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鱼人二代

第0880章 一起去当小白鼠

    杰森因为实在不习惯别人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感觉,只搓几下胳膊就闪人了,无论申大鹏和唐魏怎么嘲笑,再也没躺到搓澡床上。

    三人又做了全套的按摩服务,这次杰森倒没有太过激的反应,在米国的时候,他曾在一家私人医院见识过中医理疗和中药调理的效果,现在感觉按摩跟他看到了理疗有些相似,还挺舒服的。

    “这是你们的中医理疗吗?很不错啊!刚刚感受了你们国家的春运,又体会到你们国粹的中医,我这次算是没白来。”

    杰森穿着按摩的浴服倚在床边,模仿着刚才按摩的手法和位置,回忆刚才按摩女工教给自己的学位,用力在脚掌按来按去,疼又舒爽。

    “这哪是中医理疗啊,这就是缓解压力、舒筋活络的按摩,让你身体轻松轻松还可以,说到治病,还得去正规医院找好的中医大夫。”

    唐魏摇头晃脑、伸着懒腰起身,继续按摩之后的筋骨活动,“我们磐云市有个老中医特别厉害,八十多岁了,身子骨还像个年轻人似的硬朗,据说以前还到京城给国家领导做过术后恢复调理呢!”

    “我和杰森年轻力壮,没啥病。要是有机会,不如你自己去看看,问问老中医,嘴碎是什么毛病,是不是阴阳不调!”

    申大鹏拍打着自己的肩膀啪啪作响,怪不得那么多不差钱的人没事就桑拿按摩,的确是一种享受,浑身上下,精神百倍。

    “铛铛!!”

    几下大力的敲门声响,接着便是王雨莹不耐烦的声音,“申大鹏,都两个多小时了,你还没享受够啊?要不要再给你找个按摩的,重来一遍呀?”

    “不用了,已经挺舒服了。”申大鹏打开包房门,看着满脸哀怨的王雨莹,“你没事忙了吗?等我们两个多小时干什么?”

    “你又找事是不是?不想好好聊天?你以为免费劳动力就好欺负?”

    王雨莹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房间里面的唐魏和杰森,极小声的呢喃,“扮猪吃老虎的装怂,你是心理变态,喜欢被压抑、被欺负吗?”

    “咳咳,你厉害,我说错话了,有啥事说!”

    申大鹏并非是喜欢装怂被欺负,只是他不想让父母知道他跟公司的关系,更不想让外人知晓,父母有可能误会、担心,至于外人……在他们看来,一个副县长、公安局长的儿子,无论做的多成功,肯定都是因为父辈人的关系。

    被无关痛痒的人们误会不要紧,可是一旦被以讹传讹的传出闲话,怕是会耽误父亲的仕途前程,毕竟国家有明文规定,严禁在职党政干部极其家属出资经商。

    如果股份的事情产生误会,只怕会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当初申大鹏在名义上把公司股份全部交给小姨和王雨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食品厂的功能性饮料有试用装,你不去尝尝吗?口味要是不过关,年前还有机会做些必要的微调。”

    “好,马上,穿衣服就走。”

    申大鹏嘭的关上门,回屋里就重重叹了一声,当初食品厂刚建立的时候,他可是一天四顿的方便面配莹莹同学,现在回想起来,那种呕到嗓子眼的感觉还挥之不去,“穿上衣服走吧,跟我一起去当小老鼠了。”

    “干什么去?小白鼠?”唐魏虽然好奇,但还是听话的乖乖穿上衣服。

    “去了就知道了,好吃好喝管你饱。”

    “还有这好事?太棒了。”

    唐魏兴奋的手舞足蹈,还真单纯以为有天大的好事。

    可是缓缓穿衣服的杰森却从申大鹏的话语中听到了阵阵无奈,再回头看看唐魏激动的样子,更觉得单纯好笑。

    王雨莹开车,载着申大鹏三人赶往食品厂,其实功能性饮料已经研究了几个月,员工每人都可以往家带几箱品尝装,还专门写了口味的品评表,不敢说味道老少咸宜,至少也是满足了厂子大部分员工家属的口味。

    这次非要叫申大鹏去厂子里尝试口味,王雨莹莹纯属是闲的无聊,想给申大鹏这个甩手掌柜找点事做,要不然她心里不平衡,同样都是公司的股东,凭什么自己和小姨累死累活,申大鹏却可以领着朋友按摩享受?

    或许是心里憋着一股火气,王雨莹开车的速度比往常还要快许多,再加上县里的马路上车辆也不多,足够允许她潇洒自如、快意恩仇的拐来拐去。

    “漂亮姐姐,您慢点开成吗?我胆小!”

    唐魏在后面被车子拐的晃来晃去,每当王雨莹超车的时候,他都觉得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他自己也会开车,虽然还没考驾照,但他敢保证,肯定比王雨莹现在的技术要好得多,至少能开的平平稳稳。

    “快吗?我倒是觉得王小姐车技了得,有当赛车手的潜质。”

    杰森更年长一些,在米国所见所闻的眼界也要比国内更宽阔,对于王雨莹这种稍显强势的女生,他倒是觉得比印象中的温婉东方女生更具个性。

    “多谢夸奖!这辆宝马还是差一点,要是开我的保时捷,说不定能更快些。”

    王雨莹嫌弃的拍了拍方向盘,如果这一幕被李泽宇看到,不知是什么心情,一个想得而不得,一个全然不当回事,时也,命也。

    车子经过火车站外的马路,一片片平房废墟映入眼中,还有几家平房被拆了一半,砖瓦、电线、破旧不堪的门窗随处可见,显得周遭环境有些破落。

    杰森将一切收入眼底,眉头微皱,“大鹏,早晨出车站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这些,好好的房子,为什么要全都拆了?重新盖楼吗?”

    “响应国家棚户区改造的政策和城市建设的统一性规划,发展中城市必经的过程,你们米国地广人稀,小城市都变成大农场了,是不会有这种割肉的感受滴。”

    王雨莹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心里还暗暗嘀咕,这老外是读书读傻了么,拆了旧房不去盖楼房,难道还要盖公益性的广场不成?开发商不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