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马月猴年

第1816章 风险究竟值不值得

    清风徐徐。

    按照道理来说,这应该是一个让人感觉舒适的季节,既没有冬日的严寒,也没有梅雨的烦闷,甚至还远远不到夏日的酷热,应该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时光,但是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上,却发生了一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

    在太兴三年的阳春三月之中,谁也没有想到,就王粲这样的一个不算是多大的人物,却搅动得整个的河洛之间风云变幻。

    这一场变动,说是危及了整个大汉的根基,或许有些夸张,但是也确实在一些方面上体现出了整个大汉根源上的问题,导致了一系列令人或是扼腕,或是悲伤,或是怆然的反应,也常常成为后来人去研究的地方。

    如果当初……

    站在后来者的高度,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自然可以冷静且不带任何主观情绪的进行分析和判断,但是在当时所有人都是当事人的情况下,想要做到冷静的宛如机械,清醒得仿佛圣者,又谈何容易?

    当斐潜接到了从函谷关传来的紧急军情之后,不由得也是愕然半晌,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评语来。

    当初派遣王粲至许县,多少有些应付之意。毕竟当时青龙寺大论,如果让王粲这个还算是有些名头的家伙,在长安四处乱搅合,很容易就将原本设立的命题方向拉扯到保皇命题当中去,使得原本计划会被严重影响,所以斐潜就干脆直接将王粲送到许县去,原以为是四两拨千斤之举,却没有想到这个『四两』真的变成了『千斤』……

    『士元,公达,汝观仲宣之策,有几分可行?』斐潜将太史慈上报的军情,转给了庞统、荀攸。

    庞统看了看,皱着眉头,沉吟不语。

    荀攸在许县也算是待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现在却在长安见到了这样的一封军情,一时之间也有些恍惚,然后很快恢复了正常,细细看了,又琢磨了半天,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王仲宣……过于用险矣……』

    『主公……』荀攸拿了几个桌案之上的小物件,一边摆放着用来示意,一边说道,『此乃许县……于城东北十五里,有屯田大营,兵三千,平日以军屯之,若有变,须臾可至许县,所领之人乃姓严名匡,乃颍川人士……另有阳城驻军,直属夏侯将军统领,五千余,虽多为步卒,然亦有马军,约五百……此外,许县城中,领典农中郎将统辖郡兵者,姓任名峻,其妻乃曹司空从妹也……』

    一长串说下来,荀攸最后说道:『以王仲宣所谋,需调引许县人马于城南,又需陛下离宫且将离城之时,骤然发难,搅乱城中,夺西门而出,一路不得停歇,又需避过雒阳、阳城二处军马收罗……这,这……哎……』

    简单来说,就像手上都是二五八,然后对面已经立金听牌等自摸了,不仅自己要连吃带碰顺便开个杠,而且还不能让对面有机会摸任何一张牌……

    这难度系数,至少算是5.0吧?

    许县那些家伙被王粲忽悠蒙蔽,斐潜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多半是王粲表示这一次行动会有斐潜来兜底,会有大量兵马配合,只需要刘协这个大头挤出了栅栏,那就一切都奥利给,剩下的路途之上的问题都不用考虑了……

    对于许县的这些人来说,王粲肯定不敢交代实话的,因为一说实话就肯定没有人敢冒这么大的风险了。问题是,既然如此,王粲又为何要采用这么冒险的策略?

    庞统沉着黑包子脸,忽然出口骂道:『王氏竖子,居心叵测!若依某之见,其救天子乃为表,实乃欲引吾等与曹司空相争也!』

    庞统愤愤的说道:『天子于许,定无实权,曹司空独揽朝纲,久而久之,天下自然只知曹氏,不知皇胄……若王仲宣此策可成,必然动荡,纵然不可成,亦可令天下知之,陛下欲逃!为何欲逃?!必曹氏之责也!』

    『吾等亦不得不救!若不行之,天下亦有非议丛生,名望有损!可若是出兵……』庞统拍着桌案,『王仲宣以一己之欲,只顾自身清名,罔顾百姓安宁,欲挑起关豫相斗,以千万血肉重铸皇室之重!此人胆大妄为,死不足惜!』

