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杀人灭口!

    “咻~!”

    说时迟、那时快!

    就见场外的那一点寒光,眨眼间就来到了朱怀庆的身前三丈处,在此之间,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反应,甚至有些人都还没有注意到空气中的这一点寒光!

    一是因为这寒光飞行的速度太快,二则,这一切出现的太过于突然了!窗外的人影是在毫无征兆间突然出现的,而人影出现的同时,寒光也出现了,寒光径直地刺破了纸糊的窗子,直取朱怀庆的咽喉!

    杀人灭口!

    竟然有人胆敢在禁军眼皮子底下杀人灭口!

    “混账!”

    独孤飞鹰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见状,他既惊又怒,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来不及去喊人,即便喊了也没用,因为在场之人,已经没有人能有他的速度更快了!

    刚反应过来的独孤飞鹰,右手闪电般地探向自己的小腿处,瞬间,一柄玄叶飞刀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下一刻,飞刀朝着寒光的飞行轨迹激射而出,他是想以飞刀阻止空气中的那一抹寒光!

    他此时距离朱怀庆不过三两步,但他尚不清楚那一抹寒光是什么来路,如何敢以身体去硬接,只得以自己生平最为拿手的飞刀前去阻拦了!

    与此同时,他终于得暇,朝屋内和屋外的禁军大喊道:“有刺客!”

    喊的同时,独孤飞鹰的那柄飞刀已经和那一点寒光在空气中相遇了,预料之中的金属交鸣并没有出现,那一点寒光仿佛是穿透了飞刀的刀身,继续一往无前地朝着朱怀庆的身体飞奔而来!

    而这个时候、这个距离,独孤飞鹰就算向用身体帮朱怀庆抵挡也已经来不及了,那原本应该射入朱怀庆脖颈的一点寒光,眨眼间却射入了朱怀庆胸口上方的肩胛骨上,看来,独孤飞鹰的玄叶飞刀虽没能成功阻止激射而来的寒光,却是稍微改变了寒光的飞行方向!

    独孤飞鹰这时候终于看清那寒光是什么东西了,原来是一根散发着幽冷光芒的细针,见细针半截身子已经没入了朱怀庆的肩胛骨,独孤飞鹰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道这针只要没刺进喉咙就好!

    “抓刺客!”

    独孤飞鹰此时当真是既惊又怒,他大吼一声,扭头看向窗外,但此时窗外却哪里有什人影?原来那刺客在出手的一瞬间,也没看结果如何,就直接遁走了,这时候独孤飞鹰想要抓人,却是从哪儿去抓呢?

    出手仅一招,不管成不成功,直接遁走!这杀手到底是专业呢,还是不专业呢?

    ……………………………………

    “咻~!”

    说时迟、那时快!

    就见场外的那一点寒光,眨眼间就来到了朱怀庆的身前三丈处,在此之间,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反应,甚至有些人都还没有注意到空气中的这一点寒光!

    一是因为这寒光飞行的速度太快,二则,这一切出现的太过于突然了!窗外的人影是在毫无征兆间突然出现的,而人影出现的同时,寒光也出现了,寒光径直地刺破了纸糊的窗子,直取朱怀庆的咽喉!

    杀人灭口!

    竟然有人胆敢在禁军眼皮子底下杀人灭口!

    “混账!”

    独孤飞鹰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见状,他既惊又怒,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来不及去喊人,即便喊了也没用,因为在场之人,已经没有人能有他的速度更快了!

    刚反应过来的独孤飞鹰,右手闪电般地探向自己的小腿处,瞬间,一柄玄叶飞刀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下一刻,飞刀朝着寒光的飞行轨迹激射而出,他是想以飞刀阻止空气中的那一抹寒光!

    他此时距离朱怀庆不过三两步,但他尚不清楚那一抹寒光是什么来路,如何敢以身体去硬接,只得以自己生平最为拿手的飞刀前去阻拦了!

    与此同时,他终于得暇,朝屋内和屋外的禁军大喊道:“有刺客!”

    喊的同时,独孤飞鹰的那柄飞刀已经和那一点寒光在空气中相遇了,预料之中的金属交鸣并没有出现,那一点寒光仿佛是穿透了飞刀的刀身,继续一往无前地朝着朱怀庆的身体飞奔而来!

