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马月猴年

第1536章 赶上来了

    每一个初上战阵的将领,总是会忍不住做一些超越自身能力的想象,这有时候会成为前进的动力,也有可能会成为自我坟墓的阶梯。

    就像是赵括。

    不过,很显然的是,刘琦并不认为自己是赵括。或者说,刘琦认为,蒯琪也不是赵括,所以,刘琦现在很兴奋。

    在徐晃和蒯琪双方作战的河湾稍后一点的地方,大概四五里左右的样子,刘琦正带着一千多的兵卒,正在攀爬山坡,准备绕过这一座山,杀到徐晃身后去。

    没错,蒯琪特意在开战之前,派遣了一个传令兵,找到了刘琦,就简单的做出了这样的一个计划,前后包夹,吃掉徐晃。

    当然若是站在后世杠精高高至上的角度看,想要包夹击败吃掉徐晃,难道不是吃太饱,亦或是想太多了?

    但是对于徐晃根本没有什么了解的刘琦和蒯琪两个人,看见徐晃带了并不算是非常多的兵卒在河湾之处现身,在兵力占据优势的情况下,难道只会满足于击退?

    而且从谋略的角度来说,若是能吃掉徐晃,甚至是大败徐晃,都可以让刘琦和蒯琪两个人统领的兵卒提升士气,接下来的战略行动更加的从容,也打成了初步对于征西南充阆中的压力施加,众多的好处之下,有什么不这样选择的理由?

    “等下!等我喘口气……”虽然说刘琦也像要眨眼之间就翻过山岭,然后如同神兵天降一样出现在徐晃身后,但是无奈体力不足,只能是气喘吁吁扶着一旁的大树吐舌头,心有余而力不足。

    原本刘琦是可以在船上等候,不必亲自前来的,但是刘琦认为,既然统兵打仗,又怎么能光在后面吆喝?不亲临一线指挥的将领,又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在者说,刘琦也有一个梦想,梦想着有一天可以骑着高头大马,驰骋疆场,梦想着有一天可以踩踏在对方将领的头颅之上仰天大笑,梦想着有一天可以一声令下,千军进发,万马奔腾……

    要实现这样的梦想,难道躺在船上不动弹便能实现的么?

    不能!

    我今天,就要让征西将军,不,就要让全天下,都知道有我刘琦这样一号人物!

    刘琦呼呼的喘着气,接过一旁护卫递过来的水囊,灌了两口,然后盯着头上的山梁,咬着牙,继续向前,“走!走啊!”为了梦想,他今天就要翻个身,跳过这个龙门,嗯,翻过这道山梁!

    层峦叠嶂,霜叶尽染。

    若是按照景色来说,这种没有多少人烟,纯粹天然的景色,想必会受到不少后世驴友的欢喜,但是对于刘琦来说,他只恨天太高,地太远,山太陡,林太密,头皮太痒,草地太滑……

    虽然有着咸鱼的决心,虽然现在时节已经到了深秋,虽然说刘琦的护卫一个在前面拖一个在后面推,但是穿着厚厚的皮甲,嗯,刘琦穿不了铁甲,穿了铁甲就根本走不动了,纵然如此,不透风的皮甲也很快的将刘琦捂出了一身的汗,顺着发梢就往下流淌,衣服也粘在身上,非常难受,每一脚踏下去,秋日落败的枝叶都深深的陷下去,发出咯咯的声响,战靴之内也吱吱作响,仿佛里面灌满了水。

    “不……不行了……”刘琦再一次的呼叫救援,暂停比赛时间,“呼呼……让我再歇一下……就歇一下……”

    ………………………………

    迷惑了对手之后,徐晃默默的换成了战斧,站在刀盾手的身后一动不动,看着那些疯狂而来的荆州兵卒,快要冲到最前沿的刀盾手面前的时候,才从刀盾手身后闪出来,猛然向前一大步,扭腰旋臂,硕大的战斧呼啸着从地上盘旋而起,仿佛是成精成怪了一般,渴望着血肉,张牙舞爪的扑向了面前那些荆州兵卒。

    第一斧!

    “嚓!”

    “噗……”

    “笃!”

    “嘣!”

