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关乌鸦

第745章:大结局

    韩觉在玄武峰上昏迷三天的消息,还是不小心被泄露了出去。

    同时泄露的还有另一个消息。

    韩觉创作了一首新歌,可能将作为新电影的主题曲,配合宣传。

    歌迷们开心不已,知道娱乐圈里复出只有零和无数次,他们已经感觉到韩觉已经站在了复出的边缘了,只要再耐心等等,总能等到韩觉用新歌凑满一张专辑。

    业内虽然也在关注,但也没太大的反应,他们最近在关注着王导的新综艺。

    这个新综艺被传着传着,有了很多的别称。

    什么,,……

    王导觉得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当他们官方暂时拟定的不存在吗?

    “王导,我觉得韩老师当初提议的都比这个要好……”林雨现在很有水平,一次性能骂三个人。

    “你还是太年轻,不知道我们最大的对手是谁。”王导摇摇头。

    “最大的对手?”林雨沉吟着回答:“是湘南电视台?华夏电视台?是金导?罗导?”

    王导对得意弟子林雨耳提命面:“是贾伦斯。”

    林雨大惊。

    “他是合作方,也是赞助商,更是的存在。生平最擅长改戏,并且戏瘾极大,跟癌细胞一样会慢慢侵蚀剧组。”王导似乎想到了什么,悔恨地闭上了眼:“我们当初就是在跟夏总谈项目的时候,不小心被贾伦斯听到了。他一来就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一开始想当以导演的身份参与进来,拍警匪片。夏总没肯。他后来又想以演员的身份参与进来,演卧底。夏总还是没有同意。贾伦斯就生气了。”

    “生气了。”林雨面色凝重:“他威胁撤资吗?”

    “没有,”王导平静道:“他躺在地上哭了。”

    “……”

    “而且还是假哭。”

    “……!”

    “最后夏总也没有办法,为了不让他毁了节目,同时又能发泄旺盛的精力,只能让他当个引导者,绰号。”

    “那这个节目应该叫。”

    “来不及了。”王导拍拍脸,使自己从悲观的情绪里走出来。他让林雨快点准备好器械,跟他去个地方。

    “去哪里?”林雨才想起来今天一大清早急急忙忙被王导喊过来,都还不知道要去哪里。

    王导神秘地笑了一下:“去吃喜酒。”

    “谁的喜酒?”林雨以为王导接了个私活。但以王导如今炙手可热的程度,能请他拍婚礼记视频的,来头恐怕不简单。

    “韩觉和章依曼的。”王导回答。

    “哈哈哈哈,”林雨很给面子地笑了笑,然后再问:“说吧,是谁的。”

    “就是韩觉和章依曼的。”王导再回答。

    林雨看到王导从容地拿出请柬,看到上面手写的和,她结结实实地大吃了一惊:“他,他们,要,要结婚了?!”

    王导点了点头,拎上设备就往车的后备箱放。

    一旁的林雨都快把请柬看破了:“太突然了,我这几天一点消息都没听到过。”

    “他们不想太高调吧,能收到请柬的也不会主动去讲。”

    “那你……”

    “喏,你也有请柬。”王导从口袋里拿出了另一张请柬,递给了林雨。

    林雨打开来一看,的确是给她的,“我的请柬怎么在你这里?”

    王导说,请柬是韩觉的两个徒弟代发的,送到他这里的时候,他看到张子商手里有林雨的,就顺手拿过来了,让张子商少跑一趟那时候没有的拍摄行程。而他之所以现在才拿出来给林雨,只是因为他忘了。他跟林雨都属于媒人,是有红包拿的。

