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马月猴年

第1849章 你的路我的路大家的路

    士族的语言,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上下等级之间,亲近疏密都分得非常的清楚,这一点,颇有些像后世的一些国家,同样一句话,就分出三四种格式,若是用错了,就等着吃排头罢!

    亲近一些的说你你我我,大体上没有什么问题,就像是汉代皇帝对着自己熟悉的大臣,也会常常说『我』,而不是始终称『朕』,但是这并不代表皇帝一开口就是这么通俗化,士族子弟就可以直呼对方的姓名……

    最繁琐的,依旧是在士族子弟之间,交谈的时候会大量夹杂典故,而这些典故或许在士族子弟之间都默许认为是应该众所周知的事情了,所以也很少特别解释,就像是在米国,叫『Franklin』的可能是人,也可能是人见人爱的大额钞票,米国人都懂,而其他人可能就是听了蒙圈。

    当郭嘉说出『陈不占』这个人的时候,斐潜就开始在脑海当中搜检这个人起来,然后迅速的上下关联,顿时就推测出了一些郭嘉讲这句话的含义。

    陈不占这个人么,大体上在汉代还是正面评价的,毕竟一句不敢以私害公,也就足够了。更何况这倒霉孩子到了战场,虽然什么都没干,就给吓死了,但是也反过来也证明说这孩子是真害怕,之前的那些行为不是装的,可就是这么害怕,依旧要上战场,这种勇气,确实可嘉。

    毕竟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放弃基本上都比坚持要跟困难一些,所以郭嘉引申的意思,应该不是在陈不占这个人上面。

    那么很简单,陈不占死了之后的事情也自然没有什么好联系的了,唯一可以进行联系的,便是导致陈不占死亡的原因,也就是整个事情的起因……

    崔杼弑君。

    崔杼这个人呢,有一天一不小心看见了一个小寡妇棠姜氏,然后不是说最俏一声孝么,回去之后便念念不忘,觉得自己怎么也是龙傲天第二,怎么能够让见过的美人就如此离开?于是怎么也要搞到手。

    东郭偃劝说崔杼,说主上,你和棠姜氏不合适啊,你们是同姓啊,『男女辨姓,今君出自丁,臣出自桓,不可』,崔杼一瞪眼,表示小老弟你傻了吧,什么时候统治阶级制定出来的律法是限定统治阶级自己的?然后执意纳之。

    这个棠姜氏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后来不知道又怎么跟齐庄公搭上线了,然后齐庄公也是个奇葩,不仅是睡了棠姜氏,还拿着崔杼的帽子送给别人,侍从连忙阻止,齐庄公却说,『不为崔子,其无冠乎?』

    结果自然就被崔杼发现了,于是乎就有了后来的崔杼弑君之举。

    所以,郭嘉隐藏起来的意思,大体上说的就是这个了。崔杼违背礼法在前,杀了君主在后,这个人自然不怎么样,庄齐王没有当诸侯王的样子,睡臣子的老婆不说,还到处宣扬,自然也是不怎么样。而那个被夹在其中的棠姜氏,为了避免气抖冷,就不多说了……

    三个家伙乱搞,然后陈不占倒霉了,现在斐潜和曹操打仗,郭嘉倒霉了。

    至于谁是崔杼,谁是齐庄公,谁是棠姜氏,便各自对号入座罢!

    『哈哈……』斐潜哈哈笑了起来,说道,『正如奉孝所言,当齐之季世也,戎马不驾,卿无军行,公乘无人,卒列无长。今民知陈而不知齐,其为善乎?弗知奉孝以为如何?』

    斐潜并没有和郭嘉争辩自己是崔杼还是齐庄公,也没有否认陈不占这个人,而是顺着郭嘉的言辞说道这就是齐国的『季世』。方才不是郭嘉说齐国的陈不占么,现在斐潜就表示既然要说齐国,就来说齐国。

    之前郭嘉说的陈不占,是齐庄公的事情,而齐庄公死后,由齐景公继任,斐潜所说的,便是齐景公的事。陈乞,也就是田乞,在齐景公末期,利用手中的权利,收买人心,齐景公却没有阻止陈乞做这样的事情,导致百姓只是知道陈乞而不知道国君,便成为了齐国动乱的根源,在齐景公死后,便发动了叛乱,否决了齐景公所立的太子,然后拥立了公子阳作为国君,把持齐国朝堂,专擅国政,排除异己,横断独行。