    “啊……”

    冲杀上来的荆州兵卒纵然有人想要用盾牌格挡徐晃的战斧,但是为了行船方便,也为了减轻重量,荆州兵卒的盾牌大都是小一号的普通圆盾,和征西兵卒刀盾手专用的方形大盾不同,不管是在面积上还是在质量上都有写欠缺,在徐晃战斧劈砍之下,顿时有的被砍裂,有的被砸飞,前冲而来的荆州兵卒阵列,顿时被扫倒了五六个人,破坏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

    “杀!”

    徐晃爆喝一声,双手持斧,再度扭转身躯,借助腰腿的力量,战斧不仅没有因为砍砸荆州兵卒而降低了速度,反而更加犀利的一个气刃大回旋,呼啸着在空中兜了半圈,再度劈砍而下!

    第二斧!

    荆州兵卒阵线当中被破开的缺口还没有来得及补位,就再度遭受到了第二次的重击,大腿和手臂,头颅和肠子,血液和碎骨,一同在空中飞舞,然后望着苍天,望着血色的战斧,无奈的跌回地面。

    徐晃向前一个大踏步,直直撞入荆州兵卒阵列当中,战斧再次加力,借助前两斧头的力量残余,一丝一毫都没有迟疑,一点一滴都没有浪费,战斧锋锐的斧刃似乎连空间都要一并切割开,在空中划出一道血色的光华,沾染其上的血肉都在高速劈砍而下的斧面上与空气摩擦,似乎像是要燃烧起来……

    第三斧!

    无可匹敌的力量,加上精钢打造的战斧,徐晃的那种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的力量感,在这一个瞬间展现无遗!

    一斧蓄力,二斧开刃,三斧红刃状态下的战斧,呼啸着横扫出一个将近三米的血肉圆圈,但凡是在这个屠杀圈子里面的荆州兵卒,没有一个能够获得全尸的,更不用说有人可以抵御徐晃爆裂无比的三斧头连击了,横七竖八不是被砍飞,就是断手断脚,开腔破腹的被斩杀在地,整个荆州向前推进的兵卒阵线,顿时破开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

    一人破一阵,徐晃徐公明!

    ………………………………

    蒯琪读过的经书也并不少,若是平时听闻旁人叙述什么战场景致,又或是说些什么运筹之事,少不得念叨些“击鼓其镗,踊跃用兵”之类的话语,来表达自己的向往功勋,钦佩勇士的美好情绪,但是当他真正亲临战场,然后亲眼看见了徐晃如此的勇猛,胸腹之中万千文字,竟然一时间都像是被徐晃三板斧砍得稀烂一般,就剩下了“啊昂”两字。

    就像是后世一部分人一样,书到用时方恨少,只剩卧槽泪两行。

    顷刻间,刚刚取得了一点点进展的荆州兵卒遭受到了重创,前冲的箭头被硬生生的打折,一整个波次的进攻完全被打破,被徐晃砍杀之后的荆州兵卒在面对后续冲杀而来的征西兵卒毫无抵抗能力,就连原本在后面,准备第二波进攻的荆州士卒也是被吓了一跳,不敢再贸然前进,下意识的都停住了脚步,眼睁睁看着最前方的三十几个同伴像是庄禾一样,被征西兵卒一一砍倒在地。

    荆州兵卒的气势一下就被打压下来,就连后方敲得震天响的战鼓,仿佛都失去了气力,有一下没有一下的敲着。阵前原本第二波的荆州兵卒相互看着,紧张得冷汗直冒,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前进,还是应该望一旁躲避拖延一下,至少不要正对着前方的那个宛如凶悍的猛兽一般的将领……

    徐晃手下的兵卒,初战告捷,气势如虹。

    徐晃停下了大斧,将其收在了背后,看着荆州兵卒,不屑一顾。

    “射!射死他!”

    阵前荆州兵卒的犹豫,蒯琪也察觉到了,在船上尖叫着,声音高亢得都有些公鸭嗓子了,指着暴露在外的徐晃,伸着手指,恨不得越过空间和时间,直接施展神通,一个手指头点死这个徐晃。

    “嗡!嗡嗡!”

    箭矢呼啸而来,但是徐晃早就缩身到了刀盾手的后面,毫发未伤。

    “不要怕!他就一个人!”蒯琪大吼道,“杀上去!他再厉害也就一个人!我们人多!我们还有箭矢!弓箭手,上前抛射!压制他们!”

