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马月猴年

第1776章 大捷

    轲比能王庭人口众多,加上又有大量的牛羊马,所以占地很是庞大,相互之间也比较的稀疏,大概是十几个帐篷在一处,然后间隔着些牛圈羊栏马棚之类的,然后再间隔一小块空地,再是下一个的小营地。

    像极了鲜卑人自己的政治结构。

    就在张绣开始进攻鲜卑人的外圈的时候,轲比能已经一骨碌从温暖的床榻上爬了出来,浑然不顾自己还光着半个身子,和自己护卫一样,张大了口,望着张绣攻击进来的方向。

    有那么一个瞬间,轲比能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不过,在经过了短暂的恍惚之后,轲比能就恢复过来,判断出张绣的兵力不会超过一千,并不值得多少的惊慌。

    “吹号!传令!”轲比能一边披甲,一边咬着牙说道,“让前面先挡住汉人!集结王军!我要杀光这群该死的汉人!”

    轲比能并没有立刻就前往支援,而是在自己的王帐之前开始集结自己的直属卫队,为了能够将这一只汉人军队彻底击溃消灭,轲比能甚至看着忍着,让张绣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

    直至张绣突进中圈的时候,开始遇到了一些阻力。

    和大汉大多数的城池一样,居住在五环六环七仈Jiǔ十环的,都是一些贫下中农,越往中心,便越是所谓的“高环人”,鲜卑也是如此,越靠近轲比能王帐的,便越是地位较高的鲜卑阶层,比如像是在鲜卑群落之中的武勇之士,射鹰手。

    当然,也就只有鲜卑的射鹰手,才配备的全数铁质狼牙箭,一般的鲜卑人多数都是普通铜箭头,甚至是骨质箭头。

    隐藏在帐篷缝隙之间的射鹰手,就像是阴影当中的刺客一样,骤然就让张绣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

    双方的武器短时间的交错于一点,然后下一秒各奔东西,像极了爱情的样子。

    鲜卑射鹰手胸口插着一柄投枪,喷出一蓬鲜血,仰天而倒!

    如同乌龟一样缩在马脖子后面的张绣,只觉得脑袋上空似乎有一股寒风呼啸而过,不由得背上冒出了冷汗。

    这个时候,张绣才觉得自己腰肋之侧火辣辣的疼痛,闷哼了一声,伸手折断了碍事的箭杆,正待继续向前,猛然发现轲比能王帐之处旌旗晃动,雪浪滚滚,沉闷之声隐隐传了过来,显然是有大批的人马朝着这里狂奔而来!

    差一点被热血冲昏头脑的张绣,在腰肋的火辣辣疼痛之下,终于是略微冷静些一些下来,想起了原本指定的计划,连忙将马首一兜,并没有再继续向鲜卑王帐冲击,而是开始向外撤离。

    轲比能狞笑着,挥舞着半长的狼牙棒,“想跑?!哪有那么容易!追上去!杀光他们!”

    “哦噜哦啰啰……”

    直属于轲比能的鲜卑王庭军,高喊着意义不明的口号,紧紧跟在张绣等人的身后,又将原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的中外圈鲜卑营地,又重新犁了一遍……

    正在此时,忽然在鲜卑营地的另外一侧,响起了沉闷的马蹄声!而在滚滚雪浪上空,竟然又是出现了那让人心胆俱裂的三色旗帜!

    轲比能的笑容顿时凝滞在了脸上!

    轲比能不由得放慢了马速,惊疑不定的张望着,然后看到另外的那个方向上的动静越来越大,不由得对身边的大当户下令道:“去!你带着本部人马去看看!”

    大当户立刻唿哨一声,从轲比能的队形当中分离了出来,绕了一个小圈子,迎着另外一个三色旗帜的方向而去。

    张绣一边策马而奔,一边回头而望,看见另外一侧赵云出现了,不由得大笑起来,连着腰肋上的疼痛都轻了三分,“哈哈,哈哈哈,来追我啊!蠢货!”

    战马依旧在奔驰,可是马背上的鲜卑人却不像是方才那么的坚决了,而当骑手态度不是那么坚决的时候,战马的速度也渐渐的降了下来……

    “难道说……还有汉人其他来袭的军队?”轲比能虽然还在追着张绣,但是心中难免也升腾起这样的念头来,“那么,那一边才是重点?哪一个方向才是汉人的主力?”

