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话纪元 人勿玩人

第三三三章:神怒(二)

    陈守义每步跨越七八米远,在建筑间快速飞奔

    贝壳女有如挂件一般,死死的抱住陈守义的耳朵,吓得眼睛紧闭,一动都不敢动。

    这时忽然生出一丝警兆,身影从极速瞬间变成静止。

    下一刻,一股可怕的寒气瞬间在前面掠过,所过之处,万物冻结,建筑顶部的积雪都冻成一大块冰块

    即便隔着一两米远,陈守义也被这寒气冻得皮肤微微生疼。

    “神术?”

    他心中一凛,往左边的蛮人人群中一扫,立刻就发现站在一个强壮蛮人旁边的施展神术的祭司。

    这是一个脸色纹着神秘图案的老年驼背蛮人。

    一双三角的眼睛散发着阴郁的精光,身体虽然苍老,一身气势却比旁边的那个强壮的蛮人还要强,一击无功后,他脸色阴沉,迅速施展另一个神术。

    陈守义冷哼一声,手微微模糊了下,手中长剑便已入鞘,取而代之的是一支箭矢出现在手中,双臂一用力便将这把两千磅的战弓拉成圆月。

    “轰”的一声,箭矢化为一道流光。

    刹那间,老蛮人的头颅炸开,箭矢射爆祭司的头颅后,接连洞穿了两个蛮人,余势不止的插入地面,没羽而入。

    紧接着,陈守义又抽出一支箭,把边上的强壮蛮人射杀。

    他一边疾奔,一边连连拉箭。

    短短几秒内,六个同样脸上纹着神秘图案,显得鹤立鸡群的蛮人祭司,都被他着重清理,一一杀死。

    相比普通蛮人,这些可以施展神术的祭司,对他的威胁最大。

    在地球上,神术威力不显,祭司和普通蛮人几乎没什么区别,但在异世界,祭司的力量完全是千百倍的增强,而且神秘莫测,即便是他若是中招,恐怕也绝不会好受,甚至重伤身死。

    一个身穿脸上带着金色狰狞面具,身材高大雄壮的蛮人,在远处大声咆哮:“杀死他,该死的异族,我要把他头颅拧断,放下神像下,灵魂在圣光灼烧下日夜哀嚎。”

    他虽然语气激愤,却是远远的不敢靠近。

    等陈守义目光看来,他面色一滞,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似乎被自己的胆怯感到恼羞成怒,他上前几步,拔出背后的短矛。

    然而动作才刚动,他猛地一朵,一支利箭瞬息擦过他身体,射入身后石块中,还未松口气,下一枚箭矢,就洞穿他的胸膛,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小洞,他身体腾腾倒退了几步,不敢置信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短矛滑落,心中升起一丝不甘和后悔,随即脚下一软,缓缓倒在地上。

    “族长!族长!”

    附近蛮人纷纷大声惊呼。

    ……

    随着这名有着普通武师实力的部落族长的倒下,接下来蛮人士瞬间气跌落谷底,不少蛮人心神崩溃,陈守义所过之处,蛮人就如潮水般飞快散去。

    两三秒后,围墙已经近在眼前。陈守义脚下猛地一跃,屋顶被踩碎,身体如飞翔一般,跳出围墙,他速度迅速提到极限,朝森林处夺目狂奔。

    不过为何,陈守义心中越来越不安。

    仿佛有种大祸临头天地崩塌之感。

    雪越来越大,鹅毛般大雪纷纷扬扬从天空落下,被陈守义身周一卷,碎成一片雪粉。

    天空中隐隐有雷鸣响动,天地间布满着一种几乎要凝滞的沉气机。

    空气似乎在躁动,气流开始紊乱,陈守义面色凝重,只顾得蒙头奔跑,短短十几秒的时候,他就已经回到森林。

    涌现涌现出来的压力还迅速在提升,整片森林一片寂静无声。

    “妈的,至于吗,不就杀了百来个蛮人吗?”陈守义忍不住想到大吼一声,以发泄心中的郁闷和不安。

    面对这种可怕的存在,他心中生不起丝毫的斗志,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慌,这根本不是他能抗衡的存在,简直犹如大象和蚂蚁的区别。

    他猜测,应该是一下子杀了太多祭司的缘故,对了,还有那条巨狼和蛮人族长。

    不然的话,根本不会有这么声势浩大的动作。

    时间都变得无比缓慢,每一秒都仿佛度日如年,

    在这种冰寒的天气下,他却热的满头大汗,浑身蒸汽腾腾。

    突然一声熟悉的咆哮,从森林中响起。

    随即陈守义就看到一条蛇身双翅的银白色巨兽,咆哮着的冲向高空。

    陈守义感觉天地间的压力,随着这头巨兽飞起,立刻减轻了大半。

    他一边呆滞的看着这头霸气冲天天空的巨兽,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它是傻的吧?”

    当然,这样舍己为人的傻子越多越好,想起上次还射了它几箭,陈守义都不由有些歉意。

    “如果能活下来的话,下次再看到你,我就退避三舍。”

    这时轰隆一声,天空传来一声雷鸣般的炸响。整个漆黑的天空都为之一亮。

    他忍不住扭头一看,就看到这头刚刚飞起的巨兽,身体断成了两节,僵硬的从高空直坠而下。

    在坠落过程中,它仿佛风化一般,无数的尘埃纷纷扬扬从身体脱离,两截身体,在半空中迅速的缩小。

    还未落地,就已经化为一片灰尘,迅速的消散。

    雪停了,狂风也渐渐平息,天地间的压力,也丝丝褪去,一时间变得风平浪静,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一样。

    他奔跑到空间口,慢慢止住脚步。

    “结束了?”陈守义心中奇怪道。

    “难道河流之神把罪魁祸首当成那头蛇形巨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