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魔鬼传奇 虾写

第三百五十四章 轮回

    由于大部分身体骨骼、经脉被毁,方适的伤养了四个月,这破了异能者养伤的记录。这四个月来,方适也在痛苦中挣扎了四个月,每一次使用念力疗伤都清晰的感觉到痛觉神经带来的剧痛,这种痛和当年其炸手的痛不分上下。

    婚后本应该有的快乐时光因为方适重伤而没有出现,不过家庭却呈现了和谐温鑫的一面,苏佳和劳拉因为不放心侍女,两人轮流照顾方适。不管怎么说,在一天天熬过来后,方适身体也慢慢的恢复,让她们多少有些成就感和欣慰。

    在方适养伤之时,异能界发生了大事,教廷和星球联盟达成协议,将由教廷掌管和约束所有的异能者,并且由教廷掌控人类联盟,星球联盟将支持新人类联盟的所有决定。

    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转变,原因是黄叶虽然杀死了二十多名教廷死士,但最后毁灭金如意换来的代价,瞬间斩杀了将近五十人的中立派异能者,鲍勃,尼娅这两位中立派主要领导者双双身亡。

    方适穿了沙滩裤戴着墨镜,躺在沙滩椅上,一边的劳拉将切好的水果送到方适的口中,温柔问:“你是不是故意不治好左腿?”

    方适认真回答:“不,左腿伤势很复杂,需要慢慢调理……汽水。”

    另外一边苏佳送上汽水,方适咬了吸管喝一口:“苏佳,我知道你想揍我,但是我现在是病号。”

    苏佳恨恨的拿走饮料:“昨天晚上你可不像病号。”

    “只是左腿还没有复原而已。”

    劳拉劝说:“苏佳,不要生气,他装病并不全是为了骗我们。”

    “唉……”方适叹气:“好累。”

    苏佳也叹口气,将饮料送过去:“雷蒙已经等了一周,每天问你的伤势进展,你这么拖除了欺负我们外,似乎也没有其他意义。”

    方适道:“之所以养伤闭门谢客,请爸爸坐镇小岛,这一切我看不懂。在看明白之前,我谁都不想见。因为见谁我都可能被利用。话说我认为爸爸在婚礼上无缘无故的用那一招,现在看起来并不全是警告我,而是感觉到一些东西,警告某些人。”

    武神虽然在小岛,但是住在休假小屋处,理由是不想看见自己女儿服侍方适,那会让他忍不住杀了方适。翁婿两人虽然有沟通,但是武神本身话就不多,同时他也很少接触到深层的‘正直’中去。

    “让雷蒙来吧。”方适问:“晚上……今天星期几?”一三五工作,二四六日休息,注意,一三五是双份工作量,这样比较公平。

    劳拉在方适耳边吹气,问:“星期二,想加班吗?”张口露牙轻轻咬住方适的耳垂,舌头微舔。

    “加。”没什么好说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真乖。”劳拉抱了下方适,牵走了脸红的苏佳。这种生活才开始不到一个月,不管苏佳喜欢不喜欢,但是现在一想还是会脸红,多少还有些放不开。

    ……

    只有沙滩椅,没地方坐,方适也没有坐起来的意思,雷蒙只能站着说话:“伤养的怎么样?”

    方适摇头回答:“不行,全身还是痛。”

    侍女送上矿泉水,对雷蒙点头致意后离开,雷蒙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哇,还是冰的,很体贴。”

    “我不能动,你自己随便坐。”方适轻微发出痛苦的声音。

    雷蒙左右看,拉了沙滩椅坐在方适旁边:“你对最近的事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躺着看。”

    “呵呵……你要这么回答,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雷蒙道:“你应该猜到我等你一周是有目的的。”

    “什么目的?”方适反问。

    “星球联盟是官方机构,是星球超过八成人类支持的一个机构,可以说代表了星球的利益。因为他们的出现,星球不再有大规模的战争,不再有无法无天的独裁,也不会有人饿死,也不会……但是有一股力量始终让联盟担忧,那就是异能者的力量。联盟不具备对抗异能者的力量,除非是利用部分异能者去管理全部的异能者。”

    方适道:“如同小说中所描述的,侠以武犯禁,为了对付这些侠客,朝廷招揽和部分的侠客成为鹰犬,由他们来控制和消灭那些不受朝廷管控的侠客。”

    雷蒙无奈一笑,许久后道:“现在人类联盟要求中立派人氏签名加入新人类联盟,签的人不多,你看……很多中立派甚至是教廷的异能者,都认为你是一名英雄,如果你能带头签字,我想会简单的多。”

    方适答非所问:“皮托还在是吗?”

