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晨星LL

第1584章 也许干了一件多余的事情

    在21世纪,癌症毫无疑问配得上绝症这个称号。

    不只是因为那令人猜不透的致病机理,以及难以被察觉的早期症状,更是因为一旦发展到了晚期,癌细胞扩散全身之后,几乎不存在绝对有效的治疗方法。

    尤其像是肺癌,到最后能否活下来,基本上只有听天由命了。

    不过,这是在21世纪,一场普通的流感都可能让世界陷入危机的年代。

    到了22世纪之后,随着纳米机器人和放生学器官、植入义体被广泛用于医疗行业之后,癌症这玩意儿已经算不上什么大问题了。

    至少,它已经不再被称为绝症。更新最快 电脑端::/

    在这个繁荣的乌托邦时代,只要钱到位了,一个人就不可能死。

    甚至哪怕是死了,也能以另一种形式活过来……

    “恭喜你,薇拉女士,您的肺癌已经治愈,希望您珍惜着来之不易的健康……另外,欢迎来到22世纪,稍后冷冻人权益保障基金会联系您,并向您讲解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及如何开始新的人生。”

    恍惚中,坐卧在病床上的薇拉,听见站在病床旁边的医生照本宣科地念完了这些话。

    就好像刚刚被治愈的只是一件小感冒,反而没有冷冻休眠解除更加值得一提。

    然而……

    后者是什么值得恭喜的事情吗?

    22世纪,也就是说,这次醒来已经是100年后了吧。

    在这个没有他的世界醒来,还不如就这么一直睡下去……

    胸中涌出了一丝酸楚,不过看着站在床边的医生,薇拉还是礼貌而虚弱地说了一声谢谢,目送着他离开了病房。

    “……你刚刚才做过手术,身体还在恢复中,躺着会比较好。”

    听到一旁传来的关切声,薇拉缓缓侧过了脸,只见一位年轻的护士站在那里,正看着她微笑。

    “谢谢……”

    “不客气,照顾病人是我们的工作,”脸上露出了莞尔的笑容,那护士继续说道,“我叫钱秀秀,你呢?”

    话说自己的名字,在病历上不是有吗?

    虽然如此想着,但她还是礼貌地做了个自我介绍。

    “……薇拉·普尤伊。”

    “薇拉·普尤伊吗?我们这里很少有外国人,您是我在这里见到的第一位异国面孔的休眠者。”

    “我在2022年入籍的。”

    “原来是这样,”那护士温柔的笑了笑说,“100年了,睡了这么久一定很不容易吧。您先好好休息吧,稍晚些时候,我会把晚饭替您带过来。”

    “我不困……”双手轻轻抓着被子,后背靠在枕头上坐着的薇拉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刚才,我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听到这句话,那护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虽然我也没有尝试过休眠,但理论上来讲,冷冻休眠的状况下应该是不会做梦的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在医学上一定会成为一个不得了的发现。

    到目前为止,如何将神经接入系统与冷冻休眠技术相结合,一直是学术界最前沿的研究领域。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能在冷冻休眠之后,还会产生类似于做梦的记忆。

    绝大多数人,都只是眼睛一闭一睁,就从过去来到了现在。

    不过这种深奥的东西,对于她一名普通的小护士而言,还是有些太遥远了。

    “那是一个怎样的梦?”

    “感觉……像是回顾了过去二十多年的一生,”薇拉的脸上露出了有些虚弱的笑容,神色复杂的凝视着天花板,继续说道,“我看到了童年的自己,还看到了一位……非常非常熟悉的人,隔着一层浓雾和我说了很多话。”

    关于梦境的绝大部分记忆,在醒来之后她已经记得不大清楚了,只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不可思议,梦中的事情您居然能记得这么清楚,”钱秀秀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用轻松的口吻说道,“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一个传言。”

    “……什么传言?”

