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晨星LL

第1445章 是你有问题

    “金陵大学站到了,在本站下车的旅客请携带好随身物品,请按次序依次下车……”

    头顶飘来的提醒声,将陆舟从对过去的回忆中唤醒。

    与此同时,全息眼镜打开的实景导航系统中,也印上了到站提醒的弹窗。

    关掉了悬浮在面前的全息面板,陆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随着人流向车外移动,怀着激动而忐忑的心情踏上了他曾经挥洒过青春的地方。

    然而当他前脚踏出车站,阳光洒在脸上的那一瞬间,陆舟整个人都愣在了那。

    这里……

    到底是哪?

    和记忆中的金陵大学完全不一样,熟悉的梧桐小道不见了,草坪上飘着园艺无人机,坐落在两旁的银白色建筑看不出是什么功能,甚至就连教学楼的造型都整个变了样。

    推了推鼻梁上的AR眼镜,陆舟设置了数院实验楼的标签,然而眼前的导航光标却分成了三条指向不同的路径。

    3座实验楼?!

    看到导航系统反馈结果,陆舟顿时惊了。

    啥时候数学系这么有钱了?

    就在陆舟一时间犯了难,不知道该去哪儿的时候,他的背上忽然被撞了一下。

    虽然是猝不及防的一撞,但陆舟自己倒是没啥事儿,撞他的那个人却是差一点就摔在了地上。

    “抱歉抱歉,赶时间!”

    从地上捡起了眼镜,那不小心撞到他背上的男生连忙向他赔了声不是,然后马上就要走。

    不过,陆舟哪里肯错过这个机会,正准备找人问路的他,连忙一把拉住了这小子的胳膊。

    “等一下同学,请问数院怎么走?”

    “数院?”那男生愣了下,看着陆舟问道,“哪门专业的?”

    被这么问了一句,陆舟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数论……”

    一听是数论,那戴方框眼镜的男生一瞬间回过了神来,一脸悲壮地反握住了陆舟的手。

    “卧槽,我还说你是哪个院的大兄弟这么慢腾腾的,还特么是我们院的!面瘫的课你都敢这么磨蹭,学分不想要了吗?!”

    面瘫?

    陆舟微微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便被拉着跑了起来。

    “等,等一下。”

    “等什么啊,赶紧走啊!”

    “我的意思是……没有什么更方便的交通工具吗?”

    “在学校里头你还想咋样,开车飞过去么?咳咳……你这家伙体力还行啊,跑步都不带喘气的,我都特么的……特么的……干!你别和我说话了。”

    陆舟:“……”

    这不特么的都是你一直在说话吗?

    不过你这体质,才跑了几步路就喘成这样,未免也太差了吧。

    当陆舟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这个这个话痨的小伙子给带到了教学楼里,猜着上课铃声的点儿,踏进了一间座位呈现U型分布的阶梯教室。

    在后排找到了位置坐下,环视了一圈教室的陆舟,看向了旁边那个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学生,饶有兴趣地随口问了句。

    “这种大课,一般是不点名的吧?”

    这个时代的学生都这么勤奋了吗?

    “点名?那是啥……”

    看着那小伙子脸上愣神的表情,陆舟立刻猜到自己八成又是犯了“冷冻人社会差异综合症”,于是赶忙改了口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张韬!”

    “那台上哪个呢?”

    “孙景文教授……”眼睛一瞬间瞪的老圆,张韬不敢相信地看着陆舟说道,“我去,你连面……连他都不认识?”

    听到这个愚蠢的问题,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眼见这小伙子还算是有趣,于是顺嘴调侃了一句说。

    “你猜为什么每次开学术会议,我从来不找别人要名片?”

    张韬斜了他一眼。

    还每次……

    就你这年龄,顶天了能蹭个两次不?

    不过他倒也没拆穿,随口敷衍了一句。

    “为什么……”

    没有去管那语气中的敷衍,陆舟轻轻叹了口气。

    “因为我脸盲啊。”

    咋说呢?

    他不认识的人多了去,反正大家都认识他就行了。

    然而,这小子显然是把他的话当笑话听了,扑哧地一声捂住了肚子,夸张的抽搐了好一会,才别扭地直起身子来。

    “咳咳……哥们儿,你说话真逗,我这口气都差点没喘过来。咱要不交换个虚拟社群账号?有空一起刷珈蓝帝国的星球本,和你一起下本肯定不无聊。”

    陆舟神秘一笑,也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指了指讲台的方向。

    “开始了,咱还是好好听讲,别的东西等下课再说吧。”

    台上。

    一名带着无边眼镜、穿着笔挺朴素的正装、表情一丝不苟的男人,走到了讲台前。

    食指在多媒体讲座上敲了两下,一圈圈数码状的裂痕向四周铺开,在墙上排开了四面白板。

    陆舟总算是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被学生们叫做面瘫了,因为他的表情实在不怎么丰富。那面部肌肉就仿佛是为了节能一样陷入了休眠,从走进教室开始,他脸上的表情就没有变过哪怕一丝一毫。

    “今天的内容可能会有些超纲,涉及到数学界当前最困难的问题,即狄利克雷L函数的所有非平凡零点是否位于复平面Re(s)=12的直线上。”

    “如果预习过功课的话,对这一问题应该不会陌生。该命题是陆院士在2022年圣彼得堡国际数学家大会上提出的推广问题,常被称作广义黎曼猜想,同时也是我所研究的问题。”

    “我的教学理念一直是如此,数学是在实践中磨练的学科,若是不加以思考,我教给你们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变成你们的东西。”

    “能听懂的尽量听,听不懂的录下来,回去慢慢琢磨。”

    说着,在一种学生们的唉声叹气中,他转身面向了第一面白板,随手便在上面写下了一行算式。

    这行算式让坐在陆舟旁边的张韬痛苦地皱起了眉头,不过陆舟却是熟悉的很。

    这东西……

    他在圣彼得堡的数学家大会上好像板书过来着?

