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关乌鸦

第689章:最喜欢的事(二合一)

    韩觉把事情交代完,离开工作室的时候,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很黑了。今天一整个下午阴云密布,却始终没有下雨,晚上气温凉飕飕的,警告人们现在还在寒冬。韩觉打了个冷颤,紧紧裹住从大理一路穿过来的薄外套,立马钻进车里。

    “老板,现在是回家还是直接去大理?”小周问。

    韩觉把额头贴着冰凉的窗户,懒洋洋答:“先去弄点吃的。”

    他晚饭吃的是快餐,现在放松下来,感觉跟什么也没吃过一样。

    韩觉看了看手机,章依曼已经发来了两条信息。第一条是说她已经比完了赛,接下来要等投票结果。第二条是问他是不是要在魔都多待几天处理事情,慢慢处理,不要急,她会在回家里照看情人节的。

    韩觉笑了笑,回复完信息后收起手机。小周刚才说错了,应该问,现在是去魔都的房子,还是去家里有章依曼和情人节在的地方,对韩觉来说才叫作家。

    “订机票吧,今晚就走。”韩觉跟关溢说。

    小周听到了不免有些惊讶解决问题的效率:“这就可以走了?”

    韩觉说:“只是方向定好了,接下来你关师父负责后面的事。”

    小周连忙问起商讨结果。

    关溢在订机票,不太想理会小周,韩觉就大致讲了讲。

    ……

    下午和章依曼打完电话之后,韩觉回到会议室,把方才的决定跟大家说了出来。

    首先拒绝黑客,不交付赎金。之后是主动公开素材,让人免费下载,未公开曲目混着提前发,名义是给章依曼《歌手》提供选择。

    大家听完之后马上展开讨论,很快列出以下几点宣传方向:《暗网》和黑客、慈善、韩觉章依曼秀恩爱、韩觉强硬的个性……再偏一点的话,还可以把这样的操作联系到《IAMASINGER》时期,顺势曝出【韩觉和顾安是同一个人】这样的消息掩人耳目。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次的危机到这里也就结束了。但谁让他们有个悲观主义老板呢,耳濡目染下,在没能想出最糟糕情况时的解决方案前,大家谁都没想过下班。

    大家吞云吐雾地思考起最坏的情况出现时该怎么办。假如网友还是眼尖,还是发现了歌词里的不对劲,并在有心人的推动下顺利形成声势,那他们最终还是要面对两个问题:品牌代言和翁楠希。

    张近山此时终于肯把事先想好的对策说出来了。他的计划里有一部分和韩觉的一样,“把素材公开供人免费下载。如果有用户选择正常付费,那这些收益将用作慈善”,但其他不同的部分是,“如果事情发展偏离方向,我们可以借机把这些年的慈善记录公开。一是可以转移注意力,二可以扭转负面印象,之后假如跟翁楠希撕起来,我们占优。”

    严诩表示赞同,说大众遇到公众人物吵架的时候,并不一定选择支持有理的一边,他们只会支持对他们来说更熟悉的人的一边。他们觉得你是好人了,你之后只要不犯大错不被抓到证据,你就会一直是好人。

    韩觉不是一定要匿名才能做慈善,之前默默行事,只是不愿声张,但公开了也有公开行善的好,至少能号召更多的人把儿童问题注意起来,这样的话,韩觉也不介意“沽名钓誉”一回。

    但他现在只是疑惑:“问题是我以前可没那么好啊。互联网是有记忆的,我以前节目里打人的视频现在还有人在传,大家对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坏人,之后说做慈善去了,只会让人觉得在洗白吧?”

    “不要紧。你再怎么‘坏’都没关系,关键是比翁楠希‘好’就行。”严诩说:“这跟【熊追人】一样,你不用跑得比熊快,你只要跑得比边上的人快就行。翁楠希以前在网上风评也不好,各种传闻到现在都还没停,我们到时候随便炒几个就可以……”

    “千万别那样做。”韩觉打断了严诩的发言。

    大家纷纷看向韩觉。

    韩觉说:“和她这个人无关,我只是觉得用【荡.妇羞辱】攻击女性,实在太下作,也太低级了。”

    张近山欲言又止,最后想说什么却没说。

    秦晓彤和关溢则十分平静,仿佛对韩觉的话毫不意外。

    严诩盯着韩觉那双认真无比的眼睛,想了想,还是没说,舆论战不是请客吃饭,事情涉及到两方利益,是战争,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他只是毫无异色地点了点头,就仿佛他刚才作为一个尽职的服务员,问客人要不要香菜,而客人说不要而已。

