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霸王 庄不周

第1273章 舆论攻势(殇今恫古打赏加更)

    随着新年的逼近,兖州各郡县都热闹起来,陈留也不例外。地处交通要道,身为商贾重镇,陈留不仅是各种货物的集散地,也是消息的交流中心,各种各样的消息从四面八方传来,融汇在一起,又搭着商旅的车马和脚步传向四方。

    兖州今年遭了大疫,不过陈留逃过一难。疫情主要在兖州东部的山阳、东平,传到西部的陈留时已经弱了不少。张超又有经验,及时防治,并主动与豫州联动,将疫情的影响控制到最低,所以人口不仅没有大幅度减少,反而因为难民的到来增加了一些。

    尽管如此,张超还是生怕出事,影响新年气氛,抓紧时间巡视各乡里,看看有没有贫困不能自赡的百姓。与豫州相领的好处是方便得到各种物资,缺点也很明显,如果百姓活不下去,他们会选择去豫州定居。如果不想人口流失严重,张超不得不做好抚恤工作,以免出现流民。

    虽然每家每户只是象征性的说几句话,了解一下情况,连续走了一天,张超还是觉得有点累。给一户新来的难民送完钱粮酒肉后,走出里门,他叹了一口气。

    “与骐骥为伍,不用扬鞭自奋蹄啊。”

    一旁的掾吏们相视而笑,笑得有些苦涩。他们的心情和张超一样郁闷。有孙策这个榜样在侧,张超不敢大意。张超不敢大意,他们就要跟着受累,不仅要跟着张超入户查访,混水摸鱼的机会也少了。钱粮物资都是有定数的,分给百姓的多了,他们的油水就少了。

    两个读书人远远地走来,一边走一边骂,声音还不小,情绪也有些激动,直到近前,才看到太守的车马,互相看了一眼,立刻闭上嘴巴,低着头,贴着对面的里墙墙根赶路。张超一看,意识到有问题,使了个眼色,随行的士卒赶了过去,将两个读书人“请”了过来。

    面对张超的质问,读书人有点懵,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人从怀里取出一卷纸,递给张超。张超还没接,一旁的功曹刘操就急了,伸手要来拦。张超见状,推开刘操,将那卷皱巴巴的纸接了过来,展卷细读,刚看了个开头,脸色就为之一变。他狠狠的瞪了刘操一眼,继续读了下去。

    刘操和其他掾吏面面相觑,却无可奈何,只能做好张超发怒的心理准备。

    不知何时起,一篇文章在陈留传播开来,而且迅速蔓延,成为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谈资,读书人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少人还写文章应和,一时蔚然成风。太守府的掾吏们当然知道,但他们没人敢把这件事告诉张超,原因很简单,这篇文章里也有张超兄弟见不得人的隐私。

    这篇文章就是李儒写的《己巳之乱亲历记》,说的就是灵帝末年的那些事。

    张超勉强把文章看完,手已经控制不住的发抖,脸色更是苍白。他将文章攥成一团,却迟迟没有扔出去。不过他心里也明白,抓住这一篇文章并不能解决问题,这篇文章不是手写的,而是刻印的,在外面流传的成百上千,就算他想清剿也来不及了。

    刘操强笑着凑了过来。“明府,这不过是李儒欲以自明的胡言乱语,愚民无知,引为谈资,明府不必当真。清者自清,过一段时间,自然就没事了。”

    张超的脸扭曲了一下,反复权衡了一会儿。“这些……是真的。”

    “真的?”刘操露出惊讶的神情,但眼神却很平静。如果一定说有惊讶,那也是惊讶张超居然会承认,而不是对事实本身有什么惊讶。这篇文章传了这么久,也有人尝试反驳,但说实在的,都没什么可信度,绝大多数人已经认定是事实无疑。

    “唉……”张超一声叹息,挥挥手,示意那两个读书人可以走了。他压低声音,对刘操和凑过来的几个掾吏说道:“这是孙将军对袁将军作战前的檄文啊,檄文怎么写,你们应该比我清楚。”

    刘操等人相顾无语。檄文要的就是揭露对方的隐私,打击对方的士气,可以夸大,却不能造假,尤其是不能造容易被人戳破的假,否则对方反驳,会自食其果。换句话说,张超以局内人的身份给这篇文章做了判断,基本事实是准确的,李儒没有编造。

    刘操最先反应过来,立刻说道:“难道明府昆仲要和袁本初决裂,这样的事,简直是人神共愤啊。”

    张超的笑容很苦,心里更苦。之所以承认这是事实,一是因为他知道这的确是事实,而且这文章既然是刻印出来的,背后肯定有孙策的影子。以孙策的缜密,不会给他们反驳的机会;二是他也的确对袁绍没什么好感,不希望再和他扯在一起,趁此机会表明态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等的就是刘操这句话。

    一看张超的笑容,刘操等人心领神会,立刻大骂起袁绍来,不时替张邈兄弟洗白两句,以示他们是为袁绍所误,发现了真相后又不畏强权,毅然决然的与袁绍决裂,虽然小节有失,大义不亏。张超看在眼里,暗自叹息。不用说,这些人对袁绍早有怨言了,以前在他面前只字不提,只是顾忌他的面子,背地里不知道把袁绍骂成什么样。

    李儒这篇文章狠啊,把袁绍最不堪的那一面揭露了出来,再加上不久前袁绍见死不救的不义之举,他苦心经营多年的名望用不了多久就会土崩瓦解,至少兖州世家愿意支持他的人会大大减少,袁谭当初一纸命令就让兖州世家蜂拥而至的情景再也不会出现了。

    也许应该派人和曹昂联络一下了。兖州需要一个新的明君,在不能向孙策投诚的情况下,选择与曹昂结盟无疑是最稳妥的选择。

    张超没心情再去走访贫困户,赶回太守府,连续写了三封信,派亲信送出。一封给孙策,是新年之际的正常问候;一封给曹昂,除了问候之外,还邀请他年后来陈留巡视。刺史巡视各郡国本是例行公事,但陈留情况特殊,就连袁谭在任的时候都不轻易到陈留来,曹昂更是明智的坐视张氏兄弟行割据之实;

    最后一封给袁绍,除了通报陈留郡内的舆情之外,还婉拒了袁绍之前要求他协助作战的要求,并强调陈留士庶的态度,不会提供粮草支援,更不会将任何一城拱手相让。

    三封信都是由主记阮瑀执笔,文章写得很漂亮,张超的决定也经由阮瑀之口迅速传到太守府掾吏耳中,又随着这些人陆续回家过年而传到各县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