    赵云连人带马,从雪浪之中破空而起!

    原本以为逃过一劫的外围鲜卑人,又猛然间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纷乱的四下奔逃……

    几名来不及躲避的鲜卑人被赵云等人撞倒,然后马蹄纷飞之下便和雪沫混在在了一起,形成了粉红色,晕染开来,就像是冬日之中盛开的几朵桃花。

    鲜卑人拼死砍来的战刀,多半都被外层嵌铁皮甲挡开,溅起了一溜火星,纵然是破开了皮甲,也割在棉袍之上也往往砍不进体内,并不能造成多少直接杀伤,相反,鲜卑人薄弱的防护能力,使得赵云这一支人马挺进的时候,一路上不知道斩落了多少鲜卑人头,伤者更是众多!

    战马奔腾!

    速度,加快速度!

    任何迟疑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骑兵只有在高速的运动当中,才能带给敌人最大的杀伤!

    这些在阴山结束了长达了六个月的集中训练之后,又被分给了赵云的汉人骑兵,在马背上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宛如一柄巨剑,直直的破开了鲜卑营地。

    赵云长枪飞舞,刺杀了两名鲜卑骑兵,再抬眼时,便看见鲜卑的大当户穿着一身艳丽的衣袍,带着一群鲜卑人大呼小叫的迎面冲来,似乎在表示要和赵云单挑……

    赵云几乎是连停顿都没有,立刻挂上长枪,抽出弓箭,抬手就是一箭!

    愚蠢的家伙。

    双方对阵,竟然穿着如此艳丽的衣服,似乎就是在和所有的对手嘲讽一样,当真以为百步之外对冲就没有任何风险了?

    虽然赵云年少的时候,也认为这样的行为比较威风,比较能够鼓舞自家兵马勇气,但是很快这样的作死行为就在骠骑将军“善良”的教导和要求之下,被全数打消了……

    就像是郭汜。

    赵云还记得当初郭汜威风凛凛的想要单挑斐潜,然后被射成了筛子的模样。

    所以,单挑?

    “且让某送汝一程!”

    长箭呼啸!

    鲜卑大当户也是究竟战阵,见赵云掏弓箭,也顾不的骂赵云的不讲规矩,连忙将伏低身躯,藏在了战马脖子后面。

    带着凌冽的寒风,箭矢“噗”的一声,一头扎进了大当户战马的头骨之中!

    赵云这一箭,根本就不是冲着人去的,而是冲着马去的!

    挽弓当挽强!

    射人先射马!

    鲜卑大当户的战马连哀嚎一声都没有,顿时四蹄一软,往前趴倒,连带着马背上的大当户也掀落在地!紧紧跟在鲜卑大当户的护卫连忙大声呼喝,猛提战马,越过了跌了一个狗吃死的大当户身躯……

    一匹马跳了过去,两匹马跳了过去,因为跌在雪地上,鲜卑大当户只是略微眩晕了片刻,正缓了一口气,准备起身的时候,却不知道是因为跳早了,亦或是跟在后面的鲜卑骑兵控制失误,只见两个硕大的马蹄像是两个大碗一样,迎面而来!

    然后,鲜卑大当户最后听见的声音,就是自己头骨破裂的声响。

    “大当户死了……”

    鲜卑人哀嚎着,不仅是因为先头部队为了躲避踩踏到大当户而导致失去了队形,更多的是即便是付出了这样的代价,依旧没能挽回大当户的性命。

    赵云呼啸着,舞动长枪,“大汉万胜!杀啊!”

    跟在赵云身后的汉人骑兵,在战斗的间隙也高声呼喝着:“大汉万胜!”

    威武雄浑的呼喝之声和沉闷如雷的马蹄声混在一处,响彻了整个的鲜卑营地,震撼了所有的鲜卑人。

    “什么?大当户死了?”

    轲比能被疾驰而来的报信兵吓了一跳。

    轲比能现在几乎可以确定张绣这一边只是在佯攻,真正的汉军主力应该是赵云的那个方向,所以在派遣了一部分兵力继续追击张绣之后,便兜转了过来,没想到迎面便接到了这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

    这才多长时间?

    大当户在鲜卑营地之中,也算是武勇之人,就这样被杀了?

    从时间上来判断,轲比能几乎可以肯定大当户基本上是一照面就死了,然而就算是自己要正面杀了大当户,也要费些时间和气力的,这么来说,这一边的汉人武将……

    “怎么办?大王怎么办?”