    面对这样悬疑的文化,雷蒙停顿了数秒,而后诚实回答道:“他的身体确实是死了,但是他的灵魂一直停留在星球,通过通灵异能者的帮助,我们可以和他进行无障碍的沟通。”

    “婚礼上皮托已经算定要借黄叶的刀杀人?”方适问,这个问题他还没想明白。

    雷蒙回答:“不,最开始的计划是双虫计划,牺牲部分天启骑士,引双虫攻击十字军要塞。这是一个一举两得的计划。首先是天启骑士,他们虽然听从骑士长的命令,但是觉醒的天启骑士首先听从的是主教的命令,教廷内部对傀儡主教意见很大,迟早会有独立的主教上任,等同剥夺了骑士长的指挥权。其次,如果再这么发展下去,今后所有的魔物将全部交给天启骑士来完成,还有最后一点,觉醒的天启骑士必须由主教下令,才会对普通人和异能者发动攻击。这就是为什么三位骑士长都不接受觉醒的一个很大原因。”

    雷蒙:“但是计划出现了意外,黄叶的强势攻击伤害了强虫,并且赶走了强虫,导致强虫没有继续追杀到基地……我想你明白了,十字军要塞还有基地都有引魔水,教廷有很多能人异士,其中也有炼金术士。”

    方适慢慢点头,在十字军要塞下X的不是面具,而是教廷,用的也不是普通的药品,而是炼金术制造出来的药品。如果那一夜没有黄叶的牵制,那将会让中立派死上一大半。即使有黄叶的牵制,也死了不少人。

    雷蒙道:“西海峡之战后,教廷和非教廷的异能者数量比例已经失衡,达到了2.5比1,大部分人只认为欧陆异能者隶属教廷,实际上教廷在各大洲都有异能者团队,他们日常作为各国红衣主教的保镖,还有各圣地、神迹的护卫队。诸如早年还有巴别塔巡察队。只要枢机团一声令下,他们会快速集结。不过西海峡之战后,人类还面临着魔物的威胁,所以将魔物驱赶出欧陆成为首要任务。”

    将魔物驱赶出十字军要塞之后,十字军要塞举行了规模宏大的嘉奖会,以纪念人类抗争魔物得到了里程碑般的胜利。皮托唯一没想到的就是黄叶的强势,不仅牵制、伤害,甚至还吓走了大魔物。

    于是皮托的计划只能搁浅,一直到方适婚礼,皮托再次开始自己的计划。这个计划的核心是黄叶。皮托估算了几种可能,其中一种就是黄叶的强大已经超过大家的想像。鼓动中立派消灭黄叶有几个好处,假设黄叶够强,中立派必然损兵则将。假设黄叶不敌,被中立派所杀,作为黄叶朋友的方适,黄叶给自己贺礼而死,自然会对中立派的行为非常恼火。方适不只是他一个人,他有一个十多人小团体,这个小团体高手如云,也是中立派中最有价值实力最强的一批人。这个结果会导致中立派崩盘。

    无论谁死谁活,教廷只有利益,所以死镰只守不攻,为的就是等待中立派援军的到达。考虑到中立派们不是笨蛋,所以死镰他们必须付出相当大的牺牲。不过结果还是出乎了皮托的意料,黄叶的强大,已经不是几个人能对付的,最后金如意大招灭杀,清除了绝大多数生物。

    皮托听到结果开心到疯狂,这个结果比他预料的任何结果都要强。但是要达到教廷约束异能者的目的,还有一个障碍,那就是方适这个团体的人。这伙人现在已经成为中立派的核心,只要说服这伙人签名加入新联盟,接受新联盟的管控,那么教廷将获得完全的异能者控制权,星球联盟获得异能者名义控制权。

    接下去就是排挤非己之教,让天启神成为大多数人拥戴的神。这也是教廷向星球联盟提出的条件,星球联盟在衡量轻重后,同意用一些策略打压非天启教,毕竟教廷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正面的。