    林雨笑呵呵地打定主意,他等会儿见到贾伦斯,一定要给贾伦斯出点主意,争取在王导的新节目里多绽放点光芒。

    王导载着林雨来到了韩觉家。

    这个家是韩觉的旧居,的公寓。韩觉虽然不住这里了,但贾伦斯为他还保留着房间。

    贾伦斯今天为了韩觉,终于肯入乡随俗,脱下西装换了一身华式的正装。

    “华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美利坚心!”贾伦斯这样说着,同手同脚地走了过来。

    夏原嫌他丢人,推开他,让贾伦斯往边上稍稍。

    韩觉出现了。他穿着一身长袍马褂走了出来,合身至极。据说是韩觉代言的服装品牌,提前半年就给他设计好手工制作,就等着他结婚时穿。

    王导正想上前问问韩觉此时的心情,突然,以周一博为首的一群人冲了出来,护着韩觉,以极快的速度沿着楼梯下楼,然后跑进了路边的车里。他们边跑边把帽子戴上,边跑边叫嚷。看他们的动作,王导还以为时间已经来不及了,马上就要出发了。然而当他们坐上车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出发。

    王导气喘吁吁地挤进韩觉的车子,问刚才发生了什么,要这样跑下来。

    韩觉说,这是演练。因为等会儿去女方家接亲,门口会有人堵着。他需要一直训练有素的队伍,确保自己能迅速且安全地闯过去,“你这个体魄适合当将军,等下你就负责保护我。”韩觉嘱托完王导,转过头去继续跟夏原谈事情。

    此时的韩觉显得有些紧张和凝重。然而生性最怕麻烦的他,此时正一遍遍不厌其烦地确认各种事宜。作为管家统筹婚礼各个细节的夏原,则耐心地回答着他。

    “敬酒的时候,能不能把酒换成水?”韩觉沉着脸,向军师问计似的问夏原。

    夏原回答:“完全换成水是不现实的,一闻就能闻出来。我准备了几个魔术酒瓶,挥发的气味是酒,但可以从其他部位倒出水。”

    “好好,留着,以备不时之需。”韩觉喜笑颜开,十分满意。

    “等等等等!”已经结过一次婚的王导,觉得韩觉把婚礼想得太过恐怖了。无论是进门,还是敬酒,都不会过分为难新郎的。

    “那可说不准,”坐在驾驶座的周一博转过身子,“老板平时就不招人喜欢。万一今天有人拿准了今天老板无论如何都不会生气,故意搞点事情,那我们就很被动了。”

    王导叹气。原来是你这个狗头军师出的馊主意。

    过了一会儿,他们该出发去接亲了。

    贴了红花和囍字的车子,一路开到了章耀辉的别墅。老远就看到门口熙熙攘攘凑着一堆人。看到车子靠近,那些人立马排兵布阵,小孩放前面,凳子放中间,女人在最后。

    王导一看就知道,上车前演练的冲锋阵型顿时没了用处。

    “我们被针对了!”周一博大惊失色,转过头来,眼神直直地看向王导,大喊:“有内奸!”

    王导差点一拳打过去,“我才不是内奸!他们那个阵型是魔都婚礼堵门很基础的布置啊!”

    “冷静点。”夏原很有大将之风,“我们可以智斗。”

    韩觉一行人下了车,大家纷纷聚在韩觉的身后,跟黑势力社团团建似的。

    随着韩觉的靠近,两边人马气势在空中交锋,气氛剑拔弩张。

    “慢!”一群女人开口让韩觉他们停下。

    眼前这些人韩觉看着比较面生,猜她们是章依曼这些年在圈子里认识的,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像林芩和姜绮这种级别的,应该和章依曼都在卧室。

    拦在人群前面的小孩,应该是参加婚礼的人的孩子。不仅被卑鄙地利用了起来,还被洗脑似的大喊:“给红包才让进!给红包才让进!”

    “小孩子要什么红包,喏,给你点糖,一边去。”周一博抓了一把糖塞过去。

    然后被一群小孩砸了回来。“给红包才让进!给红包才让进!”

