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马月猴年

第1639章 阳光之下

    震天的战鼓也不知第几次被擂响,新的一轮战斗又开始了。

    飘扬的旗帜之下,曹操将水囊当中的剩余的水倒入了口中,滋润着因为长时间大声发号施令而有些撕扯痛楚的喉咙,又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然后就将水囊丢在了一边,朝着对面的袁军军阵看去。

    袁军又再次发动了进攻,只不过这一次的进攻,不仅没有让曹操害怕,似乎还看到了一线的反败为胜的希望之光。

    “没有道理……”曹操低声自语道,“没有道理的……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进攻?袁本初,你到底有什么隐瞒着我的事情?难道是……”

    曹操看着战场上面的变化,忽然扯着沙哑的声音喝道:“左翼!让子廉小心袁军左翼兵马!”

    曹操的预判没有错,轰隆隆的鼓声当中,片刻之后,果然袁军的左翼扑出了一只军队,企图打开一个突破口,可是被早有准备的曹军军阵挡住,虽然稍微被压迫得有些后退,但是整体阵线依旧没有垮塌,双方厮杀在一处,喊杀之声惊天动地。

    因为曹军的营寨,在上一次被袁绍攻打之下,损毁了很多,这一次一方面为了体现出更加强硬的姿态,另外一方面匆匆修复的营寨强度也不怎么够,所以曹操干脆直接依托着营寨和袁军对抗。

    虽然说这样在第一线和袁军肉搏的兵卒死伤会更大一些,但是袁军同样也不好受,从曹军营寨泼洒而下的箭雨,不仅是阻碍着阵型的展开,而且还会导致后续兵卒的无法有效跟进……

    袁绍也是远远的看着曹操的军阵,有些头痛。

    如果前后两次的在河洛的侧袭没有失败,如果曹操之前赶来的时候晚了几个时辰才到,如果幽北的鲜卑狗没有捣乱,如果骠骑将军没有支援,如果……

    假设自己没有进攻上党太原,假设和骠骑将军的关系依旧良好,假设自己提前和鲜卑讲好条件,假设刘表也听从配合,假设……

    可是,没有了如果,没有了假设,这一切成为了定局。

    眼前的双方兵卒涌动着,身穿着皮甲的,身穿着铁甲的,挥舞着战刀的,举着长枪的,混在一处,不断有人倒下,却不断有人再次斗在了一处,鲜血和死亡沿着阵线绵延而开,就像是大地露出了一个裂口,不断的传播着死亡。

    袁绍仰头,望着天色,沉默了良久,最终低下了头,想要说话,却忍不住咳嗽起来,一旁的护卫连忙上前,却被袁绍一巴掌推开,喘息着说道:“咳咳……撤,撤兵!”

    鸣金的声音传遍了战场,袁军就像是莫名其妙的来攻打一样,又莫名其妙的撤了回去……

    “父亲大人!我们是不是赢了?!我们又赢了!”

    曹丕当下已经逐渐的习惯了战场,跟在曹操的身后,见状不由得欢呼出声。

    和兴奋不已的曹丕不同,曹操反而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细长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如同潮水般退下去的袁军。

    “袁本初,你想要做什么?”

    ……这里是眯着眼乱瞄的分割线……

    袁军大营之中。

    中军大帐。

    原本拜访在中军大帐之内的物品大都已经收了起来,什么香炉,什么屏风,什么桌案都已经搬走了,只剩下铺垫着一张熊皮的席子,整个大帐顿时就有些空空荡荡的,只有因为拜访的时间长了,在地面木板上的印记,似乎说明这这里曾经有过一件什么东西……

    就像是当下的局面一样。

    袁绍盯着眼前的桌案印记,久久不语。

    郭图缩着脖子,低眉垂目,但是时不时的会抬起眼皮,偷偷的瞄一眼袁绍,然后迅速的又恢复回去,就像是根本没有做过任何的小动作一样。

    “……都准备好了么?”袁绍觉得自己胸腔之内似乎有些隐隐作痛,喘息了一下,抬头问郭图道。

    郭图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像是一只夹着尾巴的狗,毕恭毕敬,“回禀主公,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尚儿那边呢?”袁绍又问道。

