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华表

第192节-人心

    职场向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胜出者赢得一切,失败者被所有人忘记。

    在许多企业里面经常可以看到,四五十岁的老员工唯唯诺诺的被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领导,甚至被毫不客气的训斥,哪怕前者都可以做后者的父母亲。

    前一阵子还在毕恭毕敬喊自己师傅的末学后进,突然有一天变成了自己的领导,甚至委任要职。

    尽管看起来很多人都未必能够接受这样的残酷,然而这就是社会常态。

    谁说医者父母心的医疗行业就会你谦我让,职场历来奉行豺狼当道,弱肉强食,医院也绝不会例外。

    李白离开后,沈松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似乎依然没有从那些蛊惑人心的话语中脱离出来。

    他是有野心,程栩和付至毅两人同样也有野心。

    “沈松,李白跟你说了些什么?”

    程栩的话把沈松的魂儿给拉了回来。

    “啊?你怎么在这儿?”

    沈松这才察觉到,程栩不知何时来到自己的身边。

    程栩神色复杂的说道:“我在这儿已经站了好一会,你一直在发愣。”

    “是,是吗?”沈松的表情有些慌乱,仿佛刚才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刚才我都看到了!”

    程栩暗自叹了口气,同为心理学专业的医生,本不应该轻易被人动摇心志,没想到李白的手段再次出乎他的意料。

    沈松欲言又止,他吞吞吐吐地说道:“他没说什么!”

    “沈松,有些话本不应该由我来说,但是我必须提醒你,李白的话,你千万不要轻易相信,这家伙对人心的把控,远远在你我之上!”

    程栩尽可能的努力着,不让沈松被李白拉走。

    住院部金三角被撬动任何一位,原本的稳定就会被彻底打破。

    “我知道,不用你来教!”

    沈松莫名有些烦躁,他知道程栩的话有些道理,但是……

    看到沈松入了魔的模样,程栩又叹了口气,只好摇摇头离开。

    刚回到住院部药房的办公室,却看到李白翘着二郎腿,坐在他的位置上冲着自己点头,程栩差点被吓了一大跳,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以为自己找沈松说话被对方看破。

    “程博士,我昨天的话,你考虑过了吗?”

    李白才不在乎程栩到底有没有搞串联,他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拆台,不仅仅是拆住院部三大干将的台,也是拆王婆婆的台。

    谁让这位老太太自以为是的小想看他来着。

    搞破坏什么的,李大魔头最擅长了。

    “我考虑了一个晚上,觉得你说的没错,如果李医生能够帮我,那是最好不过了。”

    向来喜欢琢磨人的程栩却一直都没办法看透李白。

    对方的话究竟可不可信,他心里完全没底,当然面对沈松时又是另一套说法,现如今只能虚与委蛇,走一步看一步。

    “那么合作愉快!”

    李白放下二郎腿,站起身来,向程栩伸出了手。

    “合作愉快!”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李白从程栩的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却有人暗中通知了沈松。

    三国争霸的住院部,从来就不是太太平平的地方。

    吃过中饭后,李白来到重症看护区,他上午是常规看护区,不断轮流,美其名曰锻炼。

    看到李白,还没等他开口,付至毅就皱着眉头说道:“别把你那一套拿到我这边来,我可没兴趣听。”

    他显然是听到了风声,不知是来自于王婆婆,还是住院部其他人那里,大概都有可能。

    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警惕,实际上还是怕了。

    “哈哈!老付,你真的不动心吗?有我的支持和没有我的支持可不一样哦!”

    李白笑了起来,他倒是像王婆一样自卖自夸。

    这话大概,或许,可能,也算是实话吧!

    “不敢不敢,年纪大了,还是稳妥一点好。”

    付至毅依然不上这个钩,他是王婆婆手下三位得力干将中年龄最大的,也是最圆滑,轻易不会承诺或保证什么。

    李白的这样手段似乎有些看轻他了。

    “那好吧,我就把机会留给年轻人。”

    李白也不再多说,免得欲盖弥彰,多说多错,反倒让对方摸清自己的底牌。

    至于年轻人是谁?程栩和沈松都比付至毅年轻,让这位老油子自己去琢磨吧!

    付至毅笑了笑,反而转过话题说道:“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晚上你跟我一块儿值班。”

    “好的,没问题!”