    真是的,有钱人家的小孩真是不好糊弄。

    韩觉拿出早早准备好的一叠红包,分发给这群小孩。

    拿到红包后,小孩们兴高采烈地走开,而后面的女人们则半步都没后退。仿佛区区红包,只有小孩子才想要。她们可没那么好对付。

    “答对我们出的题目就让你进。”女人的头头开口说话了。“小曼的老公要聪明才行。不聪明,我们不放心把小曼托付给你。”

    好家伙,一道门竟然有两关。就知道没这么容易过。

    韩觉问:“卧室的门口不会还有人堵在那里吧?”

    “对。”对方点头。

    韩觉心想,难怪没看到

    “楼梯口不会也有吧?”

    “想有也行。”她们笑起来。

    韩觉向她们招招手,让她们快点出题吧。

    对方问:“二郎神的哮天犬是什么品种的狗?”

    人群一片哗然。

    还以为是常识问题或逻辑问题,没想到出来的问题,考察的竟是脑筋急转弯和想象能力。

    韩觉向夏原投以目光。

    夏原跟影子一样缩在韩觉身后,掩着嘴巴,用仅限韩觉能听到的音量快速说:“第三回,里有写,‘悟空被二郎爷爷的细犬赶上,照腿肚子上咬了一口,又扯了一跤……’所以,答案是细犬。”

    “是细犬!”韩觉立马回答。

    对面一片哗然。

    这问题竟然还真的有答案!

    “谁出的题目啊!不是说问个没办法回答的问题吗?”,“文文出的!”,“我……我也没想到啊……”

    趁着对方失神、乱了阵脚的空档,宋寅冲锋陷阵,咣咣把凳子撞开。身后一堆人趁乱跟上,护着韩觉,突破了大门这关。

    韩觉进楼之后,按礼节,先去见了章耀辉。章耀辉也穿着正装,端坐在书房。见到韩觉进来问候,看韩觉哪哪都觉得不顺眼,冷哼一声,让对方赶紧上楼去接小曼。

    韩觉跟一帮狗腿浩浩荡荡前往二楼。

    章依曼的卧室门前贴了囍字,门严实地关着。

    韩觉上前敲了敲,里面叽叽喳喳喊着“他来了他来了”,一阵骚动。

    林芩作为章依曼的闺蜜,被派为代表,隔着门缝跟门外的人说话,竟然还问:“是谁啊?”

    韩觉翻了个白眼,说:“我新郎啊。”

    “哦,新郎啊。新郎有没有什么表示啊?”林芩打着一副老官腔,一点都没有外国人的样子,真是不学好。

    “有!红包孝敬您呐!”韩觉把红包通过门缝塞了进去。红包刚进去个边,就迅速被里面的人划走。

    “可以开门让我进去了没有?”韩觉大声询问。

    “没有!”林芩也喊:“窝使歪果仁,华夏的混礼窝不是恨懂。所椅,有几个问题想请教请教。”说这话的时候,林芩还故意带了点樱花国人说华夏语的口音。

    周一博小声给韩觉翻译:“她说”

    “去去去,谁听不出来。”小范让周一博赶紧回来,这种场合,就别见缝插针地搞笑了。

    韩觉对林芩说:“你问吧。”

    林芩问:“华夏人结婚之后,一般都由谁负责打扫家务?”

    韩觉说:“没有规定必须由谁来打扫家务。两个人都有义务让家里保持整洁。”

    “家里的钱由谁来管?”门内突然响起了姜绮的声音。

    居然还是轮流制的提问。

    韩觉继续答:“各管各的。但如果某些开销比较大了,就需要对方知道,要用大钱的时候可以共同协商。”

    “吵架了的时候,谁先认错?”

    “谁错了就谁先认错。”

    “如果双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那就属于观念有分歧,理论上谁都没有错,就看哪一方选择适当地主动妥协。”

    “纪念日会准备惊喜……啊!你们到底要问到什么时候呀!”