    郭图再次回答:“主公请放心……三公子有高中郎护送,曹军骑兵也已经退去,定然安泰……”

    袁绍点了点头,又咳嗽了两声,叹息了一声,缓缓的说道:“就这样罢……连夜……撤军……”

    “唯……”郭图深深的埋下头去,“谨遵主公之令……”

    ……这里是夹着尾巴的分割线……

    曹操大营之中,和沉闷的袁军中军大帐完全不一样,防守胜利的曹操手下将领,分坐两侧,虽然多少还带着一些血污和尘土,但是没有任何人在意,都是喜笑颜开的说着话,时不时爆发出一阵笑声。

    “大汉司空到!”

    “坐,坐,不必多礼……”

    曹操在典韦的护卫之下,一边笑眯眯的招呼着众将,一边走到了上首中间的位置坐下。曹丕则是乖巧的跟着,然后坐在了曹操的身侧后,小脸绷得紧紧的,努力摆出一副沉稳的小大人的样子来。

    “今日之战,诸位奋力,皆有功勋,已记入档中,待全胜之后,某定然不吝封赏……”曹操先定了一个调子,表扬了一下今天作战的将领,又等着众将闹纷纷的兴奋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之后,才借着说道,“……不过,今日袁军撤退得有些蹊跷……各位以为如何?”

    帐内众将的笑容不由得都收了起来,相互看着,一时间氛围就有些凝重起来……

    曹洪拱了拱手,说道:“主公之意是……其中有诈?”

    曹操收了之前挂在脸上得笑,表情凝重起来,缓缓的说道:“之前袁军扑营,耗时多少,折损如何?今日袁军再至,又是战了几时,折损了几何?”

    “这个……”曹操这么一说,中军大帐之内的将校顿时神情严肃起来。

    “莫非……袁军是想要轻慢吾等军心,然后夜间前来劫营?”

    “不对不对,袁军之前败了一场,今日又匆匆而退,军中气势丧失大半,何来余勇敢来劫营?”

    “要不是袁军故意败退,引诱吾等离开营寨,前去攻打?”

    “那我们就在此地,袁军之策不就落空了?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吧?”

    许攸沉默了片刻,忽然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笑意,晃着脑袋,眯着眼,翘着兰花指捋着三角胡子,时不时的瞟曹操一眼,然后再瞟一眼……

    曹操果然接收到了许攸散发出来的气息,笑呵呵的问道:“子远可是思有所得了?”

    “诸位之论均不得要领……”许攸拱拱手,也不管一旁得曹家将校的脸色变化,傲然说道,“此事,某尽知矣!”

    “哦?”曹操朝着许攸拱拱手说道,“还请子远兄赐教……”

    “好说,好说……”许攸晃悠着脑袋,原本还习惯性的待卖个关子什么的捞点好处,却见到一旁的曹洪已经沉下脸来,怒目而视,心中不由得一跳,连忙说道,“此乃袁本初粮草耗尽,不得不退也!”

    “粮草耗尽?”曹操重复了一下,皱眉思量了起来。

    “正是!此乃大喜之事也!”许攸忍不住又开始摇头晃脑起来,说道:“兵法有云,调不过三,然袁本初征调冀州粮草,何止三次!如今冀州仓禀空虚,已然无粮可调,孟德又得某之良策,断尽粮草……呵呵,呵呵,袁本初如今定然是军粮断绝,不得不退!”

    “果真?”曹操睁大了眼,盯着许攸。

    许攸傲然应答道:“定是如此!若是某所料不差,袁本初今日扑营,乃试探吾等虚实,见吾等军容齐整,军阵强横,便知无胜之机,故而草草收兵……”

    “嗯……如此说来……”曹操缓缓的点点头。

    许攸笑着,然后站了起来,朝着曹操拱手说道:“袁本初定然不日撤兵!孟德便可寻机掩杀之!某于此,先祝孟德此战,大胜!”

    “哈哈哈……借汝吉言!”曹操大笑着,朝着许攸说道,“若真是如此,当记子远大功一件!加倍封赏!”