    曹操原本就是陈国起家,陈留人士,加上现在朝野之中的模式,斐潜所指代的『陈乞』究竟是谁,也就自然很浅显了……

    其实封建王朝很有意思,当鼓吹着什么盛世的时候,大部分都意味着开始要走下坡路了,反倒是说着现在还很苦还很难的,多少还能上升一些。

    就像是大汉当下,其实很多士族子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很多士族子弟无能为力,他们知道王朝面临了危机,可是他们也知道造成王朝危机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自己,这正是最为痛苦的,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麻木迟钝也许比敏感清醒要好得多。麻木了,就可以不去看,就算看见了也没有反应;也不用去想,脑子心灵完全处在停滞的状态,因而也就没有了因此产生的痛苦。由清醒敏感所带来的痛苦,恐怕是最让人难以承受的。

    这也是五胡乱华之后,许多士族子弟开始兴盛五色散,放荡形骸的一部分原因……

    末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而身处在漩涡当中的人,明明看到了漩涡,但是要游出去,摆脱漩涡的威胁,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甚至不管付出多少个人的努力,都依旧会被这个漩涡吞噬。

    郭嘉愣了一下,旋即说道:『关中之民亦……』可是只说了一半,郭嘉却停了下来,然后闭上了嘴。郭嘉原本的意思是想要说在关中的民众也是只是知道骠骑,而不知道陛下刘协,但是也立刻反应过来,第一,斐潜多次向朝堂进贡过,也排遣过使节供奉春篙和秋获,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玩意,但是要说骠骑之下的民众不知天子,多少站不住脚;另外一个方面曹操把持朝堂是摆在面前的现实,若是说斐潜迎了天子之后也好不到哪里去,但那是将来还未发生的推测,以还未发生的推测来否决当下已经发生的现实,显然也是说不过去的,因此郭嘉只是说了一半,便不说了。

    斐潜也没有想要继续为难郭嘉,逼着他当场吐血的需求,所以见郭嘉不再冒刺头了,便表示先让郭嘉下去休息,毕竟郭嘉脑袋上还带着伤,万一搞得情绪太激动脑溢血了就不好玩了……

    郭嘉也是身心疲惫,方才强挺着和斐潜过招,到了现在多少也有些吃不消了,也就没有再坚持什么,只不过快到了堂下的时候,又停住了,回头说道:『国之四象,如天道焉,阴晴圆缺,但不可弃也……望骠骑将军慎之,三思而行……』

    说完,郭嘉也没等斐潜回答,便又拱了拱手,在侍从的搀扶之下,缓缓走了。

    斐潜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这个郭嘉,竟然还没有忘记当年在颍川之时斐潜说的那个玩笑……

    士族体系的成立和发展,其实脱不开其扎根乡村,拥有大量的人口土地的原因,再加上西汉以来的学术推崇,儒家文化,使得强宗大姓可以通过文化和声望,进一步的巩固自身势力和加强地方影响力,使得国家在进一步统合政权的时候困难重重,国家的政治极难渗透到乡村地方上。

    面对末世之时,清醒且痛苦的人,无疑郭嘉也算是其中一个,但问题是就连郭嘉这样的寒门子弟,其实内心当中也并不希望士族世家就这么退出历史的舞台,还是希望能够让世家士族能够持续下去,纵然这个制度郭嘉也知道并不好。所以郭嘉才说出了希望斐潜能够三思而行的言语。

    这么说来……

    斐潜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黄旭在一旁看着,以为斐潜对于郭嘉不满,不由得说道:『主公,此人过于无礼!何客待之?』郭嘉的身板和个鹌鹑差不多,虽然黄旭对于士族土话不是很熟悉,但是多少也懂一些,知道郭嘉方才没和斐潜多客气,心中也多少有些不爽。留得一条性命,应该感恩戴德才是,还敢出言顶撞,真以为刀不利?