    手下兵卒焦急的叫着,就像是一只只热锅上的蚂蚁。

    远处,汉人岂不就像是死神的使者,一个个从寒冬雪浪当中冲了出来,像是破开了堤坝的洪水一样,一路呼啸着,轰鸣着,怒吼着,挟带着满天的风雷,以雷霆万钧的气势,摧枯拉朽一般的朝这里杀过来!

    轲比能转头眺望,发现哪一只佯攻的汉人军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调转了反向,和自己派遣出去的兵马展开了厮杀……

    “大王!大王!”

    一名手下急切的指着,惊恐的叫着。

    轲比能猛地又将头扭了过去,甚至听到了自己脖子骨节因为扭得太快,发出的喀喇一声,隐隐的有些刺痛。

    在另外的一个方向上,成片的汉人旌旗似乎连成了一座密林,伴随着轰隆隆的战鼓声,正在缓缓的向前!

    “汉人的步军!”

    几乎是本能一般,轲比能脱口而出。

    没错,就是这样!

    这两边都不是汉人的主力!汉人的主力在这里!这原本就是汉人最擅长的作战方式,左右两翼骑兵拉扯侵扰搅乱对方阵型,然后中央步卒推进!

    而现在……

    轲比能看了看自己的营地。

    虽然左翼还在缠斗,胜负未分,但是右翼迎战的大当户已经身亡,明显挡不住了,而自己是否要在不清楚对手数量的情况下,甚至不知道对手还有没有后续部队的局面下,进行决战?

    有那么一个瞬间,轲比能有想过要凭着血勇,干脆和汉人决死一战。

    但是汉人军队能杀到自己王庭所在的事实,却让轲比能的血勇之气,渐渐的降了下来,成了心中的冰寒。

    外围的那些部落……

    是都覆灭了?

    亦或是叛变了?

    轲比能不相信这些部落会那么干脆的倒向汉人,相比较之下,另外一种可能性渐渐的浮现了出来,如果说在这汉人步卒后面……

    “撤!”轲比能咬着牙下令道,“我们撤!步度根一定在后面!一定是!他就等着我们和汉人交手之后再冲出来!汉人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哪里?一定是有人带路!一定是步度根!他想要我们都死在这里!我们现在人手不够!我们现在必须先去收拢其他的部落,再来交战!”

    纵然汉人部队后面没有伏兵,轲比能也不愿意豪赌。

    毕竟对于轲比能来说,打击汉人固然是重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击败步度根。

    同样,对于步度根也是如此,所以步度根也自然有这个可能性和汉人进行合作,反正对于这个鲜卑的叛徒来说,干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败给了汉人,这不算是什么太大的耻辱,反正大漠之中从当年的匈奴,到现在的鲜卑,也不是一直都能赢的。这一次输给了汉人,下一次再打回来就是,但是如果说正面输给了步度根,将自己王庭的族人折损在此处,那么就没有了再挽救的机会……

    “我们撤!”轲比能重复下令道,似乎在说给自己,也似乎在说给别人听,“只要我们人还在,就还有机会打回来!”

    轲比能撤退得很坚决,这让假作疑兵的司马懿松了一口气,虽然说经过一再的分析,确定轲比能应该是不敢在局势不明的情况下将所有的筹码就一次性赌完,但是真要是轲比能头脑发昏了,也是麻烦。

    不过,真要到那个局面,用雪橇围起来的阵线也能至少坚持到天黑!

    而一旦天黑之后,气温将下降得飞快,严酷的寒冷就会导致双方两败俱伤,而人数众多,防寒更差的鲜卑人,将会比汉人承受更大的损失。

    战争,不就是比谁更狠,杀伤更大么?

    最终轲比能跑了,带着匈奴人和鲜卑人的优秀游牧传统,见势不妙,掉头就跑了……

    “大汉万胜!”

    “万胜!”

    “啊哈哈哈……”

    司马懿看着身边高呼着的兵卒,矜持着微微笑着,又等了一会儿,让这些家伙发泄了一些之后,才有条不紊的说道:“准备一下,就地扎营!再取找些干材来,看看鲜卑营地里面还有些什么,能用的都取来!周边走失的牛羊也找一找……”

    一连串的吩咐下去,司马懿停顿了一下,然后自己再也按耐不住,振臂而呼:“今日吾等,战于鲜卑王庭!大捷!大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