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军事演习!

    “第六队,冲锋!”

    “哒、哒哒、哒哒哒~!”

    “一二一、一二一!”

    午后,玄甲军大营的校场上,戊字营的将士们成为了全场最亮眼的“仔”,一队又一队的骑兵,在孙致平的命令下,向着一排木桩,发起了一次又一次“悍不畏死”的冲锋!

    戊字营将士们虽然是第一次经历这种重骑兵冲阵训练,但他们之前毕竟是各个卫所的精兵悍将,能力和悟性都是上上之资,在孙致平的带领下,以及李泽轩的严格要求下,后面的队伍冲起阵来越来越整齐、气势也越来越恢弘!

    当真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当然,并不是每次冲锋都要撞木桩,很多时候,孙致平都会在队伍快要接近木桩时下达停止命令,至于撞木桩,只是随机情形,只是为了随机检测将士们是否能无条件地执行将领命令!

    毕竟每撞一次,都会有战马和士兵受伤,这还只是平日里训练,而不是上战场打仗,还未打仗,就直接损兵折将,玄甲军可接受不了这么多的损失!

    “令行静止、整齐划一!戊字营这冲阵倒是越来越像模像样了啊!”

    段志玄正在校场巡视,自然也留意到了戊字营这边的动静,他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后,忍不住赞赏道。

    “这只是刚开始,他们距离真正彻底成型还差得远呢!”

    李泽轩早就留意到了在一旁的段志玄,他朝后者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哦?那老夫倒很想看看戊字营彻底成型时,一起冲阵是个什么模样!”

    段志玄并不怀疑李泽轩是在说大话,他眼睛一亮,笑着道。

    “大将军一定能看到的!”

    李泽轩一脸坚定道。

    戊字营现在的实力的确不让他满意,但他相信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严酷训练后,戊字营的战力一定会让他、让段志玄满意的。

    “嗯!”

    段志玄点了点头,然后他收回目光,转而看向李泽轩,道:“李参军,戊字营与乙字营的比试,你可有想好怎么比了?”

    其实这个才是他过来的主要目的。乙字营虽然用的是原来的训练操典在训练,但乙字营中有许多之前的玄甲军老兵,老兵带新兵的话,能够更快地让他们这个集体形成战斗力;而戊字营就不同了,里面全是来自京城十二卫各个卫所的“新兵”,在此之前大家互相之间很可能就不认识,这种情况下想要他们互相配合、形成战斗力就比较困难了!

    所以这比试还没开始,李泽轩和戊字营就已经全面处于劣势了!

    而无论从公义还是从私心上,段志玄都不希望戊字营在这场比试中输给乙字营,准确的说,他是不希望李泽轩输给丘行恭!

    “末将正想一会儿去找大将军商议此事呢,没想到大将军居然亲自来了!”

    李泽轩迟疑片刻,向段志玄抱拳道:“具体应该比试什么,这个末将还没想好,大将军行军打仗多年,经验丰富,不知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段志玄顿时一愣,末了,他没好气地指了指李泽轩,一阵苦笑道:“早上本将看你答应行恭答应的如此干脆,还以为你心里早有万全之策了呢?你现在竟然跑到我这儿来问建议了?”

    “额……”

    李泽轩不好意思地捏了捏下巴,他早上答应的那么干脆,还不是被丘行恭给逼的?输人不能输阵嘛!事实上,你让他去打仗,他可能还懂一些,毕竟李靖传授过给他不少行军打仗经验,但这两军之间,类似于演习形式的比试,他对此可就一窍不通了!

    你要说现代的军事演习他可能懂一些,但古代的军事演习,他懂个锤子!

    “末将之前从未在军中待过,对于这军中比试不甚了解,而且之前程伯伯、秦伯伯还有李伯伯他们也未曾和末将讲过。早上之所以应了丘将军,则是末将对于这新式操典有信心,不管比试什么,末将自信戊字营不会输给乙字营!”