    “现在除了你们这个团体,其他异能者要么实力不足,要么不关心中立派和异能者命运,对付前者,我们现在使用的是软态度。对付后者,我们做出必要的许诺,保证他这一代能够快乐逍遥。”雷蒙道:“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他们现在都在徘徊观望,前者担心不答应会使用一些非正常手段,毕竟教廷异能者现在已经是压倒性的优势。后者呢,虽然不关心,但是也不愿意成为第一批签字的人。他们都在观望你们这个团队的态度。”

    雷蒙道:“我和甘伯他们接触过,他们表示他们的态度是神之海域,只等你的伤势养好……你就是核心,你的朋友很分散,诸如有带着女神旨意进入教廷,但是没当回事的唐四。诸如有相亲相爱的冰雪和无夜,比如有挑战神之海域的海神号,当然,还有毕斯,普顿多多等家族朋友。”

    方适问:“你的潜台词应该是,我虽然朋友不少,实力不错,但是人各有志,他们并没有始终团结和住在一起。如果教廷愿意的话,可以从容的各个击破。”

    雷蒙道:“我不想这么说,但是这是事实……不过剑骑很尊重你,同时也尊重你作为神的背景,她保证,无论你的态度是怎样的,她都不会主动挑衅和攻击你的朋友。她希望,即使你不同意新人类联盟,也请不要扛起反抗的旗帜。毕竟新人类联盟和星球联盟属于共同利益体,星球联盟属于全人类共同利益体。”

    方适想了好久,后问:“你们是怕了黄叶吧?”

    雷蒙苦笑许久,点头:“没错。”谁能挡得住灭绝五公里内所有生物的大招。还不仅于此,才几年时间,黄叶的修为和实力是突飞猛进,加之其神的背景,所以皮托他们有一个基本原则,不要去招惹黄叶。黄叶这姓格的人,通常不招惹他,他是不会理会别人。除了方适之外,方适作为黄叶的唯一朋友,如果动了方适,说不准黄叶会从哪个角落中冒出来大开杀戒。

    不过这点是教廷想多了,如果教廷灭了方适,黄叶会很犹豫。当然,最后回到妖界之后,顺手杀个天启神或者是毁灭星球祭奠过去的友谊,他还是会做的。不过暂时他会谢谢教廷,完成他的心愿。

    雷蒙开始宣传星球联盟,作为普通人的角度,星球联盟真心不错。全球各国首脑一起制定了星球基本的法律,相当于先法,大多数条例都是保障人类的基本权利不受侵害。另外,还有一百多条的应对方案,如果某个国家触犯了这一百多条中的某条,联盟不排除武力介入的可能。其中包括种族屠杀等等。

    联盟保障最基本的生存权,假设某国饥荒,联盟会运输粮食进入某国。如果某国为了面子,宁可饿死,也不接受国际救援,那将会导致战争。联盟也允许‘毒菜’的存在,但如果毒菜对反对者进行屠杀和清理,他们也会迅速介入。

    联盟的成立,制约了星球各国官方的权利,对平民提供了更多保护。也有一些国家宣传威胁论,说联盟干涉内政等,并且在国内也有很多爱国支持者,认为自己的霾自己吸,绝对不能让外人拍走自己吸霾的行为。只要这些国家做的不过分,比如只哄骗而不是使用暴力,联盟也不会干涉,只要平民觉得自己幸福就行了。

    雷蒙细数了三战来星球联盟所做的贡献,清除了多少种传染病,阻止了多少次种族灭绝屠杀的战争,救助多少人让他们不缺医少药,不至于饿死冻死。

    “异能者的威胁是全方面的,假设有一位高手他不受控制,他可以威胁到国家的元首改变国家的‘增测’,如果出现反人类的异能者,会攻击核武器藏地,会攻击核电站,攻击水坝。你不能否认异能者的情感和人类一样脆弱,失恋会暴躁,会烦恼,具备力量又缺乏约束的他们,很可能做出一些疯狂的伤害平民的举动。”

    方适问:“加入之后呢?你们怎么约束异能者?”

