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 咬火

第728章 六月六,只埋六尺六

    一名脸上涂着诡异红腮的驼背老头。m

    手里打着更,一手又敲着铜锣,脸上带着诡异笑容的从地牢远处走了过来。

    那驼背老头一间间隔间走过去,一个个牢房走过去,他在检查!

    在检查每一个隔间和牢房!

    可惜,每一次都是空手。

    但那驼背老头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减少,甚至连一点变化都没有,始终保持着同一个笑容。

    仿佛是僵尸笑容,已经僵化,一成不变。

    看着那驼背老头不放过每一间隔间和牢房,方正当即心头一沉,他顿时有一种不好预感。

    而驼背老头那奇怪的诗,还在一遍遍在幽长地牢里回响起。

    “仙佛茫茫两未成,只知独夜不平鸣……”

    “尘归尘,土归土,生死有命,再辉煌,不过一黄土,一捧青灰……”

    “百无一用是书生……”

    光是听这诗的内容,就给人不好预感。

    更何况,方正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他眼前所处的环境,到底是怎么回事!

    终于!

    那驼背老头走到近前。

    驼背老头首先是看向方正对面考场隔间的疯子书生,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声,始终没有停。

    仿佛正期望着考场里的书生最好都死绝。

    然后他就能都勾走这些书生的灵魂。

    方正不顾这地牢里的浑浊恶臭,人深呼吸一口气,脑中开始观想魔猿观,人再次返祖,化作一头面目可憎,凶神恶煞的魔猿,就等那驼背老头转过身来,发现到他后,两人爆发一场恶战。

    驼背老头,一声声咒骂着疯子书生,想要把疯子书生给骂死。

    骂久了,似乎见还没骂死疯子书生,终于,驼背老头转过身来,看向方正所在的牢房方向。

    当看到方正牢房时,方正明显看到,驼背老头的两只瞳孔,猛的一亮,眼里升起喜色,还有邪恶气息。

    咣当!

    牢房铁门,被驼背老头打开,驼背老头走进了牢房,并从后背拿下一把木尺。

    那木尺不是寻常的木尺,而是一把密密麻麻写有五行,风水,堪舆秘术专业术语的木尺。

    “天下棺材七尺三,今天六月六,只埋六尺六…超过六尺六寸的部位,可以吃掉,可以吃掉…不行了,越说越饿,好饿,好饿……”

    吧唧,吧唧。

    驼背老头说着,居然口角垂下长长口水,嘴里吧唧吧唧嘴馋着,简直就像饿死鬼般。

    方正也终于认出来,驼背老头手里的木尺是什么,那是一杆鲁班尺!

    这个时候,方正也发现到那驼背老头,不是在看向他,穿过他身体,是在看向他身后的牢房一个角落。

    方正警惕,戒备,小心侧转身体,看向身后的牢房角落。

    原本只有他一个人的牢房里,居然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脸朝下,倒在地上的死人。

    那人可能死了已经有很长时间,尸体都腐烂发臭了,但因为地牢里的空气本身就是恶臭难闻,才导致方正一时未察觉。

    牢房里不止是多了一个死人,就连石墙上,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行血字。

    那血字如苍龙游走,银钩铁画,字体沉凝,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字主人在生前,定然是个正气浩长的正直之人。

    不过,方正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牢房里的死人,没有留有长辫子,跟对面的辫子考生,明显来自两个时代,就连衣服上的花纹,样式,也跟书生的不一样,样式很古老。

    辫子书生所在的朝代,是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假如比辫子书生还古老的衣物花纹,那岂不是说…死在这牢房里的人,还在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之前?

    方正一时想得有些脑子疼。

    这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个年代的人,怎么会同出现在一个地牢里?尤其是一边是监狱,一边却是科举考场?

    方正觉得墙上的血字,或许会是关键。

    可就当方正的注意力,稍稍移向墙上的血字,就这么稍微松懈的间隙,一股恶寒,猛然袭上心头,寒毛炸立而起!

    那是源自生物本能对于危险临近的警兆!

    方正想也不想,脚下猛力一蹬,人一边往后疾退,一边朝身前轰杀出一拳,出手果断,不拖泥带水,一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的连贯做出…口里滴下哈喇子的驼背老头,正两眼绿油油的饥饿飞扑向他。

    手里鲁班尺朝他拍来。

    “今天六月六,只埋六尺六…超过六尺六寸的部位,可以吃掉,可以吃掉…不行了,越说越饿,好饿,好饿……”

    我饿你麻痹!!

    魔猿凶神恶煞,一颗拳炮轰出。

    可就在一触即发的千钧时刻,啪嗒!

    幽长,诡静的地牢长廊,忽然响起一声脚步,驼背老头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威胁,他如芒在背般,身体不进反退,人猛的一退。

    就见在牢房的门口外,鬼鬼祟祟躲着一名小女孩,只露出半个小可爱脑袋,那乌黑乌黑的眼珠子,偷窥着牢房里的驼背老头。

    那小女孩的年纪不大,约摸是十一二岁的年龄。

    小脸洁白,干净,带着天真无邪的干净。

    只有那双乌黑,乌黑的眼珠子,冷冰冰得不像是个正常小孩子。

    “你喜欢玩捉迷藏吗?”

    “你不说话,那就是很喜欢!那么,我们来玩捉迷藏吧!”

    牢房外的偷窥女孩,天真无邪的脸上,却是冷冰冰,没感情的说道。

    “我是鬼,你是人…你要藏好哦……”

    “你要藏好哦,我数到六十,就来捉你哦…一,二,六十!结束!我捉到你了!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呢!”

    ……

    走阴的时间流逝,与外界并不相同。

    就如方正上次的黄河古村一行,在里面一个月,在外面可能还不到半小时。

    当冥店的门打开,川谱羊、费队长等人,看到安全出来的方正,脸上神色都是一喜。

    可很快,几人都发现到,方正脸上的神色有点不对。

    “方老弟,你没事吧?可是这次的走阴调查,并不顺利吗?”费队长关心问一句。

    川谱羊也是问方正怎么了?

    于是,方正说出了这趟走阴的所有细节,包括最后的地牢、书生、驼背老头。

    “什么!放羊娃你是说,你在走阴的时候,见到鬼母了?俺老羊就知道,放羊娃你跟鬼母绝对有一腿,你才刚回到纣市,鬼母就又开始对你小动作频频了!”川谱羊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牛皮哄哄得瑟样。

    此时满怀心事的方正,没有开玩笑的心情,他向川谱羊询问,他最后看到的那个地牢,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