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关乌鸦

第467章:我知道了

    人既然到了,就开始点菜。

    谭念和章依曼好似常来这家餐厅,点菜不需要看菜单,直接报。席间谭念问韩觉有什么忌口没有,章依曼说他除了辣的不吃,其他什么都吃。

    谭念瞥了一眼章依曼,“让他自己说”,韩觉心里顿时卧了个大槽,大呼来者不善,来者不善,表面上平平淡淡地把章依曼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谭念点点头,去了几个辣菜,加了几个清淡的菜。点完了之后跟韩觉解释,“我们这一派练声乐的比较能吃。”

    韩觉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这顿算谁请谁了,等下吃菜要吃几分饱。他只想过平安无事地吃完饭。

    直觉告诉他,眼前谭念是有备而来的。

    韩觉紧张地正襟危坐,额头沁汗,而边上的章依曼递了个【师父很好人的】眼神之后,就转头开心地跟谭念聊天了。

    谭念面对着镜头脸上毫无异样,气场很足,是个老江湖。并且也知道综艺要怎么做下去,一番寒暄之后,她就主动开口了:

    “你们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了吧?”

    谭念问这话虽然是两个一起问的,但韩觉知道询问的对象主要是他。

    韩觉答:“对的,一年多一个月。”

    谭念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关于小曼你都了解多少?”

    章依曼转头盯着韩觉。

    韩觉如同被面试的考官问到了题目,说话很是慎重:“喜欢音乐和运动,性格直接,善良单纯,浪漫随和,一旦认定某件事就会投入百分百去做,性子有点急,说话喜欢手舞足蹈,有时候也爱犯点小迷糊……”

    韩觉在谭念的目光逼视下,不敢停下,想到什么就补充什么。

    谭念静静地听着。

    谭念偶然看到【琼省之旅】那几期,看出章依曼早已动心动情了。谭念一看假戏真做了这还得了?心里无比担忧。她没有责怪章耀辉竟然看不出来。章耀辉叱咤商场,于细微处见人心,但终归是单身二十年的男人,对于自家闺女是否恋爱这一点判断不大来。

    所以谭念今天恰好有空,就答应了章依曼的邀约,过来一起吃顿饭。最主要的,还是过来看看韩觉。

    而韩觉今天的表现,将决定她要不要把事情告诉章耀辉。

    韩觉虽然不知道谭念的想法,却感觉这顿饭并不普通,需要使出浑身解数来应对。

    “小曼生日什么时候?”

    “二月十五。”

    “喜欢吃什么?喝什么?”

    “喜欢吃肉,口味偏辣。喜欢喝酒,白酒黄酒啤酒。”

    “讨厌什么?”

    “讨厌别人一句话只说一半,讨厌一个人待着,讨厌手指甲在黑板上刮的声音……”

    “喜欢的动物?”

    “如果我不算在内的话,有小浣熊和狗。”

    “喜欢的男艺人?”

    “我。”

    韩觉和谭念的一问一答,持续了很久。直到菜陆续端上来了,问答都还没停。

    王导那边一堆人越听越惊讶。

    韩觉今天是完全不知道谭念会来的,并且和章依曼也没有事前沟通,所以他此时回答的这些资料都不是临时抱佛脚准备的,而是很早就知道并且记住的。

    还真是看不出来啊。藏得那么深,那么多,当真是属蟑螂的。

    谭念听了很久,最终点点头说:“如果小曼真要交男朋友,我是不希望她找圈内人的。”

    韩觉:“???”

    他差点把这重达四百斤的实木桌给掀了。

    谭念继续讲:“我不是针对你才这么讲。先不说圈子里诱惑有多少,我是清楚搞创作的人,内心大多比较敏感,如果又是公众人物的话,被舆论盯着会很有压力,背着压力谈恋爱,很小的矛盾和情绪都会被放大。小曼在这方面又比较迟钝,很容易被欺负……你没让小曼受委屈过吧?”

    “没有!”韩觉先是否定得特别坚决,但他突然想到那条留言,于是变得很没有自信起来,“没有没有……”

    谭念发现这一点,瞬间皱起了眉头,目光严厉地盯着韩觉。

    “你欺负小曼了?”

    韩觉感觉自己脖子后面的斜方肌都僵住了。

    章依曼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于是主动说没有,“没有没有。”

    谭念看了一会儿章依曼,才跟韩觉说:“你压力再大,也不可以拿小曼撒气。”

    “这我也是同意的,”韩觉用力点头,“朝女朋友或老婆发脾气的男人,是没出息的人。”

    章依曼忍不住帮腔道:“大叔对我很好的!”

