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咬火

第134章 三名跳楼者

    财、法、侣、地。 .更新最快

    有了财的助益,又是强化武功秘籍,又是大药滋补,

    这一周的日以继夜专心修行,让方正进步神速。

    《易筋洗髓经》从第五层,一路强化,修炼至《易筋洗髓经第七层》。

    推演秘籍方面,耗费他二枚符文。

    《九阳神功》也是从第三层,练至《九阳神功第五层》。

    推演秘籍方面,耗费他二枚符文。

    就连《大日金钟罩》,也被他练至《大日金钟罩(肆)》,耗费掉一枚符文。

    为了方便口语化,方正将《大日金钟罩(肆)》,称之为四极金钟罩。

    到了四极金钟罩的膜状态下,方正已练出四十八层蝉膜。

    不过这却是最为神奇的一点,体表皮肤之上即便叠加如此多的蝉膜,依旧薄如蝉翼。

    方正脑洞大开,不由想到黑科技的“纳米”铠甲?能量防护盾?

    赶紧掐灭脑洞。

    他是练武侧,不是点高科技树侧。

    作为精神武功的《不死印法》,也被方正练至了《不死印法第三层》。

    不是方正不想练更高。

    实在是符文存款已经告竭。

    《不死印法》作为中武侧的精神武功,一次强化秘籍所耗费太大,一次就要耗费掉他二枚符文。当强化至第三层时,已经共耗费了人皮经文上的六枚符文。

    甚至,方正在修炼《大日金钟罩》时,都不敢奢侈拿补血大药修炼,就是为了节省出补血大药,先奶上《九阳神功》和《易筋洗髓经》。

    因为《九阳神功》和《易筋洗髓经》,对身体负荷太大,除非他想练完后,在自助餐厅祸祸上十几个小时。

    尤其是当修炼至第六天时,就连修炼精神武功用的安心养神类药都强化不起。

    方正彻底断粮了。

    一旦断粮,他连《九阳神功》和《易筋洗髓经》都不敢修炼了。

    方正现在就正在冥店内烦闷着。

    他要再不想办法弄些收入,没了补血大药和养神类药物支撑修炼所需,进境速度太慢了。

    他练武需要气血。

    并不能像其他觉醒者那样,能依靠天地灵气来修炼。

    没了磅礴气血来支撑他的修炼需要,甚至一些对身体负荷太大的武功秘籍,他都没法修炼。

    一练就是亏损自身根基,恐怕自助餐里的普通血食,已经无法满足他日益壮大的胃口了。

    说白了还不是因为穷!

    是因为穷!因为穷!

    此刻晚上八点。

    冥店门前依旧还是冷清,空荡荡,阴冷,幽静,宛如一条无人鬼街。老街两旁古榕树的黢黑模糊树冠,如张牙舞爪鬼影终年遮挡住日月光芒,更是令老街成了阴气深沉的养阴之地。

    整条老街,除了在榕树下更显压抑的昏黄不明路灯外,剩余的几道微弱光芒,也都是来自几家阴气森森的不正常店铺。

    都是只在晚上才开门营业。

    此时的冥店内,时不时传出背诵九九乘法口诀,方正正在教小骷髅九九乘法,而反观小骷髅,眼眶中的那两道光芒,此刻一闪一闪,仿佛正很迷茫。

    自从人皮经文没了符文存款,练武进境放缓很多后,方正特地抽出一段空闲时间,正在教小骷髅九九乘法口诀。

    “今天先教到10以内的乘法口诀。”

    “你今天的作业,三十个汉字各抄写一百遍,然后再算二十道10以内的乘法数学题。”

    方正刚一说完,小骷髅已经两眼懵逼的傻在原地。

    不止还有语文作业,现在居然还多了数学作业!

    这个世界为什么要发明出数学作业?!

    不久后……

    冥店里多了名埋头掰着手指头,手忙脚乱算着数学题的小女孩。

    然后,方正继续拿出他的国产机,他近期一直在关注海崖神庙岛的最新动向。

    不过自上次之后,群主那边再未爆料出新的猛料,按照群主那位国外朋友回复,现在海崖神庙岛周围警戒非常严密,外人根本接近不了方圆十公里内。据说一旦有人靠近十公里之内,会马上遇到严格盘查。

    今天又是没有收获。

    仿佛海崖神庙岛成了国际上一片禁区,没了任何关于海崖神庙岛的报道,连个只言片语都再无法找到。

    就在方正还在继续翻找历史帖子时,忽然,本地头条推送来一条最新新闻。

    今晚七点左右,纣市有轻生者跳楼死亡。

    当看到这条新闻时,方正不由眉头一皱。

    就在他修炼的这几天里,纣市似乎一下子跳楼人数激增。过去半年都未碰到的一次,短短一周时间里,居然接连有三个人跳楼。

    新闻内容说的是,纣市接连三人跳楼,警方早已调查,正在展开对跳楼三人的调查。

    也就在这时,引擎的轰鸣声,撞碎夜下老街的宁静,当方正抬起时,正好就看到费队长的车已停在冥店门口。

    与之同时,还有一辆白绿相间的农贸货柜车。

    与方正打过两次交道后,特殊行动部的人已是算得上熟门熟路,有队员从货柜车副驾驶位下来,已经在打开货柜车的后厢门。

    然后马上有其他队员,从货车厢内搬运下来三口冰棺。

    “这次又要麻烦到你了,希望能再帮我们走阴一次。”费队长的身影,进入冥店内。

    当方正看清三口冰棺内的三具惨不忍睹尸体时,面露讶色:“这三具尸体,该不会就是最近闹得很大的三名跳楼死者吧?”

    费队长按了按太阳穴,神色有些凝重的点点头。

    费队长似乎最近忙得有些焦头烂额,看费队长不时按压太阳穴,目光里有些疲惫的神色,显然是有好几天未合过眼了。

    看到费队长点头,居然真是那三名跳楼死者,方正脸上正色道:“这次是什么情况?”

    “费队长需要我怎么帮你?”

    费队长先是递给方正三份个人档案,然后开始讲述起案件的前因后果。

    第一名死者:孙文飞;性别男;年龄:26周岁……

    第二名死者:赵亮;性别男;年龄:28周岁……

    第三名死者:李可心;性别女;年龄:24周岁……

    “死亡起因…玩来自西欧的恶魔仪式?”

    方正先是一怔,然后第一反应:“所以,这次是欧洲邪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