    雷蒙回答:“圈地,异能者离开自己的国家,或者是居住地,一个区域等需要报备。另外……所有异能者都要佩戴异能者标志,这是好事,让平民不会主动挑衅异能者……当然,这标志内有定位系统,联盟可以随时激活某个定位系统查看异能者的位置。不过,异能者生活不会改变,异能者仍旧会享受到特别的待遇,并且还会得到一笔不菲的金钱,让他们可以富足的生活几辈子。同样的,提升了异能者犯罪底线,对于恶意暴力犯罪,新人类联盟将严惩不贷。我来之前,皮托吩咐我,你们可以不受这个框架的约束,不会定位你们,也不会要求你们离开居住地时进行申报。”

    方适道:“也就是说,星球联盟打算完全管控异能者。”

    “方适,你要对比一下普通人,他们出国需要护照,被海关检查……现在只是想要减少一些异能者的特权,以此来管控和减少异能者破坏的机率。我发现多数异能者将心比心想一想,还是愿意接受的。”

    方适道:“我能理解,但是我想知道,家族什么态度。很明显在这种变化中,最吃亏的当属女神守护家族,因为教廷之所以这么做,是星球联盟会帮助他们打压其他宗教。”

    “当明白唐奈家族才是真正守护家族后,加上家族现在人才凋零,他们多数已经灰心,不想再成为女神的信徒。”雷蒙回答。

    方适再问:“就因为是中立派,所以北山一战,那些死者就没人理了?”

    雷蒙回答:“方适,人都是黄叶杀的,不是教廷杀的,教廷也死了很多人,连剑骑腿都没了。即使皮托有阴谋,皮托也只是想制造中立派的矛盾,而不是弄死那些人。再说,外面人并不知道皮托以幽灵的身份还存在在星球中。”

    方适闭目不语,假如以正义的角度来说,自己确实应该投诚。不受控制的异能者干过很多很多坏事,不少就算是没干过坏事的人,其只是因为享受的待遇优厚,没有遇见很不高兴的事情而已。诸如方适自己,前些日子还和秦照退隐之前的家族财团打官司,财团准备拿回秦照遗产中的三成,方适当时已经决定,官司可以输,钱可以按照法律要求给你,但是灭你满门还是杀你全家就要看当时的心情再做决定。

    不为什么,就因为方适具备这个力量,作为一位拥有强大力量的异能者,被一群弱者欺负,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面子问题。

    “雷蒙,我知道正确的选择应该是说明自己支持新人类联盟的立场,慢慢的,异能者成为星球联盟掌控的力量,用这力量就可以压制不听话的异能者。我们作为第一代投降的异能者,肯定会受到很多优待。你是对的。”

    雷蒙担忧道:“但是?”

    方适道:“但是我不能投降,为了星球,为了人类,我应该屈服自尊心。但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已经在星球历史上遗臭万年或者名流千古,最少有我的一笔。我可以是坏人,但我不能成为懦夫。从各种角投降是最为明智的,唯独从我个人角度来说,为了各方的利益而牺牲自己,那是最愚蠢的事。我也能猜想到,说不准三五年后,巩固了权利,掌控了大部分异能者星球联盟将会开始行动,将我们这些不听话的异类一一铲除。我只能这么说一句,除非新人类联盟能扑杀我们所有人,否则只要有一个人还存活,我们就不惜为朋友复仇。核武器,生化武器,魔物,元首,总统……甚至是这个星球我们都不在乎。”

    方适说到这里突然笑了,道:“不,你们不敢动我,还是因为黄叶,黄叶掌握有让大陆沉没的宝物。”黄叶的姓格相信所有人都很清楚,他是真不在乎人命和星球的。多年前方适为了星球和人类浴血奋战,多年后,自私也好,自我也好,为了保护自己,不惜威胁星球和人类。想来也是一种讽刺。

    不过这就是方适,重小家,轻大家。有责任感,但是不会舍弃自己的利益去拯救人类,他可以当英雄,但是不会当一个牺牲的英雄。

    雷蒙道:“方适,因为你这个决定,新人类联盟计划就很难完成,异能者不受管控,杀一些普通人只坐牢三五年,坐牢的生活不比外面差。这公平吗?”

    “哈哈,联盟以自身的利益,违反自己的基本原则,同意帮助教廷打压其他教派。教廷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出卖异能者和联盟达成协议。特么的,老子就要为了人类和星球去牺牲?你告诉我,凭什么?我明摆说吧,我不仅不会投降,是不是会举旗反抗要看你们会不会答应我的条件。”

    “什么?”方适竟然反客为主,这让雷蒙愣住。

    “第一个条件,皮托必须滚蛋,有他在,这星球就永无宁日。第二个条件,教廷联盟也好,新人类联盟也好,不得以任何借口和理由攻击和挑衅我的朋友。第三个条件,在华夏内不许对道家进行打压。”

    雷蒙道:“方适你知道面对劫持人质,经常的通常做法吗?”

