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马月猴年

第1413章 聚于荒

    三色的征西战旗,在几千顶的毡帽和红樱兜鍪之上,高高飘扬.

    在征西战旗之下的则是在从阴山刮起了一阵强大旋风似得赵云统领的人马,将整个朔方北部和五原地区全数卷动起来。

    这里,曾经是汉家的土地。对于土地的执念,汉武帝和绝大多数的地主老财差不多,总是碎碎念着,想着,要将天下的好田地都收到自己名头下才罢休,因此阴山左近的这一块风水宝地就被汉武帝念叨了不知道多久。

    后来真的被汉家拿到了手中之后,就立刻发动了全国范围内的支援边疆活动,呃,迁移人口到朔方等地填塞地方,而这些人在后来的汉家势力退化过程当中,一部分跟着大汉的官府往内部蜷缩,也有一部分则是默默的披上了皮袍,成为了胡人势力当中的豪帅。

    从征西起兵以来,不过数年之间,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击败了原本在朔方五原左近的鲜卑势力,几乎将鲜卑的人马一扫而空,于是乎在朔方和五原的这些残留下来的豪帅,不管实力大小如何,都惧于征西的兵锋,纷纷渐渐的和鲜卑脱离了之前的附庸关系,不再像之前对于鲜卑那么为令是从和谦卑恭顺,在他们看来,至少征西将军斐潜是可以和鲜卑大王步度根一决高下的。

    在朔方五原这样的汉境边缘地带,谁拥有一只强大的铁骑,才能真正的握住掌控地方的权柄。这一次赵云带着南匈奴的从西而东一路行来,所过之处这些在朔方和五原的豪帅,纷纷换上了汉家的衣裳,拜倒在征西的旗下。

    羞耻心?

    抱歉,在生存面前,羞耻心还不如一个屁。

    在征西将军克复阴山之后,斐潜的兵威就已经有些震慑住这些边地生活的豪强们了。不过这些地方豪帅依旧还是比较偏向于鲜卑人,因为毕竟鲜卑人离他们更近一些,再加上已经臣服了几代人,一时之间也难以转过弯来。

    谁曾料想,在阴山鲜卑人大举进兵的情况下,征西将军斐潜丝毫不惧,举兵北上,野战,围城,诱敌,追击,闪电一般的决定了战局,在这些地方豪帅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将鲜卑的兵马击败的击败,溃散的溃散,俘虏的俘虏,几乎将阴山鲜卑人的势力清扫得七七八八,一举就确定了整个的局面!

    鲜卑人原本无敌于大漠的名号,在征西三色旗下就像是一个破碎的水囊,缝都缝补不起来,顿时震动边境,人人侧目。因此纵然赵云并不是征西将军斐潜本人,只是一个偏军的统帅,依旧得到了这些在边境左右摇摆寻求生存之道的家伙们的热情欢迎。

    因此,这些天就有些奇怪的现象发生了,随着赵云统兵向前,陆陆续续的就有不少人马带着武器牲畜,自动的在大军道路上伏地等候,等赵云前锋到达之后,先是供奉了一部分的牛羊牲畜劳军,然后就表示出追随旗下的意愿……

    比起其他地方,朔方等汉家边地可是出马的地方,这些地方豪帅,哪怕只是坐拥一个堡寨的,都能拿出几十匹好马出来,因此赵云也没有拒绝这些人的示好,就将这些人和匈奴人一同归并成为募从军,作为辅军来使用,还可以壮大声势。

    得益于这些地头蛇的支持,赵云统兵而来,一路之上,都没有遇到什么困难,甚至原本在路上的一些行军损耗,都因为得到了补充而减少了许多,甚至有些地方豪帅甚至会派出他们的庖丁和人手,尽可能的将赵云本部照料得舒舒服服的,就为了给赵云留下个一个好印象……

    因此赵云一路向东,竟然超出想象的顺利,就连夜间扎营,都有这些豪帅的部众先期将篝火烧得旺旺的,收拢出背风的好地方给征西骑兵,甚至还会准备一些吃食来,就像是当年伺候鲜卑人一样伺候着现在的征西兵卒。

