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华表

第637节-九州玄学会资料

    谁都能听出来,李白这般打探,多半是为了跟九州玄学会放对做准备。

    不过九州玄学会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以前曾经发生过一位大巫师与九州玄学会的一个中层骨干发生纠纷,后者动用了各种力量,硬生生让前者蹲了十年大牢,等终于熬出来的时候,一身精湛的巫术被废了九成九。

    修行之道如同激流勇进,不进则退,数年的荒废足以让曾经的苦修前功尽弃。

    一位巫术不凡的大巫师就这样变成了一个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的废人。

    还有几次案例,都是以九州玄学会占尽了上风而告终。

    这些事情使得传统巫师圈子对九州玄学会全无好感,更是敬而远之。

    “大巫俱乐部”微信群内不少巫师希望李白不要头脑发热,去招惹那些蛮不讲理的家伙。

    九州玄学会是什么卑鄙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宝岛月亮湖唬烂先生:@钱江省湖西市大魔头听我个建议,别去理会九州玄学会,好也不招惹,坏也不招惹,我们是瓷器,金贵,不跟瓦片碰。”

    “内鞑靼省乌拉穆勒旗大祭司:是这个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两边不是一路人,婉拒了就是,如果九州玄学会耍流氓,难道我们也得耍流氓?退一步平风浪静,离他们远一点就没事了。”

    “乌江双鸭山彪大爷:你们这什么话,怎么能认怂呢?九州玄学会就是一群江湖骗子,有什么好怕的?你退一步,人家可不会觉得以和为贵,肯定会认为你好欺负,反而更加得寸进尺,比耍狠是吧?就得比他们更狠,对这些欺软怕硬的家伙,绝对不能客气,就一句话,别怂,有什么事,尽管打我们电话,保证马上坐飞机赶过来。”

    “蜀川七门沟栗寨主:要得要得,决不拉稀摆带!”

    “江淮省仙女庙售票员:我的命是李先生给的,只要一句话,立刻就来,坚决不怂!”

    “乌江双鸭山彪大爷:@江淮省仙女庙售票员大兄弟阔以啊,是条汉子!”

    “江淮省仙女庙售票员:哈哈哈,彼此彼此!”

    “黔南道蜈蚣洞小吐司:九州玄学会真要搞事情,我就去拉人,大不了做上一场,事情闹大了,看谁会好看?”

    “山阳妙树大师:算老纳一个。”

    曾经一起在腾格里沙漠共过患难,算得上是生死之交的几个巫师豪气万丈,他们虽然不喜欢惹事,但是并不意味着会怕事。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九州玄学会若是欺人太甚,他们也不会坐视不理。

    “在琼崖岛吃土的黑巫师”给李白发来一个微信私聊:九州玄学会.ra

    随即“山阳妙树大师”也发来一个:资料.ra

    没一会儿功夫,李白的手机微信就收到了十几个文件压缩包,都是关于九州玄学会的。

    别看有人劝他息事宁人,但是也在暗中提供帮助和支持。

    之前一直在说好话的“内鞑靼省乌拉穆勒旗大祭司”也发来私聊:我有朋友是九州玄学会的,要不帮你说和几句?毕竟只是一个理事,并不是长老和堂主那一个层面,还有寰转的余地。

    李白收到了众巫师们提供给自己的资料,便在“大巫俱乐部”微信群里发了一段文字。

    “钱江省湖西市大魔头:多谢各位支持,哪怕那些写网文的再怎么人多势众,无论有多么卑鄙无耻,我都有信心也有能力解决他们。”

    “乌江双鸭山彪大爷:喂喂,李先生,你别想不开啊!要不我把我家的‘麻花’借给你,马上航空快递过来。”

    远在乌江省双鸭山的兔狲喵大爷正在刨着猫砂,瞅了一眼没良心的铲屎官。

    特么活腻歪了吧,敢把本喵主子送人?

    “喵┗`O′┛嗷!”

    沙哑的嚎叫声让彪大爷同志吓了个激灵,特么麻花可不是吃素的。

    一人一喵互相对视一眼。

    就在下一秒,喵主子开始造反了……

    “蜀川七门沟栗寨主:算了吧,你家麻花有人家的蛇王厉害吗?反正我是见识到了,不比李先生的‘五雷正法’差到哪里去,搞不好这次得出人命,@钱江省湖西市大魔头,你可得手下留情,国法大于天,咱们可不能跟政府对抗。”

    彝人寨主还在为自己的几只冥江岩蝠默哀,那条蛇王一出场,大概是喷出了毒雾,冥江岩蝠也好,黑翅飞蛾也罢,统统团灭,连渣都没剩下多少,他从未见过如此霸道的毒性,直让人心惊胆战。

    幸亏是自己人,若是敌人,恐怕都支持不了一个回合就得团灭。

    “宝岛月亮湖唬烂先生:既然决定了,就干这帮扑街,咱们兄弟几个不多说,随叫随到,豁出命也要干他们。”

    来自宝岛的巫师也被激起了斗志。

    草木一生,人活一世,追求的不就是轰轰烈烈,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算怎么回事?

    “山阳妙树大师:情况还没有到那一步,诸位不要激动。”

    “冀东白洋淀打渔人:有事说话,算我一个。”

    几个曾经生死相依的伙伴起了带头作用,把气氛炒了起来,不少潜水的大巫师纷纷浮上水面,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一群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组成的九州玄学会,想要爬到“大巫俱乐部”的头上,简直是不知死活。

    要不是顾忌到国法和政府权威,若是放在古代,什么玄学会,统统只有被灭的份,生杀予夺才是真正的力量,任何阴谋诡计统统不堪一击。

    李白发完那句感谢的话后,便关闭了被自己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大巫俱乐部”微信群。

    他在笔记本电脑上打开了PC端微信,将收到的那些资料转存到电脑上。

    不少大巫师通过私聊发过来的九州玄学会相关资料整合到一起后,虽然并不全面,但是足以让李白能够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九州玄学会始建于1995年,至今已经有会员六千多人,分布于全国各省的各行各业,正如理事阎广元所介绍的那样,会员们主要研究风水堪舆,奇门阵法,巫蛊痋术和玄门道术等等各种法门,先不说到底有没有真材实料,但是滥竽充数的江湖骗子绝对不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利益,有了利益自然而然的就会出现争权夺利。

    原本学术气氛浓厚的华夏传统文化研究与交流学会渐渐变了味道,开始泥沙俱下,不止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到了最后,干脆就是一锅老鼠屎,直让人恶心。

    至于初心,恐怕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更多的人将九州玄学会当成为一种获取权力和利益的工具,就像一个懵懂天真的孩子被引上歧路,变成了狂妄自大的熊孩子。

    当初给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添堵的九州玄学会成员曹孟德,就是物以类聚的代表之一。

    九州玄学会的一份内部组织构架和人事名单出现笔记本电脑屏幕上,这只是众多的文件之一,其中就有理事阎广元的名字。

    十天干长老,十二地支堂主,三十六理事,七十二护法……看上去似乎人才济济。

    “大巫俱乐部”的成员们虽然厌恶这个鱼龙混杂的九州玄学会,但是并没有一无所知,反而收集到了不少有价值的内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