    工作归工作,李白一口答应了下来-

    王继杰依然在发呆。

    郑老爷子正练着大字,一张张的太祖万岁,华夏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充满了那个时代的气息,还真有人喜欢买老爷子的大字,装逼范儿十足。

    老爷子的儿女家人经济条件不错,也不差几个钱,赚来的笔墨费不是用来买纸墨,就是买些零食分给其他患者和医生护士。

    当然,太祖语录不能少!

    不然被老爷子打死都是活该。

    病房里的其他几位患者都在各忙各的。

    重症看护区的监管力度虽然堪比监狱,但是绝对不会拒绝患者们的娱乐活动和爱好,反而会十分支持。

    值夜班是一个熬人的活,凌晨一点钟,李白接了付至毅的班。

    凌晨两点钟的时候,就有护士报告,有情况发生。

    “李医生,4号房周雪雁出现情况!”

    当李白赶到的时候,却看到普林斯顿的女学霸正站在透明的钢化玻璃门后,默默的站着。

    “她这是什么情况?”

    在李白看来,这个女学霸充其量是睡不着,在门口傻站。

    “不知道,以前没有发生过。”

    重症看护区的护士对每一位病人的情况都十分熟悉,但是像周雪雁今天这个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

    “让监控室继续观察,有什么意外情况再叫我。”

    重症看护区就怕患者伤人或自伤,见对方只是静静的站着,并没有其他举动,李白打算继续巡视其他房间。

    嘭嘭!

    李白刚转身,就见周雪雁突然有了动作,她用力拍打着门上的缓冲气垫。

    “李医生,她在拍门!”

    护士吓了一大跳。

    要知道周雪雁的4号房是特别设计的,隔着一层透明缓冲气垫膜的钢化玻璃墙和钢化玻璃门其实是单向透明。

    病房里的人不应该看到外面的人对,周雪雁的反应分明是看到了门外的李白。

    当李白转回身,又看到对方在凌空比划着。

    这是几个意思?

    精神病不代表傻子,正相反,有些患者还特别聪明。

    渐渐的,李白看出来周雪雁的笔划似乎有什么含义。

    moe ode,moe ode,moe ode……

    对方在不断重复。

    李白惊诧道:“摩尔斯密码?”

    他刚说完,周雪雁的手势就开始发生变化。

    啪,啪啪,啪,啪啪……明显代表着某种信号。

    果然是这样!

    李白向身旁的护士问道:“这玻璃是双向透明的吗?”

    护士闻言脸色一白,脖子有些僵硬的摇了摇头。

    “不,不是双向透明的,是单向,外面可以看见里面,里面看不到外面,她,她这是……”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单向玻璃幕墙完全失去了意义,房间里的周雪雁分明可以看到外面两人。

    李白再次问道:“可以把门打开吗?”

    “不行,除非是紧急情况,或者有付医生的签字。”

    护士摇了摇头,现在的情况显然没有到紧急的时候。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就算是医生和患者,依然有所顾忌。

    “那好吧!”

    李白看了一眼病房里的女学霸,对方显然早有预料,不然也不会别出心裁的想到用摩尔斯密码来跟自己打招呼。

    他也没有打算找付至毅签字开门,而是拿出手机,搜索到摩尔斯密码对照表,将那些密码记在心里,然后将手机屏幕对着钢化玻璃门晃了晃。

    女学霸周雪雁明显是可以看到,她的拍击节奏又发生了变化。

    护士的脸色越加发白。

    “HELP ME!(帮我)”

    李白照着摩尔斯密码本翻译出来。

    “Help me”这个词除了帮我外,还有救命的意思。

    但是在第七人民医院的住院部,即使是重症看护区,也没有需要用到“救命”这个词的语境。

    “帮你什么?”

    李白没有用摩尔斯密码回应,他大致还是能够猜到,对方有一定的读唇术能力。

    沃尔斯密码拍击又变。

    女学霸:只对你一个人说!

    李白看了看身边的护士,说道:“你先去忙吧,有事我会喊你!”

    “好吧,有事你一定要喊我!”

    护士明显有些不太放心,一步三回头。

    女患者突然能够看穿单向的玻璃墙,让人莫名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觉。

    李白点点头,让往远处走的护士放心。

    当护士走远,李白冲着房间内的女学霸点了点头。

    摩尔斯密码拍击这才又继续起来。

    女学霸:我要你帮我报仇。

    “抱歉,我做不到!你的男朋友已经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李白摇了摇头,他不是复仇使者,更不会无缘无故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况且对方的男朋友已经被判了无期。

    跑到监狱里去杀人,那是何等的愚蠢。

    女学霸的拍击节奏变得急促和更加用力:不,你可以的!你和别人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