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女儿是鬼差 森刀无伤

第一百零九章 做人要言而有信,说杀你,就必须杀你

    沐长青醒过来时,惊愕地发现,自己不在御剑大会现场了。 .更新最快

    四周围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

    放眼望去,入目是一片接一片的黑色雾气,它们或连接在一起,或独自漂浮,偶尔还会摆出一个s型,或者b型,很神奇。

    偶有磷光闪过,天空就如繁星点点的夜空,美不胜收。

    看着这一切,沐长青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慌乱。

    他从来就不是胆小的人。

    但现在,事情已经完全超出掌控!

    必须离开这里!

    他挣扎着想要用轻功。

    然后,他发现了一件更惊恐的事情双腿没知觉!

    低头一看,脑袋瞬间就空白了!

    他看到,自己似乎正身处一个超大的沼泽地里。

    腰部以下的身体全陷进去了,不知道这沼泽有名堂,陷下去的部分,竟然就像被分割了一般,毫无知觉。

    伴随着身体下沉,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在眼皮底下荡开,扩散。

    只要再过十几分钟,水面就会漫过胸口,嘴巴,将他整个人淹没。

    对这点,他深信不疑。

    但此时令他感到惊恐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是透明的!

    忽然,他想到了不久前那宛如嘎嘣脆的一声“咔嚓”,

    猛地愣住了。

    然后,他五官迅速扭曲在一起,继而双手抱头,疯了一般“啊啊”狂叫起来。

    “我怎么可能会死!”

    “我怎么可能会死!!!”

    他歇斯底里地狂吼着,眼泪不争气地滑落,湿润了那张娇嫩老脸的同时,也敲碎了那颗骄傲的心。

    他想过自己可能会输。

    却没想到会输的这么无可争议。

    对方连一招都没出,直接就把他掐死了。

    这算什么?

    辛辛苦苦修炼百年,就这么完了?!

    他不能接受!

    以他的修为,就算是反派,也应该是最风光的大反派啊!

    至少要与女主进行一千五百集的爱恨情仇,最后因为女主横死而爆发小宇宙,一刀杀了主角,再自杀,全剧终。

    这才是他心目中的版本。

    至于人设方面,他感觉应该还能再完善一点,譬如与女二号再来点激情戏之类……

    等等!

    我特么到底在想什么啊?!

    沐长青傻傻地想着这个问题,反应过来后一脸崩溃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真是要被自己气死了!

    “啪啪啪……”

    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鼓掌声。

    沐长青猛地抬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着青色长衫的男子正缓缓朝自己走来,他浑身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雾气,一边走,一边鼓掌。

    “你这脑回路,不去做编剧可惜了,混什么修炼界。”对方呵呵笑道。

    沐长青眯着眼道:“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能不能放我出去?”话虽如此,他对这个来人,保持着最大程度的警惕。

    莫名其妙的沼泽,莫名其妙的男人,很难让人放下心来。

    终于,男人走到他面前停了下来,微微俯身,看着他。

    沐长青仰着头与他对视三秒,心中狠狠倒吸一口凉气,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帅的男人?!

    为什么同样是男人脸,人家的就能帅出花来。

    自己的老脸,却像是被刀削过一般。

    而且是用刀背削的。

    这种云泥之别,令人心碎。

    这时,沐长青听到对方说:“不好意思,刚才出手重了点,把你弄死了。”

    沐长青一愣,反应过来后猛地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瞪着对方:“是……是你?”

    无论声音与样貌截然不同,他很难将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不过现在,他悟了。

    “是啊,这才是我真正的样子,是不是比那具皮囊还帅一点?”对方很自信地问道。

    沐长青张着嘴,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直到意识到身体还在缓慢下沉,他才连忙求饶道:“大哥,大哥我错了,你放过我吧!”如果到现在还没意识到双方的差距,他也就白活那么多年了。

    但让他心灰意冷的是,他看到对方摇了摇头。

    “看到龙真尸体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你必须死,做人要言而有信,说杀你,就必须杀你。”对方认真地说。

    沐长青简直要跪了,这尼玛什么狗屁逻辑!

