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马月猴年

第1506章 被征服的

    当一个领导,干最多的事情是什么?

    当然是耍嘴皮……咳咳,是抓思想建设,统一上下的思想。没看到不管是哪一种政治结构,最常见的便是各种各样的会议么?封建帝国有什么小朝会,大朝会,资本联邦有什么参议会,众议会,还有那……咳咳咳……

    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在这样的无法避免的客观条件之下,想要让许多人可以统一起来,联合起来做一个共同的事情,就需要不断地进行洗脑……咳咳,统一思想。斐潜以前在的企业也是经常这么干,什么我们是世界某某强啦,每年产值多少多少啦,利润率增长多少多少啦云云,似乎进这个企业就是多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一样,而实际上除了那些耳根软,容易被蒙蔽的小鲜肉之外,大部分老油条都会表面上猛点头,但是心里只认一个字。

    川蜀这些人,一看就知道,都是些老油条,而且还是下锅反复炸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那种。这也难怪,川蜀之地,一直以来,都算是安稳之地,虽然有些战争,但是比起那些动不动就千里无鸡鸣的地方来说,则是要好上太多了,所以在川蜀,有这相当多的士族关系,这些当地土著,甚至是从秦朝的时候就在川蜀,比什么杨氏袁氏的历史还要久远,不过么,或许也是因为川蜀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丰厚的产出,导致了这些当地土著地头蛇什么的,很少离开川蜀,向外发展……

    这,或许也就是那一句少不进川,老不离蜀的由来。

    斐潜坐于公堂之上,胳膊依旧带着绷带,但是伤口基本上都愈合了,只是为了防止大幅度动作拉扯到伤口,导致二次崩裂,因此才捆扎着绷带而已。

    大堂两侧,赵韪雷铜,徐晃张辽等人分列左右,都是纹风不动,静静的等待着斐潜的训话。在大堂之外,还有一批人等,大都是川蜀当地豪强大户。

    汉代的大堂,自然不可能是有多么大的规模,摆放个十几张的桌案,也就差不多摆满了,而堂外的便是连桌案都没有的,只是在干地上铺了个蒲席……

    斐潜并没有直接兵发广汉,而是停留在了阆中。汉昌是个小山城,不适宜屯兵,而阆中有阆水贯通南北,交通也算是方便,距离前线广汉也不是非常的遥远,因此作为临时的指挥中心最适合不过了。

    作为整个政治集团的首领,到了新扩展的地盘之上,自然就需要召集一下众人,洗一洗脑……咳咳,统一一下思想……

    “巴蜀之地,四方险固,都江之堰,丰饶美物。东临荆襄,得巴山之阻,西迩邛崃,获三城之驻,北接汉中,拥金仓之渡,南壤檄外,有蛮夷之圄。故而,川蜀之中,经年稳固,内成方圆,自得黍稢……”

    斐潜温和的笑着,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显得很是清朗且有穿透力,从大堂之内传出,一直传到大堂之外,周边不管是徐庶还是赵韪,亦或是在躺下正坐的这些川蜀地头蛇代表,都一个个屏息聆听,不敢发出任何的动静。

    “……然,蜀道险途,便可隔绝法外,自立为国乎?”斐潜收了笑容,沉声说道,“蚕丛逆夏,柏灌抗商,鱼凫拒周,其后何如?瞿上丝何存?什邡渠何在?湔山祠何留?今川蜀之地,乃汉家之民,欲隔华夏之道,阻炎黄之途者,皆为大逆之徒,罪无可恕!”

    “先帝委其重,以其为鶐,寄之以抚,俾之可御,不可谓恩不厚也。圣意宽纯,待民以卹,嘱其简静,慎付之牧,以领川蜀……”斐潜继续说道,声音如同滚滚川水,直流而下,“然焉何为?绝子午之道,断往来之途,戮川之民,罔顾国律,得都江而生骄尊,聚民财则僣欲,阴求窃器,遽造舆服,图射侥幸,曷云何如?不外地堕身逐矣!又以枝叶之亲,据绶私与,窃壤自箓,与谋逆者何异!”