    问问题的人才问到一半,就被章依曼一声大喝,打断了。

    接着,门外的人便听到门内传来一阵阵惊呼,以及人摔倒的声音。

    门突然开了。

    盘着头发,穿着一袭华丽秀禾服的章依曼出现了。她对身后七倒八歪的众人大喊:“会场见!”那语气差不多是在警告大家谁也不要跟过来。

    说完,章依曼转头看着眼前的韩觉,目光闪闪,雀跃着扑进他的怀里:“快点娶我吧!我已经等得不耐烦啦!”

    秦姐气得看起来很想给章依曼的后背来上几掌,但看在今天是章依曼大喜的日子,终究是没再下手。

    韩觉看着屋内的人,笑容就扬了起来。他觉得傻妞就算是结婚,也很有自己的风格。一时间,韩觉心里也一下子消散对于仪式的紧张感。

    韩觉把手捧花给了章依曼,再替她戴上胸花,就算接到了新娘子。“接到新娘咯!”他牵着章依曼的手,欢快地走下楼。

    边上一群狗腿子嗷嗷叫唤着,跟山大王抢了个山寨夫人般兴奋。

    到了书房,章耀辉依然端坐在椅子上,跟个雕像似的不知道坐了多久。

    章耀辉喝着韩觉和章依曼敬给他的茶,他盯着韩觉的眼睛,说:

    “不要放松。结了婚不代表万事大吉,更不代表这段关系从此就万无一失了。”

    韩觉点点头,表示他明白的。

    章耀辉用眼神示意完,转头,看向闺女。

    “唉~”章耀辉叹了一口气,满脸老父亲的欣慰,眼神中却又满是不舍。

    “之前还傻乎乎的小孩,转眼就长大了。”章耀辉亲爹:“长大了就要有点责任了。”

    “知道啦。”章依曼轻轻应了一声。

    章耀辉看看韩觉,然后看了看章依曼,最后笑着点了点头:“你们两个能结婚,我很满意。”

    说完,章耀辉挥挥手,表示他话已经讲完。拍完照之后,他便让眼前这对新人继续婚礼后面的流程。

    韩觉给章依曼换上了新鞋,然后抱着她上了车,回到了他的公寓家里。

    公寓的房间里坐着的老董事长,他作为韩觉方的家属出席。

    喝着韩觉和章依曼敬的茶,老爷子也是笑呵呵的,只有高兴。

    听完一番“都是很好的人,能遇到就是天大的缘分了,你们今后要好好的”,“两个人只要一条心,就没什么问题迈不过去”传统的华夏老人言,再拍完照,韩觉和章依曼他们就可以去婚礼现场了。

    婚礼订在了一家规模不小、颇有名气的华夏酒店。整个会场,从门口小到花盆的摆设开始,就处处体现着用心。韩觉写给章依曼的歌里的歌词,以被花瓣拼出、被彩纸剪出的形式,时不时出现在各处。

    迎接前来参加婚礼的客人一个个抵达。

    有圈内的,也有圈外的,甚至还有几个政界的,握着章耀辉的手满口恭喜恭喜。

    婚礼的主持人请了的老朋友,黄进。

    黄进说着有关章依曼和韩觉的初印象:“我刚认识章依曼的时候,是在节目里。她过来玩游戏,输了,转过身去哗啦啦地流眼泪,还很不服气,说我们这些主持人就知道赖皮,耍赖,不敢堂堂正正跟她比赛。那时我心想,真是个小女孩啊。后来我又一次在节目里碰见她,玩游戏,她还是输了,还是不甘心地想哭,但这些稍微有些变化,她跟我们放了狠话,说要找‘大叔’教训我们。我心里噢哟一声,小姑娘有靠山了嘛,但是很可惜,无论哪个大叔来,都不可能教训得到我们。后来韩觉真的来了……”

    婚礼正式开始后,韩觉和章依曼换了衣服出来。

    在华夏,各朝代、各地区、各民族的婚礼,有着些许差别,但模板都沿用了中的“六礼”来进行。到了现代,选项很多。新人可以选步骤繁琐的,增强仪式感;也可以选精简的,只有“六礼”加上贺客和婚宴。