    征西骑兵过夜的帐幕,如今都是跟在后面的这些豪右子弟用牛马驮着,等征西骑兵停下来准备歇脚的时候,这些家伙就忙不跌的帮着搭建帐幕,顺便还把帐幕内的地烧得暖暖的,才请这些征西骑兵进去休息。

    赵云看在眼中,只是约束手下兵卒不要做出欺凌的事情,至于其他的,多数都是默许了,毕竟这一切,都是靠着征西一场接着一场血战打出来的。不管是胡人还是汉人,想要在边境生存下来,除了擅于迎风转舵之外,服从于强者也就成为了一种骨子里面的共识,如果不是征西将军和鲜卑人硬碰硬的做过了几场,当下大军东进,哪里会来的当下如此的便利?

    夜色当中,一丛丛的篝火将四野照得通明。

    居中的干爽的平地,自然是征西骑兵休息的地方,这些征西骑兵,有并州人,也有西凉人,甚至还有一些早期就跟随了斐潜的羌人,这些原本不同地方,不同归属的军马,纵然往日有些隔阂,也在几场血战下来,渐渐的融合在了一起,当下都是亲热且不拘形迹的坐在一起,或是围着篝火低声谈笑,或是擦拭着兵刃,或是整理照料着大伙伴。

    在这些征西兵卒当中,谈论最多的,自然是眼下即将面对的大战,不过在言里言外,却没有多少的恐惧,倒是多了几分计算,合计着这样一场大战之后,到底能捞到手何等样的犒赏……

    哨探已经派出,还有一些豪帅子弟自告奋勇的打着下手,做向导,有熟悉本土地势的豪右子弟辅佐,整个大军的夜间宿营的安全自然相对来说比较保障一些。

    极远之处,突然出现几团火光,起起落落的朝着赵云这里而来。

    不用赵云统属的征西骑兵起身侦测,在周边的当地豪右子弟已经是翻身上马,这些精壮的豪强子弟,正是要在萧言面前卖弄勇武的时候儿,上马动作一个个都潇洒利落无比,唿哨应和着就朝着火光闪动的方向迎过去。

    远处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已经变大了,更多的火把在黑夜当中跳动了出来,朝着这里涌动而来。

    这边也有斥候游骑,带着百数十骑人马迎上去,和那边涌来的火把一遇上,就在这夜色当中卷起了更多的声响。人喊马嘶的声音连成一片,倒不大象碰上的敌人,反而是遇上了熟人一般的欢呼声音。

    赵云微微的皱了皱眉,没等赵云发话,在一旁陪着笑脸的左近豪帅,便忙不迭的作势呵斥着,让自家的手下赶快将情况上报过来,结果还没等人手奔出去几步,在外的斥候已经快马奔了回来,到了左近翻身下马,快速的跑了过来。

    斥候脸上带着些汗珠,在篝火的映照之下闪闪发亮,但是神色却不像是交战之前的紧张,而是带着一些兴奋的色彩,来到赵云面前拱手禀报道:“启禀赵将军!来的是幽州刺史刘和刘使君!带着是鲜于兄弟和乌桓人马,约有千骑!前来将军麾下听用!”

    赵云听了,脸上的神色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倒是一旁的一路跟随而来的豪右子弟纷纷哗然,然后交头接耳的表示出惊讶和喜色,心中不免更加多了几分的敬畏和佩服。

    竟然连乌桓人也来投效征西了,看来在大漠之上,鲜卑人的架子已经倒了!

    这些豪右子弟眼中不由得都热切了起来,看来自己来这一趟,果真是来对了!

    说话之间,远处的火光停了下来,分出十几骑的模样跟着征西的斥候一同,朝着赵云这里而来。

    赵云这才略微放下了戒备的心思,开始相信这是真的援军了,不过心中不由得也升腾起了一丝的疑惑,当然也有一些敬佩,这征西将军的名号,竟然在乌桓人当中也有效果了不成?

