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华表

第832节-体验催眠

    别的小组讨论室里,也就一两个东瀛人。

    当水野长光将李白领进房间,里面已经坐着五六个东瀛人。

    一见两人进来,他们立刻起身。

    “李君,我是长井池久。”

    “我是松川庆人。”

    “我是……”

    ……

    因为李白是医生,不是警察,在场的东瀛人没有介绍自己的职务,表示无论各自公职高低,在这里的地位都是平等的。

    “各位好,我是李白,精神科医生,你们可以叫我李白,请多多指教。”

    面对东瀛人的九十度鞠躬,李白只是略微欠了欠身。

    国情不同,他在华夏仅仅是一个小小屁民,在东瀛却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力,即使没有九十度鞠躬回去,对方也不敢有任何意见。

    毕竟在资本主义世界,有钱真的是大爷,而在社会主义阵营,权力才是真大爷,贪财的都是蠢货。

    将李白请来的水野长光毕恭毕敬地说道:“李医生,我们对湖西市采用新型技术协助审讯非常感兴趣,能不能让我们体验一下。”

    其他人同样是一脸期待。

    在东瀛本土,如何审讯犯罪嫌疑人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

    除非是对付前科累累的惯犯,一些非常规手段往往没有用武之地。

    好在东瀛大部分老百姓都严格守法,真正的恶性案件并不多,可是正因为这样,要么不发生案子,一旦发生就会变得非常棘手,其中变态犯罪分子的比例更是居高不下。

    在下午的交流会上,湖西市公安系统拿出来的许多案例里面都有使用催眠术的影子,利用这种特殊的专业技术势如破竹般击溃嫌疑人的心理,快刀斩乱麻的酣畅淋漓让东瀛警界代表团为之神往,简直太给力了有木有?!

    谁不想快捷高效的解决案子,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使正义得到伸张。

    迟到的正义还算是正义吗?

    当然不算!

    通过催眠术获取的证据虽然可以作为重要的审判依据,但是使用这种技术协助审讯却没有那么简单。

    施术者的水平高低,嫌疑人的意志坚定程度,都会对催眠过程和结果产生影响。

    有时候不是不想催眠,而是催眠不了,这就令人麻爪了。

    但是华夏方面拿出来的大量案例里面,成功使用催眠术的比例并不低,意味着湖西市公安系统已经能够熟练掌握这一技术,并且使之成熟应用于常规审讯中。

    这让东瀛的同行们为之眼红不己。

    “体验催眠术?怎么个体验法儿?”

    李白挑了挑眉毛,这些东瀛人看来是真的想见识自己的催眠术。

    “嗨!这是我们的一点点心意,请李君不要嫌弃。”

    水野长光双手递过来一份信封。

    东瀛人很喜欢把纸张和信封折的整整齐齐,就像有强迫症一样,哪怕只有一个字,也会这么做。

    “客气了,举手之劳。”

    李白摇了摇头,没有去接,但是他的琉璃心却笼罩住了对方手上的信封。

    里面放着一张金额为100万日元的现金支票,差不多是东瀛小白领的半年工资,也不算少了。

    只不过李白却看不上。

    “怎么好意思,这个不成敬意。”

    其他几个东瀛人诚惶诚恐,生怕李白不满意,拒绝给他们展示催眠术的奇妙。

    “钱就不必了,我会让你们体验催眠术的。”

    李白一再坚持。

    “万分抱歉,十分感谢李医生的赐教。”

    水野长光迟疑了好一会儿,这才收回了信封。

    他和其他人一样,都猜不到李白为什么会知道信封里面是钱。

    “我先科普一下吧,催眠术源自于华夏中医的祝由科,又被称为祝由术,中医源自于古老的巫医,巫术与医术不分家,彼此有互通之处,那么这里就要讲到巫术,无论是医术,还是巫术,都讲究天人合一,也就是说,人类虽为万物之灵,能够利用并改造自然,但终究是自然的一分子,自然变化可以影响到人类本身,万物皆可用,巫医之术就是通过无数次的探索,寻找其中的规律,最终得出一定的利用诀窍……”

    李白侃侃而谈,东瀛人听的连连点头。

    作为自古以来的大中华共荣圈一分子,东瀛、韩国等东亚文明都非常吃华夏的医学这一套,甚至郑重其事的被称为汉医,并不像西方人那样当作异端邪说。

    但是在某些科学领域,天人合一却被证实真实存在,例如舒曼共振,便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证据之一。

    “那么问题来了,作用于人类心理和精神的祝由术究竟又是基于什么呢?”

    李白扯了一会儿淡,抛出了一个问题。

    如同小学生般毕恭毕敬听讲的水野长光等人彼此面面相觑。

    尽管眼前这位年轻的催眠术大师将催眠术的渊缘讲的条理分明,但是作为外行人,却始终无法真正的理解,完全就像在听天书一样,明明每一个字都能够听懂,组合在一起后立刻就理解不能了。

    长井池久满头大汗地说道:“李医生,我们实在,实在是愚笨,无法理解,请详细解释一下。”

    不是自己没有认真听讲,而是催眠术这门学问实在是太高深了。

    “基于精神力!”

    李白也没有吝啬,将答案抛了出来。

    “精神力?它真的存在吗?”

    哪怕没吃过猪肉,也该见过猪跑,东瀛一向是喜欢脑洞大开的国度,水野长光和其他人一样,都能够理解精神力究竟是什么东西。

    不过这个词未免也太玄幻了吧!

    “根据科学研究,灵魂的重量是21克,精神力由灵魂中滋生而出,强弱因人而宜,它就像光一样,具备波粒二相性,通过松果体拨动,引发精神力的震荡,脑电波频率就是精神力的衍生表现……”

    现场即兴发挥的李白继续扯淡,话里有真有假,甚至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

    更不要说那些已经听得五迷三道的东瀛人,他们完全丧失了分辨能力,李白说什么,他们就如同奉为圭臬至理,毫不怀疑。

    在某种意义上,这些东瀛人与中了催眠术几乎没什么分别。

    扯了一通似是而非的理论后,李白拍了拍手,说道:“那么谁来愿意当志愿者,体验一下催眠术。”

    “我!”更新最快 手机端::

    “我!”

    “李君,请选择我。”

    用于小组讨论的办公室内齐刷刷竖起一条条胳膊,划了一大圈重点的东瀛人争先恐后地举起自己的手。

    “不用着急,人人有份。”

    李白扫了一眼房间里的人,六个响指足矣,他随手指了指带自己过来的水野长光,说道:“水野先生,先从你开始吧!”

    “谢谢李医生,请随便催眠我!”

    水野长光大喜,立刻集中精神,试图强化自己的意志,对抗即将到来的催眠术。

    尽管这样做确实有助于提升催眠的难度,增加对催眠术的抵抗能力,但是在李白的响指面前依旧没什么卵用。

    啪!

    水野长光腾的站起身,表情严肃的一挥手,瞪大了眼睛喝道:“咄!”

    “水野,水野君!”

    其他人立刻注意到了他的异样,连声呼唤。

    可是水野长光恍若未闻,依旧摆开了架势,咿咿呀呀的叫唤起来。

    李白是没听明白,但其他东瀛人却看的分明,水野长光突然表演起了能剧。

    “那么下一位!”

    李白并没有给水野长光递送什么暗示,完全任由对方随意发挥。

    “我,我来!”

    长井池久挺身而出,他也想尝尝催眠术的厉害,尤其是一个响指就能让人中招的那种。

    “啪!”

    “哦哟!~”

    响指落下,长井池久也嗷唠叫唤起来,竟然与水野长光搭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