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惊四座!

    一个活生生的人,前一刻还在跟独孤飞鹰“嘴硬”,下一刻就直接七窍流血、横死当场,这种强烈的冲击,让那些被禁军抓来的人无不纷纷变色,尤其是独孤飞鹰最后一句“即便本将军不杀你们,你们的老板也会派人杀了你们的”,更是直接击溃了他们所有人的内心防线!

    因为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朱怀庆的死肯定是由另一伙势力所为,而现在有谁想让朱怀庆死呢?恐怕智商正常的人都能想到吧?

    在巨大的死亡恐惧下,顿时就有不少人主动跳了出来!

    先前那名叫赵福贵的小厮,此时想要跪下给独孤飞鹰磕头,却因为双手双脚被捆缚住,难以做出大幅度的动作,于是磕头就变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弯腰鞠躬,只听他连声道:

    “将军饶命,俺真的是代州五台县人,俺不是突厥人!俺知道的已经全都告诉您了,求您高抬贵手,放小的一命!”

    话音落罢,又有一名小厮道:“将军,俺也是代州五台县人,俺跟赵福贵一样,是被朱老板招募到太原运货的!不过俺有一次晚上起夜时,听到了朱老板和朱怀庆在说话,不过当时俺没敢靠近,只隐约听到朱老板说了“大生意”……“接头”这几个字,俺已经把俺知道的全都说了,求将军庇护小的安全,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啊!”

    …………

    “回将军,我叫褚明先,是楚记铁器铺的账房,我……我知道铁器铺的账簿藏在哪里,我可以带你们去找!这些年,康老板跟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做了许多次生意,账簿上全都记的有啊!”

    在生和死的抉择面前,没有人想死,于是在求生欲的驱使下,本来是一场面对于众人的审问大会,此时却变成了一场主动招供的招供大会,五个朱邪晟的随从,以及六名楚记铁器铺的伙计、小厮,纷纷争先恐后地交待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以求独孤飞鹰能够保护他们不被灭口!

    这些人的话,自然一个字没漏全部落在了独孤飞鹰的耳朵里,听着这些支离破碎的线索,独孤飞鹰顿觉一阵脑仁疼,因为他并不擅长从支离破碎线索中寻找真相,这种事情应该是他老哥独孤信所擅长的!蓦然,在听到那个名叫褚明先的招供后,独孤飞鹰顿时眼睛一亮,他连忙上前抓住那人的肩膀,问道:

    “你既然是铁器铺的账房,那康昌安的底细你可清楚?他是何方人氏?平日里都与什么人往来?手底下豢养了多少人?”

    褚明先满头大汗道:“将……将军恕罪,康老板虽然是铁器铺的幕后东家,但平日里一直都很少露面的,我在铁器铺当了两年的账房,前后一共也就见了康老板不多于十次,更别提说话了,所以俺不知道康老板的底细啊!”

    见独孤飞鹰脸色沉了下去,褚明先心里一咯噔,他心思急转,须臾后忙道:“诶!将军,俺虽然不知道,那俺们铁器铺的掌柜叶福年他肯定知道!叶掌柜和东家平日里打交道最多,要说咱们铁器铺最了解东家底细的人,那肯定是他!”

    峰回路转之下,独孤飞鹰心中一动,忙问道:“好!那你说这些人中,谁是你们铁器铺的掌柜?”

    褚明先摇了摇头,道:“回将军,叶掌柜今日恰好因病告假,此刻应该在家中!”

    “那这叶福年住在何处?”

    独孤飞鹰眸光一闪

    闻言,独孤飞鹰沉吟片刻,立即下了决定,他大吼一声:“张大福~!”

    门外立即跑进来一个人,大声道:“末将在!”

    一个活生生的人,前一刻还在跟独孤飞鹰“嘴硬”,下一刻就直接七窍流血、横死当场,这种强烈的冲击,让那些被禁军抓来的人无不纷纷变色,尤其是独孤飞鹰最后一句“即便本将军不杀你们,你们的老板也会派人杀了你们的”,更是直接击溃了他们所有人的内心防线!

    因为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朱怀庆的死肯定是由另一伙势力所为,而现在有谁想让朱怀庆死呢?恐怕智商正常的人都能想到吧?

    在巨大的死亡恐惧下,顿时就有不少人主动跳了出来!

    先前那名叫赵福贵的小厮,此时想要跪下给独孤飞鹰磕头,却因为双手双脚被捆缚住,难以做出大幅度的动作,于是磕头就变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弯腰鞠躬,只听他连声道:

    “将军饶命,俺真的是代州五台县人,俺不是突厥人!俺知道的已经全都告诉您了,求您高抬贵手,放小的一命!”

    话音落罢,又有一名小厮道:“将军,俺也是代州五台县人,俺跟赵福贵一样,是被朱老板招募到太原运货的!不过俺有一次晚上起夜时,听到了朱老板和朱怀庆在说话,不过当时俺没敢靠近,只隐约听到朱老板说了“大生意”……“接头”这几个字,俺已经把俺知道的全都说了,求将军庇护小的安全,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啊!”

