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马月猴年

第1213章 谁也无法避免

    不管是在何处,宁静的夜色总是很撩人,晚风吹拂在身上,多少会有些安谧之感。只不过,斐潜在结束了晚宴之后,虽然吹着夜风,心中却静不下来。

    因为西凉诸将就在天水左近,因此虽然举办欢宴,但并不是无限制的狂欢,心中多少有些节制,尽兴之后,也就散去了。

    斐潜站在大帐之前,看着营地在上邽城外萧杀绵延,营中火把的光芒,像是倒影着天上的星河,颇有几分梦幻的色彩。

    眼下的局面,越发的复杂起来。

    当然,这样的复杂的情况其实一开始就有些苗头,只不过现在爆发了出来而已,就像是炎症,或许一开始就有,但是并不明显,然后不小心吃喝进去的鸡汤则是引发了炎症的火山,汹涌发作出来。

    虽然心中多少有些预备,但是真正事情发生的时候,斐潜还是觉得有些头痛,也有些郁闷。

    “君侯,此事,某之过也……”贾诩将竹筒当中的情报抵还,拱拱手低声说道,“因关中推行田政新律,郑氏多有怨言,勾连大户,把持地方,故而某于元直,士元商议,借君侯于陇右之机,使人于关中谣传君侯兵败……”

    李儒在一侧哈了一声,半开玩笑的说道:“……原想套只细跪乳,却撞进来只舒胖子……”

    贾诩有些尴尬的说道:“……便是如此。”

    斐潜大体上也算是明白了,贾诩和庞统、徐庶三人,原本想着是给关中郑氏等跳着的家伙挖个坑,结果没想到坑挖小了,结果跳进来个大家伙。

    呼厨泉来了。

    前一段时间斐潜取了关中和汉中,原本算是比较重要的关隘雕阴,自然就被地理位置更加重要的潼关和武关所替代,马延守潼关,赵云守武关,而雕阴就等于是位于腹地的关隘,自然就没有留人值守,也没有留下多少兵卒,只有留着一百郡兵维持正常运作而已,结果被呼厨泉突袭得手,抢下了雕阴。

    “平阳之处可有消息?”斐潜下意识的问道,然后旋即摇了摇头,说道,“嗯,北屈虽小,然军寨依旧,呼厨泉急切之间未必攻得下……重中之重,依旧是左冯翊……”自己是还是有些挂心平阳,才会下意识的问出来。而实际上平阳的消息,在雕阴被攻陷的时候就已经被切断了,一时半会谁也不是全能的上帝,谁会知道有没有什么变化。

    贾诩点头说道:“友若镇平阳,攻略有不足,守应无大碍。更何况呼厨泉攻势虽猛,然后劲不足,唯有南下左冯翊,再克潼关,与弘农杨氏相接,里应外合之下,方可成其事。故而呼厨泉主力应于关中,至多出偏军少许,佯攻牵制北屈平阳。”

    “关中郑氏大户,必然阳守土自保,阴馈呼厨泉,以观后续,若吾等弹压无力,亦可左右逢源……”李儒笑了笑,说道,“潼关虽闭,然有蒲津渡也……虽说浮桥已毁,铁索尚存。哈,如此说来,河东王邑恐怕也走脱不了干系。”

    潼关马延把守着,自然不可能擅自打开关门,让闲杂人等自由出入,而关中的人想要和弘农的杨氏取得联系,最近的道路便是走蒲津渡。

    蒲津渡是黄河自从秦朝就留下来的古渡口,位于潼关北面,因为黄河水枯水期和丰水期的水位上下差别极大,因此蒲津渡一直以来都是用铁索浮桥的形势来进行渡河,当然,在枯水期间,也可以用船渡,有潼关北门锁钥之名。

    早在汉灵帝时期,蒲津渡的浮桥就为了防止羌人叛乱绵延到河东,便焚毁了,至今都没有修复,因此大军通行是不用想了,但是偷偷过几个人,问题并不大。

    过了蒲津渡,便是河东,然后从河东到陕津,再过陕津进入弘农,虽然陕津有张辽驻守,但是一般的商队和普通的商船还是放行的,所以通过这一条线路,关中和弘农联系上,也就自然有了很大的可能性。

    虽然李儒和贾诩都说平阳大体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毕竟牵扯到自己大本营的关系,因此斐潜多少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只不过现在这些忐忑的心情对于平阳的局势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所以也不得不暂且按耐下来,说道:“为今之计,便当如何?”