    ………………………………

    且不论赵云和刘和两个人如何汇合,如何整兵一处向东而进,单单这一波浩大的声势,已经是惊动了在雁门以北的鲜卑部落步度根等人,连忙紧急的召集了周边所有部落的头人,一同协商讨论。

    去年冬天,步度根让扶罗韩跟着轲比能南下劫掠,结果不仅没有能够劫掠到充足的物资,而且还损兵折马的逃了回来,导致步度根的在鲜卑人心中的威望又下降了不少。

    虽然说步度根作为继承鲜卑大王称号的“正统”传人,但是严格上来说步度根内斗外斗都是相当的稀松,靠着大王的称号唬人还算是可以,当得知征西铁骑汇合着匈奴人,甚至还有乌桓人一同前来的时候,心中也不免有些慌乱了起来……

    征西,征西,该死的征西……

    之前拓拔小王的身亡,整个阴山鲜卑的全军覆没!

    当听见征西人马朝着雁门而来的时候,步度根脑海当中就浮现出这个事情来,而且这个事情,带来的虽然有愤怒,但是更多的是恐惧,步度根他甚至有一种幻觉,看见了拓拔小王身死的时候,那遍野的鲜卑人尸首,那如同河流一般在地上流淌的鲜血,还有那战火黑烟当中飘扬的征西战旗!

    虽然有拓拔小王轻敌,又或者兵马调配不当等等导致惨败的因素在内,可是和征西骑兵的交战过程当中,鲜卑人的骑兵,确实是实打实的将吃奶的本事都拿出来了,奔袭,野战,列阵,会战,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若是和征西的骑兵正面对抗,实在是太吃亏了……

    征西兵卒的兵刃比鲜卑人好,铠甲也比鲜卑人好,鲜卑人砍一刀,征西兵卒铠甲上多一刀印痕,定多崩两块铁片,而征西兵卒砍一刀,便是血肉横飞!

    正面扛肯定是不行的……

    别的鲜卑人或许不清楚大漠的历史,但是作为鲜卑大王,步度根深知在这一片的大漠草原之上,曾经有多少部落民族崛起,也有多少部落民族消亡。

    鬼方、猃狁、山戎、匈奴、零丁等等,然后到现在的鲜卑,多少大漠的民族起起落落,但是唯独南面的大汉,三四百年来,绵延至今!

    要面对这样的一个大家伙,步度根虽然嘴上强硬,但是内心深处却不相信自己的部众能够征服这样的国度,因此征西将军麾下声势浩大的席卷而来的时候,步度根内心当中头一个反应就是先避其锋芒再说……

    反正之前大漠的胡人,不管是之前的匈奴,还是鲜卑的冒顿大王,都是这么干的,以空间换时间,然后等汉人精疲力尽的时候,再冲出来收割。不过步度根担心的是,原本他的声望就不是非常的高,结果现在征西一来,又避其锋芒,会不会手下就一哄而散,甚至有人直接叛逃到轲比能那边去,最终导致局面越发的不可收拾。

    怎么办?

    看着大帐之中乱糟糟的一片,步度根心中忍不住升腾起了怒火,沉声怒喝一声:“都闭嘴!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这汉人还没有到,就吓得乱成了这样!要是真的汉人到了,还不是手软脚软的连刀都拿不起来!”

    “大王……不是我们害怕……”一旁的扶罗韩说道,脸上还带一道之前战役留下来的伤口,在脸上扭曲着,“是担心我们和汉人拼杀之后,然后被轲比能那个小子捡了便宜……”

    “就是,就是!”一旁的部落头人也是附和道,“我们的儿郎和汉人拼完了,岂不是替轲比能那个小子挡刀子么?”

    大帐之类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基本上都是一个意思,拼命的事情最好让轲比能先上,就这样和汉人作战实在是太亏了,不值得……

    然而一个很显然的问题摆在面前,轲比能显然也是希望步度根先和汉人进行作战的,损失的事情自然是别人去,捡便宜都是自己来,这样的想法无论是谁,都是一致的。

    此时此刻,在扶罗韩身后的阎柔挺直了腰杆,朗声说道:“或许……这一次征西不是冲着大王来的呢?”

    “混账!大王面前,哪有你说话的分!”扶罗韩呵斥道,扬起手掌来就要揍阎柔。

    “嗯……”步度根伸手制止扶罗韩的举动,“不妨听他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