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剑说 华表

第1058节-接站

    领导话音落下,会场上响起一片干巴巴的掌声。

    另外两支医疗队的医生们一脸苦涩,碰着个土豪同事参与这样的医疗下乡服务活动,真心是连比都不好比,羡慕都羡慕不来。

    孙书辉跟着一块儿鼓掌,作为领队医生,哪怕再怎么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沾了李白的光。

    得了大好处的卫锦医生借花献佛般冲着李白竖起大拇指,果然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统统都不是问题。

    李白在掌声中一阵点头哈腰,赶紧将自己手上的麦克风话筒转交出去,让领导好继续表彰其他先进分子,别总将目光投在自己身上。

    在医疗服务活动中,他没少干出格的事情,就怕被深究下去,自己还得绞尽脑汁想借口蒙混过关。

    好在先进分子并不止李白和卫锦二人,领导的目光很快转移到了其他人身上。

    另外两支医疗队虽然没有房车,没有帮忙扶贫脱困,没有协助地方治安,更没有弄出什么妙手回春的奇迹,但是没有功劳,却也有苦劳,在雨雪天气中艰难行进,冻得鼻青脸肿,与贫困地区的人民群众同甘共苦,累倒病倒数人,依旧没有轻言放弃,这样的精神还是值得表扬。

    由于先进事迹而接受现场表彰的医生有十来人,差不多三支医疗队雨露均沾,倒也没有因为某个土豪医生而有意轻视了哪一支,领导在这方面的权衡之术相当老练,最后也没有忘记给予未受到表扬的医生们鼓励,再加上一个人人有份的集体荣誉,基本上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这也算是第七人民医院的新院长在上任后,给李白的第一份见面礼。

    借着这个机会,李白成功给自己攒下了一份含金量十足的职业资历,将来不论是晋升,还是跳槽,都会有相当的竞争力加成,至少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没有饭吃。

    哪怕再不济,自己开个心理小诊所,也不会缺了客源。

    吃完中饭,所有人散伙。

    一脸得色(瑟)的中医卫锦招呼着李白等人,过了年找机会再聚-

    距离除夕,还有八天。

    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停产,三班倒彻夜灯火通明的生产线将进行为期三天的年前维护,攒满了一小半的仓库还在继续发货,库存量足以坚持到年后开工。

    大部分外地员工领了各自的火车票或飞机票返乡过年,本地员工依然还在上班,整个生产基地包括行政楼变得冷清了许多。

    不过拿了丰厚年终奖的高级管理层依然一个不拉的全体在岗,即使在过年期间,依然提前做好了值班的安排。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

    丰厚的酬劳必须要有辛苦的工作才能配的上,薪水小偷到了哪里都会被鄙视和驱逐。

    至少李白在员工管理方面,从来没有操过心,HR经理也很轻松。

    下班后,李白开着桑塔纳2000来到火车东站附近。

    因为客流量繁忙,车辆不能在接站区逗留太久,他干脆将车子停到了火车东站派出所的小院子里。

    反正人头熟,暂时停一会儿也没有关系。

    没一会儿功夫,李白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爷爷,到了吗?好的,我马上过来,到了哪个出站口,再告诉我一声。”

    挂断电话,李白扭动车钥匙,再次发动桑塔纳2000,向派出所里的人打了声招呼,挂上档,轻轻踩下油门,缓缓离开了派出所,向火车东站二层接站区的高架路驶去。

    今年的春节假期,他没有像去年一样,千里迢迢的赶到西北偏远小县城和老头子一起过,而是留在了湖西市。

    这一次,不止是老爹老妈要来湖西市年,连李白的爷爷奶奶也要过来。

    天华精舍小区的大平层面积够大,足以容纳下一大家人。

    桑塔纳2000进入火车东站的二层接站区,才绕了一圈,爷爷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李白当即踩下油门,加速绕了小半圈,在南4A出站口放慢了速度。

    他远远的看到两个老人和一个年轻姑娘正在东张西望,身边还放着大箱小箱的行李,当即按了按方向盘中央的喇叭按键。

    桑塔纳2000叫唤了两声。

    “大舅,是表哥的车!”

    穿着一身红色羽绒大衣的年轻姑娘第一时间看到了桑塔纳2000,对了一下车牌号,当即用力挥起了手回应。

    “真是小白的车?”

    头发已然全白的李德睁着昏花的眼睛,在下一秒,他脸上露出了喜色,桑塔纳2000已经开到近前,驾驶员从车里推门而出。

    “爷爷!”

    “可不是小白嘛!都有车了,真是有出息了。”

    林曼凤的眼睛可不花,将自己的孙子看的清清楚楚。

    倒是一边帮着拿行李的年轻姑娘悄悄撇了撇嘴,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古董桑塔纳200,她还是认得的。

    这位表哥看来混的不怎么样,居然还是桑塔纳2000这样的老掉牙,最起码也得开一辆别克凯越什么的啊!

    “赶紧上车吧!这里不好多停。”

    李白拎起三人的行李,麻利的放进后备箱。

    不远处的交警已经在催促,让接站的车辆赶紧走人,哪辆车要是停着不走,立刻会赶过来强行驱逐,再不听话,就直接抄牌吃罚单。

    别说春运期间,哪怕在平时,火车东站的接站区也是这般拥挤的不行,若是没人管理的话,要不了几分钟,就会被挤得水泄不通。

    安排李白的爷爷李德和奶奶林曼凤上了后座后,年轻姑娘也跟着坐进了副驾驶座,给自己系上安全带。

    李白这才放开手刹,开动桑塔纳2000,汇入繁忙的车流。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姑娘,冲着倒车镜问道:“爷爷,奶奶,这位是?”

    看着面生,但是跟爷爷奶奶一起过来的人,多半是什么亲戚。

    年轻姑娘没有作声,倒是后面的奶奶林曼凤笑着说道:“小白,她是你的表妹,章蓉,这么多年,你肯定不记得了,小时候你们两个还一起玩呢!”

    一一