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侠客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与虎谋皮,必遭反噬!

    “什么?你竟然派王黎去烧毁炎黄书院物资?”

    王家祖宅,二房后院的一间厢房内,王新元将安排人埋伏李泰一行人的计划和王揆大致说了一遍,王揆听罢,不由瞪大了眼睛,既惊又怒道:

    “混账!胡闹!老夫先前不是跟你说过,在与突厥国师或者颉利可汗搭上线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吗?而且眼下太原城全城戒严,城中遍布府兵、衙役,你此番举动若是被人抓住把柄,你、我、王家二房全都完了!”

    “是孙儿孟浪了!还请祖父息怒!”

    王新元一副做错了事情的“乖宝宝”模样,低着头,向王揆拱手道。

    “哼!息怒?!你让老夫如何息怒?”

    王揆须发皆张,一拍桌案,指着王新元咆哮道:“老夫将二房的暗卫交给,是为了让你带领二房重新走向辉煌,而不是走向灭亡!禁军和刺史府若是顺藤摸瓜查到你身上,不仅咱们二房,整个王家怕是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为了避免被外面的人听到,王揆虽然愤怒至极,但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他起初采纳王新元的计策,让王新元全权负责这个计划,只是为了复兴二房,他可从来没想过要毁掉整个王家!

    王新元低着头,轻声道:“祖父放心,禁军只抓了星狼,其余参与埋伏的人全部葬身火海,星狼是您这些年苦心培养的杀手,孙儿相信,禁军从他口中一定问不出什么的!”

    “星狼!你还有脸跟老夫提星狼~?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星狼是老夫培养的杀手~?”

    王揆一听,彻底炸毛了,但与此同时,他心中还有一丝疑问,那便是王新元是如何知道星狼的身份并调动星狼的!

    王新元低着脑袋,默然不语。

    不管王黎有没有在这儿,他都不可能主动将王黎给供出来,因为他最近正在收买人心呢!

    可即便他不说,人老成精的王揆稍微一琢磨,便能猜出个大概。

    之间王揆眉头一皱,面色铁青道:“是王黎!你竟然让王黎调动星狼!呵呵~!好!很好!你这才刚过继到二房没几天,翅膀就赢了,敢擅自调动老夫暗中培养的杀手!那再过些时日,你是不是就敢指使王黎将老夫杀掉,你好取代老夫的位置~?”

    ……………………………………………………

    “什么?你竟然派王黎去烧毁炎黄书院物资?”

    王家祖宅,二房后院的一间厢房内,王新元将安排人埋伏李泰一行人的计划和王揆大致说了一遍,王揆听罢,不由瞪大了眼睛,既惊又怒道:

    “混账!胡闹!老夫先前不是跟你说过,在与突厥国师或者颉利可汗搭上线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吗?而且眼下太原城全城戒严,城中遍布府兵、衙役,你此番举动若是被人抓住把柄,你、我、王家二房全都完了!”

    “是孙儿孟浪了!还请祖父息怒!”

    王新元一副做错了事情的“乖宝宝”模样,低着头,向王揆拱手道。

    “哼!息怒?!你让老夫如何息怒?”

    王揆须发皆张,一拍桌案,指着王新元咆哮道:“老夫将二房的暗卫交给,是为了让你带领二房重新走向辉煌,而不是走向灭亡!禁军和刺史府若是顺藤摸瓜查到你身上,不仅咱们二房,整个王家怕是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为了避免被外面的人听到,王揆虽然愤怒至极,但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他起初采纳王新元的计策,让王新元全权负责这个计划,只是为了复兴二房,他可从来没想过要毁掉整个王家!

    王新元低着头,轻声道:“祖父放心,禁军只抓了星狼,其余参与埋伏的人全部葬身火海,星狼是您这些年苦心培养的杀手,孙儿相信,禁军从他口中一定问不出什么的!”

    “星狼!你还有脸跟老夫提星狼~?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星狼是老夫培养的杀手~?”