    荀攸楞了片刻,叹息道:『如此,王仲宣……恐是已存死志了……』

    庞统张了张口,最后也摇了摇头。

    斐潜听了庞统和荀攸的分析,才算是比较彻底的看清楚了整个事件的轮廓,细细想来,不由得也有些头皮发麻。

    这个天下,果真是不能小看任何人……

    说起来或许也有斐潜自己的一部分原因,王粲并不是一个蠢货,所以斐潜对待迎天子这一件事情的暧昧态度,王粲必然也是心知肚明,所以在这样的条件之下,王粲被迫行险,做出了一个将所有人都装进去的局!

    首先便是高调入许,搞得许县上上下下都以为王粲代表的是骠骑将军,然后又大肆捧着骠骑,宣扬骠骑忠义等等,除了竖立起王粲他自己是骠骑将军斐潜的代言人的招牌之外,也让许县之中的人员感觉到了骠骑将军的强势……

    接着就是王粲一系列的『坑蒙拐骗』,让许县的这些原本在曹操治下,或者是不安分,或者不满意,或者是一些什么其他原因的人员,动摇起来,然后觉得只要将天子刘协搞出了许县,便是天大的功劳,就会青云直上一般。

    确实,如果斐潜指挥大军,从函谷呼啸而出,纵然曹操在雒阳和阳城屯扎兵马,但是依旧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和斐潜的纯骑兵去比拼速度,也没有办法形成多么有效的阻拦,所以许县之中的大多数人在王粲的忽悠之下,多半都是以为只要将天子搞出许县,便是万事大吉了,难度一下子下降到了他们觉得可以接受的程度。

    但是这些人也没有想到,其实王粲在骠骑将军斐潜这里,也是先斩后奏,根本没有任何的商量,也谈不上什么精确配合……

    所以,如果说斐潜没有出动,或者是出动了没有赶到,整个的营救行动必然失败,但是问题是失败了,也同样的达到了王粲的一部分的目标。

    对于曹操来说,天子出逃就无形当中证明了曹操之前所作所为,都并非天子的本意,也就彻底的证明了曹操并非尊天子,而是在挟持天子……

    如果斐潜不出兵,就等同于自己扯下了原本的忠义遮羞布,所谓捧得越高,便是摔得越惨……

    而对于刘协来说,就像是抢来的肉吃起来特别香一样,如果刘协没有任何人重视,没有任何人想要,那么刘协的地位自然就越来越低,最终泯然如同庶民一般。只有权臣和权臣相互争斗起来,皇帝在其中才有左右周旋和利用的余地……

    像王粲这样将所有人都算计进去的谋略,也只有在信息差的时候才能用得上,但是只要几个方面一碰头,自然就能知道其实王粲之前的那些言行当中,那一些是真的,那一些是假的,所以荀攸才说,王粲多半是已经存了死志。因为王粲等于是将所有人都骗了,这一件事情之后,不管成败,不管在哪里,都没有了王粲容身之地。

    所以,整个的计划风险大不大,有没有确实可行性,对于王粲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最终不管是成,还是败,王粲都能接受。

    『如此,』斐潜站了起来,『便出兵罢!』

    『主公……』庞统有些迟疑,难道说真的去迎了一个没多少好处,却能在自家脑袋上瞎捣乱的天子刘协?

    『令徐公明协同士元镇守三辅,张文远、赵子龙各点三千骑兵,随某出阵!』斐潜摆了摆手,下达了命令。『公达知晓豫州地形,可愿随军?』

    『谨遵主公之令。』荀攸拱手领命,旋即先行去准备了。毕竟从兵卒召集到辎重干粮等等的准备,都是有大量的事务要处理的,在这个年代,纵然斐潜已经是职业兵制化了,依旧不能说走就走。