    “如此多谢孟德!”许攸也跟着曹操仰头大笑了起来,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曹洪投射而来的冷漠的目光……

    ……这里是小心翼翼的分割线……

    虽然曹操嘴上说的是认同许攸的观念,袁绍已经露出败相,但是是实际上夜间依旧派出了大量的游骑来防备袁军的突袭劫营。

    等到天明之后,曹操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也越发的觉得许攸所说的大胜之期,似乎在向自己靠拢了过来……

    于是乎,曹操再次派出了斥候,朝着袁绍大营不断逼近侦测,随后斥候带来的消息,让曹操渐渐的坐不住了。

    原本应该在斥候侦察半道上出来拦截袁军斥候,根本就没有出现!

    起初曹操这一方的斥候还以为是有什么埋伏之类的,小心翼翼的逼近,可一直是到了逼近袁军大营三五里的距离上,依旧没有见到任何袁军斥候出来驱赶和厮杀!

    曹操得知之后,一个人在中军大帐之中转了好一阵的圈子,然后毅然下令,召集了兵马,朝着袁军大营扑杀而来。

    直至曹操兵马摆好了阵势,但是袁绍大营之中仿佛是没有看见一样,死气沉沉……

    曹操皱着眉头,摆摆手,示意曹洪上去邀战。

    袁军大营依旧没什么动静。

    “难道是袁军大营没人了?”曹操皱着眉,“不对啊,袁军营寨寨墙之上也有人影晃动,不像是什么草扎的假人样子……”

    “击鼓!进攻!”

    曹操最终下令,可是让曹操没有想到的是,由曹洪带领的一次原本计划之内的佯攻,出乎顺利的就拿下了袁军大营的营门,然后轰然杀了进去!

    曹操在后面看着,不由得张大了嘴,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这就打进去了?这就算是赢了?曹操忽然又想到了一点什么,不由得在马背上直起头,眯着眼,眺望着战场的边缘,左右瞄着,生怕那边腾起漫天的烟尘来……

    该不会袁本初埋伏了什么部队,准备趁着我进营之时,军阵混乱之际,然后来一个绝杀?

    袁军大营之中黑烟滚滚,曹洪都杀进去了大概一炷香时间了,四野依旧静悄悄的,远方什么烟尘都没有看到。

    一名曹军兵卒兴奋的拎着染血的战刀,带着斑斑的血迹,高高提着一个人头拍马而回,大呼道:“袁军大营守将已然授首!我军大胜!大胜!”

    “呼……”

    不知道为什么,曹操忽然感觉心中一松,就像是一块压在自己心田的石头忽然消失了一般,浑身轻松了起来,不由得仰头望天,呼出了一口长气。

    这么些年,说起来,曹操一直都活在袁绍的阴影之下。

    当年酸枣之后,曹操不甘心联盟就此解散,和鲍信联合追杀董卓,却被董卓伏兵杀得大败,好不容易到了扬州再次招募兵卒,又是一场莫名其妙的营啸,一夜之间又是钱财人三空……

    走投无路之下,曹操投奔袁绍,从袁绍手中接过了东郡太守的印绶,从此少年时期的兄弟正式的成为了上下级别……

    兖州边让之事,吕布张邈联手,也是袁绍借了一支兵马,才算是稳定了兖州动荡的局面,也才有了后面曹操重新规整收拾残局的机会……

    袁绍成为了曹操心中最大的隐患,如同背上的芒刺一般,纵然自己在兖州豫州经营得再好,都有可能一夜之间化为泡影……

    就算是打败了袁术,迎来了汉帝刘协,曹操依旧觉得自己还是活在袁绍的阴影之下,感受到袁绍的威胁,直至今日……

    战场之上清风吹拂,旌旗舒展,

    阳光明媚,碧空如洗,似乎一切都变成了最为美丽的样子,一切负担和沉重都已经过去。

    是的,终于,胜了。

    而且是和袁绍的正面交战之下,胜了!意味着从此之后,曹氏才真正的沐浴在这大汉日月之下,才真正算是可以独领一方的豪强!

    曹操大笑着,跃马扬鞭向前而行。

    可是,曹操的好心情并没有保持多久……

    当曹操他进入了袁军营地的时候就发现,在袁军大营之中的这些留守的,或者说是被袁绍遗弃的这些兵卒和民夫,竟有多数身染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