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光头武僧在都市 易伤秋者

第九百六十章 定向粒子打击(一更!)

    冥想静室内

    易秋缓缓睁开眼,对于物质界的时间线而言,他不过是进行了一次凡物难以察觉的眨眼。

    但对于他灵魂所经历的时间而言,已然过去了1800天。

    “综网提示:已达到镇魇空间最大停留时间,正在脱离镇魇空间……”

    “警告:人物相关状态出现冲突,正在进行合计……”

    “综网提示:是否选择继承变化状态?”

    “人物选择继承,正在进行人物状态传承……”

    传承进度如下:

    定向粒子打击lv1(0%进度);

    定向粒子打击:

    类型:超凡能力

    品质:淡金(限定的,可晋升为橙金)

    能力限定:感知21点以上、体质20点以上、具备一项以上的超凡感知能力、具备微观+以上的观测能力、具备20级以上的生命等级。

    描述:

    粒子的某种异常活动,吸引了你的注意力:那是一片充斥着纯粹粒子的真空,那里的一切都在粒子的环绕下湮灭。

    你开始不断尝试和探究这种属于粒子的伟力,你开始试图将粒子朝着你所预期的方向去集中……

    技能效果:

    在进行相关粒子打击的时候,你有一定概率(基于你施放该类打击时候的综合状态)使得你所施放的粒子打击获得限定的纯粹化,它将获得极其高额的物理穿透性和一定的湮灭属性。

    随着视网膜上的提示信息刷新,易秋开始渐渐感知到来自来自粒子的微妙信息。

    说起来这个能力的获得,比易秋想象得要困难得多。

    按照易秋原来的理解,他更多地将其认为是一种相对高级的特殊施力技巧。

    现在想来,以一种特殊的施力技巧来阐述粒子真空的相关技艺,无疑是苍白的。

    它不仅仅只是力量轨迹的变换,虽然那确实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基石部分。

    但是对于定向粒子打击的获得,最终还在于易秋对于粒子的某种心灵干涉。

    那是一种很难用言语描述的奇妙过程,粒子的世界里心灵具备着相当重要的角色。

    对于凡物而言,哪怕他们能够用各种仪器来实现对于粒子的观测。

    但是在很多时候,它们呈现出的结果并非是绝对的。

    因为,在粒子的世界中,并不存在永恒的绝对。

    对于有些粒子而言,它是微妙的,是敏感的,是混沌的。

    它会轻易地受到心灵力量的干涉,从而被其赋予某些其他的属性。

    对于法师们而言,那是他们在施法的时候会经常用到的一种魔法粒子。

    曾经有法师将其定义为“奥能”,但新派法师推翻了这个定义,他们将所谓的“奥能”分解成更多的独立粒子。

    当然,易秋在这方面并不擅长。

    不过他找到了正确的切入点:如何用他那强大的意志去影响那些粒子,然后让其协助他完成物质的粉碎。

    对于粒子对于物质的相关特性而言,这其实并不困难,困难的是时间的限制。

    而且基于每个区域相关魔法粒子的数量和种类的不同,会造成一定的波动。

    不过即便是如此,这种粒子的发现也让易秋的定向粒子打击能力完成度获得了很大的助益。

    毕竟,对于通过重复摸索进行的能力训练而言,达到某个阶段之后,每一点的进步都会显得异常缓慢。

    而通过这种粒子,让易秋在一定程度上得以“逃课”。

    看起来通过1800个日夜,获得一项超凡能力是一件效率颇为低下的事情。

    但考虑到跨职业的巨大差异和该能力是传奇塑能者才能够掌握的相关技艺,这个进度已经算是非常快了。

    易秋在冥想静室中盘坐了一些时日,在消化完毕之后,他开始观测物质界玩家的情况。

    这个时候,易秋发现已经有玩家开始组团清理起地精来……

    …………

    …………

    “卦丕,快开枪啊,你用军刺墨迹个蛋蛋啊!”

    一个队友看着正拿着军刺捅杀着地精的陈卦丕,他顿时有些无语地高声喊道。

    “不要慌,只是一群地精,我练练手艺!”

    陈卦丕弯着腰一军刺捅中了前面的一头地精,在搅和了一下之后,他飞起一脚将其麻利地踢开。

    这个时候地精还没死,但是它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

    在内脏和主体肌肉被军刺重创的情况下,大出血很快便能够让它回归大地的怀抱。

    一般来说,地精是很难出现这种集体作战的。

    哪怕有数个部落的地精,在一头熊地精或者其他强大邪恶生物的带领下,勉强组成一支杂牌怪物军队。

    但是在死亡率达到20%,乃至于更低的时候,地精便会开始溃逃。

    那是地精的天性,它们很少会选择如此疯狂地进行冲击。

    而出现显著这种情况的原因,便是某种邪恶力量的干涉。

    陈郭达握着一柄木制长枪,枪头是用新研发出来的某种合金制造而成的。

    他冷冷地看着战场,但是那头团队任务中所描述的“邪恶存在”以及附着中“小概率可能出现的强大未知邪恶存在”,却一直没有出现。

    这让他有些费解,毕竟说起来团队任务的信息应该是不会出错的。

    当然这也不排除,某些微小的概率。

    陈郭达所获得的特殊力量,不仅让他对于长枪武器有了很大的技艺增幅,还让他在低级的时候就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无惧邪恶类生物的精神影响。

    等他的生命等级继续提升,他还能够获得非常大的精神豁免。

    当然为此,他需要付出一定的额外经验惩罚作为代价。

    毕竟,这种额外的传承力量也算是一种血脉了。

    在没有相关的版本号作为支撑的时候,过于强大的血脉需要消耗额外的通用经验作为惩罚。

    就像长生种的精灵,也需要消耗比作为短生种的人类更多的经验才能够获得生命等级的提升一样。

    陈郭达接受这个团队任务的初衷,就是希望通过长枪上叠加的某种状态来驱逐那个邪恶的存在。

    在相关人员的计算之下,他的成功率相当大。

    虽然肯定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但是在已经完成了简单难度的地精绞杀之后,他们肯定是要挑战更高难度的团队任务的。

    而就在陈郭达在思考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的时候,或许是明白了他们来到这里的动机,突然空气中开始出现了某种阴冷的薄雾!

    然后,一个带着邪恶气息的巨大雾状怪物出现在地精之中。

    它抽取着地精们的生命力,然后在原地开始大声地嘶吼!

    它的邪恶力量让周围的玩家感觉到某种巨大的压迫感,某种阴冷的力量不断地侵蚀着他们的意志和躯体!

    但是陈郭达却握紧了手中的长枪,他能够感觉到这个怪物刚好在他枪上附着力量的应对极限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