    停了片刻之后,留了些时间让这些人在心中多少翻腾品味一下之后,斐潜放缓的语气,慢慢的说道:“某得天子圣恩,得授中兴之剑,斩奸除妄,清朗乾坤,平叛定乱,守土靖疆,若容谋逆窃国,坐视百姓困苦,无为碌碌,则是上负圣意,下违民心!吾何忍之!今领兵至川,非以擅杀为威,亦不穷查小罪,乃不欲妻子迁于途,流离亡于路,只求平稳川蜀,回归汉统,望各位周悉。若执迷不悟,呵呵,也休要怪某不讲情面……”

    斐潜说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是言词当中锋芒却不减半分。众人皆是伏首聆听,有几个甚至看见一丝在鬓角凝结出来的汗珠,顺着脸庞滚滚而落。

    斐潜环视一周,然后笑了笑,轻轻拍了拍手,说道:“今见各位仍有汉家之心,仍尊汉家之令,吾心甚慰……望各位谨言慎行,遵令守法,慕爱友邻……”斐潜不痛不痒的又讲了几句屁话……呃,大道理之后,便拍拍手,让黄权代表着自己,带着这些人去另外一个大院,宣布宴会开席。

    包括赵韪雷铜在内的一些川蜀本地人氏不由得都有些错愕,相互之间递送着眼神。虽然并没有人说一些什么话,但是似乎有一种轻松的氛围开始蔓延开来……

    一些人开始挤眉弄眼,似乎在传递着,原来征西将军,似乎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好像也很好对付的样子么?

    一来没有索要钱粮,二来也没有说要征调民夫,甚至连一些具体安排都没有论及,听着似乎还有些空谈的味道,难道这就是征西将军?

    也有些老成的,不慌不忙的走在人群中间,似乎是觉得不管征西将军玩什么花样,都接的下来一般。

    黄权看在眼里,捋了捋胡须,也不多说些什么,便在前头领路,不一会儿便到了一旁的一个大院之前,拱手立于一旁,引领道:“赵兄,雷兄,请!”

    “不敢,不敢,公衡兄请,公衡兄请……”赵韪和黄权谦让再三,然后不分前后一同进了大院,雷铜自然是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一进大院,赵韪抬眼一看,有些发愣,转头看了黄权一眼。

    黄权微笑着,伸手说道:“赵兄,请上座。”

    “啊?不敢,不敢,”赵韪正待说些什么,忽然看见这院中桌案摆设,上首像是并没有征西主位的模样,而是只有一个三联席,其余的都是布置在廊下,围绕着院中的空地,便有些迟疑的说道,“公衡兄,这……征西将军……”

    “哦,征西将军箭伤未愈,不能饮酒,便由某暂且招待各位……”黄权一边往前,一边说道,“将军曾言,若有不周之处,待伤痊愈之后,再行设宴,与诸君畅饮……”

    赵韪恍然,连连点头,说道:“是,是,将军贵体重要……将军真是太客气了……”

    雷铜也连忙狗腿的表示一番,对于征西将军的漂亮话,不要钱的到处乱丢。

    黄权呵呵笑笑,然后又招呼着一帮川蜀地头蛇代表们坐下,然后又将方才的话语朗声交代了一下,就二话不说的宣布开席,一时间便觥筹交错起来,似乎氛围都挺好。

    酒过三巡,黄权告罪一声,起身站到了院中,轻轻咳嗽了一声。

    赵韪雷铜对视一眼,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周边环形廊下的其他人也纷纷停了下来,目光集中在了黄权身上。

    “吾主仁慈,一路南来,见川蜀之民,行刀耕火种之法,觅山间石缝之食,深感其困顿劳苦,着实不忍,故而令某介绍一二农耕之术,或可裨益……”黄权朗声说道,“来人,先将黄氏犁呈上来!”

    “……诸位请看,此乃黄氏犁……哈哈,当然,非某之黄氏,乃荆襄黄氏也……”黄权一边指挥者兵卒将黄氏犁放到了院中,一边指着其中的曲辕说道,“吾主于平阳之时,见民耕田,驱牛马之力,亦只得浅薄之获,深感耕作不易,便与子敬先生研制,又得荆襄黄氏巧匠之助,方有此犁……此犁可用牛马,亦可用人力,若用人力,则两人在前,一人在后……”

    黄权刚开始说的时候,还有些人不以为然,也不知道究竟是这个黄氏犁是干什么的,毕竟不是所有豪右大户都知道农桑之事,但是随着黄权的讲解,还有一旁兵卒的实时演示,有些懂行的便完全坐不住了,瞪大眼珠,若不是看在周边兵卒环立护卫,几乎都想要奔涌到前面细看,顿时间席间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曲犁比直犁更省力,更小巧,能翻起的泥土量更多,也就意味着可以更容易地深耕,而深耕的好处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清楚,但是祖祖辈辈遗留下来的经验却能告诉他们这样做肯定比不翻田,不耕地要收获更多……

    “这……”有的人忍不住在廊下叫了出来,“这……莫非……征西将军,愿……愿将此犁授予吾等?”