    “嗯?”

    “警方绝对不会妥协,可以进行谈判,交易,可以为了人质而答应坏蛋的部分条件。但是绝对不会因为威胁而放弃将坏蛋绳之以法。因为那会有无数人仿效。”雷蒙道:“如果从异能想大家都不会故意去招惹你,也没必要,你在这圈子内是个好人。但是如果从联盟角度考虑,归化异能者要么成功要么失败,不排除他们会冒险。方适,我知道你实力强,经过婚礼之战后,你的实力反而更上一层楼。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劳拉?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连基本的自保能力都没有,苏佳呢?虽然实力不错……”

    “这是威胁?”

    “不,我一开始就说明,即使你不愿意进入新人类联盟,也不要扛起反抗的旗帜。而你提出了挑衅的条件,等同是逼迫联盟必须鱼死网破。”

    雷蒙继续道:“最近一周,发生多起异能者暴力犯罪的恶性案件……”

    “我知道,灭绝人性的犯罪案件。”

    “是的。”

    “我还知道,这些案件是皮托派人干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皮托会不择手段。他不仅违反了教廷的教义,还破坏天启神界的规矩,以鬼的身份留在人间。这是他忠心耿耿的一个表现,同时也是天启神的污点。天启神因为圣贤而成神,你认为皮托做这么多的事,真的会让天启神更强大吗?”

    方适道:“我已经决定了,作为一位通灵者,对生死了解的很多,死亡对我来说并不足以让我恐惧,你别忘了,我还有神的背景。我的死亡等同重生。我理解星球联盟的心情,但是对不起,我不会投降。这个话题我们已经谈论完了,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就别提这件事,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或者你也可以选择离开,马上向你的上司汇报。”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皮托有没有离开这个世界,方适并不知道,但是最少自己提出的后两个条件执行的相当不错。

    但是异能者的世界慢慢的被‘政治’所侵吞,除了方适好友之外,一些中立派的人陆续的出了问题,或者是因为犯下滔天大罪被缉捕,或者是因为和人约斗被斩杀。与此同时,多数国家都兴办了异能者培训学院,伴随着这些学员们长大和毕业,他们顺理成章的加入了新人类联盟。

    星球联盟也慢慢得到了新人类联盟的控制权,他们开始利用异能者去对付异能者,并且成立了维护世界和平的特别小组:龙组。龙族由精英级别的异能者构成,心狠手辣,他们帮助联盟消灭着潜在的反抗者和不愿意同流者。因为中立派的特殊性导致反抗者一盘散沙,慢慢的被龙组完全吞没,要么成为龙组的爪牙,要么成为龙组的祭品。

    面对如此强大的龙组,方适这个小团体如同海洋中的一叶方舟,看起来似乎很稳当,但是一旦风起云涌,下场就不得而知。

    同样,方适这个团队始终是龙组咽喉的一根鱼刺。某天,龙组终于耐不住寂寞,开始试探。龙组用诡计袭击了毕斯夫妇,导致安洁拉和其唯一的孩子当场死亡。不过只想试探底线的龙组没想到的是,没有谈判,没有指责,事发后第十天,方适血洗了龙组和星球联盟大厦。

    当天,黑气腾腾的方适单枪匹马出现在星球联盟大厦前,如同一千多年前,黑隐杀退群魔一般,所不同的是,黑隐面对的是邪恶,方适面对的是正义。但正义和邪恶在心中,而没有任何标准。

    黑隐从来没有想过成为全民敬仰的人,他只是看不过去面前发生的惨剧。方适希望在不牺牲自己利益情况下,为人类做一些贡献,并不是因为他胸怀天下,而只是追求内心的成就感。

    这场战争持续了两天,和全民为敌的方适与他们的朋友在联盟大厦外和源源不断到达的龙组成员、新人类联盟成员厮杀在一起。几十年的经营让龙组成为有近千人的一个异能者庞大团体。此役,四成的新人类联盟成员战死,方适这边,老朽的甘伯和毕斯亦双双战死。

