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华表

第985节-连夜赶到

    赚钱不拼命怎么行?

    这句话是张立的人生座右铭。

    一天闲的上上网,看看小说,打打游戏,这样就想挣大钱,怎么可能?

    做梦去吧!

    有谁会吃饱了撑的养大爷,这样的工作自然是不存在的!

    房价会教人努力,学区房会使人进步,老婆孩子会让人一往无前,时时刻刻都是背水一战。

    在合德生物有限公司原材料科新晋副经理张立的私人客情关系名单上,那位名叫李白的大巫师绝对是排名相当靠前的存在,甚至还在龙头寨龙老巫师之上,属于24小时优先响应的重要潜力客户。

    作为巫师圈子外面的普通人,能够接触到巫师这样的特殊群体,完全是凭借着公司的业务关系。

    哪怕认识了龙头寨的大巫师,但是想要再认识其他的巫师,却没有那么容易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想要接触并试图进入这个圈子,却是难上加难,自然而然的会遭到排斥,这是巫师圈子里的潜规则,不会把莫名其妙的陌生人领进来给大家造成困扰。

    抱着各种利益关系和某种意图的人往巫师圈子里掺水,迟早会把这个相对比较纯粹的圈子给污染了,所以每一个巫师都自觉遵守着这个规则。

    就像网络小说作者的微信群里,突然冒出一个两个十八线小网红算是什么鬼?

    肉身定制文么?

    所以哪怕平日里来往关系再好,龙老巫师也绝对不会轻易向张立提及巫师圈子里的太多事情,后者所能够知道的,只有偶尔不经意间的只言片语,也仅限于此。

    要不是李白向龙老巫师索要张立的联系方式,后者根本不会主动搭这个线。

    一收到龙老巫师的消息,正准备上床睡觉的张立又惊又喜,睡意全无。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还睡什么觉,当然是死死抓住这个挣钱的机会,二话不说,直接收拾行装上路,途中也没忘了向领导报告,通知技术人员准备出发。

    而张立本人,作为先头部队,第一时间赶往七水坳村,乘坐深夜执飞的红眼航班抵达在地图上距离最近的万峰市。

    在飞机落地后,直接花了五千块钱,包了一辆出租车赶了一夜的路,终于在天亮前找到了位于大山深处的七水坳村。

    没有村民和牛车迎接,在碎石场下了车后,他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泥泞小道,硬生生找到了村里。

    不止是随后见面的李白,连最先被惊动的崔村长也是差点儿被狠狠吓了一大跳。

    “您好,李先生,我是合德生物有限公司的张立,这是我的名片。”

    惊讶于李白正如龙老巫师所介绍的那般年轻,张立当即掏出名片,恭恭敬敬的递了过来。

    李白收下名片,有些感叹地说道:“我是里边,您这是太赶了。”

    “哪里哪里?年轻人嘛,就应该敢拼一点,累点儿算什么,只要把事情办完了,想休息多久都行。”

    张立虽然难掩旅途奔波的疲惫,可依然还是强打着精神。

    对他来说,待会儿来一杯热咖啡就能解决问题,但是绝对不能错过李先生这样的重要大客户。

    如果能够给公司再争取到一处像龙头寨那样的重要优质原材料来源,每个月的提成和年底奖金绝对能对的起自己的这一番辛苦。

    李白试探着问道:“时间还早,我现在还不会离开七水坳村,要不您先休息一下?”

    “不不不,没关系的,我今天晚上早点睡,再补回来就好了。”

    张立此时此刻正在兴奋头上,哪里肯接受李白的建议。

    “您的早饭还没吃吧,要不一起?”

    李白也不再勉强,便邀请对方一起吃早饭,赶了一夜的路,途中都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岭,肯定没有吃过早饭。

    “对对对,早饭已经好了,昨晚发了面的肉包子,还有青菜包子和野菜包子,一起吃吧?量大管饱!”

    崔村长一脸笑容,心里暗自惊叹这位年轻医生的能量,仅仅一个电话,别人就连夜赶过来。

    这可是财神爷驾倒,哪怕没有李医生提点,他也一定要招待好了。

    如果对方的公司能够看中七水坳村,那么摘掉贫困村的帽子必定指日可待,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张立的肚子里响起一阵咕噜长鸣,人是铁,饭是钢,飞机加汽车,一路上近十个小时,只吃了几口飞机提供的小餐包,喝了几口矿泉水,这会儿早就饿的狠了。

    他也不再推辞,感激的点了点头。

    “那就打扰了。”

    “走走走,先去洗把脸,刷刷牙,精神精神,然后就在院子里吃早饭。”

    崔村长作为主人,当即热情的招呼起来,冲着正在忙碌的厨房方向喊了一嗓子。

    对于他家来说,早餐份量原本就备得足足的,临时多一只碗,多一双筷子,完全没有问题。

    “孩他娘,打点儿热水,早饭好了没有?好上桌了!”

