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光头武僧在都市 易伤秋者

第七百四十九章 不死草与即将开启的诸神黄昏(两更!)

    易秋打开自己的综网面板中的配方库,随着他实力的增长,现在他的配方库已经变得非常庞大了。

    不过综网在这方面的检索做得非常出色,易秋没有花多少时间便找到了自己的灵能纹身库。

    在早期的时候,灵能纹身予以他不少的助力。

    至少他曾经的治疗者身份,就是灵能纹身所带来的助益。

    在现在这个阶段,灵能纹身仍然为他提供了一些功能性的帮助。

    但是比起之前的助力,已经小了很多。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灵能纹身对于现在的易秋,已经失去了它曾经的价值。

    事实上这是因为易秋在时间的分配方面,更多地注重血脉能力和职业能力所导致的。

    易秋现在的灵能纹身等级还颇为有限,但是他已经掌握了一些强大的灵能纹身配方。

    就比如说,在他视网膜所显示的最下方,一个看起来比较抽象的、毫不起眼的灵能纹身就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

    灵能纹身:不死草。

    是的,它的模样看起来并不华丽,但是它能够提供的增益却是足够使它变得璀璨了。

    本来,因为它所需要材料的原因,易秋并没有将精力放置在上面。

    但是现在,等他进阶传奇之后,就有相对宽裕的时间去进行综合实力的累积了。

    传奇经验和传奇之下的通用经验获得有一定的区别,至少以易秋了解,传奇职业提升所需要的传奇经验是需要传奇级别的冒险才能提供的。

    传奇之下的生物,只能提供极少的或者无法提供传奇经验的收益。

    不过像上古恶臭-拉萨古丹这种存在,仍然是能够提供非常可观的经验奖励的。

    遗憾的是,易秋所获得的上古恶臭-拉萨古丹之印只是上古恶臭-拉萨古丹的一部分意志灌入。

    如果能够得到上古恶臭-拉萨古丹的全部意志的话,易秋觉得自己的传奇职业道路会变得更加顺畅一些。

    易秋将神圣结晶(完美的)暂时收入物品背包里面,它的价值是随之使用者的操作而浮动的。

    而对于易秋而言,它的价值便是一个自然年内便能持续获得的重生机会……

    毋庸置疑,这次窥命所昭示的信息非常精准。

    易秋觉得自己需要对此进行更多的关注,这比起自己直接无脑地去寻找显然要划算得多。

    尽管并非完全是易秋短期内所预期的收益,但是它的价值仍然所毋庸置疑的。

    易秋摸了摸光头,现在他已经得到了足够的通用经验。

    现在,是时候去面对那所谓的诸神黄昏了……

    于是易秋直接点开综网面板,然后选择了退出战场:

    “正在检测人物相关退出权限……”

    “战场相关审核单位:邪物审判所对人物开发了相关权限,人物获得提前离开战场的权利……”

    “正在传送人物离开战场……”

    随着易秋视网膜上不断刷新的提示信息,他的视野开始由稳定的物质世界飞快地转入到混沌的虚空之中……

    …………

    …………

    “他离开了?”

    邪物审判所第三制裁长-齐耳布泽-耀光看着划过晶壁系的金光之后,对着身旁的同伴一位强大的秩序法术问道。

    “是的,正如您所预期的那样,他带着它离开了……”

    秩序法师一边操控着某种特殊的力量,一边回复道。

    他是上古恶臭-拉萨古丹的封印者主持仪式者之一,现在他正不断调整着上古恶臭-拉萨古丹的封印。

    这次,他们准备将上古恶臭-拉萨古丹放逐到某个虚空中的深邃通道之中。

    那里除了混乱的粒子之外,就连虚空生物也没有存活。

    虽然他们都知道,上古恶臭-拉萨古丹总是会有办法逃离的。

    因为它那独特的污秽特质,予以了它非常强大的复生能力。

    在与邪物审判所的对抗过程中,它也在不断成长。

    至少在数千年前,它是不会分割意识这种骚操作的。

    不过显然,这次它的分割带来了的并不是什么好的结果就是了。

    “我想吸纳他进入邪物审判所,我有一种预感,他将成为我们之中的核心力量……”

    “我已经老了,尽管我的躯体还能够再支撑数百年,但是我能感受我的灵魂开始慢慢变得迟钝了……”

    “在消灭它之后,我准备找个宁静的位面好好地睡上一觉……”

    “我觉得他能够胜任我的职务……”

    齐耳布泽-耀光看着眼前广袤的虚空,有些感慨地说道。

    “看起来他似乎并不是很热衷与此,至少我在他的意识中没有看到坚定的猎杀信念……”

    秩序法师皱了皱眉,然后说道。

    “不,我的老伙计,看来你仍然不能理解武僧……”

    齐耳布泽-耀光突然笑了笑,他满是皱纹的脸似乎因为想到了某些愉悦的事情而变得舒展了。

    “他们不会像我们这些老家伙一般,有着多么狂热的信念。”

    “他们总是冰冷的,就像一块不朽的冰块一般……”

    “你无法奢求自己能够理解一个每日冥想的武僧内心,你得去追寻一些更为实际的东西。”

    “你要理解他们,不能去看他们所表现的冰冷特质,而是要看到他们的行为所传递的讯息。”

    “相信我,他会作出自己的选择……”

    齐耳布泽-耀光收回自己的目光,他似乎一点也没有进行某些操作的意图。

    “看起来你很笃定?事实上他如果需要猎杀邪物的话,他会有更多的选择……”

    秩序法师摇了摇头,尽管同为秩序力量的坚守者。

    他却始终无法理解武僧,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依赖于内心秩序的家伙,根本不存在所谓严格意义上的秩序。

    “哈,是啊,可是只有我们,才是掌握了现阶段邪物最多讯息的组织!”

    “那些家伙,又能够比拟我们日以继夜的追杀……”

    齐耳布泽-耀光没有看向秩序法师,他很自信。

    因为在这方面,邪物审判所确实是最为独特的一个。

    只因为,他们的成员大多都是饱受过邪物侵害或者为了弥补某些惨重损失的老家伙……

    “我确信,他能够为我们带来一些惊喜……”

    “我们拭目以待吧……”

    齐耳布泽-耀光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通过综网投放了某个邮件。

    而邮件的发送人一行,他标记的是秩序法师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