    …………

    “回将军,我叫褚明先,是楚记铁器铺的账房,我……我知道铁器铺的账簿藏在哪里,我可以带你们去找!这些年,康老板跟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做了许多次生意,账簿上全都记的有啊!”

    在生和死的抉择面前,没有人想死,于是在求生欲的驱使下,本来是一场面对于众人的审问大会,此时却变成了一场主动招供的招供大会,五个朱邪晟的随从,以及六名楚记铁器铺的伙计、小厮,纷纷争先恐后地交待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以求独孤飞鹰能够保护他们不被灭口!

    这些人的话,自然一个字没漏全部落在了独孤飞鹰的耳朵里,听着这些支离破碎的线索,独孤飞鹰顿觉一阵脑仁疼,因为他并不擅长从支离破碎线索中寻找真相,这种事情应该是他老哥独孤信所擅长的!蓦然,在听到那个名叫褚明先的招供后,独孤飞鹰顿时眼睛一亮,他连忙上前抓住那人的肩膀,问道:

    “你既然是铁器铺的账房,那康昌安的底细你可清楚?他是何方人氏?平日里都与什么人往来?手底下豢养了多少人?”

    褚明先满头大汗道:“将……将军恕罪,康老板虽然是铁器铺的幕后东家,但平日里一直都很少露面的,我在铁器铺当了两年的账房,前后一共也就见了康老板不多于十次,更别提说话了,所以俺不知道康老板的底细啊!”

    见独孤飞鹰脸色沉了下去,褚明先心里一咯噔,他心思急转,须臾后忙道:“诶!将军,俺虽然不知道,那俺们铁器铺的掌柜叶福年他肯定知道!叶掌柜和东家平日里打交道最多,要说咱们铁器铺最了解东家底细的人,那肯定是他!”

    峰回路转之下,独孤飞鹰心中一动,忙问道:“好!那你说这些人中,谁是你们铁器铺的掌柜?”

    褚明先摇了摇头,道:“回将军,叶掌柜今日恰好因病告假,此刻应该在家中!”

    “那这叶福年住在何处?”

    独孤飞鹰眸光一闪

    闻言,独孤飞鹰沉吟片刻,立即下了决定,他大吼一声:“张大福~!”

    门外立即跑进来一个人,大声道:“末将在!”一个活生生的人,前一刻还在跟独孤飞鹰“嘴硬”,下一刻就直接七窍流血、横死当场,这种强烈的冲击,让那些被禁军抓来的人无不纷纷变色,尤其是独孤飞鹰最后一句“即便本将军不杀你们,你们的老板也会派人杀了你们的”,更是直接击溃了他们所有人的内心防线!

    因为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朱怀庆的死肯定是由另一伙势力所为,而现在有谁想让朱怀庆死呢?恐怕智商正常的人都能想到吧?

    在巨大的死亡恐惧下,顿时就有不少人主动跳了出来!

    先前那名叫赵福贵的小厮,此时想要跪下给独孤飞鹰磕头,却因为双手双脚被捆缚住,难以做出大幅度的动作,于是磕头就变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弯腰鞠躬,只听他连声道:

    “将军饶命,俺真的是代州五台县人,俺不是突厥人!俺知道的已经全都告诉您了,求您高抬贵手,放小的一命!”

    话音落罢,又有一名小厮道:“将军,俺也是代州五台县人,俺跟赵福贵一样,是被朱老板招募到太原运货的!不过俺有一次晚上起夜时,听到了朱老板和朱怀庆在说话,不过当时俺没敢靠近,只隐约听到朱老板说了“大生意”……“接头”这几个字,俺已经把俺知道的全都说了,求将军庇护小的安全,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啊!”

    …………

    “回将军,我叫褚明先,是楚记铁器铺的账房,我……我知道铁器铺的账簿藏在哪里,我可以带你们去找!这些年,康老板跟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做了许多次生意,账簿上全都记的有啊!”

    在生和死的抉择面前,没有人想死,于是在求生欲的驱使下,本来是一场面对于众人的审问大会,此时却变成了一场主动招供的招供大会,五个朱邪晟的随从,以及六名楚记铁器铺的伙计、小厮,纷纷争先恐后地交待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以求独孤飞鹰能够保护他们不被灭口!

    这些人的话,自然一个字没漏全部落在了独孤飞鹰的耳朵里,听着这些支离破碎的线索,独孤飞鹰顿觉一阵脑仁疼,因为他并不擅长从支离破碎线索中寻找真相,这种事情应该是他老哥独孤信所擅长的!蓦然,在听到那个名叫褚明先的招供后,独孤飞鹰顿时眼睛一亮,他连忙上前抓住那人的肩膀,问道:

    “你既然是铁器铺的账房,那康昌安的底细你可清楚?他是何方人氏?平日里都与什么人往来?手底下豢养了多少人?”