    因为住在家里的人多,屋里摆不开来,依旧和昨晚一样,就在院子里用大圆桌板压着八仙桌,然后围着一圈长条板凳,露天摆开吃饭的场地。

    “有热水,包子已经蒸好了,现在就吃吗?”

    崔村长的妻子从水汽升腾的厨房门口探出脑袋回应。

    天还没亮她就起来忙碌了,将发好的面团擀成片儿,填馅儿捏褶子,麻利的置办出六屉大包子,三笼荤的,三笼素的。

    荤馅肉包子用的是野猪肉,刀斩成泥,拌入鸡蛋、黄酒、葱花、姜末儿、盐糖、酱油和一些调料。

    多余的面团儿裹了蒸透的南瓜泥,捏成团儿,顶端切了十字花,一蒸,裂口放大,就变成了夹芯的开花馒头,不是巧手媳妇儿绝对做不出这道创意手艺。

    土灶上的两口大铁锅,一口熬粥,一口蒸包子,中间还夹着一口利用余热的小水锅,热水是不会缺的。

    哪怕再不够,提起蒸笼,还有底下的蒸锅水,照应七八个人洗脸刷牙,绝对绰绰有余。

    刷牙洗脸后,张立再次精神起来,跟着李白一块儿坐到桌边。

    “吃包子,吃包子,荤的素的看眼儿,红芯儿的是野猪肉包子,绿芯儿的是素包子,青菜包子个儿大,野菜包子个儿小,想吃啥就吃啥,粥管够,不够再添。”

    崔村长摆开了七八个大碗,围着婆娘递上来的一屉蒸笼和几样小菜,再加一瓦盆的碎米粥。;

    掀了蒸笼盖子后,在热气腾腾中,十几只荤素馅的包子摆在泛着油光的厚厚蔺草垫子上面,因为做包子的人手巧,能够让人很轻易的分辨出不同的馅。

    蒸笼外面,放着几样小菜,拌了辣椒碎的榨菜,蕨菜什么的,开胃下饭最适宜。

    张立也没客气,一大碗碎米粥,四个大包子,吃的直腆肚子。

    崔村长家的包子相当实在,这位合德生物有限公司的副经理小伙子也是饿坏了,不然也不会如此超常发挥。

    倒是李白就着一大碗粥和几样小菜,不紧不慢的七八个大包子下了肚,最后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等着崔村长最后吃完。

    “我吃饱了!”

    啪!崔村长把筷子放桌上一放。

    “走吧,我们去花婆婆那里。”

    李白正等着对方。

    “好,正好消消食。”

    崔村长看了一眼,向厨房讨了一杯开水,泡开两条咖啡的张立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医疗队的其他医生才陆续开始起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像李白一样,随时都能够保持着精神头十足。

    连续两天的辛苦,让他们迫切需要更多的睡眠时间来弥补疲惫的身体和精神。

    但是为了避免耽误给村民们看病,也仅仅是将手机闹钟推迟了半小时而已。

    花婆婆?

    张立迅速意识到这个称呼或许就是李先生叫自己来这里的重要缘由之一,他当即牢牢记了下来。

    花婆婆的家位于村子边缘,离开崔村长的小院子,沿着土路不断向上,走了十几分钟后,穿过一阵弥漫的山雾,一座由石块堆砌而成的低矮围墙出现在李白、崔村长和张立三人的面前。

    “就是这里了。”

    崔村长突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生怕路边的草丛里窜出一两只毒物,把自己给狠狠吓一大跳。

    尽管花婆子驯养的毒蛇毒虫从来没有咬过村里人,但是它们的模样丑陋狰狞,也是很吓人的好不好。

    李白回过头眺望,清晨山雾中间时隐时现的错落民居大多位于花婆婆家的下方,他们走过来的小路野草遍布,仅有隐约可见的道路痕迹,显然平日里基本上是人迹罕至,很少有村民会来到这里。

    他向崔村长点了点头,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安慰道:“没事的,这里已经没有活的毒蛇和毒虫了。”

    身上的口袋里放着那枚清瑶妖女的鳞片,若是还有活物,这会儿早就被大妖威压气息给直接镇杀了。

    “没有吗?那真是太好了。”

    崔村长擦了擦额着的冷汗,要不是替李白医生和张立带路,他才不会主动来到这里。

    哪怕对花婆子的态度有所改观,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完全扭转过来,恐怕还需要一段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