    “左冯翊郑氏,虽说坞堡大小近十座,佣客家丁私兵六七千人,然不经战阵,不通兵法,败之甚易,”贾诩说道,“当下之危,乃呼厨泉南下左冯翊,与其联合,破潼关,与弘农杨氏联合进逼……故而先战呼厨泉,抽其柴薪,郑氏等人便如沸汤,便可无忧矣……”

    李儒也说道:“今已俘韩文约,陇右之战,可暂且告一段落……某与宽之领兵至番须道西口,于街亭立寨,勾连合众,售贾羌氐,观陇右形势,待可乘之机……将军可与文和领骑兵东进关中,迎战呼厨泉,便可平定。”

    斐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了出来,说道:“善!便如此行事!”

    地盘大,有地盘大的好处,但是同样也带来一些麻烦的地方。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形势,有时候间隔中央远了,这个控制力就成为了问题。就像是斐潜离开了关中,就有人开始蠢蠢欲动,虽然这一次确实是贾诩等人作了一个局,挖了一个坑,结果意外的引来了呼厨泉,但是同样也说明,其实别看斐潜现在地盘扩大了,但是实际上还并不安稳。

    斐潜望着东面黑沉沉的天际,若有所思。

    这个问题,似乎是谁也避免不了的。

    叛乱。

    汉灵帝就是因为西羌的叛乱,熬干耗尽了汉王朝当中最后的一点骨髓。然后袁绍也遭遇到了邺城的叛变,曹操也是有同样遭遇叛乱的经历,刘备亦然,甚至将来的孙碧眼,同样也在这样的圈子里面跳……

    那么我呢?

    现在关中郑氏叛乱,将来又会是谁?

    ………………………………

    夏末秋初的夜晚,若是在屋内无风之处,还是颇为闷热的,但是在雒阳城中,修复不久的杨府当中,杨彪正顶着炎热,在火烛照耀之下,奋笔疾书:

    “贤弟见信如晤:

    弟之来信已悉。

    知弟身处荆棘之地,心向社稷之明,兄心甚慰。

    弟身处关中,人心蒙昧,局面艰辛,然得众贤相助,如今始得破局,冯翊之地,已皆知三色之恶,群情汹涌,伐之可期。公业于河东,晓文都以大义,颇有成效,即日便有援至蒲津。今南匈亦知天下大义、大是、大非,虽于蛮夷之地,亦有讨伐逆臣之愿,其勇可沽也。

    左右合力,上下齐心,加之三色新败,人心惶惶,便可焚其粮草于仓禀,断其交通于关隘,困其兵卒于并北,便成大事。如此,子悦贤弟战绩甚巨,于天下亦有大功大德,兄愧不如也,当言天子,表贤弟位三槐之列。

    今局势虽明,隐患仍存。征西军驻潼关,决断东西;并北阴山,亦有其卒;虽闻征西授首,然不见其尸;加之关中并北诸姓,往日里亦有来往,心思不定;匈奴兵力擅于奔袭,然不利攻城拔寨,如此种种,仍需贤弟斟酌帷幄。而今关中,人或油滑,或粗野,大事难足与谋,弟不妨与公业商议,不可坐之、待之,无论南匈欲为何,须劝其进,与三色之旗堂堂一战,鼎定胜局。

    愚兄河洛初定,亦有匡扶社稷之志者相投,即日令豪杰武者,兵发潼关,助贤弟破潼,扫荡关中。

    吾辈所行之事,皆为大汉天下之兴盛,众生之安平而为,上顺天意,下全民望,此情可表上天,可昭日月。

    盼贤弟早传捷报。

    愚兄顿首。

    知名不具。”

    灯火摇晃,杨彪笔走龙蛇,一会儿就在小小巾帛之上将书信写完,然后细细的吹干了墨汁,才小心翼翼的卷入竹筒当中,再用火漆封好,加了印戳,叫来了亲卫,低声吩咐了几句之后,才背着手看着亲卫消失在夜色当中。

    征西将军斐潜,真的死了?