    不过转念一想,忽然大喜过望。

    “大哥,我这不已经死了么,您的目的已经达成,帮帮我,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吧!”哪怕是去阴间报道轮回转世,他都不想在这里莫名其妙的沉了!

    徐乐叹了一口气:“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沐长青愣住,怎么就是自己出尔反尔了?

    徐乐看他满脸迷茫的样子,就耐心分析道:“之前你要我证明我是鬼修,那时候你是人,我证明不了,现在你是鬼,我就可以证明了。”

    “你现在已经处在我元神之内,过不了一天,就会被全部吸收掉,到时候就会成为这里的一部分,满意么?”

    满意你姥姥个大腿啊!

    沐长青一口老血吐出十几米,但不敢骂,因为,真的怕了!

    徐乐说这里是他元神的时候,沐长青就吓尿了。

    这元神得多大啊,怎么跟大海一样,根本望不到边。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沐长青真是想破脑袋,都琢磨不出徐乐这么一号人。

    但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大哥你放过我吧,哪怕让我做个孤魂野鬼都成啊!”

    “不行,我不能违背你的遗愿,这是原则问题。”

    “你真不用这么有原则的!”沐长青泪流满面,不断嚎哭。

    徐乐却没再搭理他,转身走了,留沐长青在原地疯狂谩骂。

    “你会不得好死的!你会不得好死的!”内心充满绝望的他,已经不知道还能骂点什么,翻来覆去就是这几个词,声音渐渐沙哑。

    这时,徐乐却又忽然去而复返:“我感觉这样真的太残忍了一些,这样吧,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哪天心情好了,就放你出去吧。”说完,一把将沐长青提了出来,然后在他身上一拍,一股淡淡的黑雾绕在他身上,确保他不会再被沼泽吞没。

    做完这些,徐乐再次飞快离去。

    沐长青在原地呆了许久,忽然鼻子一酸,吧唧一下跪了下来。从必死的局面到现在这样,他已经再无所求。

    “谢谢大哥不杀之恩!”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将会孤零零在这里待上多久……

    与此同时,御剑大会现场,完全乱掉了。

    在得知沐长青真的死掉之后,众人进入了一段极其可怕的沉默时间。

    然后,清门的人集体暴走!

    眼睁睁看着掌门人被人打死还无动于衷的话,那他们以后就不用混了。

    是,这个男人是可怕。

    但他们也不是吃素的!

    他们是谁?

    修炼界鼎鼎大名的铁头娃啊!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这群不畏生死的汉子们,夹杂着对敌人的仇恨,发动了强有力的猛攻。

    于是,他们就真的死了。

    整个过程就持续了一分钟不到,冲上来的清门弟子被全数格杀,一个不留。那些没冲上来想跑的,徐乐也没去追杀,小猫两三只而已,他也不怕对方纠集人马找上门。如果真有那一天,大不了就把他们全部送下去好了。

    期间也有几个与清门交好的门派上来声援,同样被杀了个鸡犬不留。

    于是其他人就不敢动了,借故跑路其实在远处偷偷观察的李小帝看到这一幕,脑海一片空白。

    不光是他,即便是与徐乐熟悉的顾悦儿与李鹏程,此时的脸色也一个比一个白,徐乐的凶残,超乎他们的想象。

    这些人的反应,徐乐全看在眼里,心中没有一点愧疚感。

    是非对错,从来就没有绝对的。

    沐长青认为龙真该死,毫不犹豫就杀了。

    徐乐为龙真报仇杀了沐长青。

    为了自保,他又把那些寻仇的弟子和帮派全灭了。

    到底谁对谁错?