    剑骑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这次纷争,最终在主教说服下还是出面调停了这次冲突,张铭和安娜宣布重新组建人类联盟。再看教廷,因为打压其他教派一家独大,导致民众们的普遍反感,各地都有因为教派原因爆发局部冲突的事件发生。如同星球联盟不屈服异能者的威胁,民众们也不屈服教廷的强势。

    联盟大厦之战十年后,星球终于爆发了四战,从开始的教派冲突,转变成为了区域冲突,乃至国家冲突。龙组成为了联盟的刽子手,他们直接参与了战争,对反抗军进行了屠杀式的攻击,快速的结束了四战。

    此战后,剑骑在教廷国外公开忏悔,承认自己组织的新人类联盟给星球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最后违反教义自尽谢罪。自杀者在死后是不能前往天堂。

    另外一方面,让大家惊讶的是,劳拉婚后不仅忠诚婚姻,并且成为了方家的大管家,主管家中大小琐事。方适虽然做了非正义之事,但是最终还是以英雄般的结局,在两位妻子去世后安静的离开了人世。

    魔物呢?不知道什么时候,人们发现星球的魔物已经被全部消灭干净。也许就因为魔物被消灭干净,龙组才会打上方适的主意。

    ……

    人生苦短,百年弹指一挥间。

    死亡是永恒的开始!

    阴阳界一处美丽的花园,劳拉和苏佳恢复了最美貌时期的模样,见到了方适。不是雷缺,就是方适的模样。

    面对两女不知所措,方适解释:“我认为我们需要一次告别,谢谢你们,给我的生活增加了无数的美丽回忆。我不能留下你们,留下来也未必是好事。今天会面最主要原因是选择下一世。”

    “下一世?”

    方适道:“你们的轮回后的下一世,男或者女,出生在富庶家庭,还是出生在文化气息浓重的家庭。这边还有几十亿颗星球让你们选择,基本上可以归纳为三类,第一类,宇宙中心区,最早出现灵长类动物的星球,科技极其发达,人类成为寄生虫般的存在,无所事事,每天游玩,所有的工作都由科技来完成。第二类,以银河系为代表的中生代的星球,和你们这一世的星球类似,灵长动物具备一定的科技力量。第三类,形成不到亿年的星球,灵长动物还非常低能,我可以保持你们现在的智慧程度,这必然让你们成为人类的领袖,加上这些星球处于洪荒时期,有可能你们能成为天启神或者女神……顺便说一句,女神上一世是我的妻子。她选择了蛮荒未开的星球,最后飞升成神。”

    方适最后道:“我已经将你们灵魂提炼为三十岁左右时候的状态,现在你们可以自主选择。”

    苏佳问:“你会来看我们吗?”虽然洗涤了灵魂中的依恋,但是烙印太深。

    方适微笑回答道:“我只管生死,人界的事我不能插手,或许我会以新的方适出现,不过天大地大,我们未必会认识,未必会相爱。”

    一边的劳拉道:“我想成为一位美丽的女王。”

    “我不能保证你的美丽,这属于自然基因,我也不能保证你能成为女王,不过我能让你转世到皇族之中……银河系有个挺合适的星球,他们正处于农耕时代,最大的国家叫唐朝,不过皇帝都是男的,父权社会。”

    劳拉想了一会:“我能保留一些记忆吗?”

    方适呵呵一笑:“或许我可以想想办法,不过不能保留情感的记忆,我可以提炼你的灵魂,让你更为聪明和大气。”

    劳拉道:“既然不转世到皇族,难度太低了。我要用一平民的身份征服皇族,打败全部的男人。”

    “这……我会考虑给你提供一些帮助,但是帮助有限,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方适道:“希望你玩的开心,再见。”对方适来说,生命的轮回只是一次游戏的开始,生命的结束只是一个游戏的结束。

    “再见。”劳拉消失在花园之中。

    “你呢?”方适看苏佳。

    苏佳道:“我不想再做异能者,我希望平平淡淡,幸福的过一生。”

    “哇哦,你的要求太高了,我无法保证你会平淡幸福的过一生。”

    苏佳道:“那我选择洪荒时代,也许我能成神,成神之后会想起我们的事。”

    “也许。”方适摸摸苏佳的头发:“该走了。”

    “我舍不得你。”

    方适道:“生死轮回,不由我做主……不过,我可以作弊,我在你灵魂刻下一个印记,让我能在你下一世死后找到你。到时候我会把留存的记忆还给你。不过我想,你下一世的情感会掩盖上一世的情感。”