    王揆一听,彻底炸毛了,但与此同时,他心中还有一丝疑问,那便是王新元是如何知道星狼的身份并调动星狼的!

    王新元低着脑袋,默然不语。

    不管王黎有没有在这儿,他都不可能主动将王黎给供出来,因为他最近正在收买人心呢!

    可即便他不说,人老成精的王揆稍微一琢磨,便能猜出个大概。

    之间王揆眉头一皱,面色铁青道:“是王黎!你竟然让王黎调动星狼!呵呵~!好!很好!你这才刚过继到二房没几天,翅膀就赢了,敢擅自调动老夫暗中培养的杀手!那再过些时日,你是不是就敢指使王黎将老夫杀掉,你好取代老夫的位置~?”

    ……………………………………………………

    “什么?你竟然派王黎去烧毁炎黄书院物资?”

    王家祖宅,二房后院的一间厢房内,王新元将安排人埋伏李泰一行人的计划和王揆大致说了一遍,王揆听罢,不由瞪大了眼睛,既惊又怒道:

    “混账!胡闹!老夫先前不是跟你说过,在与突厥国师或者颉利可汗搭上线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吗?而且眼下太原城全城戒严,城中遍布府兵、衙役,你此番举动若是被人抓住把柄,你、我、王家二房全都完了!”

    “是孙儿孟浪了!还请祖父息怒!”

    王新元一副做错了事情的“乖宝宝”模样,低着头,向王揆拱手道。

    “哼!息怒?!你让老夫如何息怒?”

    王揆须发皆张,一拍桌案,指着王新元咆哮道:“老夫将二房的暗卫交给,是为了让你带领二房重新走向辉煌,而不是走向灭亡!禁军和刺史府若是顺藤摸瓜查到你身上,不仅咱们二房,整个王家怕是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为了避免被外面的人听到,王揆虽然愤怒至极,但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他起初采纳王新元的计策,让王新元全权负责这个计划,只是为了复兴二房,他可从来没想过要毁掉整个王家!

    王新元低着头,轻声道:“祖父放心,禁军只抓了星狼,其余参与埋伏的人全部葬身火海,星狼是您这些年苦心培养的杀手,孙儿相信,禁军从他口中一定问不出什么的!”

    “星狼!你还有脸跟老夫提星狼~?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星狼是老夫培养的杀手~?”

    王揆一听,彻底炸毛了,但与此同时,他心中还有一丝疑问,那便是王新元是如何知道星狼的身份并调动星狼的!

    王新元低着脑袋,默然不语。

    不管王黎有没有在这儿,他都不可能主动将王黎给供出来,因为他最近正在收买人心呢!

    可即便他不说,人老成精的王揆稍微一琢磨,便能猜出个大概。

    之间王揆眉头一皱,面色铁青道:“是王黎!你竟然让王黎调动星狼!呵呵~!好!很好!你这才刚过继到二房没几天,翅膀就赢了,敢擅自调动老夫暗中培养的杀手!那再过些时日,你是不是就敢指使王黎将老夫杀掉,你好取代老夫的位置~?”

    ……………………………………………………

    “什么?你竟然派王黎去烧毁炎黄书院物资?”

    王家祖宅,二房后院的一间厢房内,王新元将安排人埋伏李泰一行人的计划和王揆大致说了一遍,王揆听罢,不由瞪大了眼睛,既惊又怒道:

    “混账!胡闹!老夫先前不是跟你说过,在与突厥国师或者颉利可汗搭上线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吗?而且眼下太原城全城戒严,城中遍布府兵、衙役,你此番举动若是被人抓住把柄,你、我、王家二房全都完了!”

    “是孙儿孟浪了!还请祖父息怒!”

    王新元一副做错了事情的“乖宝宝”模样,低着头,向王揆拱手道。

    “哼!息怒?!你让老夫如何息怒?”

