颠覆社稷!事后,李二不仅重重赏了李泽轩,赐其青州之地,还直接罢免了青州刺史郑青松,因为天龙教兴起于青州,无论如何,郑青松这个原青州刺史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对于青州的其他官员,李二并没有直接大范围地株连,一是没有必要,二是此举极易引起青州官场震荡,第三,李二是把这部分工作交给了李泽轩,等李泽轩控制住青州之后再对一些官员进行“秋后算账”,该裁撤的就裁撤,该治罪的就治罪,所以现在青州的一应大小官员,都是处于暂时代理本职位的官吏,没有被圣旨撤职,但后面一旦被李泽轩抓住证据,就可以随时被裁撤或者治罪!

    所以这个刘明,称之为前任青州刺史府长史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马兄,这封书信,你怎么看?”

    沉默片刻,李泽轩又开口问道。

    这个称呼也是很有讲究的,李泽轩此时称呼马周为“马兄”,而非“马先生”,说明他现在和马周所谈论的并非书院公事,而是个人私事。话说,去年李泽轩最开始跟马周相处的时候,就是称呼马周为“马兄”!

    ……………………………………“天龙教之乱,祸乱京师,然青州乃天龙教发源之地,其龙首虽已伏诛,但青州天龙余孽仍然猖獗,恰逢近日原刺史郑青松被羁押回京,青州之地群龙无首,天龙余孽活动愈发频发,伺机作乱,多次攻击来往商客,使得青州百业凋零,州内百姓,无不人心惶惶!

    下官刘明恳请侯爷早日来青州赴任,主持大局,或允下官便宜行事、调动州府兵马之权,维持青州治安,否则长此以往,青州势必爆发民乱,望侯爷早做决断原青州刺史府长史刘明敬上!”

    第二日一早,李泽轩就来到了书院,他让人将正在批阅试卷的马周请到了他的办公室内,并把昨晚收到的密信,递给了马周,马周认认真真地看完后,惊讶道:

    “山长,这是青州刺史府长史发来的密信?看来青州现在是暗流汹涌啊!”

    “哼!是原来的青州刺史府长史!现在可不是了!”

    李泽轩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道、

    前些日子,天龙教谋逆反叛,天龙大军围堵长安城,给朝廷制造了不小的麻烦,要不是李泽轩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天龙教还真有可能直接颠覆社稷!事后,李二不仅重重赏了李泽轩,赐其青州之地,还直接罢免了青州刺史郑青松,因为天龙教兴起于青州,无论如何,郑青松这个原青州刺史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对于青州的其他官员,李二并没有直接大范围地株连,一是没有必要,二是此举极易引起青州官场震荡,第三,李二是把这部分工作交给了李泽轩,等李泽轩控制住青州之后再对一些官员进行“秋后算账”,该裁撤的就裁撤,该治罪的就治罪,所以现在青州的一应大小官员,都是处于暂时代理本职位的官吏,没有被圣旨撤职,但后面一旦被李泽轩抓住证据,就可以随时被裁撤或者治罪!

    所以这个刘明,称之为前任青州刺史府长史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马兄,这封书信,你怎么看?”

    沉默片刻,李泽轩又开口问道。

    这个称呼也是很有讲究的,李泽轩此时称呼马周为“马兄”,而非“马先生”,说明他现在和马周所谈论的并非书院公事,而是个人私事。话说,去年李泽轩最开始跟马周相处的时候,就是称呼马周为“马兄”!

    ……………………………………“天龙教之乱,祸乱京师,然青州乃天龙教发源之地,其龙首虽已伏诛,但青州天龙余孽仍然猖獗,恰逢近日原刺史郑青松被羁押回京,青州之地群龙无首,天龙余孽活动愈发频发,伺机作乱,多次攻击来往商客,使得青州百业凋零,州内百姓,无不人心惶惶!

    下官刘明恳请侯爷早日来青州赴任,主持大局,或允下官便宜行事、调动州府兵马之权,维持青州治安,否则长此以往,青州势必爆发民乱,望侯爷早做决断原青州刺史府长史刘明敬上!”