    作为娱乐圈的公关人员,严诩各种脏毒手段和人性的阴暗都见识过不少,韩觉可以说是他负责过的客户里,最干净单纯的一个了。韩觉的坚持虽然有些天真,但他并不讨厌。更何况公关作为服务行业,他的工作就是按照甲方的要求,尽量把事情做到最好。

    严诩说:“行,你做过的慈善里有很多文章可以做。而且到时候也不一定就会开战,未公开曲目如果没有被抓出来的话,翁楠希就没有理由跟我们吵了。”

    大家点头,祈祷最好不要到那一步。就算到了那一步,有代表【艾都】的章依曼主动交涉,交涉不成也是二打一,胜算大得很。

    最后一个问题是代言问题,顺利的话也很好解决。

    当严诩知道韩觉每年用于慈善的金额、已经修建的儿童福利院、已经修建的希望小学、以及【营养午餐】慈善活动后,表示这些宣传出去后,品牌代言那边也不用担心了,如果操作得当的话,甚至可以和官方合作。

    对策定好,大家终于可以下班了。剩下的工作就是各自进行准备和动员,分阶段开始进行预防。大家各司其职,该干什么一点都不陌生,毕竟去年十月份有过一次次预演。

    ……

    “我呢?那我呢?”小周热切地向关溢讨要工作,也想在这件事里出一份力。

    “你好好开车就行了。”关溢说。

    小周感觉受到了侮辱,大为不满,说:“我现在难道开得不够好吗?看我来个漂移!”说完就伸出手去。

    在小周伸手的同时,关溢也伸出了手。

    “赢了!”小周感受着手心的触感,欣喜若狂,觉得自己这两年的司机没白当,手速竟然超越了关师父。

    但下一秒,小周感受到自己的右边耳朵似乎长了个什么东西。

    “慢慢地把两只手放在方向盘上。”关溢手指微动。

    小周心灰意冷,胆气全无,只能老老实实开车,再也不敢提什么漂移,什么排水渠过弯。

    关溢转头跟韩觉说机票的情况:“最近的一趟在十二点左右,距离现在的话……还有三个小时,买吗?”

    韩觉点头:“买吧。”

    小周说去机场一个小时不到,问韩觉剩下的两个小时怎么办?

    韩觉想了想,说去【火种】看看。

    小周跟车夫似的吆喝了声“好嘞!”,随后方向盘一打,轻车熟路地把车开往【火种】。

    电视剧《黑镜》已经杀青了,现在正在后期阶段。由于和【祥云】说好是以一星期一集的形式播出,所以时间上倒也不算太急。整个拍摄的过程中,韩觉一边把所学的导演技术整合梳理,一边带新人。新人是那美利坚带过来的十六个青年导演。他们一半时间在电影学院听课学习,一半时间在剧组里工作,空余的时候,则看电影或者看书,花销都由公司负责。

    他们在剧组时工作职位一般很少固定,有时在灯光组,有时在导演组。这不单单是为了熟悉每个环节的运作,同时也为了切身体会,当自己作为摄像师/灯光师/道具师的时候,自己在这个位置是怎么阅读电影的。最后能固定在副导演职位的,都是那些底子比较好的。

    妮可作为电影演员出道,虽然马上转行话剧,但剧场经验丰富,为人处世也很有一套,当其他刚毕业不久的同伴还在因为各种原因而不敢过多交流时,她就不管不顾,抓住组长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就带上礼物问,很快就全组通关,固定到了副导演职位,参与拍摄了《黑镜》其中一集的某些片段,成为了同行中的佼佼者。

    大家对此没什么怨言。因为很多人都知道妮可学习刻苦,知道很多个凌晨四点的魔都是什么样。除了照看孩子,她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

    当韩觉他们到公司的时候,妮可正在录音室里观看音效师工作,学习怎么运用声音讲故事或者丰富故事。

    韩觉进来看到妮可,惊讶地问她怎么这个时间在这里,这么晚了,不用照看孩子吗?

    妮可难为情地笑了笑,说她是等孩子睡了才过来的。

    小周在一旁暗暗皱眉,觉得妮可这个刻苦学习的程度几乎要赶上他了。万一被老板看上收作徒弟了怎么办?

    韩觉戴着耳机听了听几段音效,跟音效组组长聊了聊,就准备出去别的地方。

    结果妮可紧接着也跟了出来。

    她跟韩觉说:“老板,你有没有认识的剧组正在招人?我想过去学习。”

    韩觉看了看妮可,知道妮可求学心切,劝她说,不是只有在剧组才算能学到东西,“你可以尝试写写剧本,把你那个短片扩充一下。”

    妮可正色道:“我已经写好了。”

    “写好了……”韩觉愣了一会儿,才问:“很有效率啊,剧本带在身上吗?”