    思忖片刻,李泽轩向段志玄抱拳道。

    段志玄沉默良久,这才开口道:“也罢!本将知道你以前不在行伍,更不知行伍之事,便和你大概说说吧!”

    李泽轩面上一喜,连忙道:“多谢大将军!”

    “去那边,咱们边走边说!”

    段志玄指了指营帐方向,二人并排而行,段志玄开始讲道:“其实军中比试,除了主将对打之外,最为常见的形式便是狩猎。李参军也是读书人,应该知道《周礼》中记载的君王四季田猎吧?

    君王四季田猎,分别称作春嵬、夏苗、秋狝、冬狩。在之后的各个朝代的君主,基本都遵循周代留下来的传统,利用每年固定的大规模狩猎行动来训练军队。而每次的狩猎,都是各军将士在君主面前表现自己的好机会,谁猎取的野兽多、谁猎杀的野兽凶猛,谁便能拔得头筹!

    汉武帝当年就酷爱田猎,经常将京中军队,拉至深山野岭进行狩猎比赛,后面汉军能战胜匈奴,其实跟武帝尚武也不无关系……”

    乙字营将士和戊字营将士进行战力大比拼,其实这个就有点像是现代的军事演习了。现代演习分为实枪不实弹和实枪实弹两种,一般对抗演习都是实枪不实弹,以防发生误伤。

    而且演习的伤亡率什么的都是根据公式推导出来的,比如说红军说对某某区域实施炮火覆盖,有两种方法,最常用的是根据当时蓝军在此区域人数,然后用一般的伤亡率公式计算出来蓝军伤亡率。

    还有一种比较老,就是蓝军在此埋伏过后,人撤出,然后红军炮火覆盖,根据实际毁伤效果评估蓝军伤亡率。至于军事演习的伤亡率,都是允许的。比如李泽轩前世在某个帖子中看到过,军一级的演习允许死三个人,死亡数在三个及以下的,领导是没有责任的。

    至于古代的演习是什么样,李泽轩脑海中还真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在他的印象中,古代的军事演习更多的是摆阵,士兵们也只是走走阵而以,练练听什么鼓向前,怎么个音率,是快还是慢,快的鼓,快步向前,慢的,慢步向前,听什么动静就像狗一样有什么反应。

    当然,如果这一切失常,那后果很简单,就是整个军阵溃不成军。在军阵中,所有的军人都有自已的职责和方向,就如同一个机械一样,听到指挥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就算是赴汤蹈火也要冲上前,这个就跟戊字营现在的骑兵冲阵训练很像。

    但说到底,这种摆阵演习,其对抗性终究有限,两军互相在那儿摆阵,不仅很没有观赏性,也很难分出胜负,所以李泽轩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这种比试方法。

    不过段志玄倒是给了一个不错的建议——田猎!

    原始社会的时候,就流行狩猎了,这和当时的生产资料极度短缺有关。当农业和畜牧业充分发达足以满足人类需要的时候,狩猎活动也变得丰富起来,可以练兵,可以娱乐,甚至可以选拔人才。

    奴隶社会没有战事时,就通过大规模的狩猎活动来训练军队,增强士兵的格斗技能以及整体配合行动的默契,保证一旦发生战争,可以迅速进入状态。这种高规格的狩猎活动往往利用农闲时期,由君主发起,组织大队兵马外出射猎,练习武事。

    汉武帝刘彻是最喜欢狞猎的,“以驰逐野兽为乐”,他的文臣在《七发》中描述狩猎娱乐的情景说:在风和日暖的春天,乘着轻快的马车,带着华丽的弓箭,白刃闪光,旌旗蔽日。

    而有唐一代,喜爱狩猎、擅长骑射的达官显贵比比皆是。李二更是把狩猎放在与国家统一、国泰民安同等重要的地位,所以狩猎在这个时代的上层社会中,是很主流的时尚。

    但是,狩猎的地点一般都在山林之中,这种地势非常不适合大规模的骑兵军团作战啊!

