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小霸王 庄不周

第1592章 进退两难(无名英雄打赏加更)

    昆明池边,荀彧站在石舫中,看着碧波荡漾,一时心旷神怡,连日来的烦恼也暂时抛在脑后。

    时值九月,正是金秋之时,今年关中的收成虽然还是不理想,但人心尚属安定,普通百姓不知道朝廷面对什么样的危机,他们只知道山东的战事结束了,袁绍被打败了,天下要太平了。

    这样的想法很淳朴,也很幼稚。在有识之士的眼中,孙策的威胁丝毫不下于袁绍。荀彧刚刚接到杨彪发来的消息,正为此犯愁。

    袁谭愿意向朝廷称臣,但那只是权宜之计,而且他提出了一个让朝廷非常为难的要求,如果朝廷不能满足他的这个要求,连权宜之计都难以实现。

    荀彧很头疼。袁绍虽然败亡,但形势对袁谭来说却不算坏,他也许没有袁绍那样的影响力,但他对冀州的控制却更加稳固。听杨彪的消息,似乎连冀州系与汝颍系的矛盾都得到了一定的控制,袁谭这几个月来的整顿颇有成效。对朝廷来说,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

    杨彪出师不利,如何破局?荀彧一时惆怅。

    一个卫士匆匆走开,附在荀彧耳边低语了几句。荀彧听完,不免愕然。

    天子要收吕布的女儿为侍从骑士?吕小环武艺是不错,做一个侍从骑士绰绰有余,可她毕竟是女子,天子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吕布也不会满足于女儿只是一个骑士,这其实是一个婚姻联盟。

    这么重要的事,天子不可能是临时起意,肯定是预先计划好的,可他为什么一直没有提过,甚至连一点口风都没露。

    天子担心我阻拦,所以刻意不说?

    荀彧暗自叹了一口气,看看不远处的刘晔。他不知道刘晔是不是清楚这件事。天子最近和刘晔非常亲近,有些事先和刘晔商量过,然后才会和他说。国难当头,天子要重用宗室,这也无可厚非,但荀彧难免有些被动。

    荀彧示意卫士退下,思索了片刻,主动走了过去。刘晔见了,立刻转身,很恭敬地看着荀彧。荀彧将刚刚收到的消息递了过去,刘晔接在手中迅速浏览了一遍,苦笑道:“令君,当初孙策放袁谭回去,是不是就为了这一天?”

    荀彧摇摇头。“很难说,是不是其实都不重要了。眼下该怎么解决,子扬可有高见?”

    刘晔思索片刻。“袁谭最多算恶犬,孙策才是猛虎,如果连袁谭都制不住,朝廷哪里还有资格和孙策谈判?”

    “子扬的意思是征伐?”

    “宁可不要冀州的赋税,也不能让冀州觉得朝廷可欺。朝廷可以接受他戴罪立功,却不能容忍他挟寇自重。袁绍矫诏都可以存而不论,还有谁把朝廷放在眼里,孙策又怎么会看待朝廷?”刘晔抬起头,看着远处树林中往来奔驰的身影。“令君对袁谭应该比较熟悉,你觉得他在生死存亡面前,能坚持多久?”

    荀彧眉头微蹙。“如果朝廷出兵征伐冀州,如何部署?”

    “不知道。”刘晔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不能一味忍让,有时候还得拿出玉碎的决心来。袁谭毕竟不是孙策,既然他终究不肯臣服,只能退而求其次,看看能不能强取。利害相较,如果能夺取冀州,说不定对朝廷更有利。”

    荀彧越发肯定天子和刘晔有所计划,只是刘晔没有得到天子的同意,不肯对他说,便没有再问。

    “温侯是难得的骑将,其女英武过人,父女若能为天子所用,也是平衡凉州诸将的办法。”

    刘晔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突然明白过来。“令君,你说什么?温侯之女怎么了?”

    荀彧看着刘晔,有些疑惑。从刘晔的反应来看,这似乎不是他们商量好的。那就奇怪了,难道是天子临时起意,连刘晔都不知道?

    “陛下刚刚下旨,收温侯之女在左右。”

    刘晔愣住了,半晌没反应过来。他打量了荀彧两眼,这才意识到荀彧刚才的神情不太对。他略做思索,就明白了荀彧的意思,本想解释一番,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令君以为可行?”

    荀彧不置可否。“天子已经十五了,身边有几个女子也是清理之中的。天子要征伐天下,温侯之女武艺超群,很不错。”荀彧回头看看远处,嘴角挑起一抹浅笑。“关东三将军,关西小飞将,天子这也算是见贤思齐了。子扬,你觉得呢?”

    刘晔语塞。他和荀彧不同,他对孙策的所作所为并不怎么赞同,否则也不会到关中来。孙策提倡男女平等,在他看来简直是乱来。荀彧也不同,虽然他拒绝了张纮的邀请,可是他在关中的所作所为却是效仿南阳。此刻荀彧说他此举是见贤思齐,有调侃之意。刘晔想解释,却有迟了。

    “不见得吧。”刘晔迅速考虑了一下。“若是别人,倒也罢了,温侯之女却是不妥。令君忘了么,去年孙策从南阳运粮入关赈灾,特别指定温侯监督,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易,谁说得清?温侯献女,会不会是为了兵权?”

    荀彧听了,也觉得有些不妥。刘晔不等他回答,匆匆地拱拱手,拉过一匹马,翻身上马,向猎场疾驰而去。荀彧见了,若有所思,却只能苦笑。他们是天子身边的近臣,居然不能互相信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刘晔策马来到林中,找到天子,果然在天子身边看到了吕小环。吕小环穿着贴身的战甲,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呈现得恰到好处,跃马弯弓的英姿赏心悦目,一向沉稳的天子眼中露出怀春少年看到意中人才有的热烈,看得刘晔心中不安。

    按理说,天子这个年龄对女子产生兴趣没什么好奇怪的,但天子不是普通少年,他肩负着大汉中兴的希望,他的婚姻不仅仅是婚姻,更是政治,不能有丝毫大意。吕小环本人没什么问题,正如荀彧所说,她如果能为天子所用,未尝不是好事。可她有个叫吕布的父亲,就不太妥了。吕小环如果成为天子喜爱的女人,甚至成为皇后,那吕布岂不是要成为大将军?

    刘晔来到天子身边,轻咳一声。天子听到声音,回过头,见是刘晔,不免有些奇怪。“子扬也技痒了,要来试试手?”一边说着,一边递过弓箭。

    刘晔接过弓箭,试了一下。“陛下想要什么样的猎物,是江山,还是美人?臣为陛下取来。”

    天子眉头微颤,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吕小环,明白了刘晔的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