    妮可刷地一下从包里掏出了一本有涂改痕迹的剧本,似乎时刻都在为这一刻准备着。

    韩觉认真地接过来,不敢敷衍,在休息区找了个沙发坐下,直接看了起来。

    妮可在一旁悄悄坐下,开始感到紧张。

    小周安慰她:“不用紧张,剧本都是一遍遍改出来的,全部重写都是常有的事,你要习惯它。”说完还拿自己举例,说《调音师》的剧本就是修改了几十遍,不然也不可能拿【金牛奖】。“一会儿老板批判的时候,千万不要难过伤心,这都是为了你好……”

    “不错。”韩觉点了点头。

    小周一脸【我就说吧】的表情。

    “写得不错。再改个几遍,结构调整一下,一些细节再完善起来,就差不多可以去向夏监制要钱了。”韩觉把剧本合上。

    “什么!什么!”小周和妮可同时出声,只不过一个惊一个喜。

    “只不过好好的生活流婚姻故事,怎么画风突然变得……悬疑了?”韩觉记得妮可的短片讲夫妻分开的故事,十分生活化。但他现在手上拿着的长片版,尽管同样聚焦于婚姻状况,但整个故事情节的展开完全不同,范围更大,程度更狠。“一对无比恩爱的夫妻,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的感情日渐平淡。结婚五周年纪念日的早上,丈夫回到家,突然发现妻子不见了踪影……”韩觉看了看剧本的封面,叫作《失踪》。韩觉在心里赞叹了一声。

    妮可解释:“我是看了《网络谜踪》之后,跟孙导聊过几次,才想试试看加入悬疑元素。”

    “挺好的。”韩觉在心里感慨他们公司悬疑片也太多了吧。

    “老板,你觉得要调整的结构在哪个部分?”妮可开心地拉过椅子,坐到韩觉边上,似乎想和韩觉仔细聊聊剧本。

    韩觉也很想聊,但时间不允许。

    他跟妮可说,今天的话,她就先回去在网上把剧本作个备份,然后留取一些能够证明是自己先把剧本创作出来的证据,等一切做完了之后,再把剧本电子版传一份给他,他在大理的时候有空可以帮她改改。

    妮可听完自然是连连点头,全身散发着喜悦。

    韩觉很明白这种喜悦。当时听到自己的剧本即将被拍成电视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兴奋。那样的感觉他永远忘不了。

    只不过……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把拍电影这件事当成了一份纯粹的工作了呢?

    “等一下,”韩觉叫住准备离开的妮可,说:“你那个剧组工作的事。”

    妮可转过身来。

    韩觉沉默片刻,说:“我新电影在招人,你过来当副导演吧。”

    “真的吗?谢谢老板!”妮可喜上加喜,大声应下,转身离开的时候,步伐都带着风。

    韩觉也离开休息区,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小周跑到韩觉身旁,瞪大眼睛盯着他,似乎想看看韩觉到底是不是本人。

    韩觉不得不推开小周贴上来的脸。

    小周极度疑惑:“老板!你哪来的新电影要拍啊?这不是刚拍完电视剧吗?马上就接一部电影?老板,这不像你的风格啊!”

    韩觉也觉得这很不像自己的风格。以他的风格,这刚拍完一部作品,不休息个一年半载的话,让他再工作就等于要了他的命。但下午和章依曼打了电话之后,韩觉开始反省自己这种什么都不想做、做什么都提不起劲的状态到底对不对。不知道这属不属于报复性松懈,类似高考生头悬梁锥刺股,好不容易考到名牌大学,但刚进学校整个人就开始放松。

    韩觉给自己找个测试。那就是自己肯不肯做最喜欢的事。

    如果肯做,那说明他还在热爱生活,保持创作。如果不肯做,那问题才真的严重了。

    他最喜欢的事,自然就是拍电影。

    韩觉走到夏原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夏原还在里面。

    韩觉也不废话,打开门,直接把夏原从缭绕的烟雾里找出来。他在办公桌对面坐下,说:“我想拍电影。”

    “慢。”夏原不急不慌地把椅子转了个方向,弹了弹烟灰,问:“先说预算多少。如果低于两千万,你出去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

    “六千万。”韩觉伸出五根手指。

    夏原笑了笑,终于来兴趣了。“给【祥云】拍过上亿的项目回来,果然有效果啊。”夏原啧啧几声,把烟头碾灭,起身给韩觉倒茶,问:“说说看,准备拍哪部?”

    韩觉说:“《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