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咬火

第386章 强烈求生欲

    这里有妖气正文卷第386章强烈求生欲很快,有村民找来一根尼龙绳,把新娘尸体绑在了方正身上。

    可绳子还没绑完,绳子刚绑住新娘和方正的腰,结果香玉软骨的新娘身子,已经从绳子里滑下去。

    几次尝试,都是无用。

    “是你在搞鬼对不对?”张神婆直勾勾盯着方正。

    方正:“……”

    他完全是冤枉,他真没有搞鬼。

    张神婆没理会方正的辩解,让村民找来条麻绳,还让村民浸湿麻绳,增加摩擦力,往女尸和方正身上绑。

    同时,张神婆在旁指点道:“这次绳子别绑腰上,先锁住双肩再绑到李泗水的双肩上,老身还就不信了,这样还能滑下去。”

    村民在张神婆的指点下,老老实实绑好女尸。

    可方正一个起身动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动作幅度有点大,还是因为村民们心情紧张,绳子绑得太紧了,砰!

    绳子居然崩断了。

    女尸再一次仰面摔倒进棺材里。

    方正:“……”

    张神婆:“……”

    所有村民们:“……”

    三人组:“……”

    这特么是来拍喜剧片的吗?

    明明是本该很惊悚的深夜背女尸,莫名居然有点看无厘头喜剧片的喜感。

    果然,在不正经人的身上,你绝不能期望会发生什么正经的事。

    方正表示自己很无辜。

    他真的没搞鬼。

    村民握着崩断的麻绳,一脸懵逼表情,然后把断了的麻绳,重新打结连接好,继续把女尸绑到方正身上。

    结果,砰!

    方正一个起身动作,麻绳还是崩断了。

    “你确定还要让我来背尸?”方正带着善意的提醒,第二次询问身旁张神婆。

    可张神婆没有理会方正的善意提醒,她声音尖锐带着点气急败坏,手指村民们叫道:“你们就不会找根粗些的麻绳来吗,啊?!”

    这次足足等了几分钟,村民们终于拿着找来的绳子,这次是足足二指粗的麻绳,这是过年杀猪时专门用来绑猪的粗麻绳。

    几分钟后,负责捆绑女尸的村民们,终于轻吐出一口气,庆幸说道:“这次好了,尸体再没往下滑,绳子也没再崩断了。”

    只是,马上就有人牙齿打颤的惊叫道:“快,快看,是不是我的错,错觉…新娘闭着的眼睛…居,居然流泪了?”

    所有人头皮一麻。

    方正下意识回头一看,差点跟后背的新娘尸体侧脸贴侧脸了,就看到被绑在他后背的新娘尸体果然是在流泪。

    明明我才是被强迫的那一方好伐,我才是最应该委屈的人。

    怎么搞得你像是有天大的委屈似的。

    咦,不对!

    这好像不是眼泪,这好像是……

    这时,也有村民看出了问题,脸上露出比见鬼还惊骇表情,手指着新娘尸体,结结巴巴大叫道:“不是新娘在流泪…是,是,是新娘在全身流汗。”

    的确是新娘尸体在全身冒汗,这匪夷所思的一幕,顿时吓到不少人。

    活人有阳气,流汗表示阳气旺盛…那这冷冰冰尸体流得汗叫啥?冷汗吗?

    真是见鬼了,尸体在流冷汗?

    混在人群里的三人组,此刻也是一脸无语看着棺材旁背尸的方正,这尸体到底怕方正怕到什么程度。

    要不要这么夸张,先是打死不从,然后又全身冒冷汗。

    “行了,你赶紧上路吧。”张神婆唯恐再生变端,好不容易终于把尸体跟方正捆在一起,她立刻催方正背尸绕村子走一圈。

    “一路上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要惊慌失措,一切等回来后告诉我。记住,河神愿不愿意饶恕你们村子,就看你这趟背尸的诚意有多少了。”

    ……

    随后,方正背着背上不停冒冷汗的女尸,一路穿过灵堂,大院,当经过三人组时,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张神婆,轻道了句小心。

    三人心领神会,在人群中微不可查的轻点点头。

    方正这是让他们警惕,小心别被鬼物各个击破了。

    随后,方正踏出赵永达家,背着新娘尸体,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孑然一人,渐行渐远。

    回头看一眼背后还在不停冒汗,皮肤犹如活人吹弹可破的女尸侧脸,方正心头低低叹息一声。

    如果张神婆和村民口中关于渡轮失事的事是真,那这名看上去年纪还十分轻,应该还是女大学生年纪的新娘身世,有些凄惨。

    至于张神婆所说的,什么打通阴间关系,借助阴间人脉关系,走阴一趟阴间后得知事情真相的说词,方正不屑一顾,没有信。

    若说当初这张神婆靠着新娘尸体,走阴了解新娘的死因,方正相信。可至于打通阴间关系,在阴间有人脉等说法,完全就是民间骗术的说辞了。

    乡下神婆、假和尚、假道士不都是用这一套骗人的吗。

    原来,白天的时候,三人组里有人找上方正,是来谈联手合作的。

    因为一个鬼婴都不容易对付,今晚可能更加危险,所以考虑再三,只能过来找方正谈合作,先顶过去今晚再从长计议。

    争功劳的事可以暂时先放一放,如果提前淘汰出局,那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一心想着割韭菜的方正,自然没意见。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整天,他们通过李泗水的怨气,一直在跟着重要线索。

    只是……

    黄建安的失踪,赵永达尸体的消失,新娘离奇裸死在赵永达棺材的经过,他们都没看到,始终有一种朦胧感在阻挡他们视线,也许正是来自李泗水记忆的朦胧与没有看见。

    后来也得到进一步证实,原来赵永达的死亡过程,击杀鬼婴的人也并未真正看到,他只是在赵永达的死亡地点附近遇到鬼婴袭击,这才做出了这个猜想。

    方正背着身上的女尸,内心毫无波澜,空荡荡的村子里只回响着他一个人不疾不徐的走路脚步声,反倒是乘着难得的安静,慢慢捋清一条条线索。

    这次的黄河古村消失事件,应该就是跟民间传言的黄河河神有关,这河神可能是鳖精,也有可能是尸煞,但绝对不是神话传说里的神。

    现在只剩下三个问题。

    黄建安去哪里了?

    赵永达的尸体又在哪里?

    河神老巢在哪里?

    一边想着心事,空旷无人的漆黑村子里,只有方正背着后背女尸的脚步声,嗯?!

    有情况,方正猛的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