    第二日一早,李泽轩就来到了书院,他让人将正在批阅试卷的马周请到了他的办公室内,并把昨晚收到的密信,递给了马周,马周认认真真地看完后,惊讶道:

    “山长,这是青州刺史府长史发来的密信?看来青州现在是暗流汹涌啊!”

    “哼!是原来的青州刺史府长史!现在可不是了!”

    李泽轩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道、

    前些日子,天龙教谋逆反叛,天龙大军围堵长安城,给朝廷制造了不小的麻烦,要不是李泽轩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天龙教还真有可能直接颠覆社稷!事后,李二不仅重重赏了李泽轩,赐其青州之地,还直接罢免了青州刺史郑青松,因为天龙教兴起于青州,无论如何,郑青松这个原青州刺史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对于青州的其他官员,李二并没有直接大范围地株连,一是没有必要,二是此举极易引起青州官场震荡,第三,李二是把这部分工作交给了李泽轩,等李泽轩控制住青州之后再对一些官员进行“秋后算账”,该裁撤的就裁撤,该治罪的就治罪,所以现在青州的一应大小官员,都是处于暂时代理本职位的官吏,没有被圣旨撤职,但后面一旦被李泽轩抓住证据,就可以随时被裁撤或者治罪!

    所以这个刘明,称之为前任青州刺史府长史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马兄,这封书信,你怎么看?”

    沉默片刻,李泽轩又开口问道。

    这个称呼也是很有讲究的,李泽轩此时称呼马周为“马兄”,而非“马先生”,说明他现在和马周所谈论的并非书院公事,而是个人私事。话说,去年李泽轩最开始跟马周相处的时候,就是称呼马周为“马兄”!

    ……………………………………“天龙教之乱,祸乱京师,然青州乃天龙教发源之地,其龙首虽已伏诛,但青州天龙余孽仍然猖獗,恰逢近日原刺史郑青松被羁押回京,青州之地群龙无首,天龙余孽活动愈发频发,伺机作乱,多次攻击来往商客,使得青州百业凋零,州内百姓,无不人心惶惶!

    下官刘明恳请侯爷早日来青州赴任,主持大局,或允下官便宜行事、调动州府兵马之权,维持青州治安,否则长此以往,青州势必爆发民乱,望侯爷早做决断原青州刺史府长史刘明敬上!”

    第二日一早,李泽轩就来到了书院,他让人将正在批阅试卷的马周请到了他的办公室内,并把昨晚收到的密信,递给了马周,马周认认真真地看完后,惊讶道:

    “山长,这是青州刺史府长史发来的密信?看来青州现在是暗流汹涌啊!”

    “哼!是原来的青州刺史府长史!现在可不是了!”

    李泽轩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道、

    前些日子,天龙教谋逆反叛,天龙大军围堵长安城,给朝廷制造了不小的麻烦,要不是李泽轩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天龙教还真有可能直接颠覆社稷!事后,李二不仅重重赏了李泽轩,赐其青州之地,还直接罢免了青州刺史郑青松,因为天龙教兴起于青州,无论如何,郑青松这个原青州刺史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对于青州的其他官员,李二并没有直接大范围地株连,一是没有必要,二是此举极易引起青州官场震荡,第三,李二是把这部分工作交给了李泽轩,等李泽轩控制住青州之后再对一些官员进行“秋后算账”,该裁撤的就裁撤,该治罪的就治罪,所以现在青州的一应大小官员,都是处于暂时代理本职位的官吏,没有被圣旨撤职,但后面一旦被李泽轩抓住证据,就可以随时被裁撤或者治罪!

    所以这个刘明,称之为前任青州刺史府长史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马兄,这封书信,你怎么看?”

    沉默片刻,李泽轩又开口问道。

    这个称呼也是很有讲究的,李泽轩此时称呼马周为“马兄”,而非“马先生”,说明他现在和马周所谈论的并非书院公事,而是个人私事。话说,去年李泽轩最开始跟马周相处的时候,就是称呼马周为“马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