    庞统站在一旁,听着召集兵将的战鼓开始敲响,不由得叹息一声。

    斐潜笑笑,他明白庞统的担忧,『对了,士元不妨去准备一下鲜卑王庭、藏人吐蕃之物,此番也一并带上……』

    『主公之意是……』庞统眼珠子转了两圈,忽然明白过来,哈哈一笑,说道,『如此甚好!某这就去办!』

    …………这是一个等待填写的颜文字分割线……

    许县太庙。

    刘协站在光武系列,以及他父亲的灵牌面前,默然无语。

    作为天子,刘协所经历的大场面,其实也不算是少了,但是很遗憾,绝大多数的大场面都不由他来做主,甚至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比如说火烧雒阳。

    可是现在这一次,忽然之间,『跳槽』的这种无形的压力,对于前途的这种不能确定的忧虑,就沉甸甸的压在了刘协心间。

    第一次去城南文会,刘协是很放松的,因为刘协知道,第一次去其实就是为了麻痹荀彧等人,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变故,也不会有任何情况发生,既然不会发生任何的事情,又何必紧张?

    所以当时刘协态度很坦然,很平静。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

    就像是没有递交辞职报告之前,一切都宛如平常,但是一旦递交了哪一张简短的文字,纵然平日里面谈笑得最好的同事,也会生出一种别样的氛围来。

    而这向前的一步,应该迈出去么?

    刘协很迷茫。

    神案之上的灵牌也沉默着,就连金粉涂抹的字迹似乎也在收敛着光华,不发出任何令刘协误解的色彩来。

    『陛下……』跟随自己已久的小黄门在太庙之外门侧跪着,低声提醒道,『陛下……时辰不早了……还请回宫歇息……』

    刘协猛然间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在太庙之中待了这么长的时间,外面的光线已经渐渐的暗淡了下来,在门外侍奉的宦官们已经点燃了灯笼。

    是该回去休息了……

    明天就是约定好的日子了。

    『回宫……好,回宫……哎呦……』刘协微微点点头,想要站起来,但是跪坐久了腿脚血脉难免不通,酸麻得一时间难以得行。

    小黄门见状,连忙在门口朝着大殿当中的灵牌磕了一个头,然后小步趋进,到了刘协面前,帮助刘协活动起腿上的血脉来。

    『嗯……』

    腿上的酸麻,让刘协不由得回想起当年从长安奔出之时的情形。似乎当年也是斐潜从并北赶来,在万军之中,将他接到了并北。这一晃,多少年过去了……

    当年的中郎将,然后一步步的变成了征西,现在又成为了骠骑,那么斐潜还是当年的那个斐潜么?但愿那把中兴之剑,依旧锋利。

    『陛下……陛下,可有好些了?』小黄门一边轻轻的捶捏着刘协酸麻的腿,一边问道。

    刘协活动了两下,感觉恢复了许多,点了点头说道:『好些了……对了,你是初平年间跟着朕的吧?』

    小黄门低头禀报道:『回陛下,奴婢是初平二年三月进的宫……』

    『是了,朕记得,当年从长安离开的时候,就是你跟在朕身边了……』刘协想起了当年那昏暗的夜空,那混乱的场面,那被践踏的锦缎,那闪着寒芒的刀枪,脸上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当年的混乱的情形,让刘协刻骨铭心,可是刘协也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么多年之后,自己很有可能还要再来一次……

    值得么?

    专心在帮刘协捏腿活络血脉的小黄门没有察觉到刘协脸色的变化,依旧低着头,轻声说道:『回禀陛下,这是奴婢的福分……』

    刘协借着小黄门的搀扶之力,站了起来,抖了抖腿,觉得恢复的差不多了,便说道:『行了,回宫罢……』

    小黄门一边对外面轻声传达了一声,一边搀扶着刘协往外走。

    『当年跟着朕……』刘协轻声笑了笑,然后似乎在开着玩笑一般的说道,『以后也要跟紧了哈……』

    『奴婢自然是永远跟着陛下……』

    细细的声音,摇晃的灯笼,在这个沉寂如深潭的宫殿之中,轻轻的泛起涟漪,却不知道这一道涟漪,能飘荡传递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