    “将欧拉乘积公式中的无穷级数替换为复指数s,然后设定Re(s)>1时,引入狄利克雷L函数……有意思。”

    听着坐在自己旁边的这位大兄弟嘴里的轻声自语,张韬顿时惊了一下。

    这特么都有人能看懂?

    他刚打算在学校的匿名社群上吐槽,面瘫又在那儿写些只有他自己看得懂的鸟语来着……

    “你能看懂他写的是什么玩意儿?”

    陆舟随口回道。

    “算是吧。”

    张韬试探着问了句。

    “群……群构法?”

    “你在说什么蠢话,”陆舟淡淡地斜了他一眼,“引入了狄利克雷L函数之后的部分,当然是代数几何统一理论,你见过长这样的群构法吗?”

    问题是代数几何统一理论我也没见过啊……

    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知,张韬面露惭愧之色地闭上了嘴。

    陆舟轻轻叹了口气,平头论足地继续说道。

    “……还凑合,在我的印象中很少有人能将这套理论理解到这种程度,就是用法死板了点,老办法不是什么时候都管,再做一点变通就好了。”

    一听到这句话,张韬的脸色顿时更加的惭愧了。

    妈耶,同样是装逼,这逼咋就装的这么清新脱俗、圆润自然、脸不红心不跳手不抖呢?

    关键是自己差一点就信了。

    真特么是个人才啊!

    一个走神的时间,将台上的白板已经写满了一面,陷入沉思的孙景文教授,似乎是忘记了自己身处于教室之中,全身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眼前的问题上。

    然而,他似乎是遇到了一点点麻烦,眉头紧锁的站在那里,仿佛在为难着什么。

    事实上,他也确实遇上了麻烦,至少在陆舟的眼中是如此。

    若是没有人提醒他的话,只怕想到明天去,他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了。

    很清楚这种钻进牛角尖的感觉,陆舟轻轻叹了口气,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帮帮这家伙的时候,视线忽然落在了桌角的红色按钮上。

    眼中浮起了一丝好奇,陆舟用食指碰了坐在旁边的张韬一下,指了指那个按钮。

    “这是啥?”

    “代替举手用的,一般这种大教室会有。”

    “原来如此。”

    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陆舟便伸手按在了那按钮上。

    原本以为会有红灯闪烁,或者提示的音效之类的现象,结果什么都没有。

    然而陆舟很快便看见,一双双视线齐刷刷地看见了他这个,简直比拿个大喇叭喊都引人注意。

    目瞪口呆地看着按下按钮的陆舟,坐在他旁边的张韬整个人都吓傻了,赶忙扯了一把他的袖口。

    “卧槽……你不想活了?!”

    在金陵大学的数学系,是个人都知道,那个面瘫平日是最讨厌别人打断他的思路的。

    尤其是当他的研究处在关键阶段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打断他起来提问,简直和找死没什么两样。

    张韬的声音到最后越来越弱,因为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一道锐利的视线,已经从讲台上射了过来……

    推了推无边框的眼睛,孙景文教授面无表情地看着陆舟。

    “你有问题?”

    “没,”从座位上站起身来,陆舟轻轻摇了摇头,笑了笑说,“是你有问题。”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教室内一片喧哗的声音传开。

    一众学生们的脸上纷纷露出了或难以置信的表情,看了看陆舟,又看了看站在讲台前的孙景文。

    这毫不委婉的发言方式,和作死有什么区别?

    不少人的脸上甚至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等待着孙教授接下来的反应。

    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站在台上的孙教授并没有如绝大多数人预期之中的那样发火,只是皱了皱眉头。

    “……问题在哪?”

    陆舟:“第24行的推论4,你在这里引入微分流形的思路倒是没什么毛病,但我觉得L流形……当年陆院士在设计它的时候,多半没有想过它会被用来解决狄利克雷L函数的问题。”

    “我当然知道,”推了推眼镜,孙景文盯着陆舟的脸,试图看得更清楚一些,不过仍然没有认出这张陌生的脸到底是从哪里来的,“L流形是他为解决NS方程问题准备的钥匙,并非被用于解决狄利克雷L函数问题,但作为解决黎曼猜想的关键要素之一,它作为代数几何统一理论的核心工具这一点也是不可否认的。”

    “你的数学史研究的不错,但数学研究毕竟不是考古,”陆舟笑了笑,语气温和的说道,“可以借一张白板说话吗?”

    那孙景文教授似乎是愣了下,没想到这学生居然是来真的。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随意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