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话纪元 人勿玩人

第四零九章:战利品

    没过多久,陈守义来到不久前打斗的地方。

    他的弓还落在这里。

    先前一感觉到不对,他立马第一时间逃离,根本余心捡起战弓。

    此时入眼之处,整片街区都已经化为废墟,一片狼藉。

    路面高低不平,甚至已经发生断层,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个被狩猎之神的大手挖出的巨大破洞,大的几乎塞入一辆公共汽车。

    两旁的建筑也尽皆残破,墙面布满裂缝,摇摇欲坠。

    狩猎之神可怕实力,看的陈守义毛骨悚然。

    他找到之前和他和那只半神级的凶禽战斗的地方。

    原本的二十多层的办公大楼已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如小山般细沙,半神的尸体和战弓都被掩埋了。

    他弯腰抓了一把。

    细沙从指缝中渗出,飘飘扬扬,细若灰尘。

    他判断着神尸大致的位置,一步步的向前走去,在意志力量的驱使下,无数细微的灰尘,飞快的向两边分开,分出一条道路。

    短短十几米的距离,他走了近一分钟。

    很快,他就看到那具半神的尸体。

    他弯腰伸手一抓,发现有些拖不动,立刻用上双手,才终于拖了出来。

    整只凶禽横躺在地上,都近三米高。

    长除去头外,则足有四米,再加上两扇巨大的羽翼,陈守义估计重量都有五六吨重

    先前变身时,还不觉得,此时才他发现重量惊人。

    它尸体还一片温热,不时抽搐几下,力道惊人,显示着其强大旺盛的生命力。

    狩猎之神,并没有把这具半神的神尸带走,显然对祂而言,丝毫看不在眼里。

    不过陈守义,可不会放过。

    半神的血肉虽然对他的实力,已经不会产生立杆见影的提高,却是难得的大补之物。

    先前喝了一肚子神血,一刻不停的奔波两三个小时,到现在他的身体依然暖洋洋的一片,仿佛打了鸡血一般,丝毫没有疲惫之感,体力绵绵不绝。

    要是每天以此为食,再练习横练三十六式,他相信自己实力肯定会更快进步。

    更何况,对于父母妹妹而言,至少在到达准武师之前,半神的神血,依然有用。

    他把神尸先放到一边。

    又废墟中找到了一会,终于找到了战弓。

    战弓丝毫没有损坏。

    当然这种武师级的战弓,本就耐操,适合各种极端的情况。

    随即陈守义打量这具庞大的神尸,心中有些难以决定。

    全部带走吧,这里离安全区足有十几公里远,等慢慢拖回防空洞,估计都要几个小时,天都亮了。

    现在安全区还不知道什么情况,远处的枪炮声不时还在响起,他可不敢耽搁时间。

    而留在这里吧,又怕被蛮人发现后弄走。

    “算了,先取走一部分,再掩埋起来,到时候看形势,再上报这里的情况。”

    他没想过私下独吞,这么多分量,他一个人还不知道能吃到猴年马月,多了也只是浪费,而交给政府,通过科学的提炼,却可以为人类增加不少武者和大武者,甚至还可以多出一两个准武师。

    更何况,到时候还会有笔功勋。

    相比真神的神血,神髓。

    陈守义自然选择后者。

    他拔剑一剑砍向尸体的一条大腿。

    半神的血肉极其坚韧,而且受创后肌肉自发抵抗,他使出全力,才砍入一半,就被卡住了。

    血肉还好,骨骼更让他废了好一番功夫,半神的骨骼看上去晶莹剔透,坚硬的不可思议,陈守义足足剁了十几剑,才艰难的砍断。

    要不是他的剑材质特殊,换成普通的剑,恐怕早就卷刃甚至折断了。

    相比变身时,一剑两断的爽快,他普通状态时,面对半神,实在有些无力。

    “呼,总算砍断了。”

    陈守义长呼一口气。

    整条腿估计都有五六百斤重,最粗的部分直径都有三十公分,长达到两米,表面长着绚丽氤氲的羽毛,即便祂已经死亡,也散发着微弱的能量波动,看上去异常漂亮。

    他把神尸重新用细沙掩埋起来。

    随即他一把扛起这条巨大的鸟腿,快步离开这里。

    ……

    虽然已经是凌晨,零星的战斗,依然在继续,但已经时有时无,烈度不高,很少能看到蛮人。

    陈守义一路上,也就遇到了一个蛮人,被他顺手解决。

    几分钟后,他就回到安全区。

    他没有第一时间回防空洞,而是先来到自家的别墅,把鸟腿丢到地下室放好。

    ……

    “星月,开门!”

    陈守义轻轻喊了一声,所有人顿时都被惊醒了。

    和陈母睡在一床的大伯母,立刻起身过来开门:“守义,你回来了,没受伤吧!”

    “碰到的都是普通蛮人,怎么会受伤,大伯母,你还没睡啊?”陈守义打起精神说道。

    碰到的蛮人自然都是普通蛮人,不过却是连续碰到了两个蛮神,差点就回不来了,这当然不能在家人亲戚面前说,徒增烦恼罢了。

    “我睡眠浅,我去给你倒热水,洗把脸洗个脚!”大伯母说道。

    陈母开口道:“嫂子,别忙活了,让他自己来就好。”

    “是啊,大伯母,还是我来吧。”陈守义连忙说道:“快躺床上,天气冷,不要感冒了。”

    可惜陈守义争执了半天,也没抢过,只好任其由之。

    “哥,外面怎么样了?”陈星月问道。

    “我也不清楚,看明天吧!”陈守义说道,今天狩猎之神的反常,让陈守义心中隐隐生出一丝希望,也许明天就会有转机。

    他简单的洗漱了下,躺在床上。

    放在旁边的公文包悄然自动拉开,贝壳女从包里爬出后,如老鼠般飞快钻入陈守义的被窝。

    陈守义察觉到贝壳女的动作,为了避免耳朵敏锐的妹妹听到动静,他头伸进被窝,小声问道:

    “饿不饿?”

    这两天可真是难为她了。

    “有一点点饿!”

    “那要不明天吃?”

    许是感觉到这几天气氛不对的贝壳女,一脸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好巨人,小不点是不是很乖?”

    “你最乖了?”

    “可是你好臭!”贝壳女轻捂着鼻子说道。

    他脸色一黑,如今自来水都已经断了,他就算想洗个澡都不能。

    “闻多了就习惯了,快睡觉!”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