    “哈哈……莫急,莫急……”黄权笑笑。然后又招来了另外一人,介绍着说道,“来来,好让诸位得知,此乃农学士也,主管农桑之务,掌耕作之学也……”

    农学士也不怯场,拱手行了一礼,便开始朗声说了一些数据和情况,并结合川蜀本地的一些事项和现有的弊处,然后说到了在平阳关中,推行黄氏犁等等的器具,收获增产的数值之后,不仅是在廊下的川蜀大户代表们坐不住了,就连赵韪也不免在席子上扭动了两下,仿佛有什么虫子在其心间爬过了一般。

    赵韪迅速的盘算起来,如果说采用了这个什么黄氏犁,什么深耕之法,那么一亩地可增加半石左右,自家在广汉的田亩有一百余,还巴西郡内各地的还有四百余,这样一来每年就可以多收……

    哇!

    四舍五入不就一个亿了么!

    赵韪眼眸之中,似乎有什么亮了起来,盯着院中的黄氏犁,就像是黄氏犁不是用木头和铁制作的,而是像黄金白银打造出来的一般。

    关键这只是更换了一个工具,并不需要做什么太多的额外改动……

    然而,黄氏犁只是开场菜而已,接下来农学士不仅说了黄氏犁,还略带讲了一些关于在关中平阳实行的一些沃田法,又推上来一个微型的水渠灌溉的木雕模型,当说到经过如此这般整治之后,原本的下田会变成中田,中田会变成上田良田的时候,几乎全场都沸腾了起来,没有人再关心自己桌案上吃的到底是什么菜肴,也不关心说什么川蜀之主究竟是刘焉还是斐潜,几乎所有的人心中就是火辣辣的一片,眼睛不是变绿了就是变红了,有些急切的甚至举了酒爵就上来和黄权拉关系……

    谁家中没有众多的田亩?

    谁不是仰仗着这些田地才能掌握一方,累积下来家中的财富?

    然而川蜀之地,众人都是清楚,开垦出来的适宜耕作的也就是那么一些,牛马也就是那么一点,若是可以用了黄氏犁增产,又能得了那什么沃田法,岂不是白白在原有的基础上多了至少一半收入!

    关键是还不用和他人争抢!

    平白得的,有那个不想要?!

    要知道,川蜀之中,并非所有山头都可以用来开垦成为梯田的。

    众人不约而同的就像是被磁铁吸引的铁珠一般,咕噜噜的一个个自动自发的滚到了黄权和农学士的身边,一边阿谀奉承的话不要钱的向外扔,一边想方设法的企图给自家捞些干料,各个都是恨不得立刻将黄权和农学士所说的好处立刻捞回家中去……

    “诸位!诸位!”黄权不得不高声喊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吾主仁慈,欲将此等利国利民之法,授于川蜀……”

    众人一片欢喜之声,然后便是交口赞叹,虽然说各自代表了各自的家族大户,但是此时此刻竟然有些整齐划一的味道。

    “……若是谋逆之辈,或是执迷不悟,依旧从逆而行……呵呵,呵呵,也就休要痴心妄想了……”黄权继续说道。

    众人相互看看,也是立刻点头,表示自己绝对会跟随着征西将军的指引,拥护征西将军云云,大表忠心。

    “……为谨慎起见,也为了使得平阳关中之法更适宜川蜀之地,征西将军决定,将于巴西郡内,择三四之地,先试行沃田增产之法……有意者,可于明日卯时,至阆中府衙……”

    黄权还在交代着具体的实行点的一些标准,但是坐在上首的赵韪却渐渐的从原本兴奋和贪婪当中微微清醒过来,看着里三层外三层围着黄权的那些川蜀大户的代表,心中不知道为何涌起了一阵悲凉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