    虽然有种说法是讲,婚礼越复杂越好,为的就是让人生起不肯有第二次的想法,然后善待辛辛苦苦结成一家的爱人。

    韩觉和章耀辉对这个说法不置可否。他们一致认为,真正婚姻中出了问题的时候,这个理由什么作用都起不了。所以,婚礼想办成什么样,随两个人自己决定了。

    韩觉和章依曼选择了最简单的“六礼”加贺客和婚宴。

    不用跨火盆,不射箭,也不准闹洞房。

    但有些流程还是省不掉的。比如拜天地,再比如和交杯酒。

    当韩觉和章依曼在众人的拾掇下,举起酒杯,准备喝交杯酒的时候,场内突然出现了意外。

    大厅的灯突然暗了下去。

    一开始以为是安排好的,但随着黑暗中迟迟不见动静,大家拿出手机,试探性地问:

    “怎么回事?”

    “停电了?”

    “搞错没有,这时候停电?”

    现场你一言我一句的乱了起来。

    经理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开着手机灯,跑到章耀辉前面,拼命鞠躬不断解释,“真的很对不起!”,“马上就可以修好!”

    章耀辉冷眼盯着经理,沉默着不说话,他怕自己开口会说出很难听的话。

    经理说:“这是我们酒店的重大失误,今天所有费用一分不收!”

    老董事长一整天都是笑呵呵的,但现在却用低沉着声音,拍着桌子表达心头的愤怒,“这是钱的事?这是钱的事?!”

    经理满头大汗,除了鞠躬道歉什么也做不了。

    “其实这样也不错,很有意义。”黑暗中,原本在台上的韩觉,带着章依曼走了过来。

    “今天的日子这么重要,老爷子和爸爸就不要生气啦。”章依曼说:“黑暗中的婚礼也蛮难得的。”

    不等章耀辉和老董事长说些什么,韩觉就高声向来宾说:“大家不要慌,还请听我说几句。”

    大家纷纷看向韩觉。把手机光照向韩觉。

    韩觉被一片光点闪到眼睛,不得不说说:“大家把手机关一关。谢谢配合。对了,手机关了灯之后不要放在桌子上,以免被人偷走。”

    在大家的轻笑声中,手机光一处又一处熄灭,最后整个大厅重新陷入了黑暗。

    然后韩觉开始说话了。

    “这可能是命运。老天都在祝福我们。”韩觉是个专业的歌手,即便不用话筒,声音也能传得很远让每个人都听见。他说:“我跟章老师第一次见面,就是在一家全黑的餐厅里。当时什么也看不到,我只能一边吃饭,一边想象对方长什么样子。”

    “你那时候还说自己是个废柴!”章依曼的声音,从韩觉的身边响起。

    她想起了当时韩觉的话,甚至都能背出来:“你敏感,偏执,抑郁,自私,随意,散漫,记忆惊人,富有激情,怀揣梦想,听起来几乎就是一个拥有自己传记的艺术家了。但是唯独没有才华,所以你仅仅是以上词汇的集合体,也就是一个废柴。”

    台下响起些许笑声,但又马上隐没在黑暗里。大家都在专心听他们的对话。

    全场只听得到韩觉和章依曼两个人的声音。

    “我现在不是废柴了。”韩觉说。

    “为什么?因为多了点才华吗?”

    “不是。才华依然还是没有的。但我已经不敏感,不偏执,不抑郁,不自私,不散漫了。”

    “那你现在是什么?”

    “我现在是一个幸福的人。”

    章依曼咯咯笑了一会儿,才继续问:“那你几岁了呀?”

    “32多一个月。”

    “只有小孩子才会特别强调自己几岁多几个月!”

    黑暗中传来一阵窃笑。

    “那你几岁了?”

    “24了!”

    “还很年轻啊。”

    “我马上就要结婚啦”

    “这么年轻就结婚,将来不会后悔吗?”

    “为什么要后悔呢?我找到了我这辈子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