    杨彪深深的皱起眉头,背着手,站在堂前,仰首望天。

    夜风呜咽着,从堂前穿过,扯得院中的树木欲静而不得。

    征西将军斐潜无子,这个事情杨彪是知道的,若是斐潜真的战死在沙场之上,那么整个征西的地盘立刻分崩四裂自然是很有可能的,因此关中左冯翊的郑氏郑甘,郑子悦欲借这个机会,寻求出路,自然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是……

    杨彪还记得自己当初在并北平阳的时候,也曾经觉得已经是十拿九稳,可以将斐潜挤兑到关中去,摄取斐潜在平阳的兵力物力财力,但是转眼之间一败涂地,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不得不打落牙齿和血吞,咬牙忍着回归弘农。

    身为武将,谁也无法避免瓦罐不离井上破,终究是有战死沙场的风险,斐潜自然也不可能避免,然而没有真的见到斐潜的尸首,只是些许传言,这难免让杨彪心中存有疑虑。

    虽然那些传言都是有鼻子有眼,仿佛亲眼所见一般详细。

    河洛,四通八达,北面河东河内,南面就是荆襄,东面兖州豫州,西面就是关中长安,如果任何一个方向坐大,河洛必然受到其威胁,虽然汉帝刘协在侧,但是也不代表绝对安全,曹平东这个家伙的举动就是给杨彪敲响了警钟。

    河洛要成大业,必须要有一个稳固的后方!

    光武帝刘秀之所以能定天下,能平关中,让西凉窦隗二人俯首称臣,仰仗的便是冀州和豫州的财力物力人力的支持,加上并州的骑兵边军,这才拥有了收拢天下的本钱,而现在孤零零的一个司隶之地,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之前潼关兵败,已经耗费了不少家底,再加上雒阳又要翻修,皇室也要供给,又刚刚经历了一场蝗灾……

    想起那一场蝗灾,杨彪就有些不寒而栗。

    那遮天蔽日的蝗虫,让身处其中的人都从心中升起了末日来临的无力感。

    更可恨的是那些朝廷大臣,吃着弘农杨家挤出来才能发放的俸禄,却转过头来口诛笔伐说蝗灾是上苍示警,是大臣无能,是国有奸佞小人……

    幸好刘协并没有听这些庸才的妄语,也没有降罪,否则杨彪都已经准备好了以退为进的请罪奏章了。当然,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杨彪只要掐着朝廷俸禄供给,过不了多久,这些唧唧歪歪的大臣肯定又忍不住再次上表,举荐杨彪复任了。

    这些左右摇摆,心思浅显的庸才,杨彪其实不是很在意,反而那些从来不说什么,也不表示任何倾向的少数几名大臣,才让杨彪深为忌惮。

    就像是杨彪会收到关中郑氏的投诚一样,这些朝中没有表示出任何倾向的大臣,会不会也和某个势力有所关联?

    二袁?

    征西?

    甚至是荆襄?曹平东?

    都有可能。

    这个,也是谁都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总不能天天关着城门,又或是动不动就全城大搜大检吧?

    这出城樵采的人群当中,夹杂着些个别的有心之辈,就算是再小心,也是基本上无法杜绝的。

    当下,只能是抢夺天时罢了。

    袁本初正在攻伐易京,公孙已经呈现败势,不知能支撑到几时?

    袁公路此刻转向东南,在攻略扬州江东,一时之间虽然没有掉头向北的意向,但是若是江东一定,必然北向,到时候自己也是难办。

    曹平东此时和温侯僵持不下,各有胜败,也难说谁胜谁负。

    若是在这个时刻,自己真的能趁着征西斐潜身亡的机会,纵横东西,收关中,纳并北,那真的就是天之幸也!

    杨彪素来不信什么鬼神的,但是此时此刻却不由得低头默默向鬼神祷告,祈求征西斐潜真的就是一命呜呼,命赴黄泉。

    只要征西斐潜真的死了,征西麾下那些将领谋士,杨彪都可以既往不咎,都可以保其爵禄,只要这些人愿意投靠自己!

    天可怜见!

    收了征西斐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