    谭念一看都章依曼跳了出来,干脆就转移了问话对象,问章依曼:“你喜欢韩觉哪里?”

    章依曼大声道:“有才华,会过日子,帅气,很搞笑很逗,对我还超级好,就算胆子很小也还是很可爱!”

    韩觉一边给章依曼夹菜一边表情变化不定,这夸的话里感觉有一半不像是真夸。

    “就没有缺点?”谭念问。

    “没有!”章依曼斩钉截铁。

    “看不到缺点可不行啊,这样是会受伤的。”

    章依曼不说话了。

    “那本采访你的文章我看过了,”谭念问韩觉,“你是因为前女友才学的音乐?”

    韩觉感觉到了身旁发射来一道宛如实质的目光,顿时头大如斗。

    当时为了给自己的彻头彻尾的改变找一个合理的借口,除了生死,病变,信仰,就只能是恋爱了。

    “我是因为想赚钱,才学的音乐。”韩觉解释。

    “你变化那么大,是因为谈了一场恋爱吧?”

    “啊……”

    谭念瞥了一眼给韩觉夹菜的章依曼,继续问:“你把你的前女友说得那么好,觉得小曼是什么心情呢?”

    韩觉默然。

    章依曼急忙说:“师父,我……”

    “吃菜。”谭念指了指章依曼碗里的菜。

    “诶……”章依曼乖乖夹起一口放进嘴里,堵住了后面的话。转头可怜巴巴地望着韩觉。

    谭念看向韩觉,说:“你来比比看她们。”

    韩觉张着嘴,想了很久,最后轻声说道:“她们是不能比较的。”

    谭念眉头一皱,以为韩觉要说什么各有各的好这样的渣男言论。

    韩觉继续说,一点一点说得很慢:“我现在不想、不舍得、不忍心拿小曼去和任何人比较,哪怕在任何微小的层面。她就是最不可取代的那个。”

    谭念静静地听着,眉头一点一点舒展。

    “我说不太清楚那种感觉。”

    “我大概懂的。”谭念说。

    真正喜欢一个人的话,是不会去想、去舍得、去忍心和任何人作比较的。那得多么宝贵这个人啊。

    章依曼听不太懂韩觉的话,却能更直接感受到了韩觉的心意。她伸手握住了韩觉的手。

    谭念在心里计较了某个决定之后,抬头问韩觉:“能不能喝酒?”

    “能的。”韩觉虽然不怎么喜欢喝酒,但这时候除非脑子突然短路了才会拒绝。

    点了啤酒,没叫白酒,怕录制误事。

    韩觉给谭念和自己倒完酒之后,章依曼偷偷举了个酒杯过来。

    “你要少喝。”谭念轻轻地说,里面却有不容置疑的意味。

    “噢。”章依曼应了一声,乖乖把杯子放下。

    韩觉看了也没办法给章依曼倒酒,只好用眼神告诉她,等下午他们俩出门了再买酒的。

    章依曼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韩觉震惊章依曼竟然能读懂,真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然而章依曼筷子掉地下只好,伸出手在韩觉的腿边摸啊摸,摸了个半天也没摸到啤酒瓶,最后爬起来讪讪道:“原来没有啊……”

    韩觉笑死。

    谭念喝了一口酒,说:“小曼七岁的时候拜我门下,跟我学唱歌。一直在我家住了九年,在我眼里,她跟女儿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学校帮小曼过滤了太多东西,比如社会的构造,或者在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方式。音乐又过滤了一层,所以小曼对于社会上很多事情都不太懂。”

    “她当初参加节目,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成熟一点。小女孩子,总是盼望成熟,恨不得把单纯和天真当成一层皮一下子蜕去。我那时候担心过犹不及。一开始听说跟你参加这个节目,我心想,完了。因为你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后来她跟你参加了这个节目之后,慢慢开始有点变化了,不是坏的那种变化。就像一块混凝土被打了一个个孔,终于有一些水终于从脑子里流出来了。”

    “……”

    谭念说了一大堆之后,最后说了一句:“我希望你不要再让小曼难过了。”

    韩觉点点头,神情无比认真:“我知道了。”

    知道了这句话后面的寄托,也知道了这是一种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