    徐晃的武力让蒯琪心惊,但是反过来一想,若是现在不趁着徐晃兵少,配合刘琦前后夹击击败或是击杀之,难道还等着徐晃回去,带来更多兵卒,有更多护卫的时候再来作战,再来捕杀么?!

    “弓箭手下船!”蒯琪将全部的兵力全数压上,“上前!射住阵脚!箭矢呢!再搬一些上岸去!”

    “杀!杀!杀!”

    重整旗鼓的荆州兵卒,列好阵列,开始缓缓的向前推进。后面跟进的弓箭手虎视眈眈,拉弓搭箭,准备如果徐晃再次胆敢前出的话,就给徐晃十斤八斤的狼牙箭头尝尝鲜。

    “杀!快,快!击鼓!”蒯琪都喊劈了嗓子,“荆州必……咳咳,必胜……咳咳,荆州比生……”他娘的,刘琦走了这么半天,总归是该到了吧?

    双方再战。

    荆州兵卒在弓箭手的协助之下,再次鼓足了勇气冲杀上前,徐晃也知道被盯上了,便收了战斧站到了后面。徐晃他作为统帅,自然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一线拼杀,那样虽然可以作为全军的先锋箭头,但是同样也会失去视野,搞不好就成为像是项羽那样的人物,冲阵无人能当,但是依旧垓下之败。

    现在整体人数相对来说比较少,毕竟一方面徐晃自己原先也没有准备要激烈的阵地战,另外南充城中也要安排人手,并不能全数都带出来,所以之前徐晃前出,一个是打一个冷不防,二来是提升自己手下的士气,当下既然士气已经提升起来了,徐晃自然也就不用持续在前线作战。

    荆州兵卒再次鼓足勇气杀上来,徐晃手下紧密配合,攻守有序,双方在土坡之上展开厮杀……

    战刀一次次的挥起,甩出一溜溜的血珠,长矛一次次的刺出,捅破敌人的战甲,刺破他们的皮肉。鲜血泼洒,染红了脚下的土地,惨叫迭起,掩盖了汉水的波涛。

    面对涌来的荆州兵卒,徐晃手下稳定的发挥出精湛的自身技艺,相互娴熟的配合,不仅顽强的挡住了荆州兵卒的攻势,并且凭借着超出于对手的勇气和更高的训练强度,更娴熟的战场武技,一步步的掌握了战场的主动。

    ………………………………

    “啊!”

    刘琦惨叫一声。

    “公子,公子!怎么了公子!”刘琦身边的护卫吓得一个哆嗦。

    “他娘的!怎么走的啊!”刘琦像是骑马一样,跨在两名护卫勾连起来的手臂上,捂着脸叫道,“没长眼睛啊?没看到那边有树枝么?”

    刘琦实在是爬不动了,最终便只能是由护卫轮流架着往上。

    “是……是……”

    “呼,呼,小的……小的罪过……”

    上山本来就不容易了,再加上还要架着刘琦走,两个护卫纵然相较一般的兵卒来说,还算是魁梧有力的,但依旧是累得够呛,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哈……”刘琦疼过一下,也还算是通情达理,“算了,走,走,注意点就是!”

    不用自己亲自爬山了,就不会那么的累了,战鼓之声隆隆不绝,在山谷河川之间回荡,让刘琦的心也不由得要跳出来一样。

    “到了没有?快到了没有?”

    刘琦焦急万分,恨不得生出双翼,立刻飞过去。嗯,是所有的兵卒都生出双翼,一起飞过去。这一点,刘琦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光凭着他自己一个人,绝对是打不赢的。

    厮杀的声音越来越大,包括刘琦在内,几乎所有人听着声响,心中都浮现出了一副荆州兵卒围杀徐晃等征西人马的画面,刺激着他们不顾疲倦,疯狂的往上攀爬。

    山岚吹拂而过,第一个冲上山顶的荆州兵卒一眼就看见了对面山下的战场,大喜过望,都来不及细看边转身喊道:“到了!我们赶到了!”

    架着刘琦的两名护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咬着牙快步冲了上来,将刘琦送上了山脊的时候便立刻东倒西歪,瘫倒在地时不时的抽搐两下。

    “哈哈哈!”刘琦大笑,欢喜的用手搭着凉棚往下而望,“我们赶到了!哈哈哈……呃,额……这个……”

    谁能告诉本公子,这,这眼下到底是怎么一肥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