    “我不会。”

    “去吧,我的姑娘,我给你选择了一个好家庭。”

    ……

    送走了苏佳和劳拉之后,方适算是彻底结束了星球之旅,又恢复了原本的生活。静静在存在在宇宙之中,看着某个星球的悲欢离合,看着某个星球的毁灭战争……新方适已经被派遣出去,在新方适回来之前,方适打发寂寞的最好手段就是回忆。

    星球的一切经历历历在目,每个人都鲜活的出现在方适的脑海中。

    一代又一代,一世又一世,生死交替,宇宙演化,生生不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雷缺,可敢和我一战。”

    黄叶不知道,他只是方适在这万年来最可爱的玩具,不过这一次,带的感情略微有些不同。

    宇宙战场,黄叶漂浮战场之上,身后是万千的神魔鬼怪,他们来此只求不死。为了不死来找死,唉……

    雷缺以方适年轻的模样出现在了宇宙战场,黄叶愣了半晌,问:“你什么意思?知道打不过我就打感情牌?太无耻了吧?”

    雷缺道:“兄弟朋友一场,我已经帮你布置了一个混沌法阵,只有你进入法阵两个时辰,你就能洗涤灵魂和灵力,获得最少两万年的寿命。”

    “啊?这样啊!”黄叶道:“我炼化了不老泉水之根,似乎已经多了一两万年的寿命。”

    “四万年,挺好。”雷缺指身后远处一个光芒闪烁之处:“阵法在那里。”

    “你不会坑我吧?”

    “喂,我是你们这边的东西当中唯一真神。劳拉和苏佳的情我都还了,就欠你的。”

    黄叶对身边一位神轻声道:“我先去试探,你们原地等待。”

    于是黄叶去了,黄叶进入了光芒之中后,光芒消失,雷缺看向这批神魔鬼怪,淡淡道:“你们和我没有交清,都去死吧。”

    ……

    “哎呀,我阵法搞错了。”雷缺拍大腿。

    从光芒中出来的黄叶吓的脸色发黄:“果然是坑。”

    雷缺哈哈一笑:“开玩笑拉,不过在你洗涤灵魂的时候,我把你带来的帮手全杀光了。”

    “全……全部?”

    雷缺叹气:“黄叶,你和我交手好几次,如果我不给你赢的希望,你是不会再来的,所以每次我都表现出修为下降的情况。果不其然,你一直不死心,甚至还推算去星球弄死我,能让我修为大损的道理出来。”

    “我特!”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雷缺道:“要不要我们分身一起出去玩玩?”

    “异能星球还是普通星球?”

    雷缺道:“这个星球……劳拉在这个星球当了一次女皇帝,我看了一段时间,觉得这个星球还是挺好玩的。”

    “有什么好玩?”

    “这个星球现在进入了金钱和权利时代,只要有权利就可以胡作非为,想干什么都可以。我计划我们投胎到官员家庭,做官二代,然后干尽坏事,看谁能先死。谁先死谁赢,赌五千年的命。”

    黄叶犹豫问:“万一我们都善终呢?”

    “那就看谁干的坏事多。”

    “带记忆吗?”

    “不带记忆,但是我可以设定我们这一次转生,带有负面的精神。比如控制欲强,需求强,小肚鸡肠,睚眦必报。”

    “不要吧,这没玩几天就会死。”这么让人讨厌的姓格。

    “不会,我知道你要来,特意研究了几年,只要转世后我们老子的能量够,我们想死还真不容易。”

    黄叶想了一会:“赌一万年。”

    “成交。”十万也赌,反正这东西雷缺又不在乎。

    作为一为孤独数百亿年的真神,在他眼中没有正义,没有邪恶,没有正直,没有善良。因为他不是造物主,也不是创世神,更不是人类的希望,他只是一个秩序的维护者。这位守护者偶尔也会利用自己的能力给自己找点乐子。只可惜这么多年来一直找不到一位志同道合的同伴……

    不错,这个狐狸玩具还可以玩很多年。

    呵呵!

    (全书完)

    正常情况下,新书应该会在下个月初发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会重回都市。大家也应该习惯了节奏,一都市,一非都市,一都市,一非都市……

    一本书的完结,代表着一年的完结,生命苦短,祝大家身体健康,开心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