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霸王 庄不周

第1060章 谓我心忧(yzgwin9打赏加更)

    张邈相逢一笑泯恩仇,孙策在张邈的陪同下继续西行,参观了襄贲的蓼蓝、染绀种植,了解了染料的加工工艺后,他和张邈商定了意向性的协议。随着战线北推,汝南越来越安全,袁权正在筹备重建军械作坊,还要建织坊。周瑜已经拿下南郡、江夏,江南四郡的战事也很顺利,迟早也会建作坊。染料的需求量猛增,如果不提前下手,会影响生产。

    孙策来自于工商发达的新世纪,孙家也是经商起家,对言利这种事没有一点心理负担。他现在要谈的可是大生意,一年交易额在千金左右,价格上浮动一个点就是十金,相当于十户普通百姓的年收入,更何况孙策要的绝不是一个点这么简单。他要尽一切可能为染户降低成本,增加竞争力,准备和袁绍等人打一场不流血的战争。

    对孙策的锱铢必较,张邈算是开了眼界,再次验证了辛毗的判断:孙策要的是钱,不是陈留郡。

    孙策靠着窗户,看着岸边的垂柳,看着踩着跳板,小心翼翼地走上船来的袁权,嘴角露出一丝温馨的浅笑。战争还没有结束,但终于告一段落,他可以喘口气了。

    如果穿越能够自己挑时间,他肯定不会挑三国这种乱世,不是杀人就是被杀,完全不符合他的预期。

    袁权感受到孙策的目光,抬头看了一眼,莞尔一笑。她摆手示意侍女退下,独自一人进了舱,走到孙策面前,撩起下裳,看着孙策大腿上的伤口,皱了皱眉。

    “这么重?”

    “皮肉伤,已经没什么事了。”孙策将伤口盖好。新口已经愈合,长出了粉红色的新肉,但创口比较大,看起来有点吓人。

    “是贯通伤吗?”袁权不依不饶,伸手去摸孙策大腿的后侧。她的手很滑,但指腹有些老茧,刮得孙策皮肤痒痒的。孙策忍不住想笑,按着袁权的手。“行啦,都说已经好了。大白天,你别乱摸行不行?摸出火来,你又不肯。”

    “咄。”袁权啐了孙策一口,缩回了手,挨着孙策坐下,凑在孙策耳边嗅了嗅。“我帮你洗头吧。”

    孙策答应了。虽然战事已经结束好些天了,他却因为有伤在身,一直没能好好洗个澡,头发越是麻烦事。卫士们都是糙汉子,做这些事远不如袁权在行。他也早就等着袁权来了。袁权出去安排人准备热水,回来为孙策去冠、解发,先用梳子梳理,一边忙一边和孙策说起与丁夫人见面的事。

    经过雍丘,孙策特意停留了一下,打算拜见丁夫人。他和曹操、曹昂打得你死我活,而且派人把曹家抄了,却不妨碍他约见丁夫人。从丁冲帮忙为袁术请谥开始,孙策一直和丁冲保持着良好的交往,这也是他在长安最早的联络人。最近丁冲外放为汉中太守,还是郭嘉安排人从中运作的。这次来见丁夫人,也是他的计划之一。郭嘉分析说,曹昂有可能会成为兖州刺史。

    为了这件事,孙策之前就给袁权送了消息。袁权带着礼物,亲自从平舆赶来,在孙策之前先与丁夫人接触。孙策见丁夫人是一种表态,不会谈什么具体的事务,那些事都由袁权出面。以袁权的教养和能力,处理这些事情绰绰有余,比孙策本人还要妥当。

    袁权与丁夫人谈得非常投机。丁夫人甚至和袁权谈起了曹昂的婚事。曹昂即将弱冠,又征战沙场,丁夫人非常担心他的安全,迫切的希望他能娶妻成家,再生几个儿子。曹操远走益州,顾不上曹昂,曹昂本人又一直作战,丁夫人也是干着急。她希望袁权能在豫州为曹昂物色一个合适的女子,豫州是曹氏本州,汝南更是世家如云的大郡,如果由袁权出面,为曹昂寻一佳偶并不是什么难事。

    孙策静静地听完,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有人选了?”

    “我觉得二妹不错,可以考虑一下。”

    孙策没有说话,仔细的权衡着。他有三个妹妹,孙尚香还小,暂时不用考虑。大妹妹孙尚华嫁给了弘咨,二妹妹今年十五,还没谈婚论嫁。不过按照这个时代的习惯,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她原本是嫁给谁的,孙策没什么印象了,以孙家现在的权势,她当然不可能再嫁一个普通豪强。

    弘咨是赚着了,在孙策出道之前就娶了孙尚华,换作现在,他也不够资格。

    “这件事不能急,我和阿翁、阿母商量一下再说。”孙策躲在榻上,由袁权帮他梳头。

    “这是自然,我只是提议。”

    孙策抬起眼皮,看了袁权一眼。“有个人比曹昂更合适,你想过没有?”

    袁权笑而不语。

    “你不愿意?”

    “我怎么会不愿意?”袁经白了孙策一眼。“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联姻是家族与家族之间最重要的联系方式,每一次都应该慎重选择,不能草率。我们姊弟已经和你关系如此紧密了,大可不必再用一桩婚姻来表示。你只有三个妹妹,尚华已经嫁人,尚香还小,尚英是近几年内最合适的人选,嫁给阿耀的意义不大。”她顿了顿,又道:“除非你对他不放心。”

    孙策笑了起来。

    袁权低下了头,有点尴尬。

    孙策伸手揽着她的腰。“你父亲做事真不靠谱,当初要是直接将你嫁给我,做了我的正妻,哪有今天这么多事?明明自己不放心,偏偏还说我不放心。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连袁绍都不怕,我还怕阿耀?”

    “行了,行了,是我失言,你就别臊我了。”

    “我没有臊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太谨慎了。这是你的好处,我们孙家人没什么规矩,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人来主持家务。但你也不必活得这么拘谨,我孙家不是袁家,没有那么多说道。”

    “我一点也不觉得拘谨。和以前相比,我已经很开心了。”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瘦了?”孙策的指尖在袁权腰间来回滑了两下。“一点肉也没有。”

    袁权红了脸,连忙按住孙策的手,斜睨着孙策。“真的瘦了?”

    “当然瘦了,我还能说谎不成。”孙策皱起了眉。袁权刚刚生完孩子不久,应该正是丰腴的时候,腰怎么会这么纤细?“是不是太辛苦了?汝南形势这么紧张,粮食不够?”

    “辛苦的确是辛苦,不过是我自愿的。汝南粮食再紧张也不至于饿着我。”袁权低声说道:“我长得不好看,年岁又最长,如果再胖,岂不是丑死了。”

    孙策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