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大汉崛起 姜梵

第130章张良计,过墙梯

    “率兵偷袭!”甘宁说出了自己的计策。

    甘宁脸上满是自傲之色,自信满满说道:“我的部曲皆是当年随我纵横长江的老兄弟,个个深谙水性,在水中就仿佛鱼儿一般。

    今晚天色一暗,我便带上兄弟们悄悄潜入荆州军水寨,展开突袭,制造混乱。

    子明你率领兵马登上战船,在江边策应,只待喊杀声一起,到时候便率领主力大军前来进攻策应,如此定可一举拿下公安水寨!”

    甘宁乃是益州人,少时聚集人马组成渠师,在地方上为非作歹,掠夺船只钱财。由于喜爱用锦绣装饰船只,故而得名锦帆贼。

    甘宁先前所说的纵横长江的老兄弟,其实说的就是当初的锦帆贼。这些人水性极佳,而且各个勇武不凡,乃是精锐中的精锐。

    “偷袭!”听了甘宁的提议,吕蒙没有一口答应下来,反而却有些迟疑:“潜入公安水寨只怕有不小的难度,长江如此宽阔,就算我用小舟,将你们送到距离公安水寨最近,而不被荆州军斥候发现的位置,你们从那里游到公安水寨的话。

    就算到了,体力也得消耗大半,也难以持久作战,如此展开突袭,撑到我大军前去支援呢?若是荆州军有所防备,你们只怕就回不来了!”

    甘宁闻言笑道:“子明你多虑了,马谡不过无名小卒罢了,岂会面面俱到,处处料敌先机呢?今晚咱们只要在下半夜突袭,就算荆州军有所准备,待等到下半夜的时候,也必定是人困马乏,不足为虑了。”

    “你有几层的把握?”吕蒙见甘宁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权衡一番后,一脸正色的询问道。

    甘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十成!我的水性,难道子明你还不了解吗?”

    “我自然信得过你的本事!”吕蒙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下半夜你便率领本部兵马前去突袭吧,如今天色尚早,你去先去休息,养足精神在说!”

    “好!”甘宁闻言大喜,拱手领命,当即下去挑选了三百本部精锐人马。

    此刻乃是中午时分,甘宁与这三百士兵睡了一下午,养足了精神,待到晚上,吕蒙又差人送来酒肉,众人吃饱喝足,又休息一个时辰之后,这才来到后半夜。

    江面上,漆黑一片,十数条舟辑此刻在江心缓缓航行着,士兵划桨,也是慢慢悠悠,不敢激荡起太大的拍水声。

    甘宁望着前方江面上出现的点点灯火,将手一伸,拦下士兵,阻止士兵继续划桨:“好了,最多就划到这里,再往前就会被荆州军斥候给发现了!”

    士兵闻言停了下来,船只没了人控制,便在江心开始打转。

    “兄弟们下水!”船停了之后,甘宁便脱去身上穿戴的铠甲,衣物,浑身上下只剩下一件亵裤。

    对着周围船只上的士兵们叮嘱一声,甘宁口中叼着一把匕首,便顺着船边一侧慢慢进入水中,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三百个士兵也是迅速入水,前后相差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而且其动作轻盈,灵敏,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进入水中,甘宁与这三百人就仿佛是鱼儿一般,迅速潜入水底,在水中悄无声息向着前方的公安水寨游去。

    每隔几分钟时间,众人便出水面换气一次,随后继续下水潜行。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甘宁便率领着一众士兵潜行至公安水寨附近。

    隐约间可见头顶前上方,水寨之中的映射出来的着灯火光芒。

    甘宁带领着士兵继续向前游着,忽然,他只觉得在水中好似碰到了什么阻碍,柔柔软软,挡住了潜行的道路,好似渔网一般。

    “叮叮叮叮……”

    甘宁碰到这渔网的一刹那,公安水寨之中,便响起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随后,那三百士兵,也大多在水中碰到了渔网,被渔网所阻无法前进。

    士兵们自然奋力挣扎,想要拨开渔网,然而越是挣扎,铃铛声也就越来越大!

    原来马谡早就在水中布下了渔网,渔网连接着细绳,细绳浮出水面连接着水寨的,其上又系着铃铛。敌人若从水下突袭,必触碰渔阳,引动铃声,如此荆州军可以很快的赶来抵御。

    敌人突袭之计,便派不上用场了。

    “踏踏踏踏!”

    铃铛声响起之后,一阵阵脚步声随之响起,马谡带领着士兵们从水寨之中而出,士兵们个个手持强弓硬弩来到水寨边。

    听见如此多的叮当响动,马谡大喜,指着布置了渔网的水底喝道:“这么多铃铛响起来了,肯定不会是鱼了,江东果然派兵偷袭了,也不枉费咱们等了大半夜,兄弟们给我对准那里狠狠地射!”

    荆州军士兵们熬了大半夜,终于等来了敌人,一个个也是兴奋异常,将手中长弓拉成满月,一直将弓拉到不能再拉,才将箭矢射出,箭矢携带着巨大的力量,向着水中激射而去。

    箭矢入水,虽然威力会大打折扣,但是荆州军和水下的江东军离得却很近,相差不多二十来米的距离,加之甘宁等人三百余人在水下潜得并不深。

    箭矢一入水,虽然威力有所下降,但对水下的江东军来说,其威胁还是足以致命。

    而且人在水下,行动迟缓,每个士兵浑身上下又是光洁溜溜,只有一把匕首,如何抵挡得住箭矢?

    水底下的那些锦帆贼,连反应和躲避的能力都没有,在密集箭矢的射击下,几乎没人士兵能够幸免,纷纷成了荆州军的箭下亡魂。暂时没有当场被射杀的士兵,也纷纷忍着伤痛,向着反方向游去。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最终会死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会命丧在水中。

    甘宁勇猛,其水性又是天下无双,在水底下,甘宁仿佛是一条鱼儿左摇右摆,不断躲避着箭矢,口中叼着的匕首也拿到手中用以格挡箭矢。

    只可惜箭矢终究太过密集,而甘宁在水下的动作,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在陆地敏捷,在这种密集箭矢的射击下,甘宁还是不可避免的中了数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