    斐潜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摆了摆手,『此人必有后用……某只是想到别的事情……晚脯做好没?也给郭奉孝送一份过去……』

    既然斐潜决定了,黄旭也自然没有什么其他意见,应答了一声,便走下堂,将空间留给了斐潜。

    这个郭嘉……

    虽然说郭嘉口风很紧,什么关于许县的消息都没有透露,可是到了最后,不知道是因为情绪上的落寞还是身体上的疲惫,终究是露出了一点马蹄出来,让斐潜察觉到了。

    当然,依旧不是许县的情报,而是其他方面的。

    郭嘉不认同斐潜自己,这一点,从言谈之中可以察觉得出来,结合最开始的时候郭嘉用的陈不占的例子,似乎也说明了在郭嘉心中斐潜和曹操的位置。

    这家伙,斐潜不由得摇了摇头,该不会是跟曹哥太久,然后被曹哥洗脑了吧?这种军事政治上面的事情,哪里有什么纯正的对错黑白之分?到一个人身上,具体某个事情或许可以分出黑白对错来,但是如果说整个政治结构统治阶级,外表白里面黑就已经是非常不错的理想状态了,有的甚至直接一黑到底的,别说白了连灰色都找不到的都有。

    虽然说郭嘉说的陈不占是讽刺斐潜的,但是反过来,这也说明了其实曹操跟郭嘉也肯定探讨过士族世家这个方面的话题,说不定两个人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和方向,所以才有『阴晴圆缺,不可弃也』的说辞。

    当下大汉的士族世家,这种类型的存在形式,其实是一种社会现象,是和当下的社会生产方式、国家政权对社会基层的控制力、统治方式与技术能力、文化上的向心力、市场信息交换的频度,还有交通等等相关民生事业的先进程度相适应的,相对应的。可以说大汉时期的士族世家多少在一定的范围之内还有国这个概念,可是等到了曹丕先掀翻了桌子,司马老二有样学样之后,规矩被打破,国的概念被颠覆,五胡乱华之后连汉人的名头也被践踏泥尘的时候,国的概念彻底完蛋,使得各地只剩下了家族,士族门阀便没有了制约,膨胀得无边无际……

    直至宋朝,通过科举进入官场的这一帮人,通过座师和门生形成了稳定的利益输送链条,科举士大夫官僚在朝堂一家独大,士族和门阀才算是逐渐的退出了主导位置……

    社会的变迁,必须通过生产形态的转变、生产力的提高、社会文化和政治体制变迁等诸多方面共同作用而实现,实际上,在社会动乱中,一些士族在动乱中衰落,另一批士族却在动乱中崛起,只要中古社会生产方式和基本形态没有重大转变,士族政治的格局很难会有根本性的变化。

    郭嘉是有远见的聪明人,曹操显然也是,所以这两个人,甚至连同依旧在许县的荀彧,可能都有了一定的共识,也就是执政之后要怎么进行改革,所以,不管是荀彧还是郭嘉,都认为斐潜就是一个捣乱分子,是他们要进行大汉王朝改革的阻碍……

    结合历史上的种种后续发展来看,曹操也确实作出了一些改进,未必不是在这个时间段和郭嘉荀彧商议出来的举措,比如唯才是举,比如也提拔了大量寒门子弟等等,虽然最终依旧是不得不和士族世家妥协了,可问题是现在的曹操郭嘉等人完全不知道啊!

    这么一来,似乎有些东西也可以说得通了。像是曹操知道郭嘉死去的时候的痛苦,以及曹操晚期的时候荀彧的空盒子之谜……

    重点应该是在『空』上面,有可能曹操想要表示的是落空,虚幻,付出的努力只是得到了一个『空盒子』等等,也同样表示曹操准备彻底放弃了和荀彧郭嘉原本商议好的路线,所以最终荀彧悲哀莫大过于心死,选择了服毒自尽。

    这样的结果显然也影响到了荀氏,甚至绵延到了曹丕之后。历史上,荀氏二号人物荀攸,在第一批进入曹氏太祖庙祭祀的时候,甚至没有他的位置。荀攸在曹魏的地位和功劳有目共睹,毕竟是荀攸带头劝进曹操加九锡、称魏公,然而荀攸这么做,在建安十九年死去却没有得到谥号,在正始年间才被追赠谥号,有趣的是和荀彧一模一样的谥号:『敬』。

    这当然不可能是曹丕表示自己很忙,或者说是临时工疏忽了所能解释和推脱的了,这也是荀氏家族当中另外一个很有意思的历史谜团。

    可问题是,历史上的发展只有斐潜才知道,现阶段的曹操郭嘉荀彧他们还对着自己选择的道路充满了希望!只有斐潜才知道他们想要走的路子实际上行不通!而曹操郭嘉荀彧等人,或许现在就认为斐潜才是他们道路之上最大的障碍!

    『呵呵,』斐潜笑了起来,『这还真是有些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