    褚明先满头大汗道:“将……将军恕罪,康老板虽然是铁器铺的幕后东家,但平日里一直都很少露面的,我在铁器铺当了两年的账房,前后一共也就见了康老板不多于十次,更别提说话了,所以俺不知道康老板的底细啊!”

    见独孤飞鹰脸色沉了下去,褚明先心里一咯噔,他心思急转,须臾后忙道:“诶!将军,俺虽然不知道,那俺们铁器铺的掌柜叶福年他肯定知道!叶掌柜和东家平日里打交道最多,要说咱们铁器铺最了解东家底细的人,那肯定是他!”

    峰回路转之下,独孤飞鹰心中一动,忙问道:“好!那你说这些人中,谁是你们铁器铺的掌柜?”

    褚明先摇了摇头,道:“回将军,叶掌柜今日恰好因病告假,此刻应该在家中!”

    “那这叶福年住在何处?”

    独孤飞鹰眸光一闪

    闻言,独孤飞鹰沉吟片刻,立即下了决定,他大吼一声:“张大福~!”

    门外立即跑进来一个人,大声道:“末将在!”一个活生生的人,前一刻还在跟独孤飞鹰“嘴硬”,下一刻就直接七窍流血、横死当场,这种强烈的冲击,让那些被禁军抓来的人无不纷纷变色,尤其是独孤飞鹰最后一句“即便本将军不杀你们,你们的老板也会派人杀了你们的”,更是直接击溃了他们所有人的内心防线!

    因为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朱怀庆的死肯定是由另一伙势力所为,而现在有谁想让朱怀庆死呢?恐怕智商正常的人都能想到吧?

    在巨大的死亡恐惧下,顿时就有不少人主动跳了出来!

    先前那名叫赵福贵的小厮,此时想要跪下给独孤飞鹰磕头,却因为双手双脚被捆缚住,难以做出大幅度的动作,于是磕头就变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弯腰鞠躬,只听他连声道:

    “将军饶命,俺真的是代州五台县人,俺不是突厥人!俺知道的已经全都告诉您了,求您高抬贵手,放小的一命!”

    话音落罢,又有一名小厮道:“将军,俺也是代州五台县人,俺跟赵福贵一样,是被朱老板招募到太原运货的!不过俺有一次晚上起夜时,听到了朱老板和朱怀庆在说话,不过当时俺没敢靠近,只隐约听到朱老板说了“大生意”……“接头”这几个字,俺已经把俺知道的全都说了,求将军庇护小的安全,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啊!”

    …………

    “回将军,我叫褚明先,是楚记铁器铺的账房,我……我知道铁器铺的账簿藏在哪里,我可以带你们去找!这些年,康老板跟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做了许多次生意,账簿上全都记的有啊!”

    在生和死的抉择面前,没有人想死,于是在求生欲的驱使下,本来是一场面对于众人的审问大会,此时却变成了一场主动招供的招供大会,五个朱邪晟的随从,以及六名楚记铁器铺的伙计、小厮,纷纷争先恐后地交待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以求独孤飞鹰能够保护他们不被灭口!

    这些人的话,自然一个字没漏全部落在了独孤飞鹰的耳朵里,听着这些支离破碎的线索,独孤飞鹰顿觉一阵脑仁疼,因为他并不擅长从支离破碎线索中寻找真相,这种事情应该是他老哥独孤信所擅长的!蓦然,在听到那个名叫褚明先的招供后,独孤飞鹰顿时眼睛一亮,他连忙上前抓住那人的肩膀,问道:

    “你既然是铁器铺的账房,那康昌安的底细你可清楚?他是何方人氏?平日里都与什么人往来?手底下豢养了多少人?”

    褚明先满头大汗道:“将……将军恕罪,康老板虽然是铁器铺的幕后东家,但平日里一直都很少露面的,我在铁器铺当了两年的账房,前后一共也就见了康老板不多于十次,更别提说话了,所以俺不知道康老板的底细啊!”

    见独孤飞鹰脸色沉了下去,褚明先心里一咯噔,他心思急转,须臾后忙道:“诶!将军,俺虽然不知道,那俺们铁器铺的掌柜叶福年他肯定知道!叶掌柜和东家平日里打交道最多,要说咱们铁器铺最了解东家底细的人,那肯定是他!”

    峰回路转之下,独孤飞鹰心中一动,忙问道:“好!那你说这些人中,谁是你们铁器铺的掌柜?”

    褚明先摇了摇头,道:“回将军,叶掌柜今日恰好因病告假,此刻应该在家中!”

    “那这叶福年住在何处?”

    独孤飞鹰眸光一闪

    闻言,独孤飞鹰沉吟片刻,立即下了决定,他大吼一声:“张大福~!”

    门外立即跑进来一个人,大声道:“末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