    王揆须发皆张,一拍桌案,指着王新元咆哮道:“老夫将二房的暗卫交给,是为了让你带领二房重新走向辉煌,而不是走向灭亡!禁军和刺史府若是顺藤摸瓜查到你身上,不仅咱们二房,整个王家怕是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为了避免被外面的人听到,王揆虽然愤怒至极,但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他起初采纳王新元的计策,让王新元全权负责这个计划,只是为了复兴二房,他可从来没想过要毁掉整个王家!

    王新元低着头,轻声道:“祖父放心,禁军只抓了星狼,其余参与埋伏的人全部葬身火海,星狼是您这些年苦心培养的杀手,孙儿相信,禁军从他口中一定问不出什么的!”

    “星狼!你还有脸跟老夫提星狼~?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星狼是老夫培养的杀手~?”

    王揆一听,彻底炸毛了,但与此同时,他心中还有一丝疑问,那便是王新元是如何知道星狼的身份并调动星狼的!

    王新元低着脑袋,默然不语。

    不管王黎有没有在这儿,他都不可能主动将王黎给供出来,因为他最近正在收买人心呢!

    可即便他不说,人老成精的王揆稍微一琢磨,便能猜出个大概。

    之间王揆眉头一皱,面色铁青道:“是王黎!你竟然让王黎调动星狼!呵呵~!好!很好!你这才刚过继到二房没几天,翅膀就赢了,敢擅自调动老夫暗中培养的杀手!那再过些时日,你是不是就敢指使王黎将老夫杀掉,你好取代老夫的位置~?”

    ……………………………………………………

    “什么?你竟然派王黎去烧毁炎黄书院物资?”

    王家祖宅,二房后院的一间厢房内,王新元将安排人埋伏李泰一行人的计划和王揆大致说了一遍,王揆听罢,不由瞪大了眼睛,既惊又怒道:

    “混账!胡闹!老夫先前不是跟你说过,在与突厥国师或者颉利可汗搭上线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吗?而且眼下太原城全城戒严,城中遍布府兵、衙役,你此番举动若是被人抓住把柄,你、我、王家二房全都完了!”

    “是孙儿孟浪了!还请祖父息怒!”

    王新元一副做错了事情的“乖宝宝”模样,低着头,向王揆拱手道。

    “哼!息怒?!你让老夫如何息怒?”

    王揆须发皆张,一拍桌案,指着王新元咆哮道:“老夫将二房的暗卫交给,是为了让你带领二房重新走向辉煌,而不是走向灭亡!禁军和刺史府若是顺藤摸瓜查到你身上,不仅咱们二房,整个王家怕是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为了避免被外面的人听到,王揆虽然愤怒至极,但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他起初采纳王新元的计策,让王新元全权负责这个计划,只是为了复兴二房,他可从来没想过要毁掉整个王家!

    王新元低着头,轻声道:“祖父放心,禁军只抓了星狼,其余参与埋伏的人全部葬身火海,星狼是您这些年苦心培养的杀手,孙儿相信,禁军从他口中一定问不出什么的!”

    “星狼!你还有脸跟老夫提星狼~?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星狼是老夫培养的杀手~?”

    王揆一听,彻底炸毛了,但与此同时,他心中还有一丝疑问,那便是王新元是如何知道星狼的身份并调动星狼的!

    王新元低着脑袋,默然不语。

    不管王黎有没有在这儿,他都不可能主动将王黎给供出来,因为他最近正在收买人心呢!

    可即便他不说,人老成精的王揆稍微一琢磨,便能猜出个大概。

    之间王揆眉头一皱,面色铁青道:“是王黎!你竟然让王黎调动星狼!呵呵~!好!很好!你这才刚过继到二房没几天,翅膀就赢了,敢擅自调动老夫暗中培养的杀手!那再过些时日,你是不是就敢指使王黎将老夫杀掉,你好取代老夫的位置~?”皱,面色铁青道:“是王黎!你竟然让王黎调动星狼!呵呵~!好!很好!你这才刚过继到二房没几天,翅膀就赢了,敢擅自调动老夫暗中培养的杀手!那再过些时日,你是不是就敢指使王黎将老夫杀掉,你好取代老夫的位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