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大汉崛起 姜梵

第114章刘禅荐才

    “哈哈哈,谦逊好,谦逊好啊!”庞统哈哈大笑,看着刘禅是越看越欣赏。

    “来,先生请坐!”众人还是站着,刘禅请庞统坐下,自己做到了庞统对面。

    庞统拱手说道:“公子,我此行过来除了拜见夫人以及送信之外,也是有其他事请求公子的!”

    “军师但讲无妨!”

    庞统回答道:“我假死的消息,在荆州只有孔明和云长知道,如今还算上公子你们,荆州留守的文武官员并不知道。府衙那边江东细作盯得紧,我不能前往府衙召见他们,以免泄露了消息,所以想以公子的名义,将他们召集到州牧府来。”

    听了庞统的话,刘禅心底一乐。

    召集官员前来这件事,庞统根本无需跟刘禅商量,只需要跟甘夫人商量便可。如今庞统这般,刘禅便知庞统这是锻炼自己,肯定自己的地位,让他当做成年人来看待。

    刘禅淡淡一笑,询问道:“不知道要召集哪些人,我这就派人去请!”

    庞统不假思索道:“潘濬,马良,廖化,糜芳,士仁,马谡,庞林等人。现在派人通知,让他们到了晚上酉时秘密过来即可。”

    “士仁……这个人不能叫!”

    庞统见刘禅沉思,不由得询问道:“公子有何不可?”

    刘禅连忙回应道:“先生,士仁此人,平日里治军不严,屡受二叔责罚,因而与二叔生隙,而且为人散漫,又好酒贪杯,此事只怕不能告诉他,否则容易泄秘。”

    士仁,也便是三国演义之中,背叛关羽的傅士仁,三国志中说他姓士,名仁,字君义,罗贯中的傅士仁之说,则是取自资治通鉴。

    庞统闻言眉头微挑,他投靠刘备未久便入川,对于荆州将领了解不多,并不清楚士仁的人品如何。

    刘禅这么评价士仁,庞统也没有轻易相信,毕竟刘禅与关羽亲近,假如刘禅因为关羽而诋毁士仁也说不定。

    庞统双眼微眯,试探道:“那不知马谡如何?”

    刘禅不假思索的回答道:“马谡?此人以前名过其实,只知夸夸其谈,并不懂用兵之道。但是在这一年来,他在荆南历练,屡破蛮兵,已深知用兵之道,有些良将风采,因为军师离开之后荆州缺将,便将他召回来了。马谡对于父亲,更是忠心耿耿,将他唤来,倒是没有大碍。”

    “嗯!既然如此那便不叫士仁了。”庞统闻言这才放心下来,他也听说过刘禅与马谡的事,然而刘禅如今对于马谡的评价却是褒奖,这就说明刘禅不是故意针对士仁的。

    刘禅闻言点了点头,对着身后的林啸吩咐道:“麻烦你差人去通知他们吧!”

    林啸走后,刘禅询问道:“先生您此次假死回荆州,应该是提防江东进攻荆州吧,周瑜若是进攻荆州,必是两路出兵,一路佯攻公安,吸引我南郡主力大军,令一路进军荆南,意为夺取荆南之地。

    如今二叔已经前往襄阳坐镇,公安与益阳,二地,都需要大将驻守,益阳那里,想来是周瑜亲自领军,先生应该亲自前去镇守,却不知公安,您打算让何人镇守呢?”

    “哦?公子居然猜透了江东的战术?”庞统闻言大为惊讶。

    刘禅摇了摇头道:“这都是先生教导我的,我自己可想不出来!”

    庞统闻言一楞:“荀令君?”

    “嗯!正是他,先生说如今父亲在益州,周瑜若是对南郡动手,父亲必定放弃益州回军全力抵挡周瑜。周瑜若是进攻荆南的话,这尚且在父亲的承受范围之内,益州与荆南,两相权衡,父亲可能会将荆南让出,以后再行夺回。”

    “荀令君真乃天下奇才啊!”庞统不禁感叹道:“我在益州与主公商议此事时,主公也跟我说过这种话。他肯教授公子你这些东西,乃是提醒公子小心江东,看来以后他为主公效力之事,有很大的希望呢。”

    刘禅摇头一笑,不予置否,继续询问道:“先生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公子先前所言不错,周瑜若是出兵,必派一偏师佯攻公安,自己亲率大军进攻益阳。林校尉他我要带去益阳,荆州众将,我还不太熟悉,公安这边,暂时没有合适的良将镇守啊,我叫诸位将军过来,也是想看看他们到底谁最合适。”

    刘禅沉吟道:“如今荆州众将,大半入川,二叔又去了襄阳,至于其他人之中,只有廖化,马谡二人可堪为将。”

    庞统看着刘禅笑道:“马谡,公子以前不是说永远不会取用他吗?如今居然举荐他?”

    刘禅叹了口气说道:“若是他不知悔改,我自然不会取用他,然而他却知错改错,这一年来在荆南从军,其杀敌之功,从小兵累计到校尉,这颇为难得了。

    他回到江陵以后,我也见过他一面,行为举止都稳重了不少,应该可堪为将,不过军政大事,我不敢妄议,到底挑选谁,还需要军师亲自做主。”

    “嗯!”庞统点了点头,也陷入了思考之中。

    时间一晃,来到晚上酉时。

    “兄长?”最先赶来州牧府的乃是庞林。

    得知庞统身死的消息,庞林如今在家治丧,没有处理公务,因此时间一到,便赶到了州牧府中。

    兄弟二人一见面,庞林见得庞统,自是喜极而泣,兄弟二人正叙旧情。糜芳,马良,马谡,潘濬,廖化等人也陆续到达。

    众人见得庞统,都非常惊讶。

    庞统对着众人拱手一礼,笑道:“诸位莫慌,主公有意召孔明入荆州,却担心江东趁虚进攻,因此我提议假死,悄悄回到荆州,以此来防备东吴。尔等都是主公的心腹重臣,今日将你们叫到州牧府来,就是为了此事。”

    众人都是当时人杰,很快便从惊讶中走了出来。

    马良脸色带着笑容,看着庞统说道:“军师可太不厚道了,前几日得知军师身故的消息,我可是难过了好一阵子啊!”

    庞统笑着回击道:“季常也不厚道啊,我要是身故,你就难过一阵子?”

    “军师你真是吓坏我拉!”

    “幸亏军师乃是假死,否则主公失去一臂矣!”

    众人议论纷纷,都颇为兴奋。

    潘濬是注重礼法的人,见众人轻谈生死,不由得摆了摆手,说道:“好啦,既然军师没有出事,就别说那些不吉利的话了,军师,你秘密召集我们过来,应该有要事吩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