    立场不一样,看事情的角度就不会一样。

    总之,在十几分钟后,整个会场就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

    没有人敢再为清门出头,在清门被全数肃清,而己方又没有绝对实力的时候,所谓的伸张正义,在这里就是个笑话。

    好在这时候李鹏程大义凛然说出了沐长青的一些往事,众人听完,顿时如释重负,纷纷叫骂着“搞了这么多年,说什么杀龙真,就是为了给自己报仇啊,太不要脸啦”等等,这样一骂开,也就彻底没了找徐乐的由头。

    于是,原本要持续一个月的御剑大会,在这个晚上就匆匆结束。今晚这个大院里发生了不少事,但因为上空有修炼者布置的结界,完全不担心被外面的人听到。

    今晚过后,徐乐这个名字,将会传遍修炼界,在人间高层也占据一席地位。因为来参赛的这些门派大佬,在人间或多或少都有着一定地位。

    善后的事情自然有人料理,徐乐把龙真的尸体处理完之后,准备打车回家,结果车子打到了,一听那么远,纷纷表示不想去。

    徐乐正准备加价,李鹏程笑眯眯跑过来问要不要搭车。

    李鹏程的座驾是一辆皮卡,相比起那些小驾车,真是朴素多了。徐乐和顾悦儿坐在车上,那些徒弟们就在后面车兜里,一路咣当咣当颠簸回去,体验极差。

    一路上,顾悦儿都没怎么说话,看徐乐的眼神也是怪怪的,大约是有点害怕的味道,徐乐看出来了,却懒得解释什么。

    好在李鹏程是个话唠,一路上叽叽喳喳没个消停,气氛倒也不尴尬。

    在聊到居住城市的时候,这家伙就特别感慨地说:“还是你们这些沿海城市好啊,我们卫市跟你们就隔了两个市,气候就天长地别了,记得好像都有三五个月没下雨了吧,真是愁啊!”说着摇了摇肥脸,脖子上的肉就跟着晃动起来,特别壮观。

    接近三点的时候,李鹏程车子停在顾悦儿家门口不远处的位置,与徐乐交换过联系方式之后,这才满意地离去。

    看着车子走远,徐乐也准备回家。

    “谢谢。”身后忽然传来顾悦儿的声音。

    徐乐意外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却见顾悦儿已经飞快往家里跑去了,也就没再说什么。

    应该是下过雨的关系,今晚的地面有点潮,月光洒落下来,到处都能看到反光。

    徐乐一边想着之前的破事,一边来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不过就在他准备将钥匙插入锁孔的时候,忽然感觉不对劲。

    这个门锁,太潮湿了!

    不对。

    不光是门锁,就连整栋房子,仿佛都透着一股浓烈的潮气。

    那些潮气中,透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阴森味道。

    徐乐对比了一下周围其他房子,同样是湿的,但人家明显没有那种阴森感,心中顿时有了计较,直接放出神识笼罩房间。

    然后,他就惊讶地听到,徐贝贝正在和一个人聊天。

    “哎呀鬼差小姐姐,你就帮帮我嘛!”这是一个很好听的小姑娘声音,与徐贝贝的不一样,这个声音明显更清亮,是属于十六七岁少女的声线。

    “不行啦姐姐,你这个我帮不上哎!”这是徐贝贝的声音。

    帮忙?

    帮什么忙?

    徐乐一头雾水。

    这会儿应该是夜间版徐贝贝的值班时段。

    所以,是什么东西摸到家里来了?

    而且还是母的!

    一大串问题从脑海中闪过,徐乐没有用神识那“超强”的像素去偷拍,而是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能通过小黑这道守卫而进到家里,说明对方没有恶意,不用那么紧张。

    不过进门之后,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恶趣味的点子,对着某个房间大声叹了一口气:“哎呀,累死了,终于回来了。”

    这话一出,小房间里骤然安静下来。

    沙发上,原本正在睡觉的某只黑猫,抬头看了徐乐一眼,然后一脸嫌弃地摇了摇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