    想到这里,李泽轩开口道:“大将军,这狩猎固然是一个能展现大军实力的好方法,但围猎之地,多是山林,骑兵恐怕难以摆开阵型,而且咱们玄甲军作为重骑兵,应当注重杀伐和冲阵,这狩猎则主要考验的是士兵的骑射本领,恐怕有些不大合适!”

    “嗯!你说的不无道理,正是如此,老夫才让你想主意嘛!”

    段志玄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然后道:“这场比试还未开始,戊字营其实就已经处于下风,所以这制定比试规则的人必须是你,若是行恭的话,那戊字营就彻底没有赢的机会了!”

    这算是变相地告诉李泽轩,他段志玄是站在戊字营这边的,这也是他为什么要为李泽轩争取制定比试规则的权力!

    “不过这规则你也不能定的太过分,只有你们双方都认同,比试才能开始!”

    想了想,丘行恭又补充道道。

    “末将明白大将军的意思!”

    李泽轩眉头轻皱,开口道:“关于这比试规则,末将心中已有一个大致想法,但还需要再完善一些,才能真正施行,末将今晚将其完善,明日还请大将军帮忙参详参详!”

    通过跟段志玄这么一聊,李泽轩脑海中还真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只是各种细节,还需要去推敲完善!

    “你既已有想法便好!明早只管将你制定的比试规则呈给本将吧!”

    段志玄笑了笑,对李泽轩道。

    他心里则是十分好奇,好奇李泽轩这次会捣鼓出什么新点子来,毕竟单就前几天的新式训练操典,就已经很让段志玄眼前一亮了,他倒是希望李泽轩再给他带来一些惊喜!

    ………………………………………………

    “孙校尉,将士们训练的如何了?”

    和段志玄商议完毕,李泽轩分别去甲字营和丁字营溜了一圈,毕竟他是玄甲军的参军,而不是戊字营的,其他营的训练状态他也必须了若指掌,待遛弯一圈回来后,戊字营这边仍在进行骑兵冲阵演练,而这时已经不是孙致平在亲自带队了,而是各个队里面的队正,分别带着自己的队伍在一起训练,于是他来到孙致平身侧,淡淡地问道。

    “参军,总体来看,他们每演练一次都有进步,但是距离参军的要求,还是有些差距的!而且目前来看,这每天一个半时辰的冲阵训练,时间上好像有些不够!”

    孙致平抱了抱拳,回道。

    “吴大勇、张二虎,你们两个出列!”

    说话间,场中正在训练的“骑兵冲锋队”队正,朝着队中的两个人大声喊道。

    想必是这二人在训练的时候出了差错。

    戊字营一共有一千人,骑兵冲阵训练的时候,李泽轩是要求每一百个人为一队的,这样一方面可以避免有人在里面浑水摸鱼。另一方面,若是训练过程中有人出了差错,主将也能很容易将其给揪出来!

    被揪出来的人,后面会重新组建一支队伍,进行单独训练,什么时候这些人合格了,才能回到自己原来所在的队伍。

    只有这样有针对性地训练,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这些人尽快融合成一个统一的集体,形成有效战斗力!

    “一个半时辰,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的确有些短了!”

    看了一眼场中正在训练的将士们,李泽轩淡淡地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戊字营便暂时取消晚饭后的负甲长跑,骑兵冲阵训练的时间增加半个时辰,骑射训练和晚饭时间则相应地推迟半个时辰!

    等将士们熟悉了冲阵训练之后,再将时间给改回来!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十日之内,将士们在冲阵时要做到绝对的整齐划一,咱们是一千人马,但是在冲阵时,我只能听到一匹战马的马蹄声!”

    特事特办,眼看十日之后,戊字营就要跟乙字营比试了,在此之前,李泽轩决不能看着戊字营连重骑兵的基本技能都练不好。

    孙致平对此倒是没有异议,他抱拳道:“末将遵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