    “那是另一位休眠者的故事,他醒来的时候和我们说,他感觉自己在睡着的时候,他的父母站在病床边上和自己讲了很多话,并坚称他的父母还活着,想要见他们。但事实上,早在几十年前,他们就已经去世了。”

    似乎是觉得自己讲的这个故事太过离奇了,钱秀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

    “当然……我们一致认为,可能是因为对父母的思念,让他产生了幻觉。”

    “我肯定那不是幻觉!”音量不可控制地提高了几个分贝,忽然意识到自己激动了的薇拉,缓缓吸了口气,很快让自己平静了下来,放缓了语调小声继续说道,“如果是幻觉的话……我在梦中看到的那个人,一定不可能是她,而是他。”

    钱秀秀愣愣地盯着这位情绪激动的病人看了一会儿,随后语气温柔了起来。

    “离开自己熟悉的生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相信将您送来这个时代的至亲、朋友、爱人,一定需要付出更大的勇气。哪怕是为了不辜负这份勇气和期盼,也请一定要在这个新世界坚强的活下去。”

    似乎是认同了这个说法,薇拉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她忽然想到了一个现实的问题,忍不住小声开口。

    “说起来,住院费……”

    “这个您不用操心,”护士小姐温柔地笑了笑说,“您的绝大多数费用,在休眠之前就已经付清了。而超出的那部分,大概在两天前一位贵人来这里探望您的时候,也都全部缴纳了。”

    脸上的表情渐渐从惊讶变成了难以置信,那爬满胸口的酸楚渐渐变成了一丝难掩的激动。

    捏在被子上的双手轻轻颤抖着。

    虽然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她还是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他……是谁?”

    “他没有留下名字,只是嘱咐我给您带一句话。”

    “什么话?!”

    看着情绪激动追问着的薇拉,护士小姐姐的脸微微一红,小声说道。

    “他只说了一句……我好想你。”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薇拉的脸噌的就红了,缓缓的地滑躺在了床上,将发热的脸整个埋在了被子里。

    啊……

    一定是他!

    哪怕他已经变成了一位一百多岁的老爷爷,也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还活着!

    原本一片灰暗的世界,在一瞬间忽然重新染上了颜色,就连那纯白色的天花板,都忽然比先前更明艳了几分。

    虽然没有任何人告诉她,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容身之处,但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颗细胞,都被重新赋予了新的意义。

    我也好想……

    快点见到你。

    ……

    泛亚合作总部。

    坐在办公室里的李光亚,正喝着咖啡,打发着闲暇的午休时间。

    站在旁边的办公室秘书魏松表情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理事长先生。”

    “怎么了?”

    “恕我直言,您不该干那件多余的事情……”

    无论怎么说,以别人的名义说话,总归是不太好的。

    尤其是那种令人误会的话。

    一瞬间就猜到了自己这位秘书吐槽的是哪件事情,李光亚愉快地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好整以暇地向后靠在了办公室。

    “是吗?可难道你不觉得,这样会很有意思吗?”

    听到这句话,魏松顿时感觉有些头大。

    虽然将那个人从休眠中唤醒、给陆院士对这个世界多增加一些牵挂是他的主意,但他从来没想到,这位理事长会没正经到给自己加这么多戏。

    毕竟很多东西都只是他们根据野史做出的推测,万一人家根本没那想法,岂不是就尴尬了?

    “可是如果陆院士知道了……”

    “那他也一定不会责怪我,我只是推了他一把,而是否向前踏出那一步,选择权终究还是在于他自己,”李光亚慢悠悠地说道,“何况谁能证明我去过那里?你吗?你会背叛我吗?”

    “我当然不可能背叛您。”

    “那就行了,”李光亚从容不迫地继续说道,“对了,你再去和安全局那边的人打声招呼,看看他还有没有熟悉的人正在休眠中……如果有的话,第一时间告诉或者干脆不用和我说,能解冻的都尽量提前解冻了,费用直接从我这儿报销。”

    魏松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是。”

    总感觉,这家伙是不是有些用力过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