    而这个时候、这个距离,独孤飞鹰就算向用身体帮朱怀庆抵挡也已经来不及了,那原本应该射入朱怀庆脖颈的一点寒光,眨眼间却射入了朱怀庆胸口上方的肩胛骨上,看来,独孤飞鹰的玄叶飞刀虽没能成功阻止激射而来的寒光,却是稍微改变了寒光的飞行方向!

    独孤飞鹰这时候终于看清那寒光是什么东西了,原来是一根散发着幽冷光芒的细针,见细针半截身子已经没入了朱怀庆的肩胛骨,独孤飞鹰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道这针只要没刺进喉咙就好!

    “抓刺客!”

    独孤飞鹰此时当真是既惊又怒,他大吼一声,扭头看向窗外,但此时窗外却哪里有什人影?原来那刺客在出手的一瞬间,也没看结果如何,就直接遁走了,这时候独孤飞鹰想要抓人,却是从哪儿去抓呢?

    出手仅一招,不管成不成功,直接遁走!这杀手到底是专业呢,还是不专业呢?

    ……………………………………“咻~!”

    说时迟、那时快!

    就见场外的那一点寒光,眨眼间就来到了朱怀庆的身前三丈处,在此之间,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反应,甚至有些人都还没有注意到空气中的这一点寒光!

    一是因为这寒光飞行的速度太快,二则,这一切出现的太过于突然了!窗外的人影是在毫无征兆间突然出现的,而人影出现的同时,寒光也出现了,寒光径直地刺破了纸糊的窗子,直取朱怀庆的咽喉!

    杀人灭口!

    竟然有人胆敢在禁军眼皮子底下杀人灭口!

    “混账!”

    独孤飞鹰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见状,他既惊又怒,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来不及去喊人,即便喊了也没用,因为在场之人,已经没有人能有他的速度更快了!

    刚反应过来的独孤飞鹰,右手闪电般地探向自己的小腿处,瞬间,一柄玄叶飞刀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下一刻,飞刀朝着寒光的飞行轨迹激射而出,他是想以飞刀阻止空气中的那一抹寒光!

    他此时距离朱怀庆不过三两步,但他尚不清楚那一抹寒光是什么来路,如何敢以身体去硬接,只得以自己生平最为拿手的飞刀前去阻拦了!

    与此同时,他终于得暇,朝屋内和屋外的禁军大喊道:“有刺客!”

    喊的同时,独孤飞鹰的那柄飞刀已经和那一点寒光在空气中相遇了,预料之中的金属交鸣并没有出现,那一点寒光仿佛是穿透了飞刀的刀身,继续一往无前地朝着朱怀庆的身体飞奔而来!

    而这个时候、这个距离,独孤飞鹰就算向用身体帮朱怀庆抵挡也已经来不及了,那原本应该射入朱怀庆脖颈的一点寒光,眨眼间却射入了朱怀庆胸口上方的肩胛骨上,看来,独孤飞鹰的玄叶飞刀虽没能成功阻止激射而来的寒光,却是稍微改变了寒光的飞行方向!

    独孤飞鹰这时候终于看清那寒光是什么东西了,原来是一根散发着幽冷光芒的细针,见细针半截身子已经没入了朱怀庆的肩胛骨,独孤飞鹰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道这针只要没刺进喉咙就好!

    “抓刺客!”

    独孤飞鹰此时当真是既惊又怒,他大吼一声,扭头看向窗外,但此时窗外却哪里有什人影?原来那刺客在出手的一瞬间,也没看结果如何,就直接遁走了,这时候独孤飞鹰想要抓人,却是从哪儿去抓呢?

    出手仅一招,不管成不成功,直接遁走!这杀手到底是专业呢,还是不专业呢?

    ……………………………………“咻~!”

    说时迟、那时快!

    就见场外的那一点寒光,眨眼间就来到了朱怀庆的身前三丈处,在此之间,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反应,甚至有些人都还没有注意到空气中的这一点寒光!

    一是因为这寒光飞行的速度太快,二则,这一切出现的太过于突然了!窗外的人影是在毫无征兆间突然出现的,而人影出现的同时,寒光也出现了,寒光径直地刺破了纸糊的窗子,直取朱怀庆的咽喉!

    杀人灭口!

    竟然有人胆敢在禁军眼皮子底下杀人灭口!

    “混账!”

    独孤飞鹰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见状,他既惊又怒,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来不及去喊人,即便喊了也没用,因为在场之人,已经没有人能有他的速度更快了!

    刚反应过来的独孤飞鹰,右手闪电般地探向自己的小腿处,瞬间,一柄玄叶飞刀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下一刻,飞刀朝着寒光的飞行轨迹激射而出,他是想以飞刀阻止空气中的那一抹寒光!

    他此时距离朱怀庆不过三两步,但他尚不清楚那一抹寒光是什么来路,如何敢以身体去硬接,只得以自己生平最为拿手的飞刀前去阻拦了!

    与此同时,他终于得暇,朝屋内和屋外的禁军大喊道:“有刺客!”

    喊的同时,独孤飞鹰的那柄飞刀已经和那一点寒光在空气中相遇了,预料之中的金属交鸣并没有出现,那一点寒光仿佛是穿透了飞刀的刀身,继续一往无前地朝着朱怀庆的身体飞奔而来!

    而这个时候、这个距离,独孤飞鹰就算向用身体帮朱怀庆抵挡也已经来不及了,那原本应该射入朱怀庆脖颈的一点寒光,眨眼间却射入了朱怀庆胸口上方的肩胛骨上,看来,独孤飞鹰的玄叶飞刀虽没能成功阻止激射而来的寒光,却是稍微改变了寒光的飞行方向!

    独孤飞鹰这时候终于看清那寒光是什么东西了,原来是一根散发着幽冷光芒的细针,见细针半截身子已经没入了朱怀庆的肩胛骨,独孤飞鹰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道这针只要没刺进喉咙就好!

    “抓刺客!”

    独孤飞鹰此时当真是既惊又怒,他大吼一声,扭头看向窗外,但此时窗外却哪里有什人影?原来那刺客在出手的一瞬间,也没看结果如何,就直接遁走了,这时候独孤飞鹰想要抓人,却是从哪儿去抓呢?

    出手仅一招,不管成不成功,直接遁走!这杀手到底是专业呢,还是不专业呢?

    ……………………………………“咻~!”

    说时迟、那时快!

    就见场外的那一点寒光,眨眼间就来到了朱怀庆的身前三丈处,在此之间,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反应,甚至有些人都还没有注意到空气中的这一点寒光!

    一是因为这寒光飞行的速度太快,二则,这一切出现的太过于突然了!窗外的人影是在毫无征兆间突然出现的,而人影出现的同时,寒光也出现了,寒光径直地刺破了纸糊的窗子,直取朱怀庆的咽喉!

    杀人灭口!

    竟然有人胆敢在禁军眼皮子底下杀人灭口!

    “混账!”

    独孤飞鹰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见状,他既惊又怒,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来不及去喊人,即便喊了也没用,因为在场之人,已经没有人能有他的速度更快了!

    刚反应过来的独孤飞鹰,右手闪电般地探向自己的小腿处,瞬间,一柄玄叶飞刀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下一刻,飞刀朝着寒光的飞行轨迹激射而出,他是想以飞刀阻止空气中的那一抹寒光!

    他此时距离朱怀庆不过三两步,但他尚不清楚那一抹寒光是什么来路,如何敢以身体去硬接,只得以自己生平最为拿手的飞刀前去阻拦了!

    与此同时,他终于得暇,朝屋内和屋外的禁军大喊道:“有刺客!”

    喊的同时,独孤飞鹰的那柄飞刀已经和那一点寒光在空气中相遇了,预料之中的金属交鸣并没有出现,那一点寒光仿佛是穿透了飞刀的刀身,继续一往无前地朝着朱怀庆的身体飞奔而来!

    而这个时候、这个距离,独孤飞鹰就算向用身体帮朱怀庆抵挡也已经来不及了,那原本应该射入朱怀庆脖颈的一点寒光,眨眼间却射入了朱怀庆胸口上方的肩胛骨上,看来,独孤飞鹰的玄叶飞刀虽没能成功阻止激射而来的寒光,却是稍微改变了寒光的飞行方向!

    独孤飞鹰这时候终于看清那寒光是什么东西了,原来是一根散发着幽冷光芒的细针,见细针半截身子已经没入了朱怀庆的肩胛骨,独孤飞鹰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道这针只要没刺进喉咙就好!

    “抓刺客!”

    独孤飞鹰此时当真是既惊又怒,他大吼一声,扭头看向窗外,但此时窗外却哪里有什人影?原来那刺客在出手的一瞬间,也没看结果如何,就直接遁走了,这时候独孤飞鹰想要抓人,却是从哪儿去抓呢?

    出手仅一招,不管成不成功,直接遁走!这杀手到底是专业呢,还是不专业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