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鱼人二代

第1132章 锁定寸头

    申大鹏回到家,母亲刘凤云正在收拾厨房,父亲在卧室里早已睡过去,鼾声如雷。

    申大鹏知道,父亲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休息,他没有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视,而是去卫生间洗漱一番后,生怕惊扰到父亲,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青树县公安局刑侦科。

    申海涛火急火燎的踏进科室,一眼就瞅见了坐在沙发上愁眉苦脸抽烟的刘宁臣。

    不用说,从自己这个手下的脸上就能看出来,昨晚一定又是没有任何收获。

    刘宁臣第一时间看见申海涛,立即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申局……”只说了两个字后,刘宁臣脸色难堪,不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不用说,申海涛心里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不过他微微一笑,显得神采奕奕,并没有前两天焦头烂额的样子。

    “来来,你们赶紧看看这个东西……”

    申海涛从包里拿出那个U盘,放到了刘宁臣的手里。

    刘宁臣一愣,不禁瞪大了眼睛,看看手里的东西,又抬头盯着申海涛看了半天,“申局,有线索了?”

    刘宁臣当然认识自己手里这是什么东西,凭着职业的敏感,他预感到申海涛给自己的这个东西里,一定有关于打砸汽修店的重大线索。

    这几天为了侦破汽修店的案件,顶着县里领导的压力,刘宁臣他们可谓是不惜一切代价,但是换来的,却是毫无任何线索。

    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别说申局,自己这个主抓刑侦的副局长恐怕位子都会保不住。

    而申海涛一大早过来,一改阴郁的神情,一脸的兴奋,给了自己这个东西,催促自己看看,那就说明,他绝对掌握了什么重大的线索。

    刘宁臣话一出,还没等申海涛说话,眉梢间瞬间舒展起来,兴奋的点点头,转身就将U盘插进了旁边一直开着的电脑,鼠标一点,一段段视频片段显示出来。

    “这是打砸汽修店嫌疑人的视频?”只打眼一看,刘宁臣已经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

    申海涛轻轻摇摇头,坐在刘宁臣的一边,“也不敢确定,所以让你先看看再说,分析分析。”

    “申局,你从哪里搞来的这些视频?”

    之前,据交通局那边说,涉及汽修店周边以及主要路段的监控在案发前已经被嫌疑人悉数破坏了,所以并没有录到嫌疑人的蛛丝马迹。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让你看就赶紧看,说不定,嫌疑人的线索就在这些视频里呢。”

    申海涛听着刘宁臣絮絮叨叨的话,有点不耐烦了,况且,自己现在也想第一时间从这些视频里得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并且以此尽快抓到犯罪嫌疑人。

    刘宁臣点点头,他能理解申海涛此刻迫切的心情,于是赶紧打开第一个视频看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两个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从电脑跟前站起来,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

    “小刘,这些视频来的很是及时啊,最起码现在看来,我们可以完全锁定其中的一些犯罪嫌疑人。”

    申海涛和刘宁臣两人专注的盯着电脑,花了一个多小时看完视频后,心里已经多多少少有些底了。

    “没错!”刘宁臣显得很兴奋,“从这些视频上来看,距离案发时间前后,汽修店周围有人员活动,为首的是个寸头,带了十几个人,而且手里还带着家伙!”

    “虽然没有他们打砸汽修店的直接视频,但是这个时间段,正是凌晨时分,他们出现在这里,很有作案可能!”

    申海涛听着刘宁臣的分析,不断的点着头。

    “还有,联系别的视频可以看出,这个寸头在案发前几天频繁出入金辉公司以及陆时波的家里,可以肯定,这些人绝对是陆时波的手下,或者和陆时波联系紧密的人!”

    凭着多年的刑侦经验,刘宁臣说出了自己的分析判断,而且看着申海涛肯定的神色,刘宁臣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申局,依我的意思,现在应该立即调查视频中的这个寸头,查清他的身份!”

    申海涛坚定的点点头,“好,立即去办!越快越好!”

    刘宁臣迅速站起来,喊来一个女警员重新调出视频,将寸头最清晰的影像截图打印出来。

    拿着到手的彩打照片,盯着上面寸头的模样,刘宁臣脸上浮上一丝凌厉之色,吩咐女警员带着照片迅速去找户籍科,查清寸头的真实身份。

    很快,户籍科那边就传来消息,查到了寸头的真实身份和家庭住址,刘宁臣向申海涛做了汇报后,申海涛觉得事不宜迟,应该立即抓捕。

    在得到了申海涛的指示后,刘宁臣带人开车迅速奔向寸头的家。

    在县公安局办公室的申海涛坐立不安,刘宁臣离开已经半个小时了,寸头的家在城郊,按理这个时候已经到达寸头家,如果不出意外、寸头在家的话,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抓住了。

    可是,办公桌上,申海涛的手机静静的躺在那里,没有一点声响,让申海涛更是心急如焚,平时抽烟不多的他,此时已经抽了不下三根了。

    焦躁不安的申海涛又拿起一根烟,刚准备点燃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申海涛一愣,随即丢下烟快速起身,迅速将手机拿在手里接通,“小刘,情况如何?”

    “申局,寸头不在家里,家里只有他的父母,据老两口说,寸头已经几个月没有回家了!”

    电话那边传来了刘宁臣急促的声音,一副懊丧的口气。

    申海涛一怔,这个结果也在他的预料中,像这种小混混,常年不沾家的很是正常。

    稍微停顿了一下,申海涛沉声说道:“根据视频迹象,这个寸头和金辉公司来往密切,可以去金辉公司调查一些他们的司机,让他们辨认照片,这是获取寸头行踪的最好办法!”

    “好的,我现在立即就去办!”刘宁臣在电话那边应着,随后迅速挂断